64.第64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因着阿烟婚事的事儿,顾家皆是提了心,绿绮自然也是为自家姑娘担忧。如今见到终于是天子下旨取缔了这门亲事,绿绮也松了口气。不过松了口气后,她越发坚定了前去红巾营的想法了。

  老爷虽然现在贵为左相,可是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哪日便得罪了皇上,这日子过得犹如踏在悬绳上一般。即便是如今永和帝对老爷信任有加,可是如今永和帝年纪也大了,以后哪个登基为帝还不好说呢。

  绿绮那边,是已经坚定了要去红巾营的想法,阿烟见她如此,也便不再说什么了。 当下先是去禀报了自己父亲,把绿绮的心思都一一说了,顾齐修听说,自然是感慨万分,不曾想自己府里竟养出这么一个忠肝义胆的丫头。

  当下略一沉吟,并不直接将这丫头托付给齐王,反而是修书一封给红巾营总教头林秀叹,言称自己府中一丫鬟,素来崇武,如今年已十四,矢志要投奔红巾营,报效国家,望林秀叹加以照拂。

  林秀叹曾经受过这顾齐修的恩惠,如今区区小事,自然不在话下,当下便派人过来,登机了名册,并择定了入伍之日。

  阿烟见此,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便只能万千嘱咐,嘱咐绿绮到了红巾营后,多做事少说话,更要勤加练武,谨守军规。

  绿绮听到这事儿成了,很是兴奋,自然是一一答应了。

  临走之前,阿烟又为她收拾行囊,多备了一些银票,以便她不时之需。

  这边送走了绿绮后,眼看着天是越来越冷了,顾齐修最近却是忙得紧,原来自从上次一场胜仗后,许多将领回到燕京城复命,这其中也有如同萧正峰这样已经在任上三年的,该是调派它处了,然而因为朝中局势不安,威武大将军竟将这些调令尽数按压,一直迟迟不动。

  这一日两日也就罢了,如此耽搁了将近月余,边关之处的守城副将却是极为不安,只因北狄贼子一直野心勃勃,更有西越流民时不时骚扰边境。如果边疆一直没有主将,长此下去,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因为这是,朝中左右相和威武大将军暗地里不知道争执了多少次,可是威武大将军却以这些调令尽数被扣押在永和帝那里为理由,继续推脱。

  而对于萧正峰这样的边城守将来说,大家一方面心焦,不知道自己将要派往何处,一方面又觉得常年镇守在外,这倒是一个和家人团聚的好机会。运气好的话,说不得还能和家中老母妻儿一起度过这个年关呢。

  萧正峰呢,自从上一次他的老祖母险些弄出差错后,这老祖母愧疚不安,再也不敢乱管他的闲事了。

  当然了,老祖母想起那位阿烟姑娘来,却是极为欣赏的:

  “这姑娘倒是一个好的,也怪不得你小子念念不忘,只是可惜,这位姑娘的婚事,一般人可是做不得主呢!”

  这位萧家老夫人年纪虽大,却是耳聪目明的,知道前几日这顾烟姑娘被赐婚给了晋江侯府的二公子,可是不知道怎么却又以八字不合,把个婚事给黄了。

  这其中内里缘由,却不是他们萧家这等普通官吏人家所能探知的了,也不过是在来往之人中听听八卦而已,并不知真假。

  *******************************

  这一日,萧正峰出了门骑马走在街道上,他最近忙得紧,几乎不怎么着家。他家住在西四街,这是条老街道了,街道两旁酒肆驿站分茶庄银楼一排排的,因今日街道上雪都化了,又赶上逢三逢八才有的大集,是以来往之人颇多。

  萧正峰当下便下了马,牵着马在人群中穿梭,正走着间,却听到一旁的叫胡记酒肆的,里面正有几个人高谈阔论。

  他们谈论的,却并不是别人,而是左相府的阿烟姑娘。

  却原来这阿烟姑娘先是说要许配太子,却因太子和威武大将军家的姑娘好上了,阿烟姑娘自然是和太子再也无缘了。毕竟若是两个姑娘有一个是小户人家女,大不了一个为正妃一个为侧妃罢了,可是如今,一个威武大将军家的长女,一个是左相大人家的千金,实在是分不出个上下,让哪个姑娘为侧室仿佛都不好,于是这婚事自然是成不了了。

  然后呢,皇上为阿烟姑娘定下了和晋江侯家二公子的婚事,谁知道头天刚定下,第二天就发现八字不合,只好作罢。

  都说天子金口玉言,可是这金口玉言也有收回的时候啊。

  至于那个八字不合一说,一般人自然是不信的,都知道不过是个借口罢了。至于真正的缘由,却是众说纷纭,一时之间说什么的都有。

  其中一个自然是说燕王因为心仪顾烟姑娘,听到这个说法,勃然大怒,于是跑去永和帝面前,以至于永和帝无奈之下不得不取缔了这门婚事,只是因为当今文慧皇后病重,是以才不好赐婚。

  而另一个流传最广的理由,却是说晋江侯府的二公子啊,早有一个相好,却原来是一个走脚大夫家的女儿。那位左脚大夫因给二公子看过病,当时是带着女儿进来的,这么一来二去,就对上了眼。

  这位二公子当时是要娶这走脚大夫家姑娘的,谁知道晋江侯死活不同意的。晋江侯一共只得了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因为一个勾栏院女子,就此丧了性命。第二个儿子,如今喜欢上一个不入流的小户人家女,他自然是坚决不同意。

  那个阿烟姑娘听说了这事儿,可真是恰好戳中了伤心事,被个太子伤了也就罢了,赐婚竟然赐了这么一个心有所属的?

  这胡记酒肆不过是个不入流的酒肆罢了,沽了几个铜板一壶的烈酒,一群走卒贩夫日常无事便在这里喝个酒图个乐子,如今提起这些名门闺秀的风流韵事,说得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

  言谈间不免有些觊觎,嘿嘿笑着,说是这位阿烟姑娘也真个是可怜,接连许了两个男人都是花花肠子的,还真不如跟了我,保准让她满意。

  这话说得就有些下流了,不过是喝醉了酒的胡咧咧罢了。可是一旁众人都喝多了,竟然开始起哄了。

  萧正峰自然是对于顾烟许了晋江侯却又作罢的事儿了如指掌,可是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此等缘由,更不知道的是阿烟姑娘竟然被如此议论!

  当时他就阴下了脸,径自将马扔在一旁,带有钉板子的战靴一步步踏入了胡记酒肆,每一步都把那胡记酒肆的地砖踩得咔嚓作响。

  酒肆的小二倒是知道他的,萧家的九少爷嘛,是个在外得了战功的,此时见他就脸色不善,知道不好惹,当下赶紧把个白手巾往肩膀上一甩,笑脸迎过来了:

  “哟,这不是萧家的九少爷么,怎么也来咱这小酒肆喝酒了?实在是蓬荜生辉啊,来来来——”

  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完呢,萧正峰便冷沉沉地盯着那个口出狂言觊觎阿烟姑娘的男子,眸光如同淬了冰的箭一般。

  顿时,酒肆内的喧嚣吆喝都仿佛凝结在那里,所有的人都僵硬地停顿下来,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眼前这个气势凛冽的威猛男子。

  此时那个扬言一定会让阿烟姑娘满意的男子,已经脸都涨红了,他只觉得周身都浸在了雪水里,冷得浑身打颤。

  眼看着那个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男子,他结巴着道:“你,你,你要做什么?”

  萧正峰沉默地踏上前,铁钳一般的大手径自伸出,以猝不及防之速,就那么迅疾有力地捏住了那男子的下巴。

  只听咔嚓一声,那个男子的上下颚已经歪开了。

  一时周围的人全都呆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萧正峰眸光凛冽,冷盯着那男子:

  “这就是管不住嘴巴的下场,不要让我再听到你妄议他人。”

  说完这话,终于放开了已经浑身发抖的男子,径自踏出门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64.第64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