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当所有的人都在寻找阿烟,当关于顾家三姑娘私奔或者遭盗匪□□的消息传遍燕京城的时候,阿烟其实正坐在炭炉前,裹着一个毛毡烤火。

  原来萧正峰为何信心满满可以猎取白鹿呢,却是因为他有一位猎户朋友,知道一处深山中的秘密所在,那里常年没有人烟,传说中的白鹿便在那里繁衍下去。如今萧正峰入了大名山,径自找到那位朋友,请他带路,帮忙寻找白鹿。

  这位朋友曾经受过萧正峰的恩惠,如今听说他意欲以白鹿做聘,自然是欣然前往,帮他一起进入白鹿寻常出没的所在。也是得了这位猎户朋友的指引,萧正峰很快捉得一只白鹿,却是一只雄的。

  那猎户朋友不由笑道:“好事成全,既是为聘礼,只这一只雄的总是不妥,不如再去捉一只雌的来。”

  萧正峰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当下便由这位猎户朋友先行将这只雄鹿带回山下,而他自己则是继续去追寻雌鹿。

  可是这白鹿其实极具灵性的,他们能轻易捉住一只,那是因了白鹿未经防备,如今鹿群仿佛开始提防起了萧正峰,是以他在那山谷里转了大半日,却是毫无收获。

  眼看着已经是傍晚时分,日头西去,这幽深的山谷也逐渐安静下来了,他不免皱起了眉头。

  想着自己是答应了两日内便回去的,若是今日捉不到一只雌鹿,那只能带着那只雄鹿去了。

  其实这白鹿本就难捉,只是觅得一只也是足矣,可是萧正峰想到这是送给阿烟姑娘的聘礼,总觉得若是一对,那才更好呢。

  当下他坐在山坳的石头上,从腰间摘下羊皮囊来,喝了几口烧酒,眸光森幽地凝视着这片山谷。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一阵“呦呦”之声,声音稚嫩动人,他心中一喜,知道这是幼鹿的声音,忙小心地起身,蹑手蹑脚地个朝着声音的来源过去。

  却见那边草丛里果然有一只幼鹿躺在那里,看上去是个雌鹿,应是出生没几个月的样子。

  这幼鹿通体雪白,犹如上好的白缎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修长的四肢透着优雅,它黑亮的眸子湿漉漉的,就那么好奇地打量着萧正峰。

  此时夕阳早已经被山脉遮挡,只从山脉后面散发出一些红光,将这山谷映照得如火如荼,而这么一个雪白神圣的小精灵,仿佛一个养在深闺清纯优雅的深闺女子般,就这么躺在那里。

  萧正峰心间涌起难言的喜悦,他有一种直觉,阿烟姑娘一定会喜欢这只白鹿的。

  不知为何,这双白鹿湿润稚嫩的眸子,让他想起阿烟姑娘的那双眼睛。

  他小心地走上去,低哑的声音哄道:“白鹿,你别怕,我带你出去山里,去跟一位姑娘作伴,可好?”

  小白鹿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它说话,一只湿漉漉的眼睛瞅了他半响,复又扭了扭头,用另一只眼睛开始瞅着他。

  萧正峰看着这白鹿,竟有几分傻乎乎,不免笑了,伸出手道:“跟我走吧。”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小白鹿却用前蹄挠了挠雪地,忽而一蹿一蹦,优雅的四肢迈开,就这么矫健灵动地跑走了。

  萧正峰实在是喜欢这只幼鹿,竟不忍逼它,不过放走它,又实在觉得可惜,当下只好不紧不慢地跟随在这白鹿身后,想着以不惊吓它的方式将它捉住。

  谁知道那只幼鹿竟然是边走边停下,时不时拿一双凤眼瞅瞅萧正峰,甚至路过化开雪水形成的溪流,还会喝点水。

  萧正峰见此,越发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想着让它放松警惕。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停的,眼看着天都彻底黑了。

  萧正峰见那幼鹿停在一出山坳里,驻足不前,他不免笑道:“小白鹿,你看这天都黑了,你怕不怕,若是怕了,我带你回去吧。”

  谁知道那幼鹿却是连理都不理他,只对着一处山坳呦呦只叫,叫起来隐约像一只还在吃奶的小乳狗。

  萧正峰见它如此,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拧眉细听过去,却仿佛听到什么动静,竟像是有什么活物。

  当下他忙绕过那山石看过去,一看之下,不免微诧,那里竟是躺着一个人。萧正峰远远看过去,只见那应该是一位姑娘,身段修长曼妙,一头青丝被雪水打湿包裹在身上,却越发衬托出小巧圆润的臀以及纤细到仿佛不堪一握的袅袅细腰。在这夜色中的山林里,这么一个神秘而妩媚的姑娘,竟犹如被水草纠缠着的女妖般,散发出难言的魅惑。

  萧正峰心间忽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望着这个姑娘的背影,竟觉得极为熟悉。

  这世间只有那么一个姑娘,只看一眼那么一眼,便让他欲罢不能。

  他当下心便沉了下去,疾步上前,将那姑娘翻身过来,一看那脸,虽然苍白冰冷,却依旧姣好熟悉,正是那个放在他心尖上的人儿。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忙用手去摸她的鼻息和胸口,待摸到一息尚存,且胸口是热的,这才稍微放心。

  当下也顾不得那幼鹿了,拿了腰间烈酒,喝了一口后,嘴对嘴就这么灌在阿烟姑娘嘴中。

  他开始这么做的时候并不觉得什么,事急从权,性命重要。只是当自己的唇贴在那紧闭的失去血色的冰冷双唇,并用牙齿轻轻强迫她分开两唇的时候,他感到了那唇的柔软和娇小。

  他搂着她腰肢的手竟轻轻颤抖。

  她被迫咽下烧酒后,显然有些不适,眉尖在昏迷中紧紧蹙起,极为不安地那么挣扎了下,像一只小兽般。

  萧正峰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粗粝的大手温柔地将她因为打湿而贴在额前的鬓发拨到一旁,在她耳边低声哄道:

  “阿烟姑娘,别怕,我这就抱你下山。”

  昏迷中的阿烟嘤咛了下,婀娜腰肢微微扭动。

  萧正峰深吸了口气,狠狠地压抑下从某处传来的震荡,将她冰冷的小脸儿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将她那曼妙的身体紧贴着自己火热的胸膛,站起身,施展平生所学,奋进全力向山下奔去。

  也幸好,他那猎户朋友的茅屋就在大名山下不远处,当下他迅疾地奔到猎户朋友家中,一踏进那茅屋,却见猎户朋友正在熬着肉汤。

  这猎户有个极为罕见的名字,姓第五,借了百家姓的最后一句话,起名叫做第五言福的。这第五言福一手拿着肉锅的勺子,诧异地看过来:“这是怎么了?这姑娘是谁?”

  萧正峰忙道:“这是我没过门的妻子,她在山里冻了许久,怕是有性命之忧,劳烦第五兄弟帮着那些汤水来吧!”

  第五言福见此忙道:“我这里有现成的羊骨汤,熬了一个时辰的,这骨汤里放了红枣生姜和小茴香,最是驱寒,先喂她吃些吧。”

  萧正峰点头:“如此极好!”

  第五言福当下先去一旁的红木箱子里翻箱倒柜了一番,最后竟然找出一身红棉裙来:“她现在浑身湿冷,先给她换一身衣服吧。”

  萧正峰将阿烟放在炕上,接过那红棉裙,却见那棉裙上绣着鸳鸯戏水等纹饰,仿佛是待嫁的新娘子穿的,当下不免微微诧。

  第五言福也不细说,只道:“这是许久前的了。”

  萧正峰捏着那棉裙,望着炕上躺着的娇媚姑娘,略一犹豫,终究是不想唐突了她,只好俯首下去,轻声唤道:“阿烟姑娘,醒醒……”

  那边第五言福见此情景,虽然心中有万千疑惑,不过终究回避出去了。

  ****************

  阿烟此时却觉得自己仿佛在做一个冰冷而无望的梦,在梦里,她一个人孤独地守在穷苦的茅屋中,可是那一夜的冬天特别的寒冷,那一年的收成也不太好,周围很多人冻死饿死了。

  她在黑暗之中捧着一个玉佩,那个她的夫君唯一留下的遗物,后来却在一个发黄的陈年手记中偶尔得知,这是夫君昔年爱慕一个女子时,那个女子所送的定情信物。

  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里,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荒谬的笑话。

  她对着屋子里结冰了的水,望着冰水中那个倒映出来的一张脸,那道狰狞的伤疤。

  她摸着粗糙的疤痕,一遍遍地问自己,还要不要活下去,为了什么活下去……

  在那么一刻,她冷得瑟瑟发抖,冷得浑身再也没有知觉。

  梦境一转,周围烟雾虚幻,她仿佛赤着双足,踏在燕京城的街道上,车马游龙人来人往,世人在繁华富贵锦绣乡里说笑,她却恍惚着踏在袅烟之中,茫然地望着这个世间。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觉得寒冷,也不觉得饥饿。

  低头间,她发现自己两足踏在半空之中,脚下都是迷烟。

  她越发恍惚,怔怔地望着那人群中,却见那里出来一个男子,骑着黑色骏马,腰间配着三尺宝剑,从容而深沉的眸子穿过缕缕轻烟,越过浩瀚人世,向她看过来。

  她忽而便觉心口发烫,整个人仿佛被烧灼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隐约有一个人道:“你为何还在这里?”

  她猛然回首,却见模糊中那个人一把尖刀刺过来,紧接着,她便眼前一黑。

  萧正峰见阿烟紧蹙着眉头,喘息渐紧,两颊绯红,不免担心,当下用大手覆在她额上,却觉得那体温渐升,已经如同常人一般。正想着间,忽而便见她猛烈挣扎起来,曼妙娇柔的身子犹如离水的鱼儿一般挣扎,娇美的唇儿也张着,大口地吸气。

  他越发担心,忙抱住她低声唤道:“阿烟姑娘!”

  谁知道紧接着,阿烟便发出一声惊呼,接着陡然睁开了双眸,茫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萧正峰见她醒来,惊喜异常,激动地握住她的柔荑:“阿烟姑娘,你总算醒了,可觉得哪里不适?”

  阿烟摇了摇头,哑声道:“没……我这是在哪里……萧将军,怎么是你?”

  此时的她,恍惚中不知道这是前世还是今生,望向四周,却觉得这仿佛是一个破旧的茅屋,分外眼熟。

  于是陡然间记起自己死过一次的情景,隐约中那个她临死前试图落脚的茅屋竟和这个极为相似。

  萧正峰没有放过阿烟眼眸中的一丝慌乱,忙按住她孱弱纤细的肩,温声道:

  “阿烟姑娘,这是我朋友的家中,此地简陋,不过尚可住上一晚,明日我便送你回顾家。”

  阿烟皱眉,却是忍不住问道:“你朋友家?这是在哪里?”

  萧正峰解释道:“这是大名山下。”

  大名山下……

  阿烟再次环视这茅屋,却看到了茅屋角落里的红木箱子。

  上一辈子,她临死前,是看见过这个红木箱子的。

  在这么一刻,她整个人打了一个冷战,慌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上,脸上光滑细嫩,并无任何疤痕,这才终于轻轻吐了口气。

  回过头,却见萧正峰灼热的眸子盯着自己,眸底是隐隐的担忧。

  阿烟抿唇,努力地绽开一个笑来:“萧将军,我现在有些糊涂了,麻烦告诉我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正峰点头,尽量放轻了声音道:“我因有事,行走在山谷之中,却恰好看到你晕倒在那里,见你浑身冰冷,便将你带到我这个朋友家歇脚。”

  说着,他拿起一旁的红色棉裙,递给阿烟:“你身上的衣服是潮的,换上这个吧。”

  阿烟轻轻点头,当下萧正峰也出去旁边屋子回避,只留了阿烟在这里。

  阿烟紧紧抓着那红色棉裙,再次望了眼旁边的红木箱子,一股股的凉气从脚底泛上来,不过最后终究是一咬牙,迅速地将身上湿了的衣裙脱下,改而换上了这件。

  这红色棉裙不过是普通粗布做成,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不过应该是新的,未曾有人穿过,如今阿烟穿在身上,倒也暖和。

  而就在此时,她闻到了一股诱人的肉汤香气,抬头看过去时,却见角落一个灶台,灶膛里还有火一明一暗地烧着,上面的锅盖边缘冒出氤氲热气,那是熬炖了多时的羊肉汤香气,或许里面还加了生姜红枣等物。

  尽管阿烟脑中依旧还在浮现着上一辈子临死前看到的那个破败灶台,可是她却依然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72.第72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