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76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齐修出了宫门后,乘坐轿子匆忙返家去,谁知道走到半路,便仿佛听到街道两旁的酒肆里有议论之声,当下着小厮去打听,这一听之下,不免气得两手颤抖,脸上发白。

  一时回到家中,那李氏却忙迎了上来,焦急万分地道:

  “老爷,外面都说我们阿烟跟着家中小奴跑了,这可如何是好!如今一盆子脏水泼过来,咱们洗都洗不净哪!”

  李氏这个人长于小户,说话间素来没有分寸,如今那句“跟着家中小奴跑了”说得声音尖锐,听在顾齐修耳中是分外的刺耳。他原本是担忧女儿,又被那侮辱女儿的闲言碎语气到,如今听着李氏这么说,不由怒火中烧,竟然是一个巴掌扇过去。

  “蠢妇,那不过是一群街头愚人说道罢了,难不成你竟也要高声喧嚷这种无稽之谈!真是愚蠢至极!”

  说着一甩袖子,理都不理李氏一下,就这么负手进了书房。

  李氏自从嫁了顾齐修后,虽然不为顾齐修所喜,可是倒从来没有被这么打骂过,如今这一巴掌下来,只扇得她晕头转向,泪珠儿在眼眶里转悠半响,最后忽而捂着脸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奔向了自己房内。

  一群丫鬟仆妇自然是赶紧过去劝慰,然而此时的李氏却是言语所不能劝得住的,她悲从中来,呜呜咽咽地痛哭道:

  “竟当着这满院子的丫鬟下人这么辱骂我,我以后哪里还做能掌得这个家的中馈!又怎么有脸再去约束下人!”

  顾齐修那边正恼着呢,恰好此时有小厮来报,却是道:

  “寻了一夜,不见姑娘踪迹,如今蓝庭正带着小厮,陪着那六扇门衙役,并宫中特地派出来的侍卫一群寻找。另有晋江侯府的小公子也带了家奴帮着一起寻找。”

  顾齐修听得心乱如麻,当下越发恼怒,一拍桌子道:

  “怎地寻了一夜,还不见人!”

  恰在此时,听得隔壁屋中那李氏还在大声哭泣,他不免悲从中来,想着自己女儿下落不明,这蠢妇却不知担忧,反而惹是生非,一时越发怒火中烧,愤而走到隔壁,用脚踢开大门,厉声道:

  “你若委屈,自回家去吧,这里容不下你这尊神!”

  李氏原本正哭得撕心裂肺,如今听了这句,倒是吓得脸都白了,猛然起身,噗通跪倒了顾齐修面前:

  “老爷,老爷,妾身这是做错了什么,你竟是要休弃了我吗?”

  顾齐修一夜未眠,此时两眼都是血丝,低首望着这个跪在自己脚下的妇人。

  想着当初若不是阿诺临终之时殷殷请求,他怎么会后来为了续弦而续弦!

  忽而又想起,当年若不是一念之差,收了那周姨娘,自己又怎么可能打破昔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这可真是一步错步步错,若不是生怕寻一个贤良淑惠的,从此自己渐渐淡忘了阿诺的好,又怎么会纳下这么一个自己不入眼的妇人!

  他这一生,心中所念所想唯阿诺也,然而却竟横生枝节,先纳周姨娘,后续李氏。若它日到了地下,他又有何面目去见昔日那个偎依在身旁的阿诺!

  想起这些,忽而悲从中来,只觉得自己这一世,真是求仁不得仁,求情不得情。

  他咬着牙,盯着这脚下哭泣的妇人,最后终于颤抖着道:

  “你并没什么错处,错得都是我顾齐修!”

  说完这个,他甩开袖子,头也不回,径自去了书房。

  这李氏茫茫然地跪在那里,眸中依旧流着泪水,拼命地想着顾齐修这话,然而却是毫无头绪。

  正在此时,却听得外面有丫鬟禀道,说是萧府派了人起来。

  李氏一听,越发忙乱,想着那萧府自然是听说了阿烟的事儿,还不知道阿烟的婚事是不是又要横生枝节呢。

  当下忙命人请了萧府的人来,却是一个嬷嬷,见了李氏红肿的眼睛不免诧异。

  原来这嬷嬷是萧家老夫人派过来的,问起是否需要人手帮忙。

  李氏自然是回话说不必,当下客套一番,才把这嬷嬷送走了。

  那嬷嬷回到萧府后,把所见所闻一一说与了萧老夫人,萧老夫人听着难免皱眉不语。

  一旁的几个媳妇便七嘴八舌地搭话了:“若是真个是和下人私奔了,那自然是不能进咱们家的门的。”

  又有个孙媳妇道:“只是可怜了堂叔呢,这婚事又要蹉跎下来了!”

  萧老夫人听着这些话一直不吭声,最后忽而拿着茶杯重重地扣在桌子上,众人一惊,忙不敢说话了。

  萧老夫人沉着个脸,一字字地道:“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此事不可妄议!”

  她扫视过众人,威严地道:“谁若是再敢拿这事儿嚼舌根子,就给我滚出萧家!”

  *************************

  这边顾齐修甩袖而去,李氏想着顾齐修刚才的意思,竟然是要把自己休弃的,一时脸色惨白地把自己关在屋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还是身边的陪嫁忙出了主意,说是赶紧把小少爷叫过来,过去跪在书房门前求着老爷,还希望老爷看在少爷的面子上,不要再提起此事。

  顾清自从昨日个知道姐姐出了事儿,一直心神不宁的,今日早间跟着先生读书,也是心不在焉,如今忽而被叫回去,说是家里又有变故,当下心中便是一沉。

  待回到家后,却见母亲两眼通红,见了自己便扑过来搂着,大声哭嚎道:“这日子怕是过不得了!”

  顾清闻言一惊,皱着小眉头道:“姐姐出了什么事吗?”

  李氏边哭边摇头:“你父亲,竟然要赶我出门!”

  顾清听此,知道并不是自己以为的关于姐姐的坏消息,不免松了一口气,越发皱眉问母亲呢:

  “到底出了什么事,父亲为何这般说?”

  李氏于是便把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顾清此时年纪虽小,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变故,他这小人儿竟也慢慢懂事起来。此时听母亲那番话,不免无奈叹道:

  “母亲,父亲不过是担心姐姐,一时气恼罢了。此时姐姐没有下落,父亲恼怒,家中乱作一团,母亲本该收起眼泪,约束奴仆,料理家中诸事才是。如此哭闹不休,岂不是乱上作乱?”

  李氏一边擦眼泪一边听着,却觉得自己这包在怀里粉团儿一般的小儿子,仿佛如今有了主见般,眉目间竟隐隐有种顾齐修的气态,当下忽而便一愣。

  正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便听到有丫鬟兴高采烈地过来道:“外面派人传来消息,说是找到姑娘了,一切平安!正往城里赶呢!”

  这个消息一出,顾清顿时一扫之前小眉头之间的抑郁,那边顾齐修也是大喜,匆忙出来,忙命人备了车马,出去接应女儿阿烟。

  当下这顾齐修出了小翔凤胡同,却恰见太子的车驾。

  太子如今婚事已经定下了,不过因文慧皇后病重,是以如今一直留在宫中适逢左右,已经许久不曾见顾齐修了。

  多日不见,又出了种种事端,彼此之间倒是生分许多,如今彼此见了礼,太子这才道:

  “我听闻阿烟在城外出了事,如今不知道如何了?”

  顾齐修神态恭敬:“太子殿下,如今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

  太子听闻,皱了下眉:“她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好好的出了这种事,我随左相大人一起过去看看吧。”

  顾齐修听着这话,难免不悦,想着这太子分明是知道自己女儿出了事,心里不知道做何猜测,才有意要去看看。若他真得为阿烟着想,此时自该回避,免得见得这未出阁的女儿家有什么狼狈。

  不过这眼前的是太子,他倒是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道:“劳殿下挂心了,如今阿烟想来也该进城了,我等这就过去吧。”

  当下太子车驾和顾齐修同去,太子礼让顾齐修,让顾齐修在前,太子在后。

  顾齐修自然是坚决不肯,于是让太子车驾在前,顾齐修在后。

  太子无法,只好令车驾前行,却让顾齐修殿后。

  两个人车驾行经闹市,城中或达官贵人,或街市闲人,有认出他们二人车驾者,难免从旁看个热闹,一时便有人说着:

  “前面那个是太子的车,后面跟着的是当朝左相大人的轿子!”

  一时自然有人欣羡太子车驾的威风,也有人提起左相大人,知道他家姑娘出了事故,不免同情,自然也有人说三道四的。

  顾齐修在轿子中闭目养神,却将街市上纷扰诸语都听在耳中,一时唇边不免泛起冷笑。

  就在此时,马车和轿子转过这东十四条街,却听得前面喧闹,仿佛聚集了许多的人,人群中时不时传来赞叹之声。

  紧接着,马车便停了下来,轿夫们也停止了前进。

  顾齐修此时担忧女儿,心急如焚,不免沉声问道:“怎么了?”

  一旁有小厮过去探头探脑后,这才匆忙回来道:

  “前方仿佛有一辆牛车,牛车上载有两只白鹿。我刚才瞧着,蓝庭骑着马也跟随在马车之后。”

  正这么说着,那边蓝庭也发现了这边的车驾,当下忙来到了顾齐修的轿子前,回禀道:

  “老爷,姑娘平安无事,原来是被萧将军所救。”

  顾齐修这边听得心中一松,知道阿烟应该并无大碍。

  而那边阿烟正坐在马车里呢,因身后的牛车里放了两只白鹿,一进燕京城就引来众人围观。白鹿甚为罕见,一直被视为祥瑞的,此时大家觉得难得一见,便有人跟随在后看热闹,这么一来,他们这一路人马不知道后面多长的一个尾巴,竟是行进艰难。

  她听到前方动静,一双水润的眸子透过车帘,越过人群,远远地便看到那是自己父亲的轿子,当下便要下命人停了马车,下了轿,过去拜见父亲。

  萧正峰骑着马护送在马车旁边,他何等耳力,于那万千人之中自然能捕捉到他们的风言风语,此时恰好顾齐修出现,当下回首扫了眼车上的两头万人瞩目的白鹿,心中便有了主意。

  于是他便下了马,恭敬地来到顾齐修轿前,一拜到底,长跪不起。

  顾齐修乍见了女儿平安归来,正是激动不能自已,如今忽而便见萧正峰跪在那里,不免微诧,皱眉道:

  “萧将军这是何意?”

  萧正峰黑袍撩起,钉有铁板的靴子铿锵有力地踩在青石板上,半跪在那里朗声道:

  “顾大人,萧某和顾姑娘有婚约在身,如今正应行纳徵之礼,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在这街市之上,请各位父老乡亲做一个见证,萧正峰以这一双白鹿为聘,求娶顾家三姑娘。”

  其实萧正峰此人原本便生的威猛刚硬,此时偌大一个汉子当街跪下,所说的言语又是惊世骇俗,不免让大家看得震惊不已,不过震惊过后,人群中倒是传来真正喝彩之声,纷纷叫好。

  阿烟刚和父亲相见,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忽而便听萧正峰行此举,一时不免低垂着头,粉白的面颊上泛着些许红晕来,两眸间荡漾着动人的光采。

  顾齐修呢,负手而立,冷眼望着地上跪着的萧正峰,却是半响不曾言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76.第76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