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拜别了老祖母后,萧正峰带着阿烟走出这院子,一路上遇到各房侄媳妇以及嫂子弟妹的都俱打了招呼,两个人走出院子后,就沿着游廊往萧正峰所住的云居园行去。一路上却见院中有亭台楼阁,也有池馆水榭,更有假山怪石等。因这是冬日,万物萧条,院子里有青松翠柏点缀其间。不远处也有一方湖水,虽不大,但也修得别致。

  顾家虽然为左相门第,可是到底在这燕京城里资历尚浅,顾家人口稀薄,顾齐修也是一个低调不爱张扬的,是以多年来一直住着永和帝赐的那个三进的院子。那个三进的院子距离皇宫正门不过是两三里地罢了,顾齐修每日起床去宫里上朝方便,不用像那些住得远的,还要早早起来挨冻受罪。

  而萧家呢,虽则论起权势地位远远不如顾家,可人家到底是盘踞燕京城多年的,祖上人丁兴旺,置办下这么大一个院子,其后子孙便承继下来了。

  如今阿烟随着萧正峰在这冬日里的院子里转悠,不免抿唇笑道:

  “也亏得这院子大,才容得下家里这么多人。”

  萧正峰回首间见她那巴掌大的小脸儿在风中被吹得泛着桃花般的红,便抬起手来,帮她将貂皮风帽掩好。因这这个动作,手指便无意间触到那脸颊上的肌肤,却觉得犹如凝脂一般,细腻柔和,幼滑娇嫩。

  他有些不舍离开,那略显粗粝的手指便在她脸上轻轻蹭了下,笑着道:

  “其实我也多年不曾回来,如今看着竟生疏了。”

  说着,望向那边结了冰的一池湖水,便见湖水一旁几株冬日里的垂柳并松柏等,一旁又有亭台假山,是个歇息的地方,便牵起她的手道:“我们过去那边看看吧?”

  阿烟点头道:“好。”

  这新婚夫妻便牵着手,来到了湖边,湖边有一个小巧的亭台,背靠着假山,恰好遮风,又能尽观这一湖风景,于是两个人便进了这亭台里。

  因这冬日里的亭台久不曾有人来过,亭子里的长条木凳上还有些许灰尘和残叶,萧正峰见此,自然不舍的阿烟直接坐上,当下摘下身上的披风来铺在那里,这才让阿烟坐下。

  阿烟自然将萧正峰所做的一切看在眼里,不免心中感动,想着这男人虽然夜里在床榻上有些霸道粗鲁,可是白日里却实在是细心体贴,简直是无微不至,处处谨慎。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颠沛流离十年,形形□□的人都曾见过了,那些贪图自己美色千金求娶的也有,可是却并不会有一个人会脱下披风为自己铺在下面让自己坐。

  她靠着萧正峰的身子坐下,一时只觉得那身子强悍宽厚,真如同个避风的港湾,心里实在是满足得紧,不由打心底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其实这大冬日里的院子冷得紧,不过此时萧正峰揽着那软糯纤细的身子,只仿佛搂着一个宝贝般,不但不觉得冷,反而从脚底到心口都是暖烘烘的。

  此时他低头,凝视着怀中阿烟细密修长的睫毛,看着那眉眼间的精致,以及犹如白瓷一般通透纯净的脸庞,不免柔声道:

  “叹什么气?”

  他的声音极低,胸腔随着他的说话而轻轻震动,连带得怀中那个娇软的身子也感受到了他的起伏,于是那纤细的身子便随着男人的气息轻轻摆动着,真犹如随着风浪而起伏的浮枝一般。

  阿烟忽而便觉得身上发热,她想到了昨晚这个男子欺负自己时的那种力道和热度,半个身子便酥在那里。

  当下脸上微红,抿唇笑道:“没什么……”

  萧正峰见她不答,也就不追问了,只拿大拇指摩挲她的唇角那里,粉润的唇瓣犹如梅花一般艳红,那唇瓣旁的唇角那块白净细嫩的肌肤,仿佛格外敏感,他这么一摩挲,便觉她在自己怀里轻轻扭动着,细嫩的小腰也仿佛拧了起来般。

  萧正峰见此,不免低哑地笑了,一手从她纤细的脊背那里抚摸着:“你这身子骨,也不知道怎么长的,竟是两个都及不上我一个。”

  她那腰肢走起来越发显得细嫩,跟个柳枝儿一般,有时候真以为那细腰不如自己的胳膊粗呢。

  说着这话,萧正峰还真伸了手去丈量她的腰肢,粗糙的大手从她胳膊窝下面插到了她的衣衫里,带着些许凉意进入那软腻的地方。

  阿烟有些麻酥,被他这么一摸,身子骨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般,前面也忍不住一颤一颤地起伏,因为两个人是紧贴着的,一个坚实的胸膛便贴上了那柔软的丰润,起起伏伏间彼此依靠,我起你伏,我收你起,竟是息息相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其实阿烟昨日个夜里被弄得实在受不住时,下意识里口中还一个劲地叫着“萧将军”呢。她恋慕这个男子,敬仰这个男子,也嫁给了这个男子,可是她却实在是和这个男人并不熟稔。

  如今呢,不过是一夜的功夫,身子给了他,被他摸了看了也弄了,又这么水□□融地紧贴着,原本陌生的两个人就干着这天底下最为亲密的事儿。

  阿烟脸上羞红得犹如涂抹了厚厚的一层胭脂,她低垂着头,瘫软无力地靠在这个男人胳膊弯里,想着任凭他弄吧。

  正在这个时候,忽而便听到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有说话声从石头后面传来。

  这么一来,阿烟原本瘫软的身子骨一下子惊得绷了起来,萧正峰也陡然拧眉,长臂一伸将阿烟护在怀里,拧眉听着来人的动静。

  及至那两个人走得近了,阿烟才听到,这两个人不过是哪个房的小厮罢了,正在那里说着闲话。

  他们说的,无非是一些各房里的事儿,说着说着间,便忽而听其中一个年轻的道:“九少爷那个新娶的媳妇儿,今早上你可瞅见了?我远远地看了一眼,真是身子都酥了,满燕京城里怕是找不到第二个这般娇媚的人儿,也怪不得九少爷矢志不娶,也要等她。”

  阿烟听得这人竟然在背后说自己,且言语如此不堪,不免蹙眉。

  萧正峰脸上也阴了下来,只拧着眉不说话。

  谁知道接下来,两个人中那个年长的竟然是“嘿嘿”一笑,道:

  “你啊,懂得什么,要依我看哪,这九少奶奶美则美亦,却是个小鸡架子,不经操!”

  那年轻的此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

  “说的是,说的是,我看她那腰啊,太细了,一走路都好似能拧出水儿来呢!这样的,上了床都不敢使力!”

  那年长的便闷声笑道:

  “你难道没看到,今日个她走路都姿势别扭呢,我看九少爷在那里小心扶着,怕是也知道昨夜里干得过头了,还不知道把个九少奶奶怎么个弄呢!”

  说着这话时,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

  而亭台上的阿烟,几乎是满面绯红,胸口气愤得起伏连连,两眸中也几乎喷射出羞愤的火来。

  她往世也曾流落于市井,知道那些没学识的莽汉子说话粗俗得很,只是她实在没想到,自己如今以相府千金之贵嫁入萧家,堂堂正正的萧家少奶奶,新娶进门的媳妇,这萧家院子里竟然有人敢用这样的言语来亵。渎自己!

  眼见着那两个人走得远了,她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两手紧握成拳。

  谁知道刚一站起,两腿间酸麻得越发难受,当下两只腿儿一软,竟是险些跌倒。

  萧正峰忙将她捞在怀里,让她倚靠在自己臂膀上,轻声安抚道:

  “你别气,那不过是些下流小厮罢了,回头我查了是哪一房的,必然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谁知道他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这个,阿烟心中一股子羞愤顿时冲了他来,两只粉嫩嫩的拳头恨恨地凿向他的胸膛,口里气怒地道:

  “你还说话!还不是你!若不是你昨夜里那般粗鲁,好一番弄我,今日我怎么会成这个模样,又怎么会被几个小厮在那里取笑!”

  说着这个,她几乎掉下眼泪来:“定是他们看出了什么,笑话我,才不把我当做正经少奶奶,才敢这般说我!别说今日是我,便是一个市井家普通妇人,他们也不能如此猥亵!”

  那些言语,简直是说起勾栏女子才会有的语气呢!

  萧正峰见她纤细的肩膀气得颤着,两瓣娇嫩的红唇儿打着哆嗦几乎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清澈的眸子里眼泪汪汪的就要落了下来,顿时心疼不已,忙扶住她肩道:

  “都是一些没调理过的下人罢了,明日我必然严查此事,你别为这些人气恼。”

  可是他话虽这么说,阿烟哪里能不气呢,又怨又怪地将恨恨捶打了他一番,口里道:“今晚个你不要近我的身子,总是要让我养上两日!”

  萧正峰好不容易娶了这么一个魂牵梦萦的主儿到自己房里,昨夜个才小试牛刀弄了那么两番,正是知道了这滋味妙处呢,哪里想到她因听了这闲话,竟是气得不要自己弄了,当下忙哄道:“你若实在不许我近身,那我便不近便是,只是你莫要哭了,不然把个眼睛哭肿了,还是你难受。”

  说着,便要手指去擦她眼角快要溢出的晶莹泪珠,只是阿烟的肌肤多么娇嫩啊,而他那大手粗粝,他这么一擦,反而碰得阿烟眼角那里发疼。

  他手忙脚乱之中,实在忍不住,竟俯首下去,用唇舌去亲那泪水,轻轻舔着。

  阿烟原本是气得难受,真恨不得把这男人狠狠挠一番,只是如今被这温软的唇舌满是怜惜地舔着,又感觉到他满心的呵护和小心翼翼,一时也没那么气了。

  自己想了想,不过是两个不入流的小厮罢了,其实自己倒是迁怒了萧正峰。

  想明白过后,她又有些羞惭,又有些脸红,便埋首在他胸膛上,轻轻捶打着道:“以后你总是要小心的,免得让别人那样看我!”

  萧正峰见她总算不哭了,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其实想起那两个小厮的猥亵言语,他也是怒火中烧的,当下沉声道:“你且放心,哪儿胆敢这么说道你,我总是不会让他好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83.第83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