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如今萧正峰的同袍都离开了燕京城,陆陆续续去走马上任,大多是边关镇守,当然也有个别有门路的去了繁华之地。

  于是这几日萧正峰几乎都要出门,同袍一场,大家一起并肩战斗立了战功的,如今怕是要各奔东西了,自然要吃个散货宴,凑个份子弄个送别席,今日是这个,明日是那个的,好不热闹。

  于是这些日子,萧正峰回家的时候难免带了酒气的。

  阿烟自从嫁给萧正峰,也想过这子女之事,想着他去了边关,自己不好跟过去的,总是希望能在他离开前,有个一男半女的,自己养下来。只是他若是每日喝酒,却是于子女不利的,一时倒有些觉得不凑巧。

  这一日,阿烟正在那里逗弄着白鹿,如今这对白鹿都放在萧家院子里养着,给起了名字,小的这个叫露露,只因为它那一双眸子犹如朝露一般,盈盈欲滴,看得人格外心怜。大得那个叫茂茂,那是因它鹿角繁茂。

  这对白鹿自从来到了萧家,萧家儿孙中那些年纪小的,也每每过来观赏,倒是成为萧家园子里的一景。

  这一日阿烟在青枫等的陪同下来到园子里看露露和茂茂,并拿了豆饼和树叶来喂它们。露露虽然小,可却是一个贪吃的,在那里摆动着小脑袋钻到了近前,把个嘴巴在阿烟手里啃啊啃,最后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阿烟的手心,把阿烟痒笑出了声。

  旁边几个萧家玄孙辈的在那里看着,不免笑道:“九奶奶,我们也要喂。”

  阿烟看他们年纪尚小,垂着黄髫,稚嫩可爱,便命青枫他们把豆饼拿过来分给几个孩子,去喂露露和茂茂。

  一时说着话时,那其中一个年不过六七岁的小姑娘道:“九奶奶,我听说二十一堂叔他们如今跟着你温习课业,最近长益不少,我母亲听了,一直夸赞羡慕。若是以后我长大了,可否也跟着你学习?”

  阿烟看这孩子眼眸纯净,脆生生的说起话来,落落大方,心里倒是分外喜欢,当下答应了,又问了问她是哪一房的,平日里玩些什么。

  这群孩子们见阿烟明明是奶奶辈的,却年轻娇美,又温柔和顺,心里都喜欢她,更爱她做的吃食,于是每每喜欢来这里看白鹿,缠着她说些故事逗乐。这么一来二去,阿烟竟成了萧家玄孙辈里最喜欢的一个奶奶了。

  这一日阿烟喂了露露后,回到自己房中,却见萧正峰也刚进家门,便忙上前,帮他脱去外袍挂在一旁,又伺候他将那沉重的军靴换下来了。

  萧正峰见着这娇滴滴的娘子为自己忙前忙后,心里也是泛暖,勾唇一笑道:‘“自从嫁过来后,你少有外出,在家里可是闷了?”

  阿烟闻言轻笑:“不缺吃不缺喝的,这日子过得流水一般快,每日里自在得很,哪里就闷。”

  说完她便微顿,这话却不是她这个大家闺秀该讲出的话来了,她娇生惯养于顾府,哪里有过缺吃短喝的时候,没得让人听了诡异。

  萧正峰却并不以为意,他满眼里都是身旁这娇娘妩媚的姿容,当下长腿一伸,竟是将她勾到了怀里,引起阿烟低声惊呼。

  萧正峰见她这般,不由哈哈大笑,阿烟倒是有些恼了,便用两个拳头去捶打他,捶打了半响,闹够了,夫妻二人才坐在那里说话。

  萧正峰望着她面颊上因为刚才打闹而泛起的那晕红,温声笑道:

  “今日去齐王那里,齐王妃说是王府的腊梅如今开得正好,恰这几日又下雪,便邀请了你我去王府赏梅,你可愿去?

  阿烟听着,便笑道:“往日这齐王妃我是见过的,她平日里性情柔顺贤惠,你和齐王又素来交好,我们自然该去的。”

  这么说着间,她忽而想起李明悦,这是萧正峰上辈子的夫人啊,如今正现成地被齐王纳为妾室。

  一时间,忽而觉得此事也是好笑又古怪,便随口道:“你还记得御史家的那位姑娘,叫李明悦的吗?”

  萧正峰略一思索,便想起来了:“你说得是那个落水被我救上来的吧?自然记得。”

  阿烟柳眉轻轻动了下,一双眸子笑望着萧正峰:“那你觉得她这人如何?”

  这下子萧正峰却是不解了:“她如何?又能如何?如今不是成了齐王的妾室吗?”

  阿烟抿唇轻笑,知道他怕是根本无从察觉的,自然不知道那是他上辈子的夫人呢!

  ************************

  这一日阿烟跟随了萧正峰来到齐王府。这齐王虽是永和帝最不喜的皇子,可是身为皇子该有的封赏定制自然也不会少,这齐王府占地颇广,里面园子里楼阁亭台修得宏伟大气。

  齐王妃带领诸位丫鬟妇人早早地迎过来,阿烟见此,越发恭谨,温和笑语地随着她进了花厅之中。待到了花厅,却见这里已经坐着晋江侯夫人了,就是她上辈子的婆婆。

  其实这辈子她是没见过晋江侯夫人的,当时故作不知,这边齐王妃介绍了,她才柔柔笑着去拜见了。

  这么拜着的时候,不免想着,既然晋江侯夫人来了,那么沈越和沈从晖怕是也在了。

  想起自己上次和沈越相见时的不愉快,她是恨不得再也不要看到此人呢。不过这人到底和自己一般是重生而来的,他又心思敏锐,天资聪慧,若是他真得仗着上辈子的优势来对付自己的父亲夫君,那还真是防不胜防。

  这么一想,阿烟倒是也不像实在地得罪了他。

  这边齐王妃招待着阿烟和晋江侯,一起去了后面园子里看腊梅,刚一走到那边的游廊尽头,便见这园子里的假山怪石湖水树木都覆盖在一片茫茫白雪之中,唯独那里红梅点点在雪地里绽放着,看着实在是心旷神怡,也难怪齐王妃特意请她们过来踏雪寻梅。

  齐王妃今日是奉着齐王的意思来招待萧正峰的夫人,其实她知道这位顾相爷的千金的,原本还有些纳罕她怎么嫁给了一个粗人武将,如今见了阿烟,却见她眉眼神色缠绵柔和,正是新嫁妇人含羞的娇媚,想着这女子下嫁给一个武将,或许是私定终身吧?想到这里,齐王妃难免心中嗟叹,倒是对阿烟生了几分怜爱。

  晋江侯夫人其实素来不喜出外交道的,也不知道怎么今日竟然被齐王妃请来了,想来想去只能是因为自己儿子的缘故,现在大家都知道沈越得了齐王青眼的。

  当下几个夫人衣着华丽,在众位侍女奴仆的陪同下,踏过白雪,赏着这点点猩红。一时有侍女捧上酒来,却是自酿的甜酒,齐王妃笑着招待道:

  “平日里你们便是不喝酒,也要尝尝这个的,最是驱寒。”

  正说着间,阿烟便见一旁侍立着一个妇人,低头站在那,看着眼熟。她转首望过去,却竟然是李明悦。

  此时的李明悦穿着一身大红斗篷,头上挽着发髻,不过没配什么钗环,只是用一根青色缎子包着头。

  这边齐王妃见阿烟看向李明悦,便笑着介绍道:

  “这是前些日子才纳进门的一房,本家姓李,名唤明悦的。”

  她说到这里,忽而想起来什么:

  “你看我这记性,我记得明悦进王府前也是在书院里读过书的,想来和萧夫人认识?”

  阿烟此时是坐在那里,品着甜酒的,望着侍立在王妃身旁的李明悦,不免觉得有些替她难堪,听着王妃这么问,只好笑道:

  “昔日确实是认识的,本是同窗。”

  齐王妃素来仁厚宽和的,听说这个,便道:

  “既如此,那也是缘分。明悦,今儿个你便替本王妃好好招待萧夫人,陪着她说话。你们都是上过女学的,又年纪相仿,想来是能说得来。”

  李明悦自从进了齐王府,是处处恭谨小心,她自然是明白自己拼着脸面进来,齐王不爱,齐王妃不喜,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步步艰难。可是她既选了这条路,那便要坚持走下去,总有一日,她要怀了龙种,宠冠后宫,甚至还可能母仪天下。

  当然了,这些目前只是想想,已经活了一辈子的她知道此时自己处于完全的劣势,凡事只能忍耐。是以她对齐王妃处处伺候周到,平日里穿戴朴素简单,这才渐渐得了齐王妃的欢心。

  可是此时此刻,侍立在齐王妃身侧的她,在听到齐王妃的话后,怔怔地望着坐在齐王妃一侧被当成贵客的阿烟,不免恍惚起来。

  如果自己不是一意孤行,如果不是自己固执地舍弃了萧正峰要走上另一条艰难而充满了机会的道路,那她也许并不会站在这里,看着另一个女子坐在本应该她做的位置上。

  她这么一愣间,齐王妃却是有些诧异,淡淡地扫过来,问道:

  “怎么了,明悦,还不过去向萧夫人见礼?”

  说到底这是齐王的妾室,又是昔日自己的同窗,当下阿烟也不托大,也起了身。

  李明悦站在那里,咬了咬唇,低着头,终于一步步上前,低声道:

  “明悦见过萧夫人,给萧夫人请安了。”

  阿烟忙上前一步,将她虚扶起来,笑道:

  “你我原为同窗,何必如此客气呢。”

  阿烟握着李明悦手的时候,只觉得那手在轻轻颤抖,她微抬眸看过去,却见李明悦眸中泛红,隐约已经有了泪光。

  李明悦也察觉阿烟发现,忙羞惭地低头,咬唇笑道:

  “刚才是明悦失礼了,倒是让萧夫人见怪。”

  一旁的齐王妃见她们二人倒是说得热络,便笑道:“早知道你们年轻人能说得上话的,我早该把明悦叫出来。”

  一时阿烟说笑着重新入了座,陪着齐王妃说话闲聊,而李明悦则是又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端茶递水,服侍着齐王妃。

  几个妇人正在暖室里赏着这窗外腊梅,便见外面有一行人踏着白雪沿着湖边走过来,待走近了,却见竟然是齐王一行人等。

  齐王玉冠白带,自然是气度不凡,一旁的沈家叔侄本就是文采风流的人物,如今一袭白色狐裘,在那白雪映照下显得眉眼如冰如雪。

  而一旁的萧正峰,却是和他们迥然不同,身着阿烟命人特意缝制的紫色锦袍,跟随在齐王一旁,走起路来金刀大马,沉稳的步子把地上的积雪踩踏得发出簌簌声响。

  阿烟见了这人,不免想笑,想着这便是一个走到那里也豪迈凛冽的男人。

  而除了这几个男人外,随行的还有阿媹郡主,这阿媹郡主此时不过九岁罢了,年纪还小,生得一团粉嫩,今日又是穿得粉妆玉裹的,站在沈越旁边也是毫无逊色。

  齐王妃见到自己女儿,顿时露出喜色,过去领了阿烟等一起拜见了王府,又笑道:“正在这里赏着梅呢,却遇到了王爷,恰好一起在这里说话。”

  因这里也没什么外人,女子中唯阿烟年轻,可也是嫁过人的,是以大家并无忌讳,当下一群人等围坐在那里赏梅品酒。

  阿烟刚才见了李明悦,倒是有些替她惋惜。萧正峰要说起来本该是她的夫婿,自己这么坐在这里,恍惚中竟有种抢了别人夫婿的味道,只是转念又一想,其实这脚底下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她明明记得上一世之事,却抛却了萧正峰而甘愿进了齐王府为妾,可见人各有志。

  只是话虽这么说,她不免暗地观察这李明悦,却见李明悦席间伺立一旁,只低着头,也不怎么看萧正峰。

  她叹了口气,想起上一辈子自己死的那一日,曾在平西侯府见过李明悦,她言语间竟然是萧正峰身边有诸多美妾的?

  看来李明悦和萧正峰的上辈子并不和谐,甚至可能萧正峰做了什么事儿伤了她的心,才使得她这辈子便是如齐王府为妾而已不想做萧正峰的原配嫡妻了。

  正这么想着间,却感到有一道视线越过众人向自己看过来,她不着痕迹地望过去,却竟然是沈越。

  才过了几日,沈越气色比之前所见好了许多,清朗的眉目带着和年龄极不相符的和煦笑意,就这么淡淡地望向自己。

  阿烟低哼一声,别过脸去。

  那边沈越见了,心里明白她对自己还是不喜,倒也依然笑着,拿了几上的松子剥开了。

  而沈越一旁坐着的便是阿媹郡主,这阿媹君主年纪虽小,可是自从见了沈越便不能挪开眼睛,当下从旁娇声笑道:

  “越哥哥,你剥松子给我吃好不好!”

  她这话自然引来齐王妃的笑斥:

  “你年纪也不小了,竟忒地没有规矩!”

  阿媹郡主娇憨地吐了吐舌头,不过眼睛依然看向沈越,面上有所期待。

  而沈越倒也是个怜香惜玉的,当下真个剥了松子,宠溺地递给阿媹郡主。

  阿烟见此情景,冷眼旁观,不免想着,上辈子阿媹郡主到了双十之年依旧不曾招驸马,世人流言不断,如今看来,竟然是在幼时便已经心系沈越了。

  她等了十一年,才等得那个败亡了的晋江侯家嫡孙沈越再次出现在燕京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92.第92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