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待几个姑娘离开后,阿烟回到屋,萧正峰却是坐在那里,伸着笔直修长的腿在那里问道:“适才你们叽叽喳喳的,都说些什么?”

  阿烟轻笑一声:“姑娘家的话,你问这些做什么!”

  萧正峰见她笑得娇美明快,知道也没什么不好的话,便不问了。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家这娇娘往来都是权贵,男的俊俏女的娇美,如今她下嫁给自己这么一个四等武将,见了以前的闺中密友,怕是有些抬不起头呢。现在看她这般模样,并无任何异样,便也放心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外面的夕阳透过雕花窗棂落在屋内,为屋内蒙上一层淡淡的红色红晕,此时萧正峰揽过身旁的娇媚女子,却见她面颊仿佛涂抹了一层上好的胭脂般,泛着粉润的光泽。

  他低哑地笑了,柔声问道:

  “阿烟,再过几日便要过年了,过了年,我就得离开了。”

  阿烟听着他这意思,知道是不打算带着自己出去的,虽然心中早已料到,可不免有些失落,低声问道:

  “你自己过去?”

  萧正峰拇指磨蹭着她姣好的肌肤,低声道:“你这样娇软的人儿,如果跟我去了边关受苦,我怎忍心呢。”

  阿烟听着他语气中那浓浓的疼宠怜惜,整个身子都觉得软麻,靠在他膀子上:“可你以后若是在外戎守,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难道你我一直这般两地分离吗?”

  她虽然不太记得上辈子关于萧正峰的事儿,但也隐约知道,他果真是在边疆驻扎了四五年的时间呢。

  萧正峰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微怔了下,望着怀中这让男人家一腔钢骨都能化作绕指柔的小女人,低哑地喃道:

  “你才进门几日啊,我每晚都疼你,却总是觉得疼不够,只恨不得把你揉进我身子里才好呢。若是就此离开,长久不能相见,我自然是舍不得。”

  阿烟听着这话,却是心里好似没什么烘着一般,说不出的温热,她伸着膀子揽着这男人颈子,仰着脸儿凝视着他刚硬的下巴道:

  “你既不舍我,那我便不离开你,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萧正峰哑然一笑,低头去亲她的脸颊和唇舌,男人家浑厚粗哑的声音在口齿中含糊地溢出:

  “你这样子,让我怎舍得放你在家里。”

  说着这话时,锦账不知道怎么就落了下来,萧正峰抱着怀中这总是招惹人的娇媚人儿,就此滚进了床榻里面。

  外面的几个丫鬟早已经明白事儿了的,当下青枫拿手指示意云封和燕锁不要发出声音,然后蹑手蹑脚地退出去了。

  锦账里地动山摇了好半响,这才平息下来。只听里面男人的声音粗噶低沉地道:

  “其实原也想过,我在边疆再守几年,盼着能得点军功,到时候便弃戎离军,看看寻个机会,得个燕京城里的武将官职,虽然没什么出息,好歹能守着你。也盼着这几年能多得点赏金,到时候攒下来,回来开几个铺子,购置些田地。”

  女子声音迷离娇软得犹如乳莺,慵懒地道:“怎地忽然提起这个?”

  男人低声道:“你这样的人儿下嫁给我,怕是别人都以为你要跟着我吃苦头的。可是怎么忍心让你吃半分苦头,总是要设法打拼,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

  女子低叹,轻轻翻了个身,搂着男人粗壮的腰杆道:“你原是个武将,合该征战沙场,方能一展抱负,若是回到燕京城里,每日里练兵,倒是埋没了你呢。”

  男人却低哑一笑,道:“这你放心,我心中早已经有所筹划的。便是回到京中,将来也必能飞黄腾达封妻荫子,为你谋得一个锦绣荣华。”

  女人娇声哼了下:“你当我嫁你,是图这锦绣富贵的日子吗?”

  男人越发笑了,搂着女人,用略有些胡子渣的下巴去磨蹭女人鲜嫩的肌肤,女人便躲闪,如此闹腾一番,才听得那锦账里男人正色道:

  “我知你不是的,只是我不忍心你受苦罢了。我萧正峰一心将你娶进门,自然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这种话,女人家听在耳中,自然是感动万分。天底下有男子千千万,有穷的有富的,有权倾天下的也有家徒四壁的,可是无论怎么样的男人,他拥有多少是他的,他愿意给你几分,那才是你的。

  这男人,却是对女人疼惜到骨子里的。

  阿烟怔怔凝视着这雄伟健壮的男子,心中何尝不是感动,不过她默了半响后,终于道:

  “夫君,你说得话,阿烟自然是喜欢。可是有一件事,阿烟却要你记住。”

  萧正峰见她妩媚的小脸上有郑重其事之色,当下也点头道:“好,你说。”

  阿烟轻笑一声,那一笑间,萧正峰只觉得那明明清澈水润的眼眸里,仿佛藏了浓浓的沧桑和无奈。

  他的心,在这一刻狠狠地抽疼了下。

  阿烟轻轻地道:“夫君,我原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今生所求,其实无非是白首一心,平安到老。你认为边关困苦艰辛,对于我来说是吃苦受累,我却未必这么觉得。你只以为我是娇生惯养的闺秀,却不知我愿随你同甘共苦,愿与你永不相离。”

  微一个停顿,她又道:“借用你昔日的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但凡陪在你身边,便已觉甘之如饴。”

  萧正峰听着她这番话,却是震撼不已,低首凝视着怀中人儿鲜嫩红润的唇儿,想着她犹如冰雪堆彻一般的娇嫩,自己有时候都怕太过用力把她弄坏的,她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世间男儿能得一个绝色女子的多之又多,可是能听这绝色女子说出这么一番暖人心扉话语的,其实少之又少。他萧正峰何其有幸,能娶顾烟进门,又得顾烟如此倾心追随。

  一时喉头哽咽,粗粝的大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肩头,最后终于忍不住,猛然将她搂在怀里,狠狠地把她那曼妙柔软的身子往自己胸膛里搂。

  “我的阿烟……”他低下头,一下一下地去亲她红润脸颊,她柔顺的头发,她玉白的颈子,喉咙中一声声地唤着:“阿烟……”

  **************************

  当阿烟躺在萧正峰怀中,听着那一声声让人心都化开的“小烟儿”时,有小厮急匆匆地来到了云居院,说是白鹿露露出事了。

  青枫听到这个消息,倒是一惊,忙问了端详,却竟然是露露今日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倒在那里,口吐白沫,仿佛中了毒一般。

  青枫知道自家姑娘对露露是极为喜爱的,那又是姑爷送给姑娘的定亲礼,若是就此出了事儿,总非吉兆,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便跑去敲了正屋的门。

  阿烟此时浑身骨头都是懒的,听得敲门,勉强问道:“青枫?”

  青枫听着那声音,知道这别说是个男人,怕是自己都要酥了半截,也难怪姑爷时时忍不住,大白天便关起门来疼惜自家姑娘。只是露露的事儿非同小可,只好硬着头皮道:

  “刚才喂养白鹿的小厮过来,说是露露和茂茂忽然倒在那里,口吐白沫,我瞧着事情不对,才过来打扰下姑娘和姑爷。”

  阿烟一听这话,顿时原本的那慵懒和舒适全都一消而散了,忙问道:“到底怎么了,可请了兽医?”

  青枫也是着急:“我也是刚得了信,还不知道呢!”

  阿烟听着,难免有些着急,忙要穿衣,萧正峰从旁一边利索地穿上衣袍,一边安慰阿烟道:

  “第五言福久居深山,整日与鸟兽为伍,他最懂如何医治走兽,若是有个不妥,我速速请他过来便是,你不必担心。”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让阿烟原本慌乱的心稍微定了下来,她点点头:“嗯,我知道的,咱们先过去看看吧。”

  一时萧正峰陪同阿烟一起过去看露露和茂茂,却见茂茂已经口吐白沫地倒在那里,奄奄一息地挣扎着,而露露情况还好些,只是躺在那里哀声鸣叫着,呦呦的声音充满了乞怜和凄凉。

  阿烟这些日子每每过来照料两只白鹿,早已经把它们当做宝贝一般疼爱着,如今看到这样,心中发疼,眼泪都险些落下来。

  其实萧家对这对白鹿是极为看重的,这是连皇宫里都未必有的白鹿,是以萧大夫人那边得了消息,也马上赶过来了,一看这情势,知道不妙,忙问那小厮:“可请了大夫?”

  小厮也是吓得面无血色:“请了,请了,马上就到。”

  萧正峰皱眉,吩咐身旁的长随道:“速去大名山下,请一位我的朋友。”

  他又详细地对那长随说了第五言福所住的茅屋的地点,并叮嘱了一番,这长随当下忙骑马出门去了。

  而这个时候,适才请的兽医也到了,他来了后,对着两只白鹿检查了一番后,终于皱眉道:“这应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萧大夫人一听这话,厉声问那小厮:“到底是给这两只白鹿吃了什么?”

  小厮吓得浑身都发抖,跪在那里哭道:“大夫人啊,我每日里都是喂些早已经准备好的草料,今日实在没喂其他的呢。”

  这个时候已经有其他媳妇儿孙等知道了消息,围了过来,其中便有一个声音忽而道:“今日九少奶奶不是带着几位贵女来到此间,喂过两只白鹿吃什么东西吗?”

  众人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哗然,纷纷望向阿烟。

  阿烟无视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目光直直地穿过人群,却见刚才说出那话的倒是自己认识的,立仁媳妇。

  她心中冷笑一声,淡淡地对那兽医道:“大夫,麻烦你先帮着这两只白鹿清洗下肠胃,设法救治。我顾烟付出一切代价,都要这对白鹿活着,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她话虽然轻淡,可是其中却是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决然。

  兽医见她如此,也是不敢轻慢,忙连连点头,细心查看,开始拿了药物进行救治。

  阿烟却又转身问那小厮:“今日除了我,还有谁来过这里,你仔细回想一下,一时想不起来没关系,可以慢慢想。只是你却要记住,若是你有半分谎言,我可饶你,萧家的家法未必能饶你。”

  那小厮闻言越发颤抖起来,白着脸儿颤着声音道:“是是是。”

  阿烟冷冷地望了小厮最后一眼,这才走到萧大夫人面前,恭谨地道:“大伯母,这对白鹿是正峰下聘时的聘礼,又随着我一起来到萧家。白鹿本就珍稀,更何况这是我和正峰的定情之物。若是就此出了什么事,这让阿烟情何以堪,还请大伯母谅解阿烟越俎代庖。”

  此时此刻,立仁媳妇也不知道怎么着,忽而觉得原本那娇娇软软的女子,浑身仿佛散发出一种冰冷的寒意,这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其他人也都是有些震住了,他们原本是知道这九少奶奶是左相府的千金,可是以为到底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女人罢了,并没有多想。可是如今,这九少奶奶言谈间沉稳冷静,吩咐了大夫质问了小厮,声声轻柔,却又充满了让人不敢违背的威严,不免心下暗暗吃惊,想着这果然是不同于一般女儿家的,不愧是女院里出来的。

  而萧家大夫人呢,看着眼前这娇弱的小女子,不过是几句话般便隐隐有大家风范,竟是个处事明快果断的。心下连连赞叹之余,忙道:

  “阿烟你这是说哪里话,这对白鹿若是有个什么意外,那便是打我萧家的脸,也是打我的脸。如今先请大夫尽力医治,其后咱们一定设法找出凶手来。”

  原本站在阿烟身旁的萧正峰,默默地凝视着身前这小女人,如果说半刻前她的娇媚柔顺让他爱怜疼惜,那么现在,她的冷静决断却是让他钦佩连连。一时也不免疑惑,眼前女子,仿佛一团迷雾一般,怎么越是走近了,越是无法看清楚。

  她那么娇弱柔媚的身段,明明该是养在深闺不知世事,只受着男人恣意怜爱的,怎么却生就了这么一副决然傲骨。

  当下他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温声道:“烟儿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96.第96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