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正峰到了晌午时分才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几个丫鬟。青枫原本有些担心她们,看她们神色还好,知道没什么事,这才放心。

  萧正峰进屋的时候便见阿烟正躺在床上半合着眸子呢,女儿家修长细密的睫毛在白瓷一般的肌肤上投射下些许阴影,她看着就跟用最细的笔墨描绘出的画儿一般,风一吹便散了,阳光那么一照,就能烟消云散。

  阿烟半睁开眸子,扫了眼萧正峰,淡道:“大伯母那边怎么说?”

  萧正峰低声道:“大伯母依照家规罚了那媳妇,至于立允的事儿,她又没有证据,不过道听途说罢了。”

  他唇边泛冷,淡道:“别说没证据,就是有证据又能如何?萧家诸房素来谨守家规,唯有这萧立允,勾有夫之妇,毁我萧氏清誉,这等不肖逆子,本该重罚!”

  阿烟挑眉瞅着他:

  “可是如今她既知道这事儿是你挑出来的,怕是记恨你,纵然是她有错在先,她也恨你。”

  萧正峰想想也是,面色便不太好看,眯着眸子道:

  “这事儿本来天衣无缝的,不知道怎么就传到她的耳朵中,我稍后必然细查。”

  阿烟听他这么说,也觉得有些诡异,按说萧正峰做事应该是稳妥可靠的,不至于这点子事儿就被人捉住把柄,除非是有人刻意去查了,并把这消息给了那立允媳妇。

  她在脑中将自己所知的几个人都过了一遍,最后皱眉道:“朝中的事儿,我是不懂,可是如今你既成了父亲的女婿,难免引人注意,凡事儿你总是要多加小心。”

  萧正峰脸色原本凝重,此时听她这么说,忙点头道:“娘子说得是,为夫自然是听你的话,以后行事越发谨慎小心,绝对不能让人抓了把柄去。”

  阿烟见他这般,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舒服,也是忍不住笑了。

  晌午过后,孙大夫再次过来看诊后,说是应无大碍了。阿烟歇息了片刻,那边青枫却打探到消息,说是立允媳妇被罚了月钱,并一年之内关在祠堂里抄写经书,不准外出。

  阿烟听着,想起之前那立仁媳妇被休的事儿,心中却并不觉得高兴,只觉得身上懒懒的。

  到了傍晚时分,青枫服侍着她喝了半碗粳米牛乳羹,谁知道用完后,她便觉得晕沉沉的难受,头重脚轻,浑身虚弱。萧正峰看她脸上泛着不寻常的红泽,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探了探脉络,知道这是又高热起来。

  他也明白这高热总是要反复的,可心里终究担心,便忙命了青枫取来热水巾帕,并沾了黄酒来给阿烟擦拭身子。

  当晚青枫去歇息,是云封和绿脂陪着萧正峰在这里伺候的,因这一夜阿烟病情反反复复的,萧正峰几乎是一夜都不曾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总算是看着额头凉渗渗的,这烧退下去了。

  青枫天没亮就爬了起来,去了厨房嘱咐着把药熬了,端过来给阿烟吃。

  喝了药用过早膳,大夫人带着三夫人并立允媳妇过来了,那立允媳妇在经历了一日一夜的罚跪后,脸上已经蜡黄,低着头红着眼睛,来到了阿烟和萧正峰跟前,跪在那里请罪:“九叔叔,九婶婶,昨日个实在是我的不是,如今给两位在这里磕头赔罪了。”

  大夫人叹了口气:“咱们萧家那么多媳妇,便是出了天大的事儿,也没见做晚辈的跑到长辈院子里这么闹腾的。如今依着家规,我打了板子,罚了一年内留在祠堂抄写经书了。”

  阿烟刚才出了一身的虚汗,如今正是浑身无力,此时半躺在那里,看着地上磕头请罪的立允媳妇,轻笑道:“起来吧,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值得这样请罪。”

  立允媳妇原本会被阿烟好生刁难一番的,如今见阿烟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饶了她,倒是有些意外,抬眼看了几眼,却见虚弱的阿烟无力地躺在那里,素净的容颜,温煦地在那里笑着,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她越发诧异,小心翼翼地谢过了阿烟,又看向一旁的萧正峰。

  萧正峰都不曾正眼看她,只是问大夫人道:“这妇人说我构陷立允,这话又怎么讲?”

  大夫人无奈摇头:“什么构陷不构陷的,立允和人家孤守在家的媳妇都是招认了的,哪里能有假。也不知道这媳妇怎么就赖到了你头上,竟跑到这里哭闹。”

  大夫人这话却是四两拨千斤,并不提起萧正峰可能从中作梗,使得那娘妇人的夫君忽而早归,这才暴露了这等私情,反而提起这私情原本证据确凿。

  萧正峰冷瞥了地上媳妇一眼,当下不再言语。

  待到这立允媳妇走了后,大夫人却是没走,萧正峰见此,便道:“大伯母,还有事?”

  要说这大伯母也是看着萧正峰长大的,当下笑道:“怎么,没事大伯母就不能在你这里坐坐?”

  萧正峰顿时哑口无言。

  大夫人不免笑了,坐在阿烟榻边拉着她的手道:“让正峰出去会儿,咱们娘两说说知心话。”

  萧正峰起身,一时不忍离去,便看了榻上的阿烟一眼。

  大夫人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无奈地道:“出去吧,你还怕我把你这新娘子给欺负了不成!”

  阿烟听这话,抿唇轻轻笑着,虽依旧面色苍白,可是那笑却别有一番韵味。

  萧正峰舍不得,又担心,不过当着长辈,也只好出去了。

  一时屋子里没有旁人在,大夫人拉着阿烟的手道:“阿烟,这里也没外人,你且说说,这一次好好的病了,可是有什么心事?”

  这大夫人生得宽厚仁慈,如今神态温润言语诚恳地坐在那里,倒是让阿烟心生感动。不过当下她只是摇头笑了下:

  “不过是我自己不小心罢了。”

  大夫人哪里信呢,当下越发推心置腹地道:“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嫁过来这些日子,萧家确实也出了点事,怕是让你看到心里堵得慌吧?”

  阿烟原本就觉得这大夫人犹如自己那逝去的母亲般亲切,如今又被这么说中心事,不免眸中微热,抿唇道:

  “大伯母,其实原本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总觉得如是没有我,萧家想来会太平些。如今看来,倒是我的不是。”

  听闻这个,大夫人笑着摇头,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帮阿烟挽起脸颊边的一点碎发,笑道:“你啊,果然是个心事重的。”

  一时青枫那边送过来了药,大夫人接过来,命令青枫下去,亲自伺候阿烟来喝。

  阿烟自然不敢,只是大夫人却坚持道:“都是一家人,正峰虽年幼,我却把他当儿子一般看待。你既喊我一声伯母,便是我的晚辈,难道晚辈病了,我这当伯母的都不能喂她一口药?”

  阿烟的母亲顾夫人是在阿烟五六岁的时候便病了得,病了一两年就撒手人寰了,是以在阿烟记忆中,躺在母亲怀里撒娇这种事却是极少的。如今大夫人言辞间的宽厚随和,让她倒是觉得有几分母亲的味道。

  她当下不再婉拒,由大夫人喂了自己药。

  这边大夫人一边亲自服侍了阿烟吃药,一边笑道:“我十六嫁入萧家,二十三岁便开始掌管着全家上上下下这一大摊子事儿,如今已经四十年了。这四十年来,全家老小不知道多少背后骂我恨我的呢。”

  阿烟隐约已经猜到萧夫人的意思,可是听到她这么说,却是微诧。

  其实阿烟上辈子虽然也活到了二十六岁,可是晋江侯府人口简单,女眷唯独她和婆婆而已,而婆婆又并不是个多事的,是以嫁过去的时光也是清淡悠闲。后来十年流落市井,颠沛流离,她在挣扎中糊口,所操心的无非是怎么活下去,怎么为沈越治病而已,对于大家夫人是如何掌家,她倒是觉得新鲜。

  大夫人拿过巾帕来递给阿烟:“其实萧家枝叶繁茂,儿孙众多,其中难免良莠不齐。便是你没嫁过来那会儿,也是三天两头都是事儿,今日这个媳妇埋怨婆婆不公,明日那个侄子打了谁家的公子被人家找上门的,全都是事儿啊!一棵树上的果子有甜的有酸的,这萧家也是一样。可是咱们对于那些不争气的儿孙媳妇,自然应该是该打的打,该罚的罚,媳妇若是犯了大错,少不得一封休书赶出家门去。”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却见阿烟一双清澈好看的黑眸认真地凝视着自己,不免笑了,慈爱地摸了摸她的额头:“你这傻孩子,以为你不嫁过来,他们就能安分,就不会给我惹是生非?哪能想得这么美呢!”

  这话说得阿烟满面羞惭,红着脸儿低头道:“伯母说得是,倒是阿烟心窄了。”

  大夫人笑道:“话原也不是这么说的,你才多大年纪呢,我长了你五十多岁,其实论年纪,当你祖母都够了,这些年又是见识了风风雨雨的,家里这老老小小的,明白事理的自然懂得我的苦楚和辛苦,不明白事理的,你便是再说破嘴,她也是不懂,只会觉得你亏了她去。你呢,到底年轻呢,心又细,刚嫁进咱们萧家来,面对着这么多妯娌,又是被偏疼得那个,自然是有些不适,等过去这一段看得多了,也就好了。”

  大夫人这么一席话,实在是解了阿烟心中的结。

  其实追根究底,她如今已经是改变了上一世的命运,就这么嫁给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萧正峰。有时候看着萧正峰在政途上对自己父亲的靠拢,她是真担心就此连累了萧正峰的命格,使得那个前途无量的大将军就此埋没。

  是以对于萧家妯娌间发生的种种,她才放不下,甚至开始自责起来。

  如今被大夫人一番开解,她倒是放开了。

  当下大夫人又陪着阿烟说了一会子话,这才起身离去,离去时还邀着说让她去那里多走动。

  萧正峰见大伯母陪着自己娘子说了半响,待伯母走后,忙进来。却见阿烟笑盈盈地躺在那里,虽则依旧虚弱无力,可是看着眉眼间倒是有了笑意。

  他这才放心。

  因为阿烟放下了心结,当晚并没有高热,又过了两三日,这身子慢慢地好了起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102.第102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