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立允媳妇来阿烟这边闹腾的事儿,很快满府里都知道了。一时便有几个同辈或者晚辈的媳妇都过来,一则是看看阿烟,二则是让她宽心,言辞间却是道:

  “萧立允那人原本是个混账玩意儿,早该收拾了的,如今被关进祠堂里,私底下不知道多少人拍手称快呢。只是他媳妇和老娘心里不喜,刻意找茬罢了。如今不知道从哪里听来消息,竟然歪派到了九叔头上,怕是心里有一口恶气要撒,便冲着你来了,不必理会就是!”

  阿烟原本经大夫人那么一开解,心里也通透了几分,如今见几个晚辈媳妇都这么说,自己也就越发想明白了。她这个人啊,终究是如母亲一般心思重,总想着事事周全,总想着全家和睦,其实人多口杂,各人心思也重,又是五世同堂的人家,哪里能没个磕磕碰碰呢。

  她如此心里宽了,养了几日,身子也就大好。恰这几日要过年了,府里前后越发忙碌起来。而这一日顾齐修派了蓝庭过来探望,却是捎来了消息,说是皇后怕是不行了,总归是熬不过明年正月了。

  为了这个,太子和燕王的婚事过了年就要开始办,仓促得很,可也没办法,总是要让皇后走得安心。

  蓝庭过来,其实还带来了另一个消息,却是阿烟意料之中的,那便是阿媹郡主的婚事也早早定下来了,定得是晋江侯府的小公子沈越。其实阿媹郡主生得娇嫩可爱,沈越又是风度翩翩的小少年,这实在是一桩再好不过的亲事。

  阿烟听着这消息,轻笑了下,想着宿世的因缘,上一世沈越十年寒窗才重新回到燕京城,踏入了燕京权贵们的眼中,娶了阿媹长公主为妻。这一辈子到底是沾了重生一世的光,早早地把阿媹小郡主定下来了。

  这样也好,以后晋江侯府得罪皇上那件事怕是也会烟消云散,从此后晋江侯府的劫难消弭于无形了。

  虽说心中有怨,可到底是相依为命十年,她也盼着他能好的。

  萧正峰这几日忙得紧,从大年三十之后的七天,百官封印,天子停朝,只是一年里难得一次的大休。他作为一个武将,又是已经被派了职的,也要去应卯。这一日他穿了官服去兵部,可是中途路过朝月阁的时候,却恰好碰到了当今左相顾齐修。

  萧正峰恭敬地拜见了,可是顾齐修却不放心,蹙眉问起阿烟的情景:“前几日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竟然病了?”

  萧正峰这么一个强健的男子站在比他矮了半头的文臣顾齐修面前,态度恭敬地低着头回道:

  “倒也没什么,应是天冷不小心着了凉,请太医院的孙大夫看过了,孙大夫也说并无大碍,如今吃了几服药,已经大好。”

  顾齐修却是分外不悦,也不顾此时旁边几个文武官员都在那里看着呢,劈头便骂道:

  “怎么就不小心着了凉?她本就体弱,平日里在家都是小心照料,轻易不曾病的,这才嫁过去几日,怎么就让她病了?”

  顾齐修越说心中越是不喜,当下负手望着眼前高壮的男子,劈头盖脸地质问了一番。

  萧正峰此时是大气不敢吭一声,最后等得顾齐修说完了,这才越发小心地道:“岳父大人教训的是。”

  顾齐修见他态度倒是极好,再看看四周围有几个看热闹的,脸色总算好了,便挥手道:“你这是从兵部过来?”

  萧正峰点头称是:“是过去应卯的,并向侍中大人回一下塞北流民的事情。”

  顾齐修见此,便道:“既无要事,你随我一起过去吧,那边右相大人也在,恰好大家聚一聚。”

  此时一旁的侍郎孙舒悦见顾齐修总算是发完了脾气,忙上前笑呵呵地道:

  “刚看着你们翁婿二人相谈甚欢,都没敢上前打搅,如今可算是说完了。我等已经在东四街的岳阳酒楼摆下宴席,今日你们可要一起过去。”

  其他众位官员也纷纷上前笑着拉拢,也要的夸赞起萧正峰英姿不凡器宇轩昂来。

  顾齐修淡淡地道:“他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哪里值得这般夸奖!”

  大家听着,都知道顾齐修是个自谦的,如今见他这般说,越发夸赞起来,都说女婿半个儿,顾齐修这个女婿可真是招得不亏。萧家儿孙多,他顾齐修膝下只有一个年幼的儿子,如今有了个萧正峰,真是添了个臂膀般。

  顾齐修虽面上依旧没什么神情,不过眼神扫过身后那个对自己恭敬有加的萧正峰,心里却是畅快无比的,有种凭空得了儿子的感觉。

  而萧正峰这驻守边关数年的人,其实和朝中这些当红要员实在是不熟的,如今既然被岳父大人拉着要一起过去陪酒,少不得同去了。多结交几位朝中重臣,总是好的。

  *************************

  阿烟病好之后,昔日曾教过的几个萧家子弟过来再次拜见了,并把这些日子的功课都奉上来,阿烟一一点评了,各自支指出不足,又分别提点了一番,听得几个萧家子弟心服口服,对这九奶奶越发敬佩。

  一时送走了几个萧家子弟后,阿烟便在暖阁里拿了一个花样细细描着。她嫁过来的时候,早已经为萧正峰上上下下做了几套衣袍,连鞋子都是配好的。只是这几日她看了这男人,总觉得缺了什么,一直到前几日才想起,他那把剑寻常都是带在身上的,倒是缺了一个剑套子。于是这几日身子好了,她就亲自动手绣起来。

  这边正绣着,阿烟便见外面萧正峰走进来。此时外面的雪又下起来了,帘子一掀开,那风雪便要往里头冒。一旁的云封是个眼疾手快的,忙上前捂住门帘。

  萧正峰先换了鞋,褪下了外袍,这才步入暖阁中,顿时一股子酒气袭来。

  阿烟抬头看过去,拿了那绣花的针轻轻拢了下头发,笑问道:“怎么今日又喝酒了?”

  此时青枫已经乖巧地奉上了解酒茶,萧正峰接过来一边喝着,一边道:

  “路上碰到了岳父大人,他恰好带了几个朝中官员去岳阳楼喝酒,我便随着一起去了。”

  其实是有人敬酒,他没办法,自然得帮老岳父挡着,如此一来二去,顾齐修没沾到多少酒味,他倒是灌了半肚子的黄汤。

  阿烟听着这话,哪里能不知道呢,便下了炕,趿拉着软底绣花鞋上前,帮他解开那发冠,软声宽慰道:

  “这几日太子和燕王都要大婚,他们筹备此事怕是也忙得紧,今日好不容易得空去喝个酒难免胡闹起来,你在里面资历浅,又最年轻,不灌你灌谁。”

  萧正峰想想也是,那些人平日里未必敢拿着酒去灌他那岳父大人,如今不过是看着这架势,故意引他来喝罢了。不过他倒是也并不在意,在塞北男人喝酒都不是用杯子,而是用驼皮酒碗或牛角杯,不知道比燕京城的酒杯大上多少,如今喝得这点酒自然醉不倒他。

  阿烟一边帮着萧正峰重新束了发,一边问起他朝中的事来。萧正峰想起燕王和太子成亲的事儿,倒是顿了下,黑眸特意瞥了她一眼,笑道:

  “燕王殿下也要成亲了。”

  阿烟看着他那笑,忽觉得有点不怀好意,便拿手指头在他肩头拧了一把,咬着唇道:“提那作什么,又不关我的事儿!”

  萧正峰忍不住笑出声来:

  “到底是自小认识的邻居哥哥,给你提一声而已。”

  夫妻二人当下也都笑了,从此便不再提这个燕王。

  其实燕王心里惦记着阿烟呢,萧正峰知道,阿烟也知道萧正峰心里清楚。不过他这个大男人,到底是宽宏大量的,既然自己已经抱得美娇娘,便也不去想过去的是是非非了。

  此时青枫奉上了红枣粳米羹来,夫妻二人每人一盏在那里吃着。其实萧正峰往日自然不会吃这妇人家爱吃的,不过见阿烟喜欢,他偶尔也陪着用些罢了。

  一边吃着羹,一边说起最近听说的京中趣事来。萧正峰浓眉轻挑,忽想起一件事来:

  “齐王新纳的那个小妾,和你往日是同窗好友?”

  阿烟蕴满笑意的眸子轻轻瞥了这男人一眼,淡道:“同窗几年倒是真的,好友倒未必谈得上了。”

  其实虽说都在书院里读书,可也分个三六九等的。这人哪无论到了哪里都是这样,会自觉地分出身份高下来。身为左相嫡女的阿烟自然是书院里顶尖的贵女,而那个李明悦则是怎么被重视的小角色罢了,彼此间交友圈子自然有所不同。

  说着间,她挑眉轻轻睨着这男人,软声笑道:“好好的怎么提起这人来了?她在齐王府里过得可好?”

  萧正峰嗤笑一声:“好不好的我哪里知道,只是偶尔听齐王提起,说是妾室有了喜,盼着能得个男丁。他这几年哪里有什么妾室,想来就是这一位了。”

  阿烟听着这消息,心中微诧,眉眼间越发笑起来。其实人生真是犹如一场戏,这场戏里唱罢了,再唱那一出。前世那场戏里,李明悦还是萧正峰陪伴多年的发妻,如今呢,竟从他口中不经意地道出,前世发妻已经怀下挚友的胎儿。

  一时也不免感叹,想着李明悦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她费尽心思进入齐王府当个妾室,说白了还不是盼着能够肚子争气为齐王生下长子,从此后有机会让儿子问鼎储位么。

  萧正峰原本就觉得自己这娘子看着自己的眸光有点别样的笑意,如今见她在那里抿着唇儿笑,越发不解,上前盯着她道:

  “你定是瞒了我什么事?”

  阿烟看他浓眉上因为狐疑而皱成了一条毛毛虫,越发的想笑,捂着嘴儿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萧正峰见此,更加疑惑了,上前一把定住阿烟杨柳一般颤着的腰肢,不满地道:

  “不许瞒着我什么,不然今晚定不饶你。”

  阿烟听此,眼波流转,眸尾妩媚,斜睨着他,软软地怨道:“我便是事事从你,你哪日饶过我?”

  萧正峰看在眼里,只觉得这女子颜如美玉,一笑间眸底波水溶溶,清绝潋滟,袅袅嫣然分外撩人,丝丝缕缕都是情动,偏此时他心间醉意袭来,朦胧望去,恍惚间眼前女子犹如天上落下的仙子,又如林中妖娆的灵物,就在那里微微噘着唇儿勾着他的魂儿。

  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低头俯视着她那清丽的小脸儿,抬起手来轻轻捏住那触手软腻的精致小下巴,眸中颜色渐渐变深,哑声在她耳边道:

  “你既知道,今日为夫若是不好好弄一番,倒是让娘子失望了。”

  说着间,他骤然低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双唇,双唇柔软温热,花瓣一般娇嫩,他心间泛起不舍,不过那不舍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隐藏在体内被唤起的男人血性。

  这个女人,他只看一眼,便知道那是自己身体丢失的一部分,便明白全身每一处都在叫嚣着对她的渴望。若真有前世,那他一定追寻了这个女人千百世而不得,才积下今生犹如洪水猛兽一般的渴望。

  他今天实在是没了怜惜,唇齿无情地挤压着那娇嫩花瓣儿,半响之后,才放开她,却觉得怀中的女人已经身子酥麻地依靠在自己胸膛上,随着轻轻喘息而打着颤儿。

  她也实在是敏感得紧,才这么几下子,便受不住了。

  萧正峰抱起怀中的女人走向床边,咬牙道:“你简直是能要了我的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103.第103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