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二皇子的渴望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糯糯回去之后,扑倒在她娘怀里就吐了。

  此时的她,忽然想起她娘以前说过的话,不免悔恨交加。

  阿烟吓得不轻,忙帮着她漱口清洗,又拍哄着她让她吃药。

  糯糯抱着头难受:“娘我头晕恶心!好恶心啊!”

  阿烟心疼得眼泪都往下落:

  “乖糯糯,你这是受了伤,头上受了伤,脑子受了震荡,就容易犯恶心,吃了药就好了。”

  糯糯一边难受一边哭道:“我再也不要搭理沈越了!”

  阿烟继续拍哄安抚。

  可是糯糯依然气不解,她眼泪哗啦啦落下来了,一边哭一边道:“娘,她为何这样待我!”

  阿烟无言以对。

  她想起自己上辈子死去的情景。

  其实如今已经有所预料了,或许是说,她老早前就有所感觉了。

  所以当感觉到沈越对糯糯那种特别的关心时,她从很早就提醒糯糯,远离沈越,远离长公主。

  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自私。

  阿烟摸着糯糯的头:“乖,不要去想了,等咱回去燕京城,娘给你做各样好吃的。”

  糯糯睁着泪眼看她娘:

  “我打了公主,爹会生气嘛?”

  阿烟默然。

  她和糯糯的性子不同,遇到事情,更多的是忍耐。

  她也没什么恨,因为恨并不能让她幸福,是以她从来没想过去报复。

  沉默了好半响,她笑了下,伸手帮着糯糯擦擦眼泪:

  “你打得很好。”

  就当连同上辈子自己的那一份,也一并打了吧。

  她温柔地抱着糯糯,软声哄道:

  “这件事是娘的不好,不该让你和沈越留在这里,倒是应该着你一块去西北的。”

  糯糯跟着孟聆凤去过很多地方,不过并没有去过西北,此时她眨眨眼睛,也不哭了,睁着湿润的大眼睛懵懂地问道:

  “西北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吗?”

  阿烟点头:“那里曾经是爹和娘的家。”

  糯糯来了点兴致,顿时有点把刚才的恶心抛到了脑后:“娘,等以后你们再去,我跟着你们过去玩好吗?”

  阿烟笑,抚摸着她现在被狗啃过一般的头发,温声道:“好。”

  **********************

  萧正峰默默地纵容了自己的女儿行凶,而站在萧正峰身旁的二皇子,有志一同地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一直等到那边一切消停了,二皇子才低声问萧正峰:“糯糯的伤,到底如何?”

  萧正峰黑着脸:“还好。”

  二皇子听到这话,才稍微放心。其实糯糯虽然看起来很是狼狈,可是看她刚才那过去行凶作恶的劲头,就知道她精神不错。

  不过想想她那头上的狼狈血迹,还是眸中泛冷。

  他一向不喜欢沈越,也不太喜欢这位长姐阿媹,如今更是厌恶到了极点。

  萧正峰看了眼一旁的二皇子,沉声道:“糯糯小孩子家的,每每出去打架斗殴,总是不听劝,这一次的事儿,我自会好好教训她。”

  只不过父亲对那个受伤女儿的教训,分寸自然会自己掌握的。

  二皇子哪里能不懂呢,当下道:“是,皇姐年纪虽大,谁知道行事竟然如此幼稚,竟和糯糯起了冲突。”

  当下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心照不宣,萧正峰回去看糯糯,二皇子本来也想跟过去,不过到底觉得不妥,还是要看看阿媹长姐那边情形。

  如果真出了事儿,那可就兜不住了。

  当二皇子过去阿媹公主那边时,沈越正阴冷地盯着床上的女人。

  他的眼睛犹如地狱一般阴森嗜血,带着诡异的冷漠。

  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他抬起手,将那玉白的手放在了阿媹长公主脖子上,试图掐下去。

  口中却是喃喃地道:“你不是说过你后悔了吗,你不是说过你对不起我吗,你不是说下辈子任凭我处置吗,怎么如今,你还是屡教不改,你竟然还要害糯糯?”

  沈越咬牙切齿,尖厉的白牙恨不得去吃阿媹公主的肉。

  他颤抖着手,就要掐下去。

  不过当他掐住那纤细瘦弱的脖子时,不由顿住了,看着床榻上削瘦苍白的女人。

  往世的阿媹公主,那是天之骄女,父亲贵为天子,母亲掌控后宫,天底下所有的美好都聚集在她身上,她那一辈子,不知道得了多少疼宠呵护。

  那个时候的阿媹公主,玉面含春,娇美柔软,虽有几分纯真,却有聪颖无比。即使后来到了三十岁的年纪,依然是看着雍容娇贵,是个被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捧在手心的幸福女人。

  可是如今沈越手底下的女人,却是憔悴狼狈,每日里忧心忡忡,经常整夜以泪洗面。想尽办法笼络住丈夫的心,努力地想生出一个子嗣却不能得,只能忍痛去给夫君纳妾,在夫君宠爱其他女人时,偷偷地以泪洗面还要强颜欢笑。

  甚至在妾室流掉孩子后,不得不屈辱地去向小妾道歉,只为了赢得丈夫的欢心。

  这样的女人,虽然如今不过二十几岁,却仿佛比前世那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更为苍老。

  她没有了母亲,也因为以前的种种行径失去了父亲的欢心。

  如今被人这么痛打,偏生对方还是权势滔天的人物,对方稍作修饰,她势单力薄,他的父亲也未必为她做主吧,甚至也许还会以为她骄纵蛮横,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沈越眯起狠厉的眸子,紧紧盯着这可怜的女人。

  他想起婶婶临死前的惨状,想起十年红袖添香温柔相伴,却竟然是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又想起糯糯刚才头顶的伤痕。

  十年的时间里,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和萧正峰苦苦相斗,只为了给惨死的婶婶报仇雪恨,十年的时间里,她几乎是穷尽一切地支持他,帮着他,甚至会在深沉的夜色中听他讲述昔日和婶婶相依为命的故事,用自己温暖的怀抱来安慰他。

  可是最后呢,最后的真相,却是如此的滑稽和可笑。

  天底下能瞒过他的那个,也唯有枕边人了。

  这个骗子。

  他忽然一下子笑了,笑得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我不会让你死的,上一辈子我就说过,不会让你死的。”

  他颤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竟用温柔的语调道:

  “我会一直陪着你,看着你。看到你这般痛苦的样子,我心里好高兴。”

  于是当二皇子来到的时候,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沈越紧紧地抱着阿媹公主,温柔地哄着她。

  而阿媹公主哭着扑在他怀里,颤抖着道:“我好害怕,她打我,她打我……”

  她因为下巴被打破了,嘴里牙齿也落了几个,如今说话漏风,含含糊糊的。

  沈越黑眸安静地望着她,轻轻抬手拍着她的肩膀:“没事,她不会再来打你了。”

  打一次应该够了吧……

  阿媹公主搂着沈越的脖子:“我要回去告诉父皇,我要告诉父皇!我要让父皇为我做主!”

  沈越轻叹:“阿媹,你不能告诉你父皇。”

  阿媹公主眼眸惶恐,瑟瑟发抖地靠在沈越身上:“为什么?”

  沈越默了下,侃侃而谈:

  “这几年,父皇一直不太待见你我,特别是我,他对我很有意见。如果他知道你因为我来到此处而挨打,怕是会惩治我。他一直希望你能够与我和离,另配他人的。”

  阿媹公主颤抖着摇头:“不,不,不会的……”

  沈越又道:“还有就是,我听说糯糯受了重伤,怕是会留下什么病症,萧将军也是大怒,说是要去父皇跟前告状。如今他权大势大,你父皇分外倚重他,若是真闹起来,咱们未必讨得了好。”

  阿媹公主满眼恐惧:“是,自从母后去了,父皇一直对我不喜。”

  她委屈地瘪瘪嘴:“父皇心里,唯有文泽文瀚,还有玉妃的那一对双胞胎罢了,哪里还能看到我呢!”

  沈越叹了口气,温柔地抚摸着阿媹长公主的头发:

  “如今这委屈,你暂且受下,等以后咱们再慢慢地和你父皇讲。”

  阿媹公主心里还是不平,继续说道,而沈越则从旁慢慢规劝。

  外面的二皇子,听到了这一切。

  他原本是打算进去看看情况的,不过此时听到这一番话,他默默地在那里站了很久。

  站了很久的他,举头望天,深吸口气。

  忽然觉得深秋的天好高,好蓝。

  于是他转身,默默地离开了他这位长姐的院子。

  天底下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宿命吧。

  二皇子想起糯糯,倒映了蓝天的眸子中泛起一抹温柔。

  他只希望,将来能够陪在糯糯身边的那个人是自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311.二皇子的渴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