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番外之沈越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一年是年轻的睿信帝继位后的第一年。昔日也曾经受宠过的阿媹长公主,如今已经很少被人提起。谁都知道的,睿信帝登上大宝后,后宫竟无半个妃嫔,连皇后也不曾立一个,甚至为此在本朝引起轩然大波,这都是为了那位辅国大将军家的女儿萧糯糯。

  偏偏这位曾经骄纵蛮横的阿媹长公主昔日和萧糯糯小将军,那是有过宿怨的,人尽皆知。

  睿信帝自然不喜这位长姐的,他看似温文尔雅,可是自从登基以来,行事真是我行我素,如今对这位皇长姐的厌烦是连遮掩都不曾有一点。

  新帝不喜,阿媹长公主自然备受冷落,便很少出这公主府,每日里都在家中侍候夫君,任凭使唤。

  沈越如今倒是也不喜身边有许多妾室了,只留了几个中意的。

  不过这也让阿媹长公主心中郁郁寡欢,每每对窗落泪,可是哭过之后,又强颜欢笑,免得惹了夫君不快。如此一来,这日子哪里有一天好呢,慢慢地便积下病根,如今到了三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是有了颓败老态,缠绵病榻,不能起身。

  这一日是深秋时分,阿媹长公主一觉醒来,只觉得喉中干渴,勉力挣扎着转首看向暖阁外,外面却并没半个人伺候。

  她拼命地伸出颤抖的手,去扯床边的铜铃带子,可是扯了半响,竟是无人回应。

  颓然地倒在那里,她枯瘦的脸颊贴着锦枕,默默地落泪。

  其实越哥哥一向待她极为温柔,如今想来必然是越哥哥不在家中,才使得那些丫鬟们竟任意欺压于她,也或者是后院那妖精一般的玉容儿使了法子折磨自己吧,叹之叹越哥哥这些年渐渐糊涂,竟对那玉容儿宠爱万分,自己说了什么他也不信的。那玉容儿每每暗地里得意洋洋地将自己欺凌,自己却是无可奈何,求救无门。

  阿媹长公主一边虚弱地咳着,一边唤着“越哥哥”,可是她刚一尝试着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响的,反而牵引出更加厉害的咳来,只咳得五脏六腑仿佛都纠缠在一起了。

  咳到最后,她喉头发甜,嘴里湿黏,低头看过去,却见嘴里手里都是鲜红的血,染得被子上也都是了。

  那锦被其实都已经脏了,竟也没人帮着换洗,如今被艳红的血染上,将那积年的污渍晕染了开来。

  她纤细苍白的手指头沾了那血,放到眼前细细地看,恍惚间却觉得鬓边白发也纠缠在那里。

  才三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是花白头发,枯瘦如柴,更兼吐血不止。

  阿媹长公主呆了片刻,忽而间便笑了,苍白枯瘦的脸庞上显出凄凉的笑来。

  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怕是要死了。

  其实死了也是好的,可以去阴曹地府见疼爱自己的母后,也可以再去看看父皇。

  死了后,便再也看不到被越哥哥宠爱至极的那些女人,更不必遭受那些下贱女人的欺凌。

  她无力地趴在玉枕上,喃喃地道:“阿媹要死了,越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阿媹还想再见你最后一面呢……”

  她话音刚落时,便听到外满门响,随之传来脚步声,有个人缓缓地走入了暖阁之中。

  她心里一惊,想着该不会是那个玉容儿又趁着越哥哥不在前来欺负自己了吧,当下忙挪眼看过去,却见那人玉带宽袍,姿容洒脱,犹如谪仙一般清雅无匹,不是她的越哥哥是谁。

  这些年,她的越哥哥还是如当年初见时那般好看,一点都没有老。

  她泪水一下子落下来,挣扎着道:“越哥哥……越哥哥救我……你这些天去了哪里?”

  沈越面无表情地看着床榻上的女人,缓缓走到她跟前,伸出手指来,沾过她的唇角,却见那就是血。

  红色的,哪里能不是血呢,艳红艳红的血。

  吐了这么多血的阿媹,是活不成了。

  他凝视着热泪盈眶满怀期望地看着自己的阿媹,笑了下,柔声道:

  “阿媹你又要死了呢。”

  阿媹迷茫地瞪大眼睛,细微的声音虚弱地道:“越哥哥,你在说什么?”

  沈越笑望着床榻上这个狼狈憔悴命不久矣的女人:

  “阿媹,你还记得当初相遇时,你险些落水,是我把你救上来吗?”

  阿媹回忆过往,眸中如梦一般,呓语道:“记得啊……”

  那个时候的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清雅俊逸的大哥哥,他就好像不是世间人,翩然而至,将她抱起。

  沈越眸中泛冷,唇边却依然是笑:“其实是我让人故意推你下去,然后再救你的。”

  即将死去的阿媹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虚弱地躺在那里,怔怔望着沈越:

  “越哥哥……”

  沈越却是又问道:

  “还记得当年你接到了我的信函,跑去我府中见我,滞留了整整一晚,结果第二天谣言传遍燕京城吗?”

  阿媹眸中开始模糊,脑中也渐渐昏沉,她喃喃地道:

  “记得啊……”

  沈越收起笑,盯着她染了血的白发:

  “是我故意的,故意坏你名声。”

  阿媹唇边泛起一个苦笑:

  “越哥哥……”

  沈越眯起眸子,又问道:

  “还记得当年你喂给你母后的那些汤药吗,那都是你亲手熬的。”

  阿媹此时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她只是呆呆地望着沈越。

  沈越也不需要她的回答:

  “那些汤药里都被我下了毒的,因为我要你亲手毒死你的亲生母亲,也要你失去今生最大的依仗,要让你年少丧母,无人教诲,要让你懵懂无知,任我欺凌!”

  阿媹早已经干涩的眼角缓缓流下清泪:“为什么?”

  沈越又道:“你知道你嫁给我多年,一直不曾有出,这是为什么吗?”

  阿媹哆嗦着唇:“是你?”

  沈越点头:“是。我知李明悦没有子嗣痛苦一生,所以我早早地给你下了绝育药,让你这辈子无法生下自己的骨肉,让你永远没有办法享受作为一个母亲的快乐,让你一辈子对我心生愧疚,只能甘心受我驱使。”

  他的语气渐渐阴冷起来:“还能让你看着我宠爱其他女人,你却要强颜欢笑,唯恐惹我伤心不快。”

  他微微侧首,眯眸冷盯着她:“你爱我刻骨,看着我宠那些妻妾,你是不是难过?怕我生气就不再对你温柔,你也只能忍着,忍了许多年。”

  他的语气说到这里,忽然有了一丝诡异的温柔:“其实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不好。”

  阿媹浑身颤抖,大哭不止,可是她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别人哭一下是啜一下,她是哭一下就吐一口血,她哭得床榻边都是血,哭得满室血腥。

  她沾满血的手紧紧抓着那锦被,嘶哑地发出模糊的声响:“阿媹命好苦……”

  这一世,他曾给过自己的些许温柔,却原来都是穿肠毒,只不过为了让自己更痛罢了。

  沈越低首凝视着这女人:“一切都是我故意的,我故意救你宠你爱你,然后再伤你害你弃你,让你失去母亲,让你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渐生隔阂,让你六亲不着,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我一点点地折磨你,给你希望,待你温柔,然后再让你痛苦地失去。你虽然贵为长公主,可是这辈子,却活得痛苦不堪,永无宁日。你从嫁给我以来已经有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你何曾有一日真正快活过?”

  他抿紧唇,轻轻地说出最后一句话:“看到你活成这样,我真高兴。”

  阿媹瞪大了眼睛,绝望地望着沈越:“为什么?”

  沈越听到这个问话后,眸中显出诡异的光,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掐上了阿媹的脖子。

  “阿媹,我恨你,真得好恨你。当年你欺辱我的婶婶,赶走我的婶婶,还狠心地要了她的性命。你整整欺瞒了我十年啊,十年的时间里,我夜不能寐,每每想起婶婶临死前的惨状便痛彻心扉,我每日每夜都在恨着萧正峰,恨不得扒他的骨吃的肉,我用尽一切手段地对付他。而你这个枕边人呢,温言柔语,红袖添香,安抚我陪着我,也帮着我。可是最后呢,结果竟然是你!天底下只有一个人能这么地骗我,我自以为聪明一世,却十年糊涂,不知道骗着我的竟是你这个枕边人!”

  他眸中里射出疯狂的光,他手底下渐渐用力,那个被他掐住脖子的阿媹拼命地摇头和挣扎。

  她瞪大了无神的眼睛,嘴里边咳边吐血,却依旧拼命地要说话:“越……不……不是……”

  沈越看着她行将咽气的样子,手底下忽然一松。

  阿媹长公主得了自由,原本虚弱无力的身子忽然有了最后的力气,她咬着牙拼命解释道:

  “越哥哥,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沈越眸中疯狂渐渐退去,凝视着阿媹,眼中竟然落下泪来,却是咬牙道:

  “阿媹,我知你心里有我,上一世,事情暴露后,你知道再也瞒不住,甚至不敢见我,留下书函,便去了宫里你父皇身边自杀,你只是为了不连累我,怕你父皇怪罪于我。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依然恨你,我曾发下誓言,无论怎么轮回,无论过了多少世,我都恨你,我要折磨你,让你永世不得安生,让你把这天底下我婶婶受过的没受过的苦,都要尝一遍!”

  话说到这里,他再次收紧了手,闭上眼睛,用力。

  阿媹长公主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上憋得已经通红,她拼命地瞪大了双眼,就那么盯着那个清雅犹如谪仙一般的男子。

  她挣扎着断断续续地吐出含糊的字眼:“越哥哥……可我依然爱你,好爱你……”

  说着这个时,她伸出颤抖的手,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向沈越,想去触碰那个近在眼前的清俊面容。

  可是眼前的沈越是那么的遥远,遥远到她怎么够也够不着。

  最后她终于没有了半分力气,就那么颓然而无奈地歪在那里。

  纤细枯瘦的手从空中滑落,缓慢地跌落在被血侵染的锦被上。

  她死了。

  沈越望着手底下的这死去的女人,低头呆呆地看了许久。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319.番外之沈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