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十年相争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当平西侯来到了长公主府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什么人烟了。

  阿媹长公主那是当今德隆帝和文贤皇后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受尽宠爱的天之骄女,她这府邸也曾经是风光一时的所在,只是如今,却是连个看守大门的都没有了。

  其实平西侯和这个府邸的主人十年相争,对这府邸主人相知也算甚深,可却从来没有踏入过这个府邸半步。

  他撩起袍角,一步步地穿过游廊曲栏,越过那雕楼画栋,穿过一道道月牙门,最后来到了这府邸主人的书房。

  书房里,有一个清瘦的男子凭栏而坐,手里捏着一叠信函,两眼无神地就那么翻来翻去。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他木然回首,透过窗子看过来。

  这男子正是沈越。

  那个尚了长公主阿媹,其后却犹如疯狗一般咬扯着自己不放,穷尽一切手段也要对付自己的沈越。

  平西侯是什么人,威名遍布天下,越是走到他这样的高处,却是要爱惜羽翼。

  沈越却是不管不顾的,光明正大的手段,下流无耻的阴私,他能用的都用了,只为了把脏水泼向自己。

  沈越盯着萧正峰看了半响,忽然笑了。

  他明明在笑,可是眼里却仿佛早已经生了苔藓,阴暗潮湿。

  萧正峰皱眉:“阿媹长公主人呢?”

  沈越笑:“她进宫去了。”

  留下书函,进宫,她想死,可是不能死在驸马府,死在驸马府沈越逃不了干系,所以她选择先回皇宫,再行了断。

  萧正峰转首就要走。

  沈越却道:“萧正峰,你为何不杀我?”

  阔步而行的男人停下脚步,冷道:“我不杀你,是因为她不想你死。”

  沈越听到这话,一怔,骤然间脸色发白,捂紧心口。

  他颤抖着唇笑:

  “是了,婶婶待我如至亲骨肉,便是我有千般错万般错,她又怎舍得杀我呢。”

  他挣扎着起身,蹒跚着抱起那一摞书信,出了书房,来到了萧正峰身旁。

  抬头郑重地凝视着这位名满天下的平西侯,他笑道:“侯爷,请你拿着这些,到我婶婶坟前,帮我念给她,烧给她。”

  说着时,将那叠信函递到了萧正峰手里。

  萧正峰挑眉,淡道:“你可以自己去烧。”

  沈越却已经转首往屋子里走去了。

  他骨瘦如柴,仿佛风稍微一大就能将他吹倒一般。

  他蹒跚着走去书房,每一步都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待到走到门槛之处时,他忽然扶住门槛,身形剧烈颤抖,接着便缓缓地倒在了那里。

  他死了,中的是剧毒。

  毒是自己下的。

  *********************************

  然而萧正峰自己一身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

  成洑溪根据昔日第五言福茅屋中的线索,抽丝剥茧,查出了第五言福的来历,并且将矛头指向了萧正峰。沈越大喜之下,意欲以此攻击萧正峰,可是谁知道,成洑溪矛头一转,反而查出,杀顾烟者为大越人的剑,可是持剑人却是一个西蛮人,最后为查真相,和萧正峰合作,大胆推论,布下陷阱,反而验证了真凶乃是出自驸马府。

  当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杀死顾烟的凶手竟然是当朝公主阿媹时,所有的人都是震惊的,最不能接受的也许是这个沈越了。

  阿媹公主进宫后自杀,沈越亦服毒自杀。当今皇后悲痛之下,染病身亡。

  然而这件事情还没有了结,阿媹公主为何能请西蛮杀手,又是何人牵针引线?至此,成洑溪再次查出一个几乎让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秘密,那个南锣郡主竟然是假的,假冒的。

  真正的南锣郡主,早在多年前已经死在了北狄王庭外,死在了北狄人的追杀中。她临死都在试图逃出北狄王庭,回到她父亲魂牵梦萦的地方。

  皇上在经历了亲爱的女儿自杀,以及相伴多年的皇后病逝这等变故后,又乍然听说自己疼宠了多少年的表妹,竟然是个身份低下的军妓,而自己真正的表妹早已经命丧黄泉,此时本就伤痛在身的他经受不住这个打击,就此驾崩而去。

  皇上驾崩,燕京城大乱,又恰逢外敌作乱,诸王争位,萧正峰根本难以抽身。

  等到他终于可以得了一个空闲,前去顾烟坟前烧掉那些信函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什么平西侯了。

  身后跟随了不知道多少侍卫,恭敬地跪在那里。

  他成为了那个篡朝谋国的贼臣,另立国号,登上帝位,俯首天下。

  他让众多侍卫停驻在远处,自己踏入这一片芬芳满地的陵墓,来到了那个墓碑前。

  墓碑上雕刻着几个黑色的字,苍劲有力:顾烟之墓。

  这几个字是他亲手写的。

  她这一生,前面不需要什么称号,只这四个字足矣。

  撩起黄袍,他半蹲在她的坟头前,拿出那叠发黄的信函,一封封地拆开,慢慢读给她听。

  “婶婶,越儿终究违背了婶婶的意愿,心中实在有愧,几无颜面对婶婶。临行之时,婶婶卧榻朝里,根本不看我一眼,我心中犹如刀割一般……”

  “婶婶,我知你恨我贪图荣华,可是你终究年轻,为何要埋没于市井之间,我又怎忍心让你受这一世困苦,我心里盼着你能重享那锦绣繁华,我盼着能重回燕京城,爬到高位。你身子不好,我一直知道,每每夜里,我贴墙听去,只听到你的咳声几乎整夜不能停,我总觉得你或许并没有那许多时候来等我飞黄腾达。此时此刻,我除了不择手段,又能如何?”

  “婶婶,我终究是娶了她,昔年我就知她心里有我,不曾想这些年竟一直不曾忘我。我心里不喜这骄纵女子,可是依然娶她,依然对她好。我每每心中对她感到歉疚,可是转念一想,不过各取所需罢了,便又觉心安理得。”

  “婶婶,我每每想抛下一切,亲自去找你,可是如今天子器重,委以重任,我事务繁忙竟不得脱身,她从旁劝我,让我大事为重,我一时竟抽不开身,我此时恨不得跪在你面前,求你原谅我种种错处,婶婶一向视我为至亲,想来定能原谅我……”

  “婶婶,我孤身一人在这燕京城中,夜里时每每感到孤苦无依,想起昔年在乡下情景,想起婶婶不知所踪,心中又觉万分苦涩大,担忧不已,每每辗转反侧而不能眠……”

  “婶婶,我派人去接你,却为何一直不曾找到你。如今灾荒之年,你离开了家中,又能去哪里?我派出所有的人手去找你,可是这天下如此之大,你到底在哪里?”

  “婶婶,今日是除夕,外面还下着雪呢。我站在二门这里,看着外面的雪就那么静静地飘下,周围万籁俱寂,我恍惚中仿佛听到你的声音,可惜待我侧耳去听时,却发现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我不由自主地走到了大门前,外面只有漫天飞雪在飘扬,还有那个王婆子在那里张望,哪里有你。小厮们一个个跺着脚,揣着手,我却想起咱们以前过年的事了……”

  ……

  他一封一封地读完了,读一封烧一封。

  到了最后一封的时候,他发现这一封和其他不同。

  其他都是陈年发黄的纸张,最后一封信函却是新的。

  “婶婶,十年了,我从来没有给你留下过只字片语。只因我曾发誓,不为你报仇雪恨,不敢下黄泉去见你。婶婶,你可知道,你曾经细心照料的那个少年,如今已经是两鬓成霜。我往日总想着,我会为你报仇雪恨的,会将那个萧正峰碎尸万段,会让他身败名裂,然而我现在却不知,这十年光阴里,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此时此刻,越儿无颜见你,更无话可说,只有一句,我总是要为你报仇雪恨的。婶婶,我恨她入骨,她只以为一死便能偿还她的罪孽,可是我却依旧是恨。生生世世,我要去追她,要让她不得安生!”

  萧正峰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那信函,看了好久后,终于放到了火堆中。

  薄脆的纸页遇到了燃烧着的火苗,很快被舔舐,化为灰烬。

  萧正峰抬起头来,默默地凝视着那个他亲手立下的墓碑。

  春光明媚,草长莺飞,大理石的墓碑无声地伫立在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到上一世的,一定不会好受。这也是我把这个番外放在这里而不是最后的原因,后面会有一章叫“花好月圆,福泽绵长”的这一世幸福甜蜜章来洗去这种悲伤。那一章也是本文最后一章。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320.十年相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