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雨夜中的小娃娃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夜,沉夜。

  燕国帝都。

  一处沉静的府邸,一帘曳地的帐幔前,一名身着深灰色窄袖锦衣的年轻男子面对着帐幔,单膝跪在地上。

  只见他身子绷得紧紧的,还微微发着颤,面色发白,紧张到近乎害怕的模样。

  “不见了?”只听帐幔有男子轻轻的声音响起,“何为不、见、了?”

  男子的声音虽轻,却冷,仿佛是透骨的冷,冻得跪地的男子即刻改单膝跪地为双膝跪地,“咚”的一声在地上磕下了一记响头,颤声道:“属下知罪!已派人四处去寻了,敢请主上降罪!”

  “别朝我磕头,只会磕得我心烦。”帐幔后男子的声音还是冷冷的,“去找吧,一个时辰足够,我的耐心有限,至于小棠园里的那两名家丁,杀了吧。”

  男子的语气很随意,似乎就像在说掐来两株花一般随意。

  “可是主上——”跪地的男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帐幔后的人打断,“总该有人死的,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主上,属下……告退。”

  “去吧,找回来了带来见我。”

  夜,更深了。

  *

  “啵——”油灯里爆出一朵小小的火花,朱砂蓦地惊醒,微睁圆着眼定定看着眼前桌上的油灯,额上有细汗,呼吸急促。

  这是一名看起来年纪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身穿一件天青色布衣,眉如翠羽,肌如白雪,道不上月里嫦娥巫女洛神般貌美,却也清丽绝伦,没有花王牡丹的艳逸,却有水中芙蓉的秀色。

  只是这般清丽如画的姑娘,右眼角下却有一块食指指甲盖般大小的疤,疤痕算不得大,但在脸上,就生生将本是月貌花容的一张脸给毁了。

  女子名唤朱砂。

  此刻朱砂的双臂还伏在身旁的案几上,额上有细汗,还有不太明显的压印出的红印,显然她方才是伏在这案几上睡着了。

  案几上有一盏铜灯台,还有一只小小的铜香炉,正有朦胧淡白的烟囱从香炉顶端袅娜而出。

  朱砂坐直身,将背靠到身后椅背上,微闭起眼,将手按在眉心上轻揉着,呼吸渐渐平复下来。

  她又做梦了,梦里她一直听到雨声,而她的身子则在雨里一直在往下沉,仿佛要沉到最黑暗的地方才休止。

  朱砂已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梦到这个梦了,但凡做这个梦,她总会心悸而醒。

  很安静,没有雨打屋瓦的声音。

  根本就没有下雨。

  便是雨,都是在她的梦里下的。

  朱砂将自己的眉心揉按得用力了一分,这究竟……是什么梦?

  这个梦,是不是也是她忘掉的事情?

  对于她的过往,她没有丝毫记忆,自四年前被素心救醒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她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名叫朱砂,不是一个好人。

  朱砂将自己的眉心按得极为用力,似乎如此就能让她想起什么似的。

  就在这时,旁边的珠帘后传来女子清脆如黄莺般的声音,“朱砂姑娘,你要的香粉好了。”

  话音落,只听珠帘哗啦一声响,一名身着翠色绸裙的年轻姑娘从珠帘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巴掌大的精致檀木盒子走向朱砂,将其递给了朱砂,笑吟吟道:“朱砂姑娘,你的香粉。”

  姑娘十七八岁模样,妍姿俏丽,一身浅蓝色绸衣,柔顺的长发上只松松地系着一根深蓝色的束发带,是这家店里的使唤姑娘,叫青烟。

  这家店,名叫“缕斋”,是一家香粉店。

  朱砂站起身,接过青烟手里的雕花檀木盒子,道谢道:“多谢青烟姑娘。”

  “朱砂姑娘还总是这么客气,这香粉做好了,青烟自会给姑娘送去,姑娘又何必大晚上的亲自来跑这一趟。”青烟笑着,笑起来模样显得更俏丽。

  “本说好明日香才能做好,然朱砂的香粉前夜已点完,没有这个香,朱砂夜里无法入眠,只好亲自来一趟,倒是朱砂过意不去,这般晚了还辛劳了你家公子为朱砂把这香粉赶制完。”朱砂的语气很客气有礼,然她的面色却是冷冷淡淡的,仿佛没有多少情感的人似的,“还劳姑娘代朱砂向你家公子道一声多谢。”

  “青烟会把朱砂姑娘的话转告给公子的。”青烟还是笑着,她和朱砂不一样,她爱笑。

  “那朱砂便先行告辞了。”朱砂朝青烟微微垂了垂首再次以示感谢,将手中的檀木盒子收进衣袖里,提起放在脚边的风灯,离开了。

  青烟没有送朱砂出门,相反,她在朱砂说完话时就转身走进了珠帘后边。

  缕斋的店门亦垂挂着珠帘,在朱砂撩开这门上的珠帘欲离开这店铺时,只听外边响起了“啪啪嗒嗒”像是水滴落到瓦片上的声音。

  忽然而起,渐渐密集,哗哗沙沙。

  下雨了。

  是真的下雨了,不是下在梦里。

  朱砂没有因这忽然落下的雨而在缕斋有所停留,即便她手中只有风灯没有伞,她也没有要等等再走的意思。

  在她眼里,似乎外边根本就没有雨一样。

  朱砂只是站在缕斋门外稍稍看了一会儿愈下愈大的雨,转身走了,身后却突然传来青烟的声音:“朱砂姑娘等一等!”

  只见青烟拿着一把油纸伞跑了出来,一边将伞递给朱砂一边道:“我家公子知道朱砂姑娘一定不愿意在缕斋等雨停了再走,是以让青烟把这把油纸伞交给姑娘。”

  “真是多谢你家公子了。”朱砂没有客气,接过了青烟手里的油纸伞,“我下次过来时再把伞拿来还给你家公子,告辞。”

  朱砂说完,撑开伞,走了。

  这一次,青烟没有即刻转身回屋,而是站在门外廊下定定看着朱砂离开,目光沉沉,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夜更深,雨更大,幸而无风。

  路上没有行人,和朱砂来缕斋时一样,只有夜色,没有行人。

  的确没有行人,却有一个静止不动的人。

  一个跌倒在大雨里的人。

  一个跌倒在大雨里只有丁点大的小人。

  是个小娃娃。

  朱砂不知这小娃娃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因为小娃娃面朝下栽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头发也散乱着,她瞧不见小娃娃的脸。

  不过不管是男娃娃也好,女娃娃也好,这都不关她的事。

  朱砂脚步停也未停地走过小娃娃身侧,继续朝前走着,就像她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更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别人的事情,与她何干?

  是以朱砂就这么从小娃娃身边经过了,看也不多看小娃娃一眼,更枉论停留。

  就在朱砂走离小娃娃身边一步时,朱砂只听身后传来轻微的“啪”的一声响。

  只是响这么一声而已。

  朱砂没有回头,依旧往前走着。

  可她再迈出两步后,她停了下来。

  朱砂停了下来。

  朱砂不仅停了下来,并且转了头也转了身。

  只见那本是双臂都压在身下跌倒在地上的小娃娃,此刻小娃娃的右手伸了出来,放在头顶上的雨水上,好似要爬起身一般。

  可此时此刻的小娃娃,还是面朝下跌躺在雨水里,还是方才朱砂所见的姿势,动也未动。

  明显的,小娃娃这是昏了过去。

  朱砂的目光落到小娃娃的右手上,那是一只小小短短的手,放在积着雨水的地上,青白得仿佛透明。

  下一刻,朱砂迈开了脚,走回了小娃娃身边,在小娃娃身边蹲了下来。

  因为朱砂在小娃娃身旁蹲下的缘故,雨水不再落到小娃娃身上。

  朱砂蹲下后少顷,将风灯放在脚边,而后伸出手将小娃娃翻了个身。

  小娃娃确实昏了过去,三岁多点大的模样,小小的,紧闭着眼,眉心紧紧拧着,似乎很是痛苦难受的模样,乌黑的发丝黏在脸上,衬得他的面色青白得可怕,尤其小娃娃现下还瑟瑟发着抖,看起来极为可怜,便是连朱砂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人看着都觉有些可怜。

  不过朱砂瞧清了,这是一个男娃娃,虽然他那还没有她巴掌大的小脸长得很是漂亮,倒也不难看出这是个男娃娃。

  朱砂朝四周望了一遍,确定这雨夜里的确只有这么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娃娃后,她将放在脚边的风灯往旁移开了些,继而将那早已经被大雨淋透了的浑身湿哒哒的小娃娃抱了起来,朝缕斋的方向走去。

  因为缕斋离这儿很近,她只消走百步左右便能到。

  小娃娃身上很冷,许是朱砂身上有温暖的缘故,小娃娃被朱砂抱到怀里后,竟是在朱砂怀里轻轻蹭了蹭。

  “娘……”小娃娃这轻轻一蹭的同时还嘟哝了个字,仅一个字就让朱砂一个激灵,下意识地险些就将这小娃娃给扔了。

  不过朱砂还是忍住了,非但忍住了,还加快了脚步。

  朱砂抱着小娃娃重新走进缕斋时,吓了肩上挎着一只包袱手里提着一盏风灯正打算打开一把油纸伞出门的青烟一跳。

  青烟见着去而复返的朱砂及她怀里抱着的浑身湿透了的小娃娃时,极为诧异道:“姑娘怀里这小娃娃是怎的一回事!?”

  然青烟这才惊讶地问完朱砂话,却又匆匆忙忙道:“赶不及了,我忘了今夜要给许家的大夫人送香粉的,就快要赶不及在说好的时辰里给送去了,我家公子在里边,朱砂姑娘有事的话与我家公子说也一样,青烟必须先走了。”

  青烟急忙忙地说完话,紧着急忙忙地走了,根本就不待朱砂说上一句话。

  缕斋里很安静,只有一种朱砂道不上是何种味道的淡淡清香在屋子里缭绕着,这样清淡的香味,闻着总能让人觉得平静,加之她倦极,是以她方才才会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屋子里很暗,一直以来都很暗,只有案几上那盏铜灯台上的火光,照在屋子里,昏昏暗暗,像是这里的主人不喜欢太过明亮似的。

  至少朱砂来过这里的无数回里,都不曾见过这屋子里是明亮的。

  “朱砂姑娘缘何又回来了?”屋子里的珠帘之后,有男子温雅的声音响起,“朱砂姑娘来过缕斋无数回,小生从未见过朱砂姑娘在一日里去而复返的。”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尽管朱砂已是这家缕斋的常客,然她从来都未见过这名店家,或许到这缕斋来的客人,都从未有人见过他。

  朱砂亦不知其姓名,只知人人都唤他一声“续断公子”。

  续断公子语气温雅地说着话,屋子里很静,只闻珠帘后还有杵臼相研磨而发出的轻微声响,许是他在研磨着什么。

  朱砂怀里的小娃娃温度很冷,只见朱砂朝那珠帘后的的续断公子客气道:“去而复返叨扰了公子实为抱歉,实是朱砂有事需向公子讨个可躺卧的地方一用,公子若是介意,朱砂这便离开。”

  “朱砂姑娘可是有急事?”续断问。

  “嗯,算是急事。”

  “朱砂姑娘已是缕斋的常客,姑娘有事需小生帮忙,小生岂有拒客人之请的道理。”续断的声音还是温雅有加,“珠帘后便有竹榻可做小憩之用,朱砂姑娘若是不介意不嫌弃,过来便可。”

  “多谢公子。”朱砂自是不会介意,因为要躺卧的不是她。

  现下她急需将怀里这小娃娃放下,且这续断公子想来亦是谦谦君子,孤男寡女一说,现在当是顾不得。

  就在朱砂抱着怀里的小娃娃抬脚往珠帘方向走时,只听珠帘后的续断公子轻轻一声叹道:“还望朱砂姑娘见了小生,莫被小生的模样吓了才好。”

  续断公子说话间,朱砂只见珠帘后有人影晃动,珠帘被一只修长的手撩开了。

  ------题外话------

  新坑开开开!叔在此求姑娘们美丽的收藏!求收藏求脸熟~!

  此文暂时不更,待叔更完了《毒女》那本文再来更新整个坑,先来求脸熟,怕是隔断时间叔再来的时候已经忘了叔,所以就先占着坑,也告诉自己走了记得回来。

  这是一个小蝌蚪找娘的故事!也是一个单身腹黑男带着儿子找媳妇的故事!爱恨情仇必然有,阴谋诡谲自也有,男女主身心必然干净!

  叔文笔有限,多的也不会说了,总之,故事不会让姑娘们失望!希望到叔正式连载这本文的时候,姑娘们还在!

  谢谢姑娘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01、雨夜中的小娃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