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耳背上的字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虽是夏夜,但是下雨的夜,总有凉意,湿凉湿凉的空气涌进窗户里来,加上又淋了雨,总会让人觉得这个雨夜异常的寒凉。

  阿离小家伙从缕斋到安北侯府再到府里的梨苑,身上穿的虽不是他自己的衣裳,但好歹也是干衣裳,虽不合身但还不至于寒凉,可现下他身上的宽大衣裳湿了大半,让他觉得凉飕飕的。

  朱砂为阿宝上了药再为它将伤口包扎好,再煮了些滚烫的姜水让这两人一狗喝了后便哄了素心去睡觉,素心睡下之后,朱砂才来想今夜怎么“处理”这个小娃娃。

  阿宝很听话,朱砂为它包扎好伤口后,它便出了屋子,卧到堂屋门外去了,它要守着这个屋子,守着它的大小主人。

  朱砂为阿宝包扎伤口时,素心和小家伙阿离就蹲在旁边看,安安静静的,一点都不打扰朱砂,待得素心回她那屋去睡了,小家伙还是蹲在地上。

  因为他不知道他该去哪儿。

  朱砂将金创药和剪子纱布收回到柜子里后,转过身来时发现小家伙还蹲在地上,加上身上那一身半湿的宽大衣裳,直是一副可怜巴巴不知自己该往哪儿杵的模样,朱砂用帕子湿了水擦了擦手,对小家伙道:“小子跟我到屋里来。”

  “好!”阿离立刻从地上蹦起来,捧着于他来说很是累赘的衣裳,慢慢地跟在朱砂身后,进了她的那间卧房。

  朱砂的卧房很简洁,除了必要的卧榻妆台和柜子之外,只有一张小圆桌,小圆桌旁放着两张圆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朱砂唤了小家伙随她进屋后,让他坐在圆桌旁的凳子上,她则是到柜子前翻找出一件干净的中衣,边翻边道:“把身上的衣裳脱了,我给你找件干的裹裹,把裤子也脱了。”

  方才在缕斋时只给小家伙换了衣裳,并未让他脱了湿透了的里裤,这一路回棠园来,想来该是难受极了。

  小家伙的动作迅速极了,朱砂才找出衣裳转过身来,小家伙就已经将自己脱干净了,只不过他没有将衣裳放到桌上,而是将衣裳还拽在手里,挡着他的下半身,小脸有些红,羞赧的模样。

  朱砂瞧见红着脸的小家伙,不由想笑,心想着小家伙小小年纪便只遮羞,倒是乖巧。

  不过——

  朱砂可无心顾这小家伙羞不羞,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便扯开了他挡着自己下半身的衣裳,在小家伙羞得满脸通红时将手上刚找出的衣裳裹到了他身上,一边冷淡道:“裹好了就到床上去睡。”

  朱砂说完话,抓了从小家伙手里扯下的衣裳,转身便要出屋。

  “娘亲!”见着朱砂要走,小家伙很是着急,连忙抓住了她的衣袖,着急地问道,“娘亲要去哪儿?这是娘亲的床,娘亲是不是不想和阿离睡?那,那阿离就不睡了,阿离不能抢了娘亲的床,阿离坐着就好了。”

  “……”看着这个似乎异常懂事的小家伙,朱砂一时竟是不知回他什么才是好,她的确是不会和这个陌生的小家伙躺一张床上,因为她躺下时身边从来就没有人,若是有人,她宁愿选择不睡,只是……

  这不过是个丁点大的小娃娃而已。

  朱砂的脸色不好看,从这个小家伙硬是要扒着她不放开始,她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只听她不冷不热道:“我拿衣裳去洗,以好你家人来接你时你有衣裳穿在身上。”

  也洗了续断公子的衣裳,晾晒干了好还去。

  “你自己到床上去。”朱砂话音落,不待听阿离说什么便拂开了他的手,出屋去了。

  因为她根本就无心听那样丁点大的小家伙说多余的话。

  她会在路上捡起他,已是她的最大慈悲。

  朱砂跨出门槛时,不忘将屋门掩上,从外边上了闩。

  她以为小家伙会说什么,可她什么都没听到。

  小家伙什么都没有说。

  朱砂拿了放在堂屋桌子上的那只裹着小家伙衣裳的包袱,拐去了后边的厨房,以最快的速度将小家伙和续断的衣裳浆洗好晾晒到了屋檐下的衣杆上,而后即刻回了前屋。

  因为她不放心。

  她方才以最简单的方式教训了三姨娘,不知何时她便会带了人来找事。

  不过阿宝还未吠叫,梨苑尚且平静。

  朱砂回屋前,先到素心那屋确定她已经睡下之后,才折身回了她那屋。

  朱砂打开门闩的动作很轻,像是不想吵到屋里的小家伙似的。

  门开了。

  屋里的小家伙睡着了。

  只不过,小家伙并非是在床榻上睡着的,而是靠在桌子边睡着的,许是冷的缘故,小家伙将裹在自己身上的衣裳抓得紧紧的,小小的身子还在轻轻发着颤。

  小家伙没有到床榻上去睡。

  他不敢,因为他怕朱砂嫌弃他。

  他好不容易找到娘亲的,不能让娘亲嫌弃他。

  桌上有油灯,火苗在微漏进窗户的夜风中微微晃动着。

  朱砂掩了门,没有躺到床榻上去,而是走到了小家伙身旁,垂眸看了他良久良久,才微弯下腰将他打横抱起,走向床榻,将他放到了床榻上。

  小家伙许是累极倦极,朱砂这般移动他,他并未醒来,朱砂伸手探探他额上的温度,将床榻上的薄被折做四,增加厚度后才将其盖到小家伙身上。

  有被子盖在身上,暖和了,渐渐的,小家伙不抖了,安安静静地睡了去。

  只是他的眉心一直紧拧着,像是梦中有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情发生似的。

  朱砂无心理会他做的是怎样的梦,是以朱砂没有理会他的眉心是蹙还是舒。

  梨苑里完全安静下来之后,朱砂这才拿了圆桌上的油灯,放到了妆台上,随之坐到了妆台前。

  妆台上摆着一面昏黄的铜镜,一把梳子,一支素净的银簪子,一只小小的铜香炉,还有那只她从缕斋带回来的雕花檀木盒子。

  以往这个时辰,那只小铜香炉里都会有清清淡淡的熏香袅袅而出,但今夜,朱砂不打算燃香粉。

  她今夜并不打算睡。

  因为今夜并不适合睡觉,适合清醒着。

  灯火在燃烧。

  朱砂抬起手,撩开自己右耳边的头发,轻轻抚向耳背。

  昏黄的火光微微照亮她的耳背。

  她的耳背上,似乎……

  刻着字。

  ------题外话------

  嘤嘤嘤,不活了,本来今天的更新一不小心设置到昨天晚上的时间去了,等于说昨天二更了,叔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这种草泥马一样的心情没法言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不能断更,今天也只能默默地更新了,新的一月就这么虐爹,啊啊啊啊——!

  求治愈山民这颗碎裂的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12、耳背上的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