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名为溯风的香粉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堂屋里处那本是静垂着不动的珠帘此时正在轻轻摇晃着。

  那本是坐在珠帘后的续断公子此时已出了珠帘,依旧是月白色的长衫,左脸上扣着半张银制面具,此时他正左手滚动着坐下轮椅的木轮,左手半抬在身前,左手五指指缝间有银光隐隐闪动。

  那闪动的银光,不是其他,正是一根根细长的银针。

  朱砂看着续断公子指间的银针,有些诧异。

  以及方才他对她的称呼。

  小砂……!?

  朱砂微微拧起了眉。

  “公子!”青烟眼里满是震惊,连忙大步走到了续断身后,正要替他推上轮椅时却只见续断公子倏地将坐下木轮用力朝正门方向一推,正要将手中的银针扫出正门外时,只听得门外忽地传来了打斗声与人死前发出的恐惧之声。

  续断公子手上的动作蓦地顿下。

  青烟欲帮其推轮椅的动作还僵在那儿。

  小白则是在这时候走离了君倾面前,看也不看向眼前珠帘外的情况一眼便笑着对君倾道:“啧啧,君松那小子速度可真慢,就不怕你被射死在这儿死不瞑目?”

  小白说完便看向续断公子,打量了续断公子一眼后笑意浓浓道:“哎哟喂,公子莫不是就是这缕斋的老板续断公子?”

  “正是小生。”只见续断公子微微一收手,那本是被他夹在五指之间的银针如变戏法般倏地就不见了,他看向小白的目光是客气有礼且平静的,就好像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且现下外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般回了小白一声后便推动着轮椅去往朱砂身边,温和着关心着问道,“朱砂姑娘可还好?可有伤着?”

  “朱砂无事,多谢公子相救。”朱砂从续断公子的眼里看到的不止是温和与关心,还有隐约的紧张与不安。

  只不过续断公子将这抹隐约的紧张与不安隐藏得很快,使得朱砂怀疑这是否是她的错觉。

  青烟的目光一直落在续断公子身上,她的衣袖下,她的双手正慢慢拢成拳,然她此刻却是在看着朱砂,那双总是喜欢笑的眼睛里此时没有笑意,凉凉黯黯的。

  朱砂似察觉到青烟的注视,不由抬眸看向青烟的方向,可她看向青烟时,青烟正着急地朝她走来,关心着问:“朱砂姑娘没有受伤吧?”

  就在这时,君松从屋外跑进来,一见着君倾便恭恭敬敬道:“禀大人,共有十名黑衣人,九死一伤,未死的那一人昏蹶了过去。”

  “嗯。”君倾只淡淡应了一声,未说什么,也未什么,然君松却像知道君倾要有什么吩咐似的,将头垂得更低了些,依旧恭敬道,“属下来迟,愿意接受大人责罚,属下先到外边候着。”

  君松说完,自觉地退下了。

  续断公子似是此刻才知晓站在他这缕斋里的是当今丞相君倾,确定了朱砂没有受伤后,才转着轮椅转过身来面对着君倾,极为客气道:“不知是丞相大人莅临,多有怠慢,还请丞相大人见谅。”

  “早耳闻续断公子有得一手制香粉的好手艺,今日得以一见,真是本相的荣幸。”君倾也微微转头,“看”向续断公子,面色淡淡的。

  “丞相大人过奖了,小生不过是靠制卖些香粉营生而已,小生这小店能得丞相大人莅临,是小生天大的荣幸才是。”面对传闻里冷血无情残暴不仁的丞相君倾,续断公子依旧态度温和,与他对任何一个前来这缕斋的客人一样的态度,没有恐惧不安,也没有受宠若惊。

  他很镇定,就像方才这屋子里的人都见到了他不堪的模样后也无人震惊一样。

  当然,除了素心。

  素心此刻就在扯着朱砂的衣袖小小声地问道:“小宝,他为何要坐着一张带轮的椅子啊?他是瘸子不能走路吗?”

  朱砂忙竖起食指在素心的唇上按了按,素心连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忘用力地点点头示意她知道错了。

  “是么。”君倾反问一声,似相信又似不相信,随之接着道,“本相想要一种名为‘溯风’的香粉,不知公子这里可有?”

  续断公子的倏地微睁,极为不可置信地看着面色淡然的君倾。

  青烟正朝续断公子走去,在听到“溯风”二字时,她的脚步突地定住,与此同时紧紧盯着君倾,眼神变得极为凌厉。

  续断公子只是看着君倾,沉默着,竟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君倾似也不打算听他的答案,只听他又道:“若是没有,依公子的手艺做此香粉当也不难,只是不知公子愿不愿做而已,若是公子答应,本相可给公子一个月时间,一月之后还请公子亲自将本相要的香粉送至丞相府。”

  君倾说完话,整个缕斋便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中。

  少顷,正待朱砂要与续断公子说什么时,只听君倾在这时“看”向她道:“本相欲回丞相府,可送朱砂姑娘与姑娘身边人先回安北侯府,以答谢姑娘昨夜救了犬子。”

  “不……”朱砂正想拒绝,却被素心抢了话道,“你认识我家小宝吗?你是要送我家小宝回家吗?这是不是说你不是坏人?”

  素心的话音才落,小白即刻笑眯眯的接话,对素心道:“他可是阿离的爹爹,你叫素心是吧?那素心你觉得阿离的爹爹会是坏人吗?”

  续断公子因着小白的话一怔。

  而此时的小白,话是对素心说的,可他却是在看着续断公子,笑吟吟地看着他,好似偏要从他面上看出什么来才满意似的。

  “你是阿离的爹爹啊?”素心有些不相信地盯着君倾看,随之还是选择相信道,“阿离是个乖孩子哦,那阿离的爹爹应该也是好人的,小宝小宝,那就让他送我们回家吧!”

  素心兀自高兴地决定了是否让君倾相送,让朱砂想要拒绝都不便了,但她依旧想拒绝,毕竟与这人扯上关系并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君倾虽看不见,然他却像知道朱砂心里想什么似的,只听他道:“朱砂姑娘不想知道屋外的黑衣人是为何而来么?”

  “……”朱砂再次盯着君倾的眼睛看,他究竟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这缕斋里的人,除了素心,所有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些短箭是冲着她和素心来的,而现下,唯一活着的一个黑衣人就在君倾手上。

  朱砂只好迫于无奈道:“那便劳烦丞相大人了。”

  只是,他绝不是为了答谢她救了阿离而已。

  他有何意图?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续断公子被广袖遮盖的放在椅把上的双手,将椅把抓紧得近乎断裂。

  ------题外话------

  嘤嘤嘤~点击啊追文啊姑娘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28、名为溯风的香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