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怪他招惹了那么多仇家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只是将本握在掌心里的红翡翠滴珠耳坠拈在了指尖,让它进入众人的视线而已,她则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不着急也不激愤。

  在她面上,根本看不出自己的母亲不见了的着急与紧张。

  此时出现在这儿的她,不过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她看着那人,那人也在看着她。

  不仅看着她,且还浅浅笑着,那人语气里满是惊诧,可那人面上却不见丝毫惊诧之色。

  三姨娘在听到有人这般提到自己时,下意识的抬手摸向了自己的耳朵,她不摸还不要紧,她这一抬手,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真,真的是三姨娘!?”

  有人震惊,有人在笑。

  震惊的是三姨娘竟然敢违逆沈天的命令对梨苑里的人使手脚。

  笑的是这三姨娘素日里仗着与大夫人走得近且又得沈天的宠爱总不把旁人放在眼里,这下便好了,看她如何被处罚。

  沈天这时不再看朱砂,而是侧转了头,看向了正抬手摸向自己耳朵的三姨娘,眸光阴冷。

  朱砂也将目光从方才说话那人身上移到了三姨娘身上,看着她用手摸去又慌忙垂下手的耳垂,淡淡问道:“这只耳坠,可是三姨娘的?”

  只见三姨娘的右边耳垂下空空无物,左边耳垂上则是扣着一只耳坠,与朱砂手上拿着的这只一模一样的红翡翠滴珠耳坠。

  这表示着什么?根本无需说,旁人都已心知。

  却见三姨娘并未回答朱砂的问题,而是着急地看向沈天,紧张道:“侯爷,她这是在污蔑我!”

  “三姨娘若真是青白,何故如此着急紧张,侯爷自有眼睛,无需你解释。”朱砂又冷冷淡淡道。

  “沈朱砂!你恶人先告状!”三姨娘忽然就不看沈天了,转为凶神恶煞地要向朱砂冲去,目光狰狞,似要撕碎朱砂才满意一般。

  此时三姨娘的眼睛里,已然不见了方才在大门外时的得意、狠毒与快意。

  此时的她也没有了素日里那妖娆婀娜的美艳模样,活脱脱就像一个被激怒了的疯妇。

  朱砂不躲不闪,不慌不乱,镇定如钟。

  因为她知道三姨娘不可能扑得到她面前来。

  果不其然,只听沈天一声沉喝:“拦下她!”

  “是!侯爷!”

  三姨娘根本还未能冲出几步,便被那忽然间就到了三姨娘身边的沈高挡住。

  “侯爷!沈朱砂她毁了我的脸!现下还要诬蔑我!侯爷要替我做主!”三姨娘大声叫喊着,异常的愤怒与不甘。

  沈天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用力一拂袖子,拂开了本是扶着他的沈葭,沉声道:“都到前厅去!”

  沈天说完,径自往前厅的方向大步去了。

  他的面上早已没有了方才的喜色。

  三姨娘在走近朱砂身旁时又恨不得往她身上扑,依旧被沈高拦下。

  沈奕跟在沈天身后随他走了,其余大小主子也跟了上去。

  却见得沈葭还是站在原地不动,竟未与众人一并跟着沈天走。

  大夫人往前走了数步后发现沈葭还未跟上,转身正要唤她时,只见着还留在后边的林婉娘走到了沈葭身旁,柔笑着问道:“大小姐想何事想得这般出神?”

  林婉娘不过温温柔柔一句关心的话,不想竟是吓了沈葭一跳,就像方才在大门外她不过轻轻推了推她她便往前踉跄险些栽倒一样,出神出得厉害。

  只见沈葭转过头来看林婉娘的时候面色青白得厉害,双眼睁得有些大,呼吸有些急促,朱唇半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显然被吓得不轻。

  沈葭的这般模样也吓到了林婉娘,吓得她忙道:“可又是二娘吓到了大小姐?”

  就在这时,大夫人走到了沈葭面前来,站在了沈葭与林婉娘之间,背对着林婉娘,握起了沈葭的手,对她道:“葭儿还不快上前陪着你父亲一块儿走,在这儿做什么?”

  大夫人对沈葭说完话,这才转身看向林婉娘,笑道:“这丫头太久不在府上,昨夜睡得不踏实,今日总是恍惚,让二妹妹见笑了。”

  “妹妹那儿还有侯爷上回从太医院给带回的安神汤药,晚些时候让方儿给大小姐送去。”林婉娘一副关心地模样,“姐姐觉得如何?”

  大夫人笑着对沈葭道:“葭儿还不谢谢你二娘?”

  沈葭似又在失神,在大夫人又一次唤她时她才娇笑着对林婉娘道谢:“葭儿多谢二娘。”

  “大小姐客气了,大小姐要好好歇着才是好,若总这般恍惚,万一生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多谢二娘关心。”沈葭又道。

  “好了,快上前去吧,莫惹了你父亲不悦。”大夫人说完,握着沈葭的手先行跟上了众人。

  林婉娘看着大夫人与沈葭的背影,轻轻笑着。

  前边,朱砂稍稍顿下脚步,微微往后方侧了头,很快又继续往前走。

  时至午时,日头渐烈,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灼热。

  朱砂看了眼照在自己身上的阳光,不知怎么忽然便想起了小阿离与她说过的话。

  他说他白日里不能出门,他说他生了病,不能晒太阳,他说他还能不能再来找娘亲。

  不知小家伙可回到家了?

  这般想着,朱砂的眼神倏尔又沉了下来。

  现下可不是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

  朱砂紧捏着手中的那只滴珠耳坠,神色阴寒。

  *

  丞相府前,马车将将在府门前停下,小白便迅速地跳下马车,站得离马车远远的,一脸极度嫌弃地看着眼前的马车。

  只见出府时候还好好的一辆马车,现下布满了刀剑劈砍过的痕迹,车帘被划了四五道,穿了三四个孔,驾辕、车篷、车窗以及车辙上都是被利器劈过的一个又一个豁口,便是连拉车的马匹身上,都是好几道的血印子。

  不仅如此,车身上多处被溅着血,将黑色的蓬布晕得更黑了。

  这辆马车,就好像是从刀风剑雨里冲出来的一般,满是“伤痕”。

  不过马车虽伤,人却无事。

  小白站在府门前,瞪着马车,叹气道:“哎,做这丞相府的马和车,真是可怜哟,注定活不长,得了小倾倾,赶紧抱咱儿子下来,别等着马车瘸了。”

  神情显得颇为疲惫的君松撩开着已然破烂的车帘,君倾抱着阿离躬着腰从马车上下来,小黑猫在一旁一声接一声地喵喵叫着。

  待得君倾堪堪跨上府门前的低矮石阶时,只听“砰”的一声响,他身后的马车忽然侧翻在地,一只车轮骨碌碌地往旁滚去。

  小白啧啧道:“瞧瞧,我没说错吧,当丞相府的车马,就是短命。”

  “哎哟,小松松,面色这么难看哪,是不是今天要取小倾倾的命的人太多了你打得手软哪?你可不能怪我没出手啊,要怪就怪他。”小白笑眯眯地看着君松那青白疲惫的脸,边说边指指君倾,“怪他招惹了那么仇家,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君倾无动于衷。

  君松只无奈地看了小白一眼,沉默不语,心道,他还能活着就算不错了。

  小白却还嫌不够似,还重重地在君松肩上拍了几拍,笑眯眯道:“先奔进去告诉小绯城说你家主上拖了小病缸回来了,让她做好将我的小宝贝儿小倾倾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快去,不然小绯城可准备不了那么多话。”

  “……是,白公子。”君松被小白大力的几巴掌拍得险些吐血,连忙应了声,往府里大步去了。

  “其实……”小白忽地凑到君倾身边来,笑吟吟道,“让小绯城来当咱儿子的娘也不错啊。”

  ------题外话------

  哦呵呵呵~来来来,姑娘们,我们来猜猜小绯城是个甚人物甚角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64、怪他招惹了那么多仇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