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不过废人一个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城西,缕斋。

  青烟方送走一位客人,昨夜来过的那名黑衣人又匆匆而来,只不过换了一身衣裳,看起来不过是一名来买香粉的客人而已。

  屋内依旧昏暗,依旧缭绕着一股轻轻淡淡的馨香,还是能听到屋子深处珠帘后传来杵臼相研磨的轻微声响。

  男子才进得缕斋正门,还未近屋子里处的珠帘,便先听得续断公子温温和和道:“何故匆匆?青烟,先给他倒一盏茶。”

  “谢,谢公子!”来人有些受宠若惊。

  “坐下喝了茶再说吧。”续断公子很温和,似乎一点都不着急要听来人要报予给他的事。

  “属下不敢!”来人接了青烟递来给他的茶盏,却不敢真听话地寻张凳子来坐下,“属下,属下喝茶就可!”

  续断公子没再说什么,而是将手中的药臼放下,推了木轮,从珠帘后出了来,来人见着他,茶都不敢喝了,连忙垂首恭敬道:“属下见过公子!”

  青烟上前替续断公子推了轮椅,只听得他似自言自语般问道:“可是丞相到安北侯府去将那小公子接回府了?”

  “回公子,属下并未见到君丞相。”来人顿了顿,将头垂得更低,道,“属下们……也未能跟上梨苑里的那名姑娘。”

  续断公子放在椅把上的手忽然收紧,走在后边的青烟顿时觉得这轮椅上压了千斤重量,任她推不动。

  只听续断公子声音沉了沉,问道:“未能跟上,是何意?”

  来人连忙答道:“回公子,今晨天堪堪亮,那位姑娘便背着那小公子出了府,出府不久便遇到了埋伏——”

  “那她可有受伤?”来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续断公子着急地打断。

  来人没有注意续断公子情绪的变化,只不敢有迟疑地紧着回了话,“回公子,那名姑娘无恙,她与那小公子都未受伤。”

  听到来人说无恙,续断公子紧握着椅把的手才稍稍松开,“没有受伤便好,你们做得很好。”

  来人听到续断公子这一夸赞,将头垂得低得不能再低,极为惭愧道:“回公子,这……并非属下们的功劳……”

  “莫不成有其他人在保护她?”续断公子微微抬手,示意青烟转动轮椅,让他面对着来人。

  “回公子,也不是有其他人在保护她,而是……”来人硬着头皮接着往下道,“而是那位姑娘自己动的手。”

  一想到那些连同脖子一齐断下的脑袋,来人就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那是怎样的身手和速度,那样的人,哪里还需要旁人保护,怕是他们几人一同出手都不及她一人。

  续断公子怔住,盯着来人,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属下,属下说,是那位姑娘自己动的手,她夺了对方手上的刀,只用了不过眨眼的时间,便,便将对方的脑袋全都削下了。”

  “她……”续断公子似很不能相信道,“动手了?”

  “是的公子,她的刀法……快准狠,对方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对方怕不仅是没有还手的机会,而是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她……还发现了属下们在跟着她,属下们再跟上去时,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

  来人说完这一句,连忙单膝跪地,躬身垂首道:“属下们办事不利!甘愿受公子责罚!”

  续断公子没有说话,那人也不敢抬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续断公子缓缓道:“她出手时可是用的双刀?”

  来人即刻答道:“回公子,正是。”

  那两把刀在她手上,显得异常的锋利。

  续断公子又是沉默良久才道:“我知道了,退下吧。”

  来人忽地抬头,不能相信地看着续断公子,问道:“公子不责罚属下们吗?”

  “罚了你们又有何用?这次办不好,下次办好便是。”续断公子又恢复了温和的口吻,却是带着叹息。

  “属下谢过公子的饶恕!”来人朝续断公子磕了一记响头。

  “去吧。”

  “公子,属下……可还需要属下们继续保护梨苑里的那名姑娘?”来人小心翼翼地问。

  “不必了,纵是你们五个人加在一起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是,公子,属下先行告退了。”来人不敢有何不服,因为续断公子说的是事实,他们几个合起来都不可能是那名姑娘的对手。

  她根本就不需要旁人来保护。

  来人走了,续断公子推动木轮面向着缕斋正门的方向,眸子里似有哀愁,轻叹道:“我以为她忘了所有,连自己的一身绝顶武功也忘了,不想她还记得,是为了那个孩子吧……?”

  “双刀诛杀……”续断公子又叹了一声,“这般的话,怕是再瞒不住了吧。”

  “青烟,替我备身干净衣裳,再让柯甲将马车备来。”续断公子的声音有些沉。

  “公子是要上哪儿去?”青烟着急问。

  “安北侯府。”续断公子毫不迟疑道。

  双刀诛杀已经出现,那个人很快便会知道小砂子的存在,他要在那个人有所行动之前……将小砂子带走!

  “公子你疯了吗!?”青烟一听到续断说去安北侯府,她想也不想便挡到了他面前,一时间连主仆之分都忘了,只紧张道,“公子你不能去安北侯府!”

  “青烟,你可知你这是在与谁说话?”续断公子目光渐冷,已然不见了他寻日里的温和模样。

  “青烟自然知道青烟在与谁说话。”青烟依旧不让开,“青烟还知道若公子这一趟到安北侯府去,公子这四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续断公子的眸子晃了晃,定定看着青烟。

  青烟大着胆子,迎着他的目光,不闪不避。

  在续断公子这般的目光下,青烟的掌心沁出了薄薄的冷汗。

  续断公子垂了眼睑,转了轮椅转了身,冷冷道:“我累了,回房歇歇,你在这儿看着。”

  直到续断公子滚动着木轮已然消失在了青烟的视线里,才听得她轻声道:“是,公子……”

  续断公子去了后院,却没有回屋歇息,而是停在了院中的一株老树下,任日光错过枝枝叶叶斑驳地落了他满身。

  他垂着眼睑,看着自己的双腿。

  忽然,他用力一拳砸到了自己的右腿上。

  没有感觉,没有丝毫的痛感。

  又再砸了一拳。

  依旧没有丝毫感觉。

  他的双腿,早就废了。

  如今的他,不过废人一个。

  四年前,他没有保护得了小砂子,四年后,依然要他眼睁睁地再看着小砂子受伤?

  不,他不会再让小砂子受到分毫伤害!

  即便他已是个废人,他也要保护好小砂子!

  续断昂头看着顶头的繁枝茂叶,目光冷厉。

  *

  皇城。

  崔公公神色匆匆往栖心殿方向走去。

  崔公公才走进栖心殿,便听到正坐在大案后批阅奏折的姬灏川笑道:“崔易啊,寻日里总斥宫人们走得匆匆,怎的今日你自个也这般匆匆啊?”

  “奴才见过帝君。”就算再怎么匆匆,崔公公也不忘先给帝君行礼,而后才道,“帝君,今晨城东出了一起命案。”

  姬灏川垂眸继续批阅奏折,头也不抬,只道:“出了命案,有内史和廷尉在,何时轮到你来操心了?”

  “帝君,并非奴才想要操心,而是今晨这命案凶手的杀人手法较为特别。”

  “如何个特别?”姬灏川依旧头也不抬。

  “一共死了八个人,其中一人被刀钉穿咽喉,其余七人均是被削下脑袋,连同脖子一齐削下,武器为刀。”

  姬灏川的手微微一颤,手中毛笔笔肚里藏着的朱墨滴答一声落在了奏折上,晕开如血。

  他终是缓缓抬了眼睑,冷声道:“再说一次。”

  ------题外话------

  注:本文官制仿西汉官制。

  内史:掌治帝都,相当于今天的首都市长;

  廷尉:掌刑狱,管理天下刑狱,主管司法的最高官吏。

  19号上架当天的活动细则会在明天章节的题外话张贴出,也会在留言区张贴出,姑娘们要记得关注啊~哦呵呵呵~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65、不过废人一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