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想见我们的小阿离?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明知这深宅大院里暗藏着摸不到见不着却又能割断人喉的利刃,却还是要回来。

  能让人义无反顾的,这便是骨血亲情?

  朱砂走在去往侯府角门的小道上,初晨蒙蒙亮的天光照在她身上,给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薄薄淡淡的白光。

  没有谁能永远保护着谁,就算她到这安北侯府来便是为了护素心周全,可如今她还是让素心出了意外。

  倘素心有任何不测,她当如何做?

  若昨日她不曾离开过梨苑离开过侯府,素心而今定还好好地在她眼前在她身边。

  现下她能做的,便是将素心找到。

  沈高带着人将整个侯府前前后后寻了三遍,昨夜便是连连日赶路回来的沈天都未歇息甚至今日早朝都未去而一直在等着沈高的消息,奈何直到天再次亮了起来,仍旧未有素心的消息。

  并非沈高不够尽力,而是——素心被藏得太深而已。

  昨夜,她本想趁着夜色将这侯府任何一处能寻的不能寻的地方都寻过一遍,尤为是惜花苑,奈何她在无人领路的情况下非但没有到得惜花苑,反是险些将自己绕迷在这大大小小交错着的庭院里,好不容易绕了出来,天竟已明,不便再寻,若是让人发现,只会让事情变得复杂。

  而她,再也无耐心继续等,不管素心是被藏在了这安北侯府里还是藏在了府外的某一处,一夜下来,她已足够明白,若是依她自己,恐是极难寻得到素心,若是靠沈天,怕是寻到素心时已过了好几日;深爱终有时。

  且她连在这安北侯府里都险些绕迷自己,这偌大的燕京,毋庸置疑的,她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素心。

  如此一来,便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这唯一的办法,也可谓是她舔着脸去……求人了。

  这天还未完全敞亮的时辰对主子们来说尚早,在这只有下人们起来忙活了的大清早,看守角门的老大爷见着要出门去的朱砂也不奇怪,因为他早已见惯了这个行事不同寻常姑娘家的朱砂姑娘,是以他一如以往一样,只道了一句“姑娘又出门哪”,便给朱砂开了门。

  其实这守门的老大爷心中极为不能理解,侯爷素来对府中的女眷管得颇严,绝不让她们随意到外抛头露面,却又独独不管这朱砂姑娘,都是自己骨肉,怎的差别就这般大。

  哎,这小姑娘这怪可怜的,不得侯爷喜爱便算了,还不受这府里的人待见。

  老大爷看着已经出了府的朱砂的背影,叹了口气,这才将门阖上。

  朱砂走过昨日她动手的地方时稍稍看了那已经不见了丝毫血迹的地面一眼,眸光沉了下来。

  这已惊动了官府的命案,本该保留着这命案现场完整以好调查才是,莫说还在此见着尸体与官家兵卫,此处便是连血迹都已被处理得干干净净,就像是不再往下调查了似的。

  朱砂忽然想到了昨日君倾与她说过的话。

  就算有人知道,也会变得不知道。

  他……并不是在玩笑?

  朱砂别开视线,继续往前走,转向了连接着临街的短巷,走到了已有行人在走动的临街。

  看着皆往城中方向去的行人,朱砂定在短巷口少顷,才迈开步子朝一名大户人家婢子模样的小姑娘走去,在那名小姑娘就要从她面前走过时她忽地就站到了对方面前去,挡住了对方的去路,生生吓了那小姑娘一跳。

  那小姑娘见着挡住自己去路的是一名看起来年长她没多少的姑娘,这才松了一口气,非但没有恼火,反是热心地问道:“姐姐可是有事?”

  “敢问妹妹,可知丞相府当如何走?”朱砂客气问道。

  “丞相府?”小姑娘才听得丞相府三个字,面色即变,惊诧又惶恐道,“姐姐要去丞相府!?”

  “正是,若是妹妹方便,还请妹妹替我带个路。”经由昨晨与昨夜的事情,加之在此不可耽搁时间的时候,朱砂不敢再自己寻路,若是她自己走,只会不断地耽搁时间而已。

  “那丞相大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呀!”小姑娘一脸的震惊与恐惧,睁大了眼盯着朱砂看,那满脸的恐惧,就像她已经看到了朱砂被那杀人不眨眼的丞相给抹了脖子的下场一般。

  朱砂未解释什么,只是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小锭银子递给那小姑娘,又一次道:“还请妹妹替我带个路,多谢了。”

  小姑娘看看朱砂手里的小锭银子,又抬头看看朱砂,而后伸出手将那小锭银子接了过来,微微咬了咬唇,道:“那好,我给姐姐带路。”

  “有劳。”朱砂收回手,声音沉沉,“还请快些。”

  *

  丞相府前,空空荡荡,不见车马,亦不见行人;水韵清心。

  因为根本就无人敢靠近这儿。

  丞相君倾,残暴不仁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人尽皆知。

  有一辆华丽的黑篷马车正由皇城的方向慢慢朝丞相府驶来,马车两侧有带刀侍卫随行,形影不离地保护着马车里的人。

  马车里,本是靠着车壁睡觉的小白忽然睁开眼,凑到君倾身边来坐,一脸期待地问:“我说小倾倾,今儿早朝有没有人发现你其实是个瞎子了啊?”

  “没有。”君倾非但不嫌小白问的是可有可无的话,反是认真地答了他的话,“今日你依旧失望了。”

  “啧!你说那些个都是些什么人哪?一个个眼都和你一样瞎了?咱回到这帝都来也快三个月了,居然还没有人发现你现今就是个瞎子,真白长眼睛了!”小白一脸的愤愤,“还有那姬灏川也是白长眼睛了,你这总在他眼皮子底下转悠早朝,他居然也还没发现!堂堂帝君,眼睛也白长了!”

  “喵——”趴在君倾腿上的小黑猫在这时朝小白叫了一声,瞪着他,似在帮君倾说着什么的样子。

  小白伸出手就扯了小黑猫的耳朵,也瞪着它道:“小黑,这都怪你你知道吧!?要不是因为你,只怕这会儿整个燕国的人都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君丞相是个瞎子了!这样的话,他可能就死得更快一点了,都怪你!”

  小白说完,将小黑猫的两只耳朵都揪住了,将它从君倾腿上揪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它对他张牙舞爪表示不满。

  就在这时,忽闻外边驾车的君松极为惊诧却又迟疑地唤了君倾一声,“主上……”

  而还不待君倾说上什么,便见得小白将手中拎着的小黑猫往旁一抛,随即就从君倾面前蹦过,哗的就掀开了车帘,兴致勃勃地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有事发生!?是不是有了能砍死这瞎子的人来了!?是不是——”

  小白的话还未说话,他又忽然转过头来看向马车里无动于衷的君倾,眨了一眨眼,笑意浓浓道:“我的小倾倾,你猜我看到了谁?啧啧,我还偏不告诉你了!”

  小白说完,也不命君松先将马车停下,便踩着驾辕往外一跃,稳稳当当就跳下了马车,在他脚着地的那一瞬间,只听他心情很是大好地大声道:“哎呀喂!我还道是谁个不想要命到得这杀人不眨眼的丞相的府前来,原来是安北侯府的朱砂姑娘哪!”

  君倾放在膝上的手蓦地一抖,那本是微垂着的眼睑也忽地抬了起来,同时只听得他颇为着急地唤了那小黑猫一声:“小黑!”

  小黑猫像是知道君倾要问什么似的,先是跳到了车帘边,用爪子挠开了车帘,而后才对他喵的叫了一声。

  君松也在这时对他道:“主上,是安北侯府的那名唤朱砂的姑娘。”

  君倾未说话,只眼眸在轻颤。

  相府门前,本正抬手欲握上门上衔环的朱砂才听得有车辙声响,还未转身,便先听到了小白那极为惊喜的声音,好像是见了许久未见的好友般,那声音响亮又喜悦,可偏偏朱砂并不是他的好友。

  而待朱砂完全转过身背对着丞相府的大门时,那本是坐在十来丈开外的马车上的小白便站到了她跟前来,笑眯眯地盯着她看。

  不见有风,甚至不见他的发丝在扬动,就好像他方才就已站在了朱砂身边似的,而不是堪堪从十来丈开外的地方掠过来的。

  这该是怎样快的身手和速度?

  朱砂看着笑眯眯的小白,还不待她说上一句话一个字,便先听得小白噼里啪啦道:“哎哟哟,朱砂姑娘哪;总裁画地为婚!你怎的会这天才堪堪亮就到这儿来了啊?可是来找我家小倾倾的啊?哎停!朱砂姑娘先别说话,先让我来猜猜姑娘这大早上就到这儿来找我家小倾倾的目的!”

  “我猜出来的,朱砂姑娘定是后悔了昨儿没有答应嫁给我家小倾倾当续弦给小阿离当后娘,巴巴地在侯府等了一夜,好不容易等到天明了,这就迫不及待地冲过来了!我猜得对吧说得准吧?”小白笑得得意,且欲说欲快,虽说在问朱砂,可他却根本不给朱砂说话或是插嘴的机会,气不带喘话不带停地继续道,“不过啊——”

  “啧!朱砂姑娘还是来晚了一步哪!”小白边说边还夸张地一脸惋惜地一巴掌拍到自己大腿上,一改那笑眯眯的神情而改为一脸可惜道,“我们小倾倾哪,昨夜就已经找到了那与他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的人了!那可是个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还有得一手好医术的姑娘!长得比朱砂姑娘你漂亮不说,也比你有趣,还比你知道关心我们小倾倾,也疼爱我们的小阿离!哎呀呀,那可是十个朱砂姑娘加在一起都比不了的!”

  “还有还有!他俩啊,不日就会完婚!朱砂姑娘放心,届时我一定会请朱砂姑娘过来喝杯喜酒的,怎么样,我好吧?”

  小白终于说完了话,先是大呼了一口气,然后对朱砂笑着挑挑眉,一脸“真的不用太感谢我”的神情,甚至还伸出手肘朝朱砂胳膊杵去,就差一寸没杵到而已。

  因为朱砂往旁退开了一步。

  听着小白这一连串如雨打芭蕉般哗啦啦让人一个字都插不上嘴的话,再看一眼已经到了相府大门前来的马车上的君松,看他那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朱砂颞颥突突直跳。

  她不就是出现在这丞相府门前而已,居然就成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给阿离当后娘的人了!?

  她看起来有那么嫌自己命长而非将自己与阿离的爹拴在一起让人来砍她不可!?

  这府上的人的眼睛,该看大夫了。

  当朱砂终于等到小白停了嘴她正要道明自己来意时,小白又将她的话抢了去,只听他朝马车的方向激动道:“小倾倾哪,朱砂姑娘这是要给你当续弦来了啊!我已经告诉她你已经有了小绯城了,可朱砂姑娘还是杵在这儿不肯走,非要见你一面听你亲口告诉她这个事实后才肯走,你说这可怎么办哪?”

  “……”君松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从方才开始就不断变换着神情的小白,心里道,这才昨夜一夜,主上就和苏姑娘好上了!?这这这,不会吧!?

  “……”朱砂听着小白这一番话,不止颞颥在跳,便是眼皮都在突突地跳。

  好在的是君倾这时正扶了车壁边沿下马车来,朱砂便即刻低头见礼道:“民女见过丞相大人。”

  “姑娘前来可是有事?”君倾朝府门缓步走来,不疾不徐问。

  朱砂抬眸看了一眼君倾的眼眸又很快移开视线,小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朱砂将双手微微拢紧,稍有迟疑,后才听得她有些迟疑道:“民女……想见一见贵公子。”

  朱砂垂着眼睑,是以她没有瞧见她在说这句话时君倾的上眼睑颤了颤,他甚至微微睁大了眼,似要瞧清什么似的。

  朱砂说这句话,将双手捏成拳,只觉自己有些抬不起头。

  “哟,我没有听错吧?朱砂姑娘想见我们的小阿离?”小白故作一脸的惊诧,“我怎么记得朱砂姑娘可是迫不及待地将我们小阿离推开的,怎的才过了一日,就变成迫不及待地想见我们的小阿离了?”

  小白的话无错,却也正因这般,朱砂才会迟疑,才会觉得自己抬不起头。

  “民女……”可当她张嘴正要说明自己来意时,却是听得君倾声音微沉道,“那姑娘便随我到府里来吧;豪门萌宠,捡来的小新娘。”

  他什么都没有问。

  朱砂猛地抬眸,正巧对上君倾那双让她瞧着总莫名失神的眼眸。

  小白不悦地哼了一声,十分不友善地白了朱砂一眼,抬脚率先跨进了高高的门槛,兀自朝府里走去了。

  朱砂跟在君倾身后,那只小黑猫走在他身侧,在他的脚只差一步就要碰到高高的门槛时,小黑猫喵地叫了一声。

  君倾抬脚跨过了门槛,不磕不绊。

  小黑猫走着走着,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朱砂,歪了歪脑袋,像是在观察她什么似的。

  朱砂没有去看那只正看着她的小黑猫,而是打量着这座几乎没有人敢靠近的府邸,只因这府邸的主人是那个曾经屠了一座城的冷血丞相君倾。

  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的府邸,可却全然没有一座丞相府当有的模样,莫说气派,便是整洁……都见不到。

  目及之处皆是疯长的荒草,倾倒的假山树木,弯折的游廊顶上布满蛛网,栏杆上满是厚厚的积灰,昨秋掉落在地的枯枝黄叶随着春夏的到来竟还有未完全腐化成泥的,堆在树脚廊角及一些假山石下都无人打扫,便是那人工凿开小小池子都已干涸,池子底部落满了还未腐化干净的枯叶,那横跨过池子的小木桥已经脱了漆,模样斑驳,便是连桥栏都坏掉了一边,人走在桥上,还能清楚地听到脚踩桥身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好似这桥随时都会被踩踏似的。

  这座显得这本该富丽堂皇的丞相府好像已很久无人居住更不曾有人清扫过似的,处处都透着一股破败之气。

  听闻这君倾丞相重新出现在帝都已有三个月,重新坐上相位也已有两月,而这丞相府自四年前他消失后便封了府,而今他回来,自然而然又住进这丞相府来,照理说这丞相府早该清扫得干干净净才是,却为何两个月过去还是这般久未有人居住的破败模样?

  堂堂丞相府可不见得请不起下人。

  朱砂将目光从周遭移到君倾身上,移到了他的背影上。

  前边早已不见了那嘴巴总是叨叨个不停的小白的身影,后边也不见君松寸步不离地跟随,四周更是不见一个下人的影子。

  在走过那栏杆残断的小木桥上时,有一只花蝴蝶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那本是走在君倾身旁的小黑猫叫了一声,追着那只花蝴蝶跑开了。

  现在便只有君倾与朱砂两人而已。

  君倾沉默,朱砂便也什么话都不说。

  走过了小木桥,本一直沉默着的君倾这才说了一句话,一句与朱砂毫不相干的话。

  他道:“这座相府不再开府办事,新的相府正在建。”

  朱砂没有应话,因为她不知自己当应何话才合适。

  说话,不如沉默。

  朱砂发现,君倾忽然走得很慢。

  没有了那只小黑猫在身边,他便走得很慢。

  前边就要走到游廊的转角处,君倾依旧往前走,而他再朝前走几步,他便会撞到墙上。

  他根本就看不见前边有墙。

  朱砂本是不想做声,因为她从不是个多话更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可看着君倾那愈走愈慢的背影,似乎就是不由自主地,在君倾只差两步就要撞到眼前的墙上时,朱砂忽然出声道:“前边有墙;重生嫡女为妃!”

  君倾即刻停下脚步。

  朱砂则是因自己这一句话怔了怔。

  君倾不语,只是抬起手,朝前摸了摸,摸到墙之后才慢慢地绕进月门里,转个弯继续往前走。

  君倾走得慢,朱砂也只好跟着他慢慢走,就算她急,她也不敢催不能催。

  只因她知,催也无用,因为他看不见。

  不知怎的,看着君倾的背影,朱砂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闷。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闷得难受。

  “丞相大人。”又是沉默了好一段路,朱砂唤了走在前边的君倾一声,稍稍迟疑后问道,“贵公子……可好些了?”

  这并非朱砂随口问问,而是她着实想要知道的事,只是不知当如何开口才妥当而已,心里想了许久,才决定问出口。

  “已无大碍。”君倾淡淡道。

  他走在前边,不曾回头“看”过走在他身后的朱砂一眼。

  走在他后边的朱砂,却是几乎没有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过。

  随着愈往院子深处走,朱砂发现,竟是有愈来愈多的小东西围到君倾身边来,由起初的一两只小鸟儿到此时的十来只大小鸟儿,他的脚边不见那只给他带路的小黑猫,却见得五六只或黄或花的猫儿,前边还有三只大狗朝他快跑而来,吓跑那些围在他脚边的猫儿。

  其中一只黑色的大狗跑得尤其快,跑在其余两只的前边,还未及君倾跟前,便已跳了起来,竟是直直扑到了君倾身上,将他扑得直往后退了两步,两只大爪子亲昵地趴在他胸前,汪汪叫了两声,显然很是高兴的模样。

  其余两只大狗这时也奔到了君倾身边,亦朝他叫了两声。

  他周身的鸟儿扑扇着翅膀,啾啾鸣着歌谣。

  它们似乎是在欢迎他回家来。

  只见君倾抬起手,在那只扑在他身上站起来到他肩高的大黑狗脑袋上揉了揉,道:“我回来了。”

  也是君倾说话的这一刹那,朱砂愣住了。

  不只是因为他温柔的语气,而是——

  因为他的笑。

  ------题外话------

  首订当日的奖励已经在昨天发放完毕,获奖名单在留言区置顶三天。

  关于慢热的问题,本人也实在……很是纠结忧伤,很多读者都受不了慢热,也有很多读者因为慢热而弃文,倒不是本人不想改,而是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再改了,这就是我的写作习惯,哎……

  不过,看过我的旧文的姑娘都知道,我的文不会让姑娘们失望的,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不能说我的文每个入坑的人都会喜欢,不管如何,我会以我最大的努力塑造出我认为的最精彩的故事给大家看。

  文虽慢热,但本人绝不会灌水。

  最后,跟文吧跟文吧啊啊啊啊啊!没人跟文叔就死了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69、想见我们的小阿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