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情敌相见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在满是海棠树的院子里,朱砂瞧见了一名身穿浅蓝色裙裳的年轻女子。 

  肤如凝脂面如玉,身形娇小,飘逸灵动,清丽脱俗,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只是这如仙子一般的女子给人的感觉很冷,冷得就像是一朵开在寒池之中的雪莲,冷得让人怯于靠近。

  尤其她的一双眼,仿佛结着霜,使得她的眼神都冷得如霜似雪。

  而此刻的小阿离便是兴高采烈地拉着朱砂朝她所瞧见的这名冷美人跑去,边跑边还激动兴奋地对那冷美人大声道:“医仙姨姨!阿离的娘亲哦!真的是阿离的娘亲哦!”

  医仙姨姨?

  朱砂看向小棠园里时,那如雪莲般的冷美人也在看着她。

  只不过,她们看对方的眼神却不一样。

  朱砂不过是听着阿离的话自然而然地往院子里瞧去的眼神,而那站在院子里的女子看她的眼神却是冷的,很冷。

  冷得朱砂心里不得不思量。

  从到得这丞相府门到走至这小棠园,所见的人屈指可数,女人更是还未见过,而这小棠园却站着一名看衣着打扮并非下人模样的仙子般的女子,想来断断不会是这相府的下人。

  不是这相府的下人却又能到得这相府小主人的院子,更兼阿离小子这般亲昵地唤她一声医仙姨姨,想必这姑娘不是丞相的友人便是这相府的贵客。

  瞧着阿离小子甚是喜欢那姑娘的模样,想来已是久处之人。

  就在阿离拉着朱砂就差一小段距离便到得苏绯城面前时,朱砂忽然想到了方才在相府门外小白对她说的话。

  我们小倾倾哪,昨夜就已经找到了那与他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的人了!

  比你知道关心我们小倾倾,也疼爱我们的小阿离!

  他俩啊,不日就会完婚!

  这般想着,朱砂连忙将自己的衣袖从小阿离的小手里扯出来,谁知小家伙将她的衣袖抓得极紧,她这么轻轻一扯根本就扯不出来。

  而此时,她已经站在了苏绯城面前,正由阿离兴奋地给她二人作引见:“医仙姨姨!这是阿离的娘亲!阿离的娘亲哦!是真的不是假的也不是在阿离的梦里的哦!阿离真的真的等到娘亲回家来看阿离了!医仙姨姨要不要摸摸看?真的真的是娘亲呢!”

  “娘亲娘亲!这是医仙姨姨!医仙姨姨会做好好吃的甜糕!会给阿离看病!嗯……医仙姨姨是来给阿离看病看身体的!”小家伙替朱砂与苏绯城相互引见完不忘将他的“小伙伴”介绍给朱砂认识,只见他指着正跑过来蹲在他脚边的一干小东西,接着对朱砂道,“娘亲娘亲,这是小小白,小小白很听话的,阿离有每天都帮小小白洗澡的,这是小小花,小小花跑得很快,总是和阿离一起玩儿,这是——”

  可还不待小阿离说完,他便觉手上一松,因为朱砂将自己的衣袖从他的小手里给扯了出来。

  阿离看看自己的手,又抬头看看朱砂,脸上兴奋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失落与伤心,不安地唤朱砂道:“娘亲……?”

  朱砂未应声。

  她要是应声的话,眼前这冷姑娘定会对她嫌恶至极。

  女人的嫉妒之心总是很重。

  她还不想被这个即将成为阿离真正娘亲的冷姑娘误会,她虽不是好人,却不是个有意破坏别人好事的人,若因为她而坏了这姑娘与丞相大人的好事,她这个罪过可就大了。

  朱砂不理会正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的阿离,她能对这样的小阿离无动于衷,苏绯城却不能。

  是以苏绯城又在小阿离面前蹲下了身,温柔却又不失严肃地对他道:“太阳将要出来,阿离该回屋了,也好让医仙姨姨给你诊脉。”

  苏绯城完话还对小阿离伸出了手,很明显,她是要牵着他的手回屋去。

  苏绯城对阿离的态度让朱砂愈发肯定这便是小白说的小绯城,是要与丞相完婚的人,是要给小阿离当娘亲的人,若不是她,又怎会对阿离这般温柔得像个母亲。

  朱砂以为小阿离会听话的跟苏绯城回屋,苏绯城似也是这般认为,可谁知——

  一向听话懂事的小家伙非但没有将手放到苏绯城手里,反是转身又抱住了朱砂的大腿,昂着头巴巴地看着她,可怜兮兮道:“娘亲娘亲,是不是阿离又惹娘亲生气了?娘亲不要走,不要不理阿离,阿离等了娘亲好久好久才等到娘亲的……”

  朱砂想推开在苏绯城面前对她过分亲昵黏腻的小阿离,可小家伙像是知道朱砂会推开他似的,将她的腿抱得紧紧的,说着说着,他的眼眶便红了起来,这会儿竟已变得泪眼汪汪,就算抽噎也还是要说话,“娘亲不要不理阿离……小小小白有小小白娘亲,小小小花有娘亲,小小青也有娘亲……就是,就是阿离没有娘亲……阿离也,也想要娘亲……”

  “娘亲不要走,阿离,阿离听话……”

  朱砂看着紧巴巴抱着自己不放的小阿离,看一眼正一脸冷冰冰站起身的苏绯城,朱砂只觉自己头疼得厉害。

  此情此景,想让人不误会怕都不行吧。

  万一这种误会惹恼了丞相,她这一趟便是白费了,这一趟若是白费,那她便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素心。

  不行,要在这误会还未加深前,她必须让这个误会解除。

  只是,没有谁人明确告诉她眼前这冷姑娘便是即将要给阿离当娘亲的人,她若是直接与对方解释,怕是不妥,若是与阿离的爹解释……

  怕更是不妥。

  那便——只能和阿离小子把话说明白了,小子懂事,不难明白才是。

  这般想着,朱砂弯腰将紧抱着她大腿的阿离给抱了起来,迅速往旁退开,将阿离抱到离了苏绯城及君倾一小段距离后连忙将他放下来,阿离则是一脸讷讷地看着她,完全一副根本就还未反应过来的模样,当他眨眨眼正要问朱砂什么时,只见朱砂盯着他沉声道:“站好!”

  小家伙立刻乖乖地背靠着身后的海棠树站好,动也不敢动,眼里却是闪着盈盈亮的光,定定看着朱砂。

  朱砂迫不得已又在小家伙面前蹲下身,极为严肃地小声道:“小子,你这真是要你爹抹了我?记着,不准再唤我娘亲,我不是你娘亲。”

  “为……为什么呀?”阿离不懂。

  “你的医仙姨姨才是你的娘亲。”这句话在小家伙面前倒不需要顾忌什么。

  “医仙姨姨是医仙姨姨!不是娘亲不是娘亲!”小家伙激动了,使劲地摇着脑袋,“娘亲才是娘亲!”

  “……”朱砂头更疼了,“那你是听还是不听我的话?”

  “阿离听话!”

  “听话那就别再唤我为娘亲。”

  “为什么呀?”

  “你到底听不听话!?”

  “听话!”

  “别叫我娘亲!”

  “可是娘亲就是娘亲呀!”

  朱砂扶额,她果然不适合与小娃娃说话。

  苏绯城看着此时正在不远处的海棠树下不知正说些什么的朱砂与阿离,神色冷冷,问站在一旁的君倾道:“她……是何人?”

  君倾亦是面对着朱砂与小阿离所在的方向,在“看着”他们的同时回了苏绯城的问题:“你觉得是何人便是何人。”

  苏绯城双手微握,咬了咬唇,又问:“你这是要让她给阿离当娘亲?任由着阿离喊了?”

  “有何不好?”君倾轻揉着落在他肩上的小鸟儿的脑袋,淡淡道。

  苏绯城倏地将手捏握成拳,盯着君倾的侧脸,声音冷冷道:“别忘了你在梁都许过的诺。”

  “我未忘。”君倾面无表情地说完,抬脚朝小阿离与朱砂的方向走去了。

  苏绯城紧盯着他的背影,那双冷冰冰的眼眸中揉着愠怒气愤,还有哀愁悲伤。

  海棠树下,朱砂已然对小阿离无力,尤为后悔自己方才为何会将他拎到这一旁来单独说话。

  就在朱砂正抬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突突直跳的颞颥而小阿离则是在一脸关心地问她是不是头疼的时候,一旁竟传来君倾那平平无波的淡淡声音:“在说什么?”

  朱砂忙将手放下,同时迅速站起身,正要解释什么时,却被小阿离先抢了话,只听他很是高兴道:“回爹爹的话,阿离和娘亲在说——”

  朱砂在这时伸出手揉了揉阿离的脑袋,她的动作很温柔,她的眼神却不温柔。

  阿离以为朱砂要夸奖他什么,谁知他转头看向朱砂时却看到朱砂一脸阴沉严肃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家伙立刻捂住自己的嘴,眨巴眨巴了眼后用力点了点头。

  朱砂这才颇为满意地将手从她头顶上拿开。

  可小阿离的话还是让她想将他的嘴捂住。

  只听小阿离接着道:“爹爹,这是阿离和娘亲的秘密哦,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告诉爹爹哦?”

  小阿离一脸小心翼翼地看着君倾,待得见到君倾微微点了点头,道一声“可以”后他即刻喜笑颜开,讨乖地转过头看向朱砂,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一脸等着朱砂夸赞他的殷切模样。

  迫不得已,朱砂十分不情愿地抬起手,又一次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她的举动让小阿离又没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兴奋,又张开双臂抱住了她的大腿,开心道:“娘亲真好!阿离好稀罕娘亲!阿离要一直和娘亲在一块儿!”

  朱砂很无奈,她方才的话是白说了,不仅白说了,定还让这相府的男女主人恼了她。

  果不其然,她瞧见也走到了这海棠树下来的苏绯城正一脸冰冷地看着她。

  她这来相府的目的还未说,便已遭了这女主人的嫉恨,怕她这不情之请该是遭拒绝了。

  小家伙却不知大人心思,只溺在他的娘亲来看他了的喜悦里,但又不敢抱着朱砂太久,然又不舍离开她身侧,便转为又是拉着她的衣袖,还是开心地道:“娘亲娘亲!娘亲饿不饿呀?小华有给阿离做了早饭的,娘亲要不要一起吃呀?嗯不对不对,阿离应该让娘亲到屋里坐的,娘亲站久了会累的!”

  “娘亲是不是回来了就不走了呀?嘻!真好真好!阿离有好多好多话想和娘亲说的!”小家伙说着话,一边又是将朱砂往屋子的方向带。

  然这一回,朱砂未再跟着他走。

  小家伙拉不动朱砂,这又回过头来看她,唤她道:“娘亲?”

  朱砂却是看向君倾,而后微微低眉垂首,恭敬客气道:“丞相大人,民女……有一不情之请。”

  “请说。”君倾虽说冷淡,却没有不理会朱砂。

  这使得朱砂才有机会将话说出口,只见她将头垂得更低了些,声音颇沉道:“民女想请贵公子与民女回一趟安北侯府帮民女一个忙,今夜或是明晨民女便会将贵公子送回。”

  话说完,朱砂却未抬头。

  因为这个请求,足以为难任何一个爹娘。

  更何况是对这随时都会有危险的小家伙来说。

  “民女定会照顾好贵公子,绝不会让贵公子受半点委屈及伤害。”朱砂垂着头,看不见君倾,只瞧得见正睁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看着她的小阿离。

  不知怎的,朱砂在这时对小家伙笑了一笑。

  温柔的,却也是惭愧的。

  她这个笑让小阿离愣住了,只呆呆地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不相信他的娘亲又对他笑了。

  然,朱砂未听到君倾的答复,而是听到了苏绯城冷冷的话,“安北侯府?虽不知姑娘是安北侯府的何人,但是姑娘总该知道,安北侯府与丞相府素来不和,姑娘这么来请阿离随你到一趟安北侯府,撇开是何居心不说,你能保证你能将阿离安然无恙地送回来?就算你能保证,你又能拿什么做保证?单就这一点,姑娘觉得丞相会答应吗?”

  “姑娘以为姑娘要的是一株花还是一棵草,说要就要的吗?”苏绯城不止声音冷,便是眼神都冷得如冰霜,一个接一个的反问问得朱砂无言以对,但为了素心,她还是要争取。

  她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话,她只能保证:“民女用民女的性命做保证,必将贵公子安然无恙地送回来。”

  “你的命?”苏绯城冷冷一声嗤笑,目光更为凌厉,“不知姑娘的命是有多贵重,竟能给阿离的命做保证?”

  “丞相大人若是答应,民女会将丞相大人的恩德铭记于心,丞相大人若是不答应,民女这便告辞,不再多做叨扰。”至始至终,朱砂的话都是对君倾说的,因为只有君倾才做得了这个决定。

  就在这时,阿离忽然转过了身,抬头看着苏绯城,一脸的不开心道:“医仙姨姨,你,你欺负娘亲!”

  朱砂怔住。

  苏绯城也怔住。

  阿离皱巴着小脸,看着苏绯城,将朱砂护在身后,又道:“不准欺负娘亲!”

  小家伙虽不知苏绯城与朱砂在说的是什么,但是他看得出,他的娘亲不开心了,是医仙姨姨说的话让娘亲不开心的,是医仙姨姨欺负娘亲!

  “阿离你说什么?”苏绯城有些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阿离正要再说一次,君倾则是在这时候问朱砂道:“姑娘那儿可是出了事?”

  “回丞相大人,是。”他问了话,这便是有希望?

  “可否相告?”君倾又问。

  “家母失踪,久寻不到,故想请贵公子让安北侯府里的鸟儿及小东西们帮忙寻找。”朱砂实话相告。

  她见过阿离与阿宝说话,觉着阿离听得懂鸟兽之语且能与之交谈,人寻不到的地方,或许那些小东西能寻到也不一定。

  也是因为这般,她才会来相府走这一趟。

  “嗯。”君倾轻轻应了一声,还未说同意与否,便先听得苏绯城冷冷道,“阿倾,你莫非忘了阿离还有恙在身?”

  阿倾?朱砂微微抬了眸,看向苏绯城与君倾,这称呼,很是亲昵,郎才女貌,的确般配,她今天到相府走这一趟,怕是来错了。

  “阿离没有事!阿离好了!阿离可以给娘亲帮忙!”小家伙听到朱砂说要请他帮忙,激动极了,连忙走到了君倾面前,着急道,“爹爹爹爹,阿离可以给娘亲帮忙的!”

  “阿离别胡闹。”苏绯城将小阿离从君倾面前拉到了她面前。

  “阿离不便离府。”君倾道得不疾不徐,在苏绯城眸中的冰冷褪去了些微的时候只听他又道,“我帮你。”

  ------题外话------

  冷冷冷冷跪了!手指都要冷掉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1、情敌相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