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你可信我?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震惊地看着君倾。

  他不是拒绝她,而是……要帮她?

  苏绯城亦是震惊不已地看着君倾,因不可置信而脱口道:“阿倾你不能去!”

  君倾却是“看”也不“看”苏绯城一眼,只是冷冷淡淡道:“君某的事情,还无需苏姑娘来做主。”

  这般的话由心仪的人口中说出来,任是任何一个姑娘都承受不住。

  朱砂在苏绯城面上看到了受伤。

  罢。

  “民女不敢劳动丞相大人大驾,丞相大人的好意,朱砂心领了。”她需要的是小阿离,而不是阿离的爹,纵是他愿意屈尊降贵帮她,也无用,无法帮她找到素心。

  更何况,若是因为她而使得这即将要成为阿离娘亲的姑娘与丞相间生了嫌隙,便是她的罪过了。

  只当她这一趟白跑了罢,素心的事,果还是只能由她自己来。

  只不知她这进这相府来得容易,出去是否也容易?

  就在这时,阿离挣了苏绯城的手又扑到了朱砂身上来,双手抓着她的衣袖,昂着头两眼亮盈盈地欢喜道:“娘亲娘亲!爹爹说要帮娘亲哦!嗯——爹爹很好很好的!爹爹好厉害好厉害的!比阿离厉害好多好多好多!嗯嗯!小白说的!”

  “小白说阿离笨笨,老是不能让不认识的大家听阿离的话。”阿离说到自己时是一脸的委屈,而已一说到他的爹爹时他便是一脸的崇敬与欢喜,“爹爹和阿离不一样的,爹爹都能让大家听爹爹的话的!”

  朱砂看着自说自乐的小阿离,未推开他,而是认真地听着他说的话。

  大家?谁个大家?

  莫不成——

  朱砂猛地抬眸看向君倾,君倾则是朝阿离伸出手,阿离高兴地点点头,边抓着朱砂的衣袖边道:“嗯嗯!爹爹,阿离知道了!娘亲娘亲!阿离矮矮不够高,阿离摘不到树叶,娘亲帮阿离摘一片树叶给爹爹好不好?好不好?”

  “嗯。”鬼使神差的,朱砂抬手为阿离摘下一片顶头海棠树上的叶子后不是将叶子递给他,而是亲自递到君倾手里。

  指尖不经意碰到君倾的掌心,没有温度,只有冰冷。

  朱砂迅速收回手。

  明明是夏日,纵使是清晨,他的手也不当这般冰冷才是。

  莫非这父子俩人的身子……都不好?

  君倾接过朱砂亲手递到他掌心来的叶子,未道谢,亦未说什么,只是将叶子放到唇间,当他微垂下眼睑时,朱砂听到了乐音。

  自君倾唇间传出的乐音,旋律很简单,却极好听。

  简单的旋律织成了轻扬婉转的曲子,这是朱砂没有听过的曲子,亦不是属于燕国的曲子,带着一种古老的感觉,仿佛能带着人的神思走进古老的山林里,见一见不同于这世间的美景。

  苏绯城盯着君倾,眼眸微睁,双手捏紧得极为用力。

  朱砂听着这带着古老感觉的简单曲子,听着听着,她忽然觉得有种熟悉感。

  就好像……她曾听过这首曲子似的。

  真的很熟悉,熟悉得好似这就是她曾经最为喜欢的曲子似的。

  她在何处听过这首曲子?

  究竟……在何处?

  朱砂闭着眼蹙着眉,她已随着君倾吹奏的曲子陷入了解不开的沉思,直到阿离晃着她的衣袖惊喜地对她说话,她才将自己那好无头绪的神思拉回来。

  “娘亲娘亲你看!大家都过来了哦!阿离就说爹爹很厉害很厉害的!”小阿离兴奋又有些得意地欢呼着。

  当朱砂睁开眼的那一瞬,她错愕了。

  只见方才还是安安静静的小棠园,此一刻,竟是聚来了小阿离所说的“大家”。

  小棠园的上空,正有一只接一只的鸟儿朝此聚来,或大或小,或黄或绿,皆扑扇着翅膀斛旋在小棠园上方,数量之多使得小棠园还是被黑云压顶般,

  小棠园里,他们的脚边,不知何时就围来了一只又一只大小狗,那数量,至少五十只,也不知是从哪儿跑来的,正围着君倾打转,或是拿脑袋亲昵地蹭着他的腿脚。

  海棠树上或是院子的墙头,则是蹲坐着成群的猫儿,睁着一双黄绿的眼睛看着小棠园里的君倾,挠着爪子,一副想要跑到他身边来争宠却又不敢的模样。

  还有一群灰的白的兔子正在一蹦一跳地赶来。

  更甚者,还见着七八条小儿手腕粗的蛇正游移而来。

  朱砂觉得不可思议极了,小阿离则是拉着她的衣袖指指这个又指指那个,兴奋地给她道:“娘亲娘亲,你看你看,那是小小小白,那是小小青,那是小小绿,还有小小绿的爹爹娘亲和新娘子也来了哦!大大白爷爷也来了呢!还有大花!大家都来了呀!”

  “娘亲娘亲!大家都来了哦!娘亲放心哦,大家都很听爹爹话的,不会欺负娘亲的!”小家伙说着挠了挠头,“嗯……还有好多大家是阿离不认识的,可能是大家的家里玩耍或是路过的,然后被爹爹叫来了。”

  “小白说等阿离长大了些也能像爹爹一样让大家都听阿离的话,阿离现在还不能像爹爹一样,大家都可乖,可听可听爹爹的话了!”小家伙一个劲地给朱砂说他爹爹的好,就怕朱砂觉得他的爹爹不好似的。

  阿离说话间,小棠园上方有十来只小鸟儿朝他飞了来,或轻轻啄啄他的头顶,或啄啄他的肩膀,啄得小家伙咯咯直笑。

  这于小家伙阿离来说,仿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根本不知常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大抵都会觉得震惊甚或惊恐吧,震惊自己所见,惊恐于他们父子两人的不同常人。

  可这样的一幕,却偏偏选择让她看到。

  为何?

  她会觉得震惊,却不会觉惊恐,纵使她会因此而招来灾祸,她依旧不会惊恐或是后悔于自己所见。

  这又是为何?她自己也不明白。

  不仅如此,她甚至觉得她就该见到这一幕,就该知晓这个事情。

  这是怎样的一种怪异感觉?

  朱砂看着君倾,心中有不可解的疑惑。

  曲子收了尾时,君倾肩上已经停上了六只小鸟儿,正两眼滴溜溜地看着朱砂。

  君倾将唇间的树叶拿开,浅声问道:“都来了么?”

  君倾的话音才落,来到这院子里的所有大小家伙竟是齐齐朝他喊了一声,那混杂的声音响亮得朱砂的耳膜都震了一震。

  就好像站在这院子里的君倾是它们的王,只要他一声令下,它们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齐聚到他身边来,甚至,听从号令。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果真如阿离所说,他的爹爹,比他厉害很多,很多。

  怕是朱砂不够了解君倾似的,阿离又拉拉她的衣袖对她道:“娘亲娘亲,这里只是住在附近的大家,再远地方的,嗯……小白说还要换个方法才能把远处的大家叫来,什么办法了呀……阿离想不起来了。”

  “阿离还只是能叫到府里的大家而已,远的阿离不能,但是爹爹能的!所以所以!爹爹一定会帮到娘亲的!”小家伙说话,可还真是时时不忘夸赞他的爹爹,可也担心他的娘亲不喜欢爹爹,所以又变得一脸的不安,将朱砂的衣袖抓得紧紧的,十分认真道,“娘亲不要不喜欢爹爹,爹爹真的很好很好的!”

  小家伙这一脸的不安和认真以及他的话让朱砂忍俊不禁,他的爹爹,可不稀罕也不需要她来喜欢。

  然小家伙看都朱砂笑以为她答应了,立刻激动高兴道:“娘亲笑了娘亲又笑了!这就是说娘亲会喜欢爹爹的!”

  朱砂立刻敛住笑,发现苏绯城正冷冷地盯着她看,君倾也正“看”着她。

  而一对上君倾的眼眸,朱砂便即刻垂下眼睑。

  苏绯城的目光冷到了极点。

  朱砂正思忖着自己此时当说什么才适宜时,只听君倾语气淡淡道:“你可信我?”

  朱砂不予回答,因为君倾这话,她觉着是对苏绯城说的,而非对她这一介外人说的。

  可谁知——

  “你可信我?”无人应声,君倾便又道一次,这一次,他道出了称谓,“朱砂姑娘?”

  ……!?

  朱砂拧了眉,他这话是在问她?

  为何要问她?她敢说不信?

  “民女信丞相大人。”就算心中不解,朱砂却不能不回答君倾的问话。

  “那便走吧。”君倾的话总是简洁得不能再简洁。

  君倾说完,也不待朱砂说什么,他便先对阿离道:“回屋去,若是想与大家玩便许你玩片刻,若是不想,便让它们各自散了。”

  “是,爹爹。”小阿离乖巧应道,却没有听话地即刻回屋,而是看看朱砂又看看君倾,小心翼翼地问道,“爹爹是要给娘亲帮忙去了吗?”

  “嗯。”

  “爹爹不让阿离去的,阿离知道,阿离听话,阿离不跟着爹爹去,阿离……阿离想问,爹爹去给娘亲帮了忙,娘亲还会再回来吗?”

  “娘亲,娘亲还会回家来吗,还会来看阿离吗?”小家伙眼里满是期待。

  朱砂正要回他,君倾却是先她一步应了小家伙。

  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会。”

  他既已说话,朱砂就算想说不会,她也不能再说,只能沉默。

  朱砂觉得,这父子俩总能抢在她前边说话,而说的话总能让她眼睑直跳。

  莫不成这父子俩是克她来的?

  绝无可能,她这可真是看得起她自己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帝君都要礼让数分的丞相大人,怎会把她这个安北侯府里无名无分的人放到眼里,之所以待她有礼客气甚至愿意帮她,不过也是因为阿离稀罕她而已。

  君倾应完阿离的问题便抬脚往小棠园院门的方向走去了,那本是围在他周身的大小家伙们即刻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阿离十分不舍地拉着朱砂的衣袖,依依不舍地问:“娘亲还会回来的,还会回来看阿离的,对不对?阿离会听话在家等娘亲和爹爹回来的,不会乱跑,会乖乖喝难喝的药,娘亲还会回来看阿离的对不对?”

  朱砂看着这个昨日因着她而险些一睡不醒的小家伙,颇为惭愧,加上她今次来相府便是有求于这个小家伙,她若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便又如之前一般将他推开,怕就太可恨了,更者方才她已说过,若是他们能帮她找到素心,这一恩德她会铭记于心,这份恩德她是要还的,既已这般,她还有何理由将这可怜的小家伙冷冷推开?

  只怕不仅推不开,日后怕是与他还要有联系。

  既是推不开,那便接受了吧。

  朱砂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抬手在小阿离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难得地温和道:“嗯,会的。”

  小阿离将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朱砂,眼眶里忽地就有了眼泪,没有说话,低下头时只是将朱砂的大腿抱得紧紧的,用小脸在她的裙裳上蹭了蹭,再抬头看她时,小家伙却是在笑,笑着去推她,催她道:“那娘亲快去和爹爹一起哦!爹爹看不见,不能让爹爹等太久的哦!”

  小家伙一直推着朱砂走到院门才收回手,朱砂没有回头,只是在门槛前顿了顿脚步,跨出了门槛,离开了。

  小家伙再回到院子里来时,他站在苏绯城的面前,昂头看着她,乖巧道:“医仙姨姨,娘亲很好很好的,不要欺负了娘亲了好不好?”

  只见苏绯城定定看着已经无一人身影的院门,一副失神的模样。

  小阿离又唤了她一声,“医仙姨姨?”

  “阿离。”苏绯城没有回答阿离的话,她甚至连视线都没有收回,依旧是一副失神模样地定定看着院门,问,“你爹……是如何与她相识的?”

  “她?”阿离歪歪脑袋,眨眨眼,然后笑得欢喜道:“医仙姨姨说的是娘亲吗?娘亲是阿离找到的哦!不是爹爹找到的哦!”

  “你找到的?”苏绯城终于将视线收了回来,低头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阿离,又问,“何时找到的?”

  “什么时候呀……?让阿离想一想。”小家伙挠挠头,然后开始扳起自己的指头数起数来,“是昨天的昨天……的昨天的昨天!嗯!阿离记得是这样的!”

  “这么说来的话,你和你爹见到她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苏绯城的声音很沉。

  “嗯嗯!是的!”小阿离将头点得很是用力。

  “不过才几天而已,阿离就这般喜欢她?”苏绯城声音很沉,语速很是缓慢,就像是她若说得快些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似的。

  “嗯嗯嗯!是的是的!阿离好稀罕好稀罕娘亲的!”小家伙将小脑袋点得像捣蒜一般,他喜欢有人和他说娘亲的事情。

  “可她看起来并不喜欢你。”苏绯城提醒阿离这个事实。

  果然小家伙立刻就耷拉了小脸,“阿离看得出娘亲不喜欢阿离,可是,可是阿离还是很稀罕娘亲!”

  “就算她厌恶你,你也喜欢她?”

  “嗯!是的!”

  “为何这么喜欢她呢?”苏绯城默了默后又问。

  “为什么呀?因为是娘亲啊!阿离找了好久好久的娘亲,好不容易找到娘亲的!”小家伙回答得毫不犹豫。

  “你怎知她就是你的娘亲?若她不是呢?”

  “阿离……阿离也不知道,但是,阿离觉得娘亲就是阿离的娘亲呀!”小家伙着急了,竟是反驳苏绯城,“爹爹也说了那是阿离的娘亲的!娘亲就是阿离的娘亲!”

  苏绯城将拳头捏紧得指甲都嵌进了掌心里,忽地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颇为着急地问阿离道:“阿离,方才你爹唤她什么名字?或是你可知她叫什么名字?”

  “娘亲的名字呀?这个阿离知道!阿离听小白叫过的!”小家伙的伤心来得快,开心也来得快,这会儿他又是一脸的喜悦,“娘亲叫朱砂,小白叫娘亲做朱砂姑娘!”

  朱砂……!?

  苏绯城怔住。

  的确,阿倾方才便是唤她为朱砂姑娘。

  朱砂朱砂……

  她——就是朱砂!?

  这如何可能!?

  *

  朱砂才跟着君倾走到小棠园未多久,她现下又跟着他往府门方向走去。

  那只总跟在他身旁的小黑猫这会儿又出现在了他身旁,跟着他走。

  朱砂还是走在他身后,他似乎很放心朱砂走在他身后,根本就不怕这身为安北侯府的人的她会在背后暗袭他似的。

  是相信她绝不会暗袭他?

  还是觉得她没有这个本事?

  朱砂并未深究这个问题,因为没有必要。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安北侯府的人,安北侯府的恩怨与她无关,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虽人人恨不得诛之,但与她无冤无仇,她又为何要对他不利?

  相反,他可是愿意帮她的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于她有恩德的人。

  走在君倾身边的小黑猫总是走一小段路便会回过头来看朱砂一眼,像是提防,又像是打量。

  看着黑猫的眼睛,朱砂想到了方才在小棠园里的所见所闻。

  他……显然与阿离一般,听得懂鸟兽之语,其本事甚至远在阿离之上,他们父子,竟有此等不可思议的本事?

  明明走在前边,明明双目看不见,可君倾却像是知道朱砂此时心中在想着什么一般,只听他冷淡道:“朱砂姑娘可是觉得我与阿离是异类?”

  异类?

  “若民女觉得丞相大人与贵公子是异类,今日便不会到相府来。”朱砂虽不知君倾为何会突然这么问,但并不打算隐瞒自己心中真实所想,“若丞相大人想听实话,民女也可相告。”

  “嗯。”君倾没说想,倒也没说不想。

  朱砂却是接着道:“民女倒是艳羡丞相大人与贵公子的这一本事,能与鸟兽交谈,纵是天下都与你为敌,你也不会寂寞,你的身边,总会有陪伴者。”

  君倾的脚步稍有停顿。

  朱砂即刻解释道:“民女只是说出了心中所想,并无它意,还请丞相大人莫怪。”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丞相不会因为她说了这么一句心里话便让她走不出这个相府吧?

  而当君倾继续往前走时,朱砂知道这是她想多了。

  丞相君倾,似乎并不像传言里的那般,不过只是沉默寡言而已。

  这时的君倾,虽在走着,却是闭起了眼。

  他的睫毛在颤。

  你听得懂鸟兽之语?能与它们交谈?这可真是不可思议,我还从未听说过谁人有这等本事。

  异类?说笑了你?我艳羡你这本事还来不及,怎会觉得你是异类?

  其实你这样很好,有着这个本事,就算全天下都弃你,你也不会孤单寂寞,因为它们不会弃你,会一直陪伴你。

  多好,不像我,随时都可能死,死了也不会有人埋葬。

  你说你保护我?呵呵,你这人好生有趣,你我不过才见过几次而已,看你文绉绉的模样,是个书生吧,手无缚鸡之力的,保护好你自己便足够了。

  我不需要谁人来保护,我这人不会认路,就记得这儿这么个地方而已,我这人也没有朋友,若是日后你空闲时就到这儿来与我说说话如何?你这人还挺有趣的。

  不知不觉,君倾慢慢拢紧了双手,眼睑之下的瞳眸颤得厉害。

  “君某一生,只护一人始终。”蓦地,他道出这么一句。

  声音很轻,却如磐石般坚定。

  走在后边的朱砂听不清君倾的话,以为他是在与她说话,若是不应声,那便是不敬了,是以问道:“丞相大人可是在与民女说话?”

  君倾没有回答,直至到了安北侯府门前,他都未再说上一句话。

  ------题外话------

  啊啊啊啊~依旧冷冷冷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2、你可信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