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晨间的阳光并未让人觉到炎热。

  马车里的朱砂与君倾一直沉默着,一个微闭着眼,一个则是一直盯着车窗外看。

  这一趟到安北侯府,小白并未跟来。

  准确来说是君倾并未要求小白一道来,只命了君松一人为他驾车而已。

  这一路上朱砂都在警惕着,警惕着随时会有人冲过来取君倾的命。

  倒不是担心他有何不测,而是他若遇袭,她也难于幸免,他若有难,她这一趟相府便是白跑了,不仅白跑,且还会拖延了寻找素心的时间。

  她只是不明他为何不让侍卫随行,若是真有危险发生,他就这一个车夫能挡得完全?

  好在的是直至到了安北侯府门前,路上都未遇到情况,这才让朱砂稍舒一口气。

  “大人,安北侯府到了。”君松收紧马缰后对马车里的君倾恭敬道。

  “嗯。”君倾没有即刻下马车,而是睁开了眼,“看”着朱砂,问道,“朱砂姑娘现下可是要抓紧时间?”

  “回大人,正是。”朱砂不知君倾为何这时问这个问题。

  “既是如此,便走角门吧,省了走街门那不必要的礼数。”君倾语气轻淡得好似在说一件很是随意的小事般,然这却是让朱砂怔了怔,忙道,“这怕是不妥,走角门会辱了丞相大人的身份。”

  堂堂丞相走角门?他不怕人笑话?

  “无妨。”君倾似乎根本就不介意身份之说,反是替朱砂顾虑道,“只不过怕是会有辱朱砂姑娘的名声罢了。”

  “丞相大人说笑了,丞相大人不介意降低身份走角门,朱砂一介民女又怎会介意名声之说。”朱砂很坦然,“名声于民女而言无甚紧要。”

  名声于一个女人有何用?无非是能嫁个好人家而已。

  她从未想过要嫁人,是以名声于她而言,无关紧要。

  “走角门。”君倾稍稍的沉默后对君松道。

  朱砂随即补充:“西角门。”

  “是,大人。”君松从新甩动马缰,马车往西角门方向去了。

  此时此刻,有一辆宽大的灰篷马车从城西方向朝丞相府驶去。

  亦有一辆马车由皇城方向朝安北侯府方向驶来。

  当看守西角门的老大爷看到站在朱砂身后的君倾时,他吓住了,瞪大了眼看着朱砂,惊愕不已道:“姑娘这是,这是——”

  这怎么带了一个男人回来!?

  朱砂正要说话,君松忽然一个侧身就到了她面前,抬手就将那震惊错愕的老大爷推到了一旁,将路让了开来。

  那只小黑猫喵的一声先跳进了门槛,君倾则是冷冷淡淡道:“走吧。”

  朱砂歉意地看了那被君松按在一旁的老大爷,并未解释什么,而是跨进了门槛,与君倾一前一后进了角门。

  待得君倾走进这角门一小段距离后,君松才松开错愕惊恐的老大爷,沉声道:“前来的是丞相大人,去告诉你们家侯爷吧。”

  君松说完,只再看了一眼被吓得有些发抖的老大爷,转身跟上了君倾。

  朱砂走得很快,当她走了一段路后停了下来,转身回来看走在后边的君倾时,发现君倾与她拉开了好大一段距离,尽管有那只小黑猫在他身边为他带路,他还是走得不快。

  显然是不熟悉。

  而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君松,仅仅是跟着而已,根本就没有要出声为他指路的意思。

  朱砂看着君倾那双沉静如墨玉般的眼眸,默了默后朝他折返而去。

  小黑猫见着朱砂走回来,停了下来,歪着脑袋看她,显然不解。

  小黑猫停下,君倾便也不再走,“看”着前方,道了一声:“朱砂姑娘?”

  “丞相大人……”朱砂走到君倾面前,唤了他一声,再看一眼他身后的君松,有少顷的迟疑,终还是决定道,“可介意民女为丞相大人带路?民女为丞相带路,应是……会比这只小黑猫给大人带路快些。”

  “是么。”君倾的睫毛颤了颤,很轻,朱砂并未察觉,只听他不疾不徐问道,“不知朱砂姑娘要如何给我带路?”

  “若是丞相大人不介意,民女可拉着丞相大人的衣袖在前带着丞相大人走,民女会一边为丞相大人提醒脚下的路。”朱砂坦言道。

  君松则是微睁大眼盯着她看,很是诧异,心道是这姑娘还可真敢说。

  君倾没反应。

  朱砂看他无动于衷,便又道:“丞相大人介意,那便是民女多事了,还望丞相大人勿怪,民女在前边走慢些便是。”

  她倒是忘了,她不介意名声,他堂堂丞相可不会不介意名声,况且他府里还有一位与他有婚约的姑娘在,自然不会再让别的女子靠近她,尽管她并无它意,只是出于好心。

  “朱砂姑娘若是拉着我的衣袖带着我走,怕是不出半日,整个帝都的人都知晓丞相君倾是个瞎子的事了。”朱砂面前,君倾似乎根本不介意提及他的眼睛,更不介意她知道他是个瞎子,就像说一件寻常的事情似的,没有丝毫戒备,“不知朱砂姑娘可否换个方法?”

  “换个方法?”原来不是介意名声?朱砂不解,“不知丞相大人可还有什么办法?”

  “有是有,只怕是朱砂姑娘会介意。”

  “丞相大人请说。”该不会是让她背着他吧?

  谁知君倾像是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似的,先说了一句很明确的话,“朱砂姑娘放心,不会让朱砂姑娘背着我走的。”

  君松忙抬手捂住嘴,想笑。

  “……”朱砂盯着君倾的眼睛,这人究竟是真瞎还是假瞎?看不见,却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莫非他不仅听得懂鸟兽之语,还懂读心术?

  但是君倾在她面前那一眨也不眨的眼眸让她十分确定他的确是个瞎子。

  只听君倾接着道:“不若这般,朱砂姑娘牵着我的手为我带路,这便不易让人发觉我眼睛不能视物了。”

  “……”朱砂心里道,这牵手与拉他的衣袖,有区别?

  这问题朱砂可不敢问出口,只道:“这……怕是不妥,民女身份低微,怎敢……牵大人的手。”

  “无妨,我不介意。”朱砂的话音还未完全落,君倾便接了话,似乎觉得不妥,又补充道,“也只是为了走得快些能尽快帮到姑娘而已。”

  君松心里想,主上心里真是这么想的?怎觉得不是这么简单而已。

  朱砂没有即刻应声,她在等君倾说“若是姑娘介意,那便罢了”,谁知君倾迟迟没有说出这句话,无法,她只好道:“那民女便冒犯丞相大人了。”

  这话说的,就像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的话一样。

  君松又想笑。

  小黑猫将脑袋歪得更歪了。

  朱砂说完话,先是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而后才将手朝君倾伸去,握住了他的手。

  那触手的如寒霜般的冰凉让朱砂手不禁一颤。

  他的手,当真是冷,也难怪他昨日抱着阿离小子时小子会冷得发抖。

  而在朱砂的手微微一颤的同时,君倾的手也蓦地颤了一颤,下意识地想要回握朱砂的手,终还是没有这般做,只由她轻轻抓着他的手而已。

  “丞相大人,走了。”朱砂抓着君倾的手,迈开了脚步。

  君倾即刻跟上她。

  走到该转弯时,她会提前提醒。

  脚下有磕绊之物时,她亦会提前提醒。

  君倾跟着她走,的确比跟着小黑猫走走得快。

  只是,偌大安北侯府,不会没有下人,不会不遇着人。

  所以很快,他们便遇着了已经开始忙碌的婢子家丁,见着他们,皆震惊得瞪大了眼。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牵着一名陌生男子的手在匆匆行走,任何人见到都会震惊,都会有所指点。

  只是朱砂不介意,不管他们是鄙夷她还是唾骂她,她都不介意,甚至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君倾更是不介意,不管旁人是夸赞他还是因他被朱砂握了手而替他惋惜,他都充耳不闻,只是根本朱砂走而已,甚至走得靠她愈来愈近。

  待到不再听到旁处有下人的交谈之声,君倾忽然问道:“朱砂姑娘为何不在意自己的名声?”

  “没什么好在意的。”朱砂未松开君倾的手,只是觉得她与他走得过于靠近了些,便稍稍拉开了与他之间的距离,道,“因为民女不曾想过要嫁人,是以名声是好是坏都无关紧要。”

  “不曾想过要嫁人么?”君倾轻声问。

  “嗯,是的。”回答君倾的这一问题时,朱砂停下了脚步,“丞相大人,梨苑到了。”

  朱砂说话的同时,松开了君倾的手。

  随即她转身看走在她身后一步的君倾。

  那一瞬间,她的面上尽是不可思议。

  只因她方才只顾着给君倾提醒脚下的路,并未发现——

  不知何时君倾的周身竟是聚来了一群大小家伙。

  此时此刻君倾的身后,跟着两只大狗,五六只大小颜色不一的猫儿跟在大狗身后,那只小黑猫则是蹲在他的左肩上,还有一群五颜六色的大小鸟儿围在他身边及头顶,时不时地啄啄他的肩膀及手臂以表亲昵,那两只大狗则是不停地摇着尾巴,像要讨好她似的。

  他这一路随她往梨苑走来明明就没有说什么话,更没有说一句与这些大小家伙有关的话,这些大小家伙竟都自发地朝他聚来,真是……太令人惊诧了。

  就像他天生有着一种对鸟兽的吸引力,但凡他在的地方,附近的鸟兽都会朝他聚来,即便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嗯。”梨苑已到,这一段路便已走到尽头,君倾抬起被朱砂松开的手,随即有鸟儿停到他的手上。

  没有朱砂的提醒,他不磕不绊地跨进了梨苑的门槛,道:“朱砂姑娘接下来想怎么做,告诉我。”

  “好。”朱砂不再多想什么,眼神一凛,转身也进了梨苑。

  *

  惜花苑。

  沈天坐在堂屋的主位上,沉着脸,下眼睑上有明显的青黑,很显然,他很疲惫。

  大夫人正从婢子手中接过一盏茶来递给他,面上满是关切地问道:“侯爷,可找到素心妹妹了?”

  “没有。”沈天接过茶盏,沉声道。

  “那……”大夫人稍有迟疑,又问,“三妹妹那儿,没寻着吗?”

  “要是寻着,我这会儿还会坐在这儿吗!?”沈天一时没忍住气,对喝道,“你是怎么管的这后院还有府里的下人的!?这么大个人不见居然没有一人瞧见!眼睛是白长的吗!?养着一群饭桶有何用!?”

  “侯爷……我……”大夫人显然被沈天吓住了,正要解释什么,谁知却被沈天打断,似乎很不愿意听她说话似的,“行了别说了,我倦得很。”

  “是,侯爷。”大夫人虽然还想说什么,可看沈天的脸色,她便再不敢多说一个字,只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

  沈天很是不耐烦地看她一眼,少顷后才又问道:“葭儿如何了?可好些了?”

  沈天说到沈葭时的语气显然温和不少,大夫人连忙道:“昨夜喝了大夫开的药,正好眠着,还未醒来,侯爷想见葭儿?可要我去唤葭儿起身了?”

  “不必了。”沈天抬了抬手,“让她睡吧,谁人也不许扰她,待她睡醒了再让她到书房来见我就行。”

  “我知道了。”大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方才被沈天喝骂而有的不安已然消失不见,“待葭儿醒了我会告诉她的。”

  “嗯。”沈天不再说什么,便是连大夫人递给他的茶他都未喝上一口,将杯盏放到手边的小几上,站起身便要走。

  见着沈天要走,大夫人也赶忙站起了身,问道:“侯爷才来便走,不多坐会儿吗?”

  “葭儿未醒,我无需久坐,我到晚风苑去一趟。”沈天脚步未停。

  嫉妒与怨愤随即布满大夫人的眼眸。

  就当这时,有一名灰衣家丁领着一名老大爷急匆匆来到这惜花苑,远远见着沈天便喘着气大声道:“侯,侯爷!不好了!”

  沈天的脸色本就沉,这下就更是阴沉,停下脚步,喝道:“何事喧哗!?”

  “小的见过侯爷!”那灰衣家丁瞧着沈天脸色不对,连忙将腰身弓得低低的,紧紧张张地行了礼,还不待沈天说话,他便又紧张着急地立刻接着道,“侯爷!不好了!丞相,丞相大人到咱们府里来了!”

  沈天本是要呵斥着慌慌张张有失礼数的家丁,听得他这么一说,他面上有尤为明显的惊诧,声音又沉又冷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小的说,丞相大人到咱们府上来了!”那家丁连忙回话,随之扯了站在他身后那名浑身打着颤的老大爷到身旁来,“这是看守西角门的鲁大爷,他亲眼看见的,特找了小的来给侯爷说!鲁大爷你赶紧地自己给侯爷说说!”

  鲁大爷本就又惊又慌浑身打颤,这么由家丁用力一扯,险些没站稳栽倒在地,待他站稳后连忙对沈天躬身行礼道:“小的,小的见过侯爷!见过侯爷!”

  “究竟怎么回事!?”沈天面色极为不善,吓煞了这憨实的老大爷,使得他连头都不敢抬,颤颤巍巍道,“回,回侯爷的话,今晨,今晨朱砂姑娘出了门去,回来的时候,带,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小的没,没让他们进门来,可,可有一个像是侍卫的年轻人将小的推到一旁,告诉小的,那,那是丞相大人,让小的,小的来告诉侯爷!”

  鲁大爷说完,噗通一声朝沈天跪了下来,战战兢兢道:“侯爷!小的说的句句是实话!还请大爷不要怪罪小的,不要敢小的出府哪!”

  鲁大爷说得尤为可怜,一脸的哀求,生怕沈天一个恼怒怪他连个门都守不好而把他赶出府去,这么一来他就无处可去了啊!

  “那所谓的丞相大人是何模样?”沈天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语气也阴沉到了极点,“已经进府来了?”

  “回侯爷的话,那男人……那男人生得很是英俊,看起来冷冰冰的,还,还穿了黑色的衣裳,已经……”鲁大爷还是没敢抬头,狠狠咽了口唾沫,才有力气接着道,“已经进府来了!”

  “君倾——!”沈天近乎要把自己的双拳捏爆,“他竟这般堂而皇之地闯进本侯的府邸来了!?来人!去梨苑!”

  沈天怒火冲天,一脚踹开了跪在他面前的鲁大爷,大步就往惜花苑外走。

  就在这时,又有一家丁从院外匆匆而来,依旧是还未进院门便急急道:“侯爷!侯爷!”

  “又出了何事!?”沈天怒喝。

  ------题外话------

  更新有延迟,实在抱歉!因为忙不过来啊~

  明天更新依然是在早上8点,早上8点!早上8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3、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