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君某与她,已有婚约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安北侯府会客前厅。

  沈天竟不是坐在他的一家之主的主位上,而是坐在客位上。

  此时的主位上,正坐着一名身穿深紫绸袍的年轻男子,面如冠玉,丰姿俊逸,正从身旁一名年纪四十左右的男人手中接过一盏茶。

  能让沈天将主位让出来的人,身份地位必然不寻常。

  男子面色沉静,沈天却是紧拧着眉,一直看着门外方向,面上尽是不耐烦,忽听得他语气不善地对候在身旁的家丁道:“去看看沈高怎的还不将丞相大人请来!”

  “是!侯爷!”家丁应了声,连忙跑开了。

  那坐在主位上的年轻男子见得这般,笑了笑,道:“沈侯这般急躁可不好。”

  沈天连忙转过身来看向年轻男子,即刻改了面上的急躁与不耐烦,张嘴正欲解释什么时,忽听得厅外院子里传来家丁们的呵斥声:“什么人竟敢擅闯到这儿来!?”

  而家丁这呵斥的话音还未落,紧着便听到一声惨叫声,再没了说话之声。

  沈天倏地沉了脸,即刻站起身,又转了身重新看向院中方向。

  正有一名家丁惊慌失措地跑进前厅来,惊恐不安地一边指着院中方向一边对沈天道:“候,侯爷!他他他——”

  因为惊恐,家丁连话都说不完整。

  沈天盯着院中方向,面色及眼神阴沉到了极点。

  只见方才那领了他吩咐去看沈高是否前来了的家丁此刻杵在月门处,大睁着双眼,双手捂在自己的肚腹上,而他的肚腹上,正插着一柄剑,正有血往剑刃上聚。

  剑的另一端,握在一只指骨分明肤色青白的大手上。

  剑柄正握在君倾的手上。

  那名家丁正瞪大了眼低头盯着自己的肚腹看,一脸的惊骇。

  然君倾却不是“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家丁,而是“看”向厅子里的沈天,随之面无表情地将手中剑从面前家丁的肚腹里抽出,将剑还给了跟在他身后的君松。

  那家丁捂着自己正汩汩冒着血的肚腹砰然倒地。

  君倾面色冷冷地抬脚从他身上跨过,朝厅子走去,那一脸的冰冷,就像就算他脚下躺了数百尸体,他也能面不改色地从一具具尸体上跨过去。

  沈天此时已从前厅大步走了出来,才堪堪跨出门槛便听得他怒喝道:“君相这是做何!?”

  沈天盯着君倾,眼里尽是愤怒,却又是在极力隐忍。

  “不过是沈侯府上的下人不够懂事,本相替沈侯操了一把心而已,若是沈侯觉得本相管教得好,也可将府上的下人都送至相府,让本相府上的管家代为教习。”面对怒不可遏的沈天,君倾则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应当不足挂齿的小事一般,“也还请沈侯命人将其移下去吧,以免在这儿污了帝君的眼。”

  帝君——!?

  与君松一齐并排站在君倾身后的朱砂听到君倾这么一说,稍有惊怔,不由稍抬眸看向前厅里。

  只见一名身高约莫六尺,身着一件深紫色绸袍,面如冠玉,龙章凤姿,年轻男子正缓缓从厅子走出来,他面上含着浅浅笑意,却丝毫不减他身上那好似浑然天成的威严与魄气。

  这便是丰姿俊逸芝兰玉树的燕国当今帝君姬灏川?

  “孤还道是谁人,原是君爱卿过来了。”姬灏川浅笑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受伤家丁,道,“沈侯还是快些命人将人抬起去吧,可不要真的让君爱卿来为沈侯府上的事情操心。”

  “是,帝君。”沈天心中虽恨极,本还要说什么,奈何姬灏川已经发话,他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命人将那受伤的家丁给抬了下去,倒也真怕污了姬灏川的眼。

  “下臣君倾,见过帝君,帝君圣安。”君倾站住脚,朝姬灏川躬了躬身,恭敬道。

  朱砂与君松也随即朝姬灏川垂首躬身。

  “君爱卿何须如此多礼,还不快快平身?”姬灏川忙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似乎他很是喜爱他的这位爱卿似的,

  “谢帝君。”君倾直起。

  “既在沈侯的府上见着了君爱卿,便一齐到厅中尝一尝沈侯从雍邑带回的茗茶,君爱卿可愿赏孤与沈侯这个颜面啊?”姬灏川很温和,竟是不端丝毫的帝王架势。

  “帝君相邀,这是下臣的荣幸,下臣自当乐意之至,只是——”君倾“看”向沈天,“怕是沈侯还有话要说,沈侯这话未说完,下臣这一介外人怎敢踏进沈侯的厅子。”

  “呵!君丞相说笑了,君丞相既已堂而皇之未经通传便闯进了本侯的府邸里来,又何来不敢踏进本侯的厅子之说?”沈天笑看着君倾,似玩笑一般道。

  沈天在笑,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恨不得想杀了君倾,包括君倾自己,亦是再清楚不过。

  “本相并非是闯进沈侯府上,不过是沈侯府上的下人腿脚太慢,通传得太慢,而本相没有耐心等待而已,又何来‘闯’之说?”君倾道得冷淡缓慢,仿佛他做的事情是再合理不过一般。

  沈天咬牙切齿。

  姬灏川则是在这时浅笑道:“二位爱卿,有话厅子里坐下品茶慢慢说也不迟。”

  “是,帝君。”

  姬灏川说完话,率先转身朝前厅走去。

  沈天其次。

  君倾最末。

  君倾似乎并不急着走,他在跨出脚步前朝站在他右后侧方的朱砂伸出了右手。

  朱砂看着他的右手,倏地拧起了眉。

  很显然,他这是要她如之前一般牵着他的手为他带路。

  可现下已经到了这前厅的院子里,到了帝君与沈天面前,她若是再牵着他的手为他带路,岂非太有失体统?

  是以朱砂压低音量道:“丞相大人,帝君与侯爷面前,这般恐是不妥,民女觉着还是让小黑猫给大人带路为妥。”

  “可是小黑不知上何处皮耍去了。”君倾也压低音量,将音量压低得只有他与朱砂二人听得到而已。

  朱砂说得很严肃,君倾也说得很正经。

  朱砂随即朝四下看了看,发现那只小黑猫真的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朱砂将眉心拧得更紧了,忽地看一眼站在一旁也没走动的君松,又小声道:“丞相大人还有侍卫在不是?”

  君倾想也不想便道:“君松是男人。”

  朱砂险些就道:丞相大人不就是有龙阳之好?好在她不是嘴快之人。

  习武之人耳力好,纵使君倾与朱砂的音量低,君松还是听到了,他在心里呐喊道:别!别让我给主上带路!千万别!

  君松这般想着,连忙给朱砂做了一个乞求的动作。

  朱砂眼睑直跳。

  只听君倾又道:“朱砂姑娘嫌弃我,我明白了。”

  “……”朱砂眼睑跳得更厉害了,这人,怎的和他儿子这般像!?

  前边,帝君与沈天已经跨进了前厅门槛,而他们还是一步都没有动。

  君倾似很是失落地收回手。

  可也就在他的手垂下就要碰到衣摆时,一只温暖纤细的手忽然就握住了他的手。

  那温暖的感觉让他的手不禁一抖。

  朱砂好似生气般将君倾的手捏得有些紧,飞快地小声道:“好,民女带着丞相大人走,稍后侯爷必然有责于民女,届时丞相大人必要为民女解释一二。”

  其实,并不是嫌弃,亦不是厌恶握着他的手的感觉,仅是觉得不妥罢了。

  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她心中坦荡,并未有什么不当有的想法,不过是以她的名声帮他一把而已,并未有什么,且还是他相助于她在先。

  这般想着,朱砂便很从容。

  她觉得君倾心中应当也是同她一般。

  她绝不会知,她想错了。

  “朱砂姑娘尽可放心。”君倾默了默后才微微点头。

  君松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好,走了丞相大人,帝君要落座了。”朱砂抓着君倾的手,迈开了脚步。

  朱砂只顾着充当君倾的眼睛,并未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君倾回握了她的手。

  动作很轻,也很小心翼翼,却又很快松了手,只任她牵着他的手而已。

  在朱砂带着君倾一齐走向前厅时,月门外,君倾的那只小黑猫将脑袋探进了月门里,看着他们的背影,用爪子挠了挠脸,便又将脑袋缩了回去,跑开玩去了。

  姬灏川坐下时正好瞧见朱砂与君倾肩靠着肩跨进门槛,目光在朱砂面上有一眨眼时间的定格,而后笑道:“君爱卿与这位姑娘这般亲昵,莫不成是君爱卿的夫人?”

  他们的手交握在广袖之下,旁人只瞧得见他们肩靠着肩亲昵行走,并未瞧得见他们交握的双手,是以朱砂在听到姬灏川的话时,轻轻地拉了拉君倾的手。

  沈天请了姬灏川落座后才敢坐下,他坐下时才看向君倾,那一刻,他惊得险些拍案而起,因为他发现那与君倾肩并肩走着的不是别人,而是朱砂!

  而朱砂方才在君倾身后一直低着头,沈天并未注意,这下一瞧见,可谓震惊不已怒窜心头,当即喝骂道:“你如何到这儿来了!?还这般——”

  沈天怒指着朱砂与君倾那交贴的双臂,没有再往下说什么,仿佛这是什么污秽的事情一般,只怒喝道:“还不快退下去!?成何体统!”

  “沈侯勿怒,本相不识府上的路,朱砂姑娘不过是为本相带个路而已。”君倾平静道,此时他已轻握着朱砂的手,似乎不想让她收回手,“再者,朱砂姑娘正是见沈侯而来,沈侯怎能听也不听朱砂姑娘说话便将她轰走?”

  “朱砂?”姬灏川看着朱砂,浅笑着,“姑娘这名字倒挺是特别,听沈侯的话,姑娘是这府中人?”

  朱砂又将君倾的手稍稍抓紧,且用小臂轻轻碰碰他,君倾会意,道:“朱砂姑娘,帝君正问姑娘话。”

  可沈天却不给朱砂说话的机会,连忙道:“帝君,此女乃是下臣府中人,不知为何就到了这前厅来,容下臣先让她离开,莫扰了帝君。”

  只听君倾紧着道:“倒不知沈侯何时改名为朱砂了,帝君这是在问朱砂姑娘话,而不是问沈侯的话。”

  “君相莫要太过分!”沈天终是忍无可忍了,拍案而起,怒瞪着君倾,再不客气道,“这是我沈某府中的事情,可还轮不到君相来插舌!”

  君倾无动于衷,却是当真不理会沈天了,而是朝朱砂微微歪了头,小声地说了句什么,朱砂微拧眉,很快又将眉心舒开,带着他走到了沈天对面的椅子前。

  只见君倾撩开衣摆,不偏不倚地在太师椅上落了座,动作不迟不缓,这样的人,如何能让人看得出他其实是个瞎子?

  沈天气得不行,一直瞪着君倾,恨不得将他剐了的模样。

  姬灏川也在看着君倾,却不只是看着他而已,他把朱砂也看进了眼里,且看得颇为认真。

  当君倾撩开衣摆落座时,姬灏川的目光移到了他与朱砂衣袖交缠的地方。

  只因为——

  他看见了他们交握的双手。

  那一瞬间,他的眸中扫过阴霾,那挂在嘴角的浅笑变得狠厉,却又在下一瞬恢复如常,就像他什么都没有瞧见一般。

  沈天见着朱砂竟敢这么大胆地在他眼皮子底下与君倾亲近,气得双手发抖,再一次喝道:“成何体统!还不赶紧退下!?”

  这个不孝女!待得帝君离开,他定要严加管教一番才是!

  “沈侯何以这般动怒,朱砂姑娘并未做什么错事才对。”君倾的冷静衬得沈天愈发的愤怒,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姬灏川,道,“朱砂姑娘莫怕,帝君宽厚,有事只管在帝君面前说了便是,帝君会替姑娘做主的。”

  沈天又一次抢话道:“不敢耽搁帝君的时间,姑娘家的事情不过是些小事而已,怎敢污了帝君的耳,下臣让内子理了这事便是。”

  “沈侯的话说得也不无道理,只是孤既已来到了沈侯府上,听听沈侯府上的小事也不无不可,便让这朱砂姑娘留下吧,孤还从未听过姑娘家的小事,听听也无妨。”姬灏川竟是如君倾所言般宽厚,朱砂有些诧异。

  “帝君,这——”沈天还想说什么。

  “朱砂姑娘还不快谢过帝君?”君倾打断了沈天。

  “民女谢帝君圣恩!”如此正好。

  “免礼了。”

  “谢帝君。”

  姬灏川既已有话,纵是沈天再有异议也不能再说,只极为嫌恶地看了朱砂一眼,用力拂袖重新落座。

  姬灏川看着朱砂,最后将目光定在她右眼角下的指甲盖大小的疤痕上,问道:“朱砂姑娘好似与君爱卿很是熟悉?”

  “回帝君的话,民女——”朱砂离开君倾身侧,为表恭敬,她欲上前回答姬灏川的问话,可谁知她的脚才跨出一步,她的手便被坐在椅子上的君倾忽地握住!

  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忽然拢到自己手上来的冰凉让朱砂的脚步顿住,话也打住。

  所有人都惊诧于君倾这一突然的举动,包括君松。

  姬灏川眸中有寒芒一闪而逝,却是听得他和气地问道:“君爱卿这是何意啊?莫不成还怕孤吃了朱砂姑娘不成?”

  “这自然不是。”君倾淡淡答道,“不过是朱砂姑娘性子较为胆小,帝君面前,她离了下臣怕是会不安,还请帝君允了让她站在下臣身旁回话。”

  “是吗?”姬灏川浅浅一笑,“既是这般,便依了君爱卿了,只不过君爱卿这般体贴的一面,孤还从未见过,听君爱卿的话,君爱卿与这位朱砂姑娘……”

  “已有婚约。”君倾不等姬灏川的话说完便已先面不改色道。

  姬灏川怔了怔。

  沈天亦是睁大了眼一脸的震惊。

  朱砂更是惊得连话都忘了说。

  君松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主子。

  偌大的会客前厅,只有君倾一人面色不变。

  “君丞相莫要胡说八道污了我府上人的名声!”沈天第二次拍案而起,怒指君倾,可无论何时,沈天竟都不肯承认朱砂是他的女儿。

  朱砂则是将君倾的手抓得紧紧的,此等场合,她不便说话,只能如此。

  她何时与他有婚约了!?

  这可真是信口雌黄!

  “哦?君爱卿何时有了婚约在身了?孤还从未知晓。”姬灏川一副很是疑惑的模样。

  “两个旬日前的事情。”君倾一脸平静地编着谎话。

  朱砂将他的手改抓为捏。

  当此之时,她也顾不得什么妥与不妥了。

  “孤听着沈侯的话,好像他也不曾知晓此事。”姬灏川又道。

  “帝君莫听他胡说八道!下臣府上的人怎会与相府的人在一道!?更何况是他!”沈天与君倾不相往来,人尽皆知,本碍于姬灏川面前不便口出不雅,可现下沈天是如何也不能忍了,直接将心底话给抛了出来。

  “也正因为如此,是以朱砂姑娘是私下里将终身交托给了下臣,若非如此,怕是早就被沈侯打死了,下臣今日前来侯府,为的也就是与沈侯明说此事,不知还有幸遇得帝君在场,也正好请了帝君为下臣做了这个证,以免沈侯答应又出尔反尔。”沈天愈怒,君倾就愈平静。

  “放屁!沈某绝不会答应让她嫁给你!”行伍出身的沈天再也不想说些文人话。

  朱砂这会儿不仅紧捏君倾的手,还一直用脚在踢他的脚尖。

  “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沈侯权当送给君某,君某可给侯府送五十上百个下人来相抵,沈侯何必大动肝火,莫不成沈侯对朱砂姑娘有想法所以不舍放手?”沈天始终不愿公开朱砂的身份,却正好给了君倾这么一个空档,不过一个下人,若不是沈天有什么不可告诉的想法,又怎可能这般为了区区一个下人而与君倾起正面冲突?

  安北侯沈天与丞相君倾,一直敌对,可面对面的时候却还是和平相处居多,鲜少有过如现下这般将心底的真话都给抛出来的情况。

  “君倾你他娘的说话注意点!”沈天大骂一声,竟是一脚将身边的小几踹翻在地,“你立刻给本侯滚!本侯府上不欢迎你!”

  “沈侯莫怒,莫怒!”那本是站在姬灏川身侧的崔公公这时已站到了沈天面前来,按着他的肩,以防他一个冲动冲过去揍了君倾。

  朱砂紧捏君倾的手又踢着他的脚尖,他都毫无反应,她一恼之下便抬脚踩到了他的脚背上,终是踩得君倾有了反应。

  然他的反应不是说话,而是抬起被朱砂踩着的那只脚。

  他的动作很快,这脚抬起放下不过眨眼时间,举动之突然使得朱砂一个没站稳,竟是往他身上倾倒去!

  君倾明明看不见,可此时他竟能飞快的抬起手揽住朱砂,让她稳稳地跌在了他的怀里。

  ——!?

  下一瞬,朱砂撑起双手立刻要站起来。

  谁知君倾却在这时凑近她的耳畔,声音低得不能再低道:“先别动。”

  他的身子如他的手一般冰冷,可他的鼻息却很温暖,拂在朱砂的耳畔,拂得她浑身一阵酥麻,仿佛他的话里有蛊惑力一般,竟是让她听话地靠在他怀里不动。

  只听君倾冷冷道:“沈侯,你吓着她了。”

  君倾说这话时,不忘动作亲昵地搂住朱砂,做安抚她的举动,随即又“看”向姬灏川,道:“帝君,朱砂姑娘被沈侯吓着了,请容下臣先带她到厅外缓缓,稍后再回来。”

  君倾说完话,也不待姬灏川允准,站起身搂着朱砂便出了前厅。

  姬灏川看着君倾的背影,眼神阴冷。

  他握着茶盏,指上和掌心的力道大得好似要将茶盏捏碎才甘心。

  而出了前厅的朱砂,在姬灏川和沈天的视线里拐了弯后即刻推开君倾,转为抓起他的手大步走离开前厅,待得她确定这个距离说话不会被前厅里的人听到的时候,她才松开君倾的手,拧眉盯着君倾,沉声道:“丞相大人这是何意!?”

  “我?”君倾故作不知,“不知朱砂姑娘这又是何意?”

  朱砂现下正恼着,一时也不管君倾是何身份了,只面色不善语气不善地对他道:“我何时……何时……”

  这话可真是难以启齿!

  偏偏君倾还追问道:“何时什么?”

  朱砂咬咬唇,明说道:“我何时私定了终身给你了!?”

  朱砂这一恼,再不自称“民女”,也不再恭敬地称君倾一声“丞相大人”。

  “原来朱砂姑娘在说的是此事。”君倾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我这是在帮朱砂姑娘。”

  “帮我?”朱砂觉得自己眼睑又开始突突跳了。

  “正是。”君倾微微点头,说得竟极为在理,“姑娘既已说了不在乎名声,也不打算嫁人,那姑娘的终身大事不管怎么说,于姑娘而言都无妨,既是如此,姑娘又何必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他说得倒也无错,只是,“素心的事情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你这般说话,只会害了我。”

  “朱砂姑娘无需担心,若是这安北侯府住不下了,便搬到相府去,阿离会很欢心的。”

  “……”他们说的是一个问题么?再说,他已有个真正的未婚妻子在相府,她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搬到相府去?

  “多谢丞相大人照拂,民女不敢一再劳烦丞相大人。”

  “我不介意。”君倾又是想也不想又道。

  “多谢丞相大人。”朱砂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她沉了声,道,“民女现下只想见到素心,玉湖太冷,她一定在等我去接她。”

  素心,阿宝……

  朱砂将双手紧握成拳。

  “容我冒昧问一句,素心,并不是姑娘的母亲吧?”

  朱砂看了一眼君倾,垂了眼睑,道:“素心是民女的救命恩人,并非民女的母亲,安北侯也并非民女的父亲。”

  朱砂不知是为何,面对君倾,她竟是不介意以实话相告,就像面对她,他也不介意让她知道他看不见这个事实一样。

  “我明白了。”君倾微颔首,“朱砂姑娘很快就能见到素心,人来了。”

  人?

  朱砂转身,只见沈奕正匆匆朝前厅而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浑身湿透的家丁。

  ------题外话------

  嘤嘤嘤,卡文卡得真痛苦,整个章节码了整整一天,要哭了要跪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5、君某与她,已有婚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