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你只需记住一句话 附重要通知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沈奕正神色匆匆地朝前厅来,身后还跟着两名浑身湿透的家丁。

  朱砂觉得这两名浑身湿透的家丁颇为面熟,正是方才跟着沈高前往玉湖曲桥去的家丁中的其中两人。

  他们只顾匆匆走到前厅,没有人发现朱砂与君倾正站在前厅外转角的游廊上。

  “走吧朱砂姑娘,回前厅吧,姑娘想做什么便只管做,无需顾忌任何人,姑娘只需记住一句话便好。”君倾“看”着朱砂,神情认真,“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帮你。”

  朱砂望着君倾的眼睛,心突地一跳的同时,觉得有一朵名为感动的花在心间绽放。

  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却愿意这样来帮她,为何?

  就因为阿离把她当真真娘亲一般稀罕她么?

  而这时,君倾已向她伸出了手。

  他像是在让她给他带路,又像是在……给她力量,一种“无需担心,一切有我”的力量。

  很奇怪,她觉得他不应当对她这般,以免伤了相府里那位姑娘的心,可偏偏,她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握上了那只冰凉入骨的手。

  那是一只掌心极为粗糙的手,根本就不是养尊处优的人当有的手,而像是那些劳作在最底层的贫苦之人才会有的这般粗糙到硌手的掌心,受尽苦难,历尽艰辛。

  一寒一暖的掌心轻贴在一起,朱砂再一次与君倾并肩而走。

  就在他们同时跨出脚时,只听君倾轻声道:“沈家,有罪。”

  朱砂转头看他,微睁大了眼,有些急切地问道:“丞相大人说什么?”

  君倾却不答她,而是好似自言自语般又道:“该亡了。”

  不过短短七个字,却如石入静湖,鼓荡起一圈又一圈止不住的涟漪,在朱砂心里。

  而也是这短短七个字后,君倾沉默了,什么都不再说,仿佛他没有听到朱砂说话似的。

  君倾沉默,朱砂便不再问。

  但她心里却有了拧不开的疑惑。

  罪若不赎,燕沈必亡,这是云篆道人给沈天的谶言,除了沈天自己与二姨娘林婉娘,整个帝都怕是再无人知道。

  沈家有罪,他如何知晓?

  素心与其女便是沈家的罪,他又如何知晓?

  还是说——

  沈家的罪并非只有这一个?

  朱砂再微抬眸时,她与君倾正跨进前厅的门槛,那堪堪跨过门槛的脚还未落地,便听得沈天大声道:“这副模样到这儿来做什么!?来惹恼帝君吗!?沈高呢!?”

  “父亲……”沈奕正要说什么,奈何正瞧见走进前厅来的君倾,目光倏冷,欲言又止。

  而那浑身湿透的两名家丁本就战战兢兢地站着,现下一瞧见君倾,双腿一抖,连站也站不住了,咚的一声就跪到了地上!

  只见他们浑身颤抖不已,如见到鬼怪一般浑身抖得像筛糠一般,惊恐万状,连多看君倾一眼都不敢,生怕自己多看他一眼就会被他剜下双眼似的。

  也因着他们这么突然地跪倒在地,其中一名家丁手上提着的一块黑布包裹着的东西便掉了出来,正正好掉到了沈天跟前。

  沈天低头要怒斥这两名丢人现眼的家丁,低下头时却是下意识地先看向掉落在他脚跟前的那样东西。

  而他这一看,即刻震惊得瞪大了眼。

  只因那掉落在他跟前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下巴!

  一个血淋淋的人下巴!还带着舌头!

  站在厅子里等着随时被传唤的婢子乍一见着这么一个血淋淋的人下巴,一时间没忍住,惶恐惊叫出声,有胆小的婢子昏了过去,有的则是捂着嘴连忙奔出了厅子,到厅子外吐了起来!

  此时的沈天,两眼直直定定地看着那个下巴,一时也顾不得去呵斥那些无礼的婢子,而是咬牙切齿地沉声道:“沈高——?沈高呢!?”

  沈天一把揪起了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的其中一名家丁,吼道:“说!沈高呢!?”

  家丁被吓得已经忘了怎么说话,只害怕不已地朝一旁的君倾看了一眼。

  只一眼,沈天随即将他狠狠丢开,看向君倾,冷声质问道:“本侯好心差人去请君相过厅来品茗,君相对我府上的人做了什么!?”

  而这时的朱砂松了君倾的手,转为抓着他的衣袖,站到了他身后,将声音压得极低极低道:“下巴。”

  只听君倾随即冷冷淡淡道:“沈侯想说本相杀害了沈侯府上的人?何人所见?他们?”

  君倾说话的时候不忘“看”跪在地上浑身*且身子抖得像筛糠一般的两名家丁,云淡风轻道:“若是他们所见,本相觉得他们的眼睛可以挖下来了,嘴也可以削掉了,信口雌黄的下人,可不能留。”

  “你——”沈天怒不可遏地抬手指着君倾,同时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君松,忽地就冷静了下来,道,“君相就只带了这么一名侍卫前来本侯府上而已?”

  “本相听着沈侯这话可是话中有话。”君倾还是一副冷冷淡淡事不关己的模样,“怎么,沈侯可是想今日让本相走不出这个安北侯府?那沈侯大可动手,本相的确就只带了这么一名侍卫过来而已。”

  一直在沉默听着看着的姬灏川似是不耐烦了,终是出声道:“好了二位爱卿,你们都是孤的爱卿,有话坐下好好说,不过些微小事而已,沈侯无需大动肝火,君爱卿也莫曲解了沈侯的话,二位都先坐下吧。”

  “帝君——”沈天不甘。

  姬灏川却不给他说什么的机会,只看了他一眼,微沉了声音道:“坐吧。”

  沈天极为不甘地拂袖坐下,同时喝骂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名家丁道:“还不赶紧退下!?”

  两名家丁即刻连滚带爬地退下了,退下前不忘将沈高的下巴重新裹好带走。

  只听也已经落座了君倾在两名家丁退下后道:“既然是沈侯府上不见了人,那便请人速速去寻吧,寻着了以好还本相一个清白,听闻沈大公子能力不群,想来找这么一个人应该不难,半个时辰当足够,本相便在这儿坐等沈侯还本相一个清白,再离开。”

  君倾说完,随即转头“看”向姬灏川,道:“帝君可否留崔公公为下臣做个清白证明?”

  沈奕一脸阴沉地看着君倾,眼里有翻腾的怒火,却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姬灏川说了话。

  “君爱卿既然这般欣赏沈大公子,看来大公子是不能让君爱卿失望了,沈侯觉得呢?”

  朱砂敛着目光安静地站在君倾身旁,好似她根本就不是安北侯府的人,而是相府的人似的。

  她听着姬灏川的话,觉着传言倒是不虚。

  丞相君倾,便是连帝君都礼让数分。

  即便知道错就在君倾身上。

  帝君说了话,沈天纵是不甘,却还能再说什么?

  他只能差了沈奕去寻人给君倾“还清白”,“君相既已这般夸赞犬子,本侯又岂能让君相失望,奕儿,去寻人!以好证明丞相大人没有杀人!”

  他说的是证明丞相大人没有杀人,而不是还他清白。

  他就不信,在他的府上,他君倾还能翻了天去!

  “是,父亲。”沈奕领了沈天的吩咐后再转过身来朝姬灏川躬身道,“沈奕先行退下。”

  沈奕没有理会君倾。

  然他未理君倾,君倾却是与他说话道:“本相觉得,沈大公子应当到府上玉湖西面的曲桥附近去寻会比较快,可也别忘了连湖里也寻上一遭。”

  君倾似乎担心沈奕找不到沈高的尸体般,竟还好心地给他提醒。

  明明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是君松削下的沈高的下巴,所有人都知道,信口雌黄的,不是别人,正是君倾自己。

  可却没有一人说出这个事实。

  便是连怒得想杀了他的沈天,都没有直接把话挑明了说。

  帝君姬灏川,也没有。

  他看不出说假话的是君倾?

  不可能。

  朱砂在心下忖度着这些人的心,帝君……竟是对君倾如此偏爱?帮着他把假的说成真的?

  而不管这些人心中想的是什么,朱砂只知,君倾说的这些话,是为她。

  为她能尽快见到素心。

  他是在帮她。

  “两位爱卿,昨日就在这城东发生了一起命案,不知两位爱卿可有听闻?”厅中片刻的相对沉默后,姬灏川轻啜了一口茶,问道。

  “不知是何命案竟是惊动了帝君,还让帝君如此关心?”君倾恭敬问。

  “一起杀人手法极为残忍的命案。”姬灏川的声音变得低沉,面色亦变得冷沉。

  “不知这杀人手法是如何残忍法?”君倾又问。

  “将人脑袋连同脖子一起在一瞬之间削下,君爱卿觉得这是否是很残忍?”姬灏川看着君倾,问得认真。

  他的话,从方才开口到现在,似乎只是在对君倾一人说而已,而不是对他与安北侯两人说。

  朱砂抬眸,看向姬灏川。

  不过这么一眼而已,朱砂竟撞到了姬灏川的视线。

  他在看她,而不是在看君倾。

  朱砂随即垂下眼睑,目光冷沉。

  为何看她?莫非帝君发现了凶手便是她?

  这应当不可能。

  他说过,不会有人知道昨日发生在城东的命案,是她所为。

  道不上原因,她信他。

  就如她在相府小棠园里说的话一样,她信他,并不是假话。

  “莫非帝君想说的是昨日那命案的凶手潜进了沈侯府上来,杀害了沈侯府上的人,只留了一个血下巴给沈侯?”君倾道,“那看来沈侯府上应当严加防范了。”

  姬灏川只是看着君倾,不说话,随后才赞同地微微点头,“君爱卿说的不无道理。”

  朱砂感觉得出,姬灏川本想说的并不是这句话。

  “昨日城东发生了命案?”沈天这会儿才紧拧着眉问,很显然,他并未知晓此事。

  他更不相信沈高之死是因为君倾之外的任何人。

  “沈侯昨日才回府,府上事情过多,不知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姬灏川很温和。

  君倾却是在这时将手中的茶盏搁到了茶几上,站起了身,对姬灏川道:“帝君,素闻沈侯府上的玉湖景色甚是迷人,难得来一回侯府,下臣想去瞧上一瞧,还望帝君允准。”

  “难得君爱卿有此等雅兴,想去便去吧。”姬灏川浅笑道。

  “多谢帝君。”君倾朝姬灏川垂了垂首,而后朝朱砂道,“本相对侯府的路不熟悉,朱砂姑娘与本相一道去,为本相领个路。”

  君倾说完,径自朝厅子外走去了。

  朱砂忙朝姬灏川垂首躬身,随之跟上了君倾,走在他身后,在他将要走到门槛时又是将声音压得极低道:“还有两步到门槛了。”

  “跨过去,莫迟疑。”

  “五步之后,下石阶,石阶三级。”

  “好了,平路了。”

  朱砂虽未握着君倾的手,却是一直在他身后告诉他前边的路。

  她没有瞧见,背对着她的君倾,微微扬了扬嘴角,很轻,很轻。

  前厅里,姬灏川面上已不见丝毫温和之态,更不见一丝笑意。

  ------题外话------

  本文入V已一周有余,为了让喜欢小倾倾和小朱砂的姑娘在一起玩耍,所以我们的V群提前开开开开啦!入群后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文文,活动提前知,还有不定时红包雨,不时有惊喜,过年更是有活动哟~当然之后还有其他好事,姑娘们都懂的。

  下面说下入群的要求,叔只负责转发,都是管理姑娘们列的,哦呵呵~

  1、《绝品贵妻》全文订阅并且已显示的粉丝值在1000以上,两个条件缺一不可。(PS:未显示规定粉丝值的姑娘请第二天再来敲门,订阅的粉丝值在订阅当天不显示,要等第二天上午才显示。)

  2、先加墨朱验证群【】,敲门信息格式为:本文名+520小说会员名。

  温油美丽可爱的管理妹纸们等姑娘们来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6、你只需记住一句话 附重要通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