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别忘了,她可是叛徒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梨苑又恢复了平静,静得只闻木柴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朱砂右肩上的伤在流血,她身上各处的伤也在流着血,她却是理也不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只是静静地站在火堆旁而已。

  站在火堆旁,静静地看着在大火里早已不见了模样的素心。

  小白这时从堂屋的屋顶上跳了下来,走到朱砂身旁,笑眯眯地夸赞道:“姑娘的身手可真是不错,一打九,九个大男人,姑娘居然还能活着站在这儿。”

  朱砂转头,眼神冷冷地看着小白,将手中的锈刀递给他,沉声道:“那要感谢阁下的刀,多谢。”

  朱砂不知小白为何会在这等深夜忽然出现在梨苑,亦不知他又为何会递给她两把刀,她不打算问,也不想问。

  “朱砂姑娘要把刀还给我啊?”小白垂眸看了刀身刀柄上全是血的锈刀,一脸的嫌弃,“太脏了,我可不要,朱砂姑娘若真是要把刀还给我,也要有点诚意先把刀磨好洗净了再还给我才是。”

  “抱歉。”朱砂把刀收回。

  只听小白更嫌弃道:“朱砂姑娘冷冷冰冰可一点都不惹人喜爱。”

  朱砂不作声。

  小白接着道:“这个时候难道朱砂姑娘难道不是该问我为何会出现在这儿啊,是干什么来啊之类的话?”

  “这是阁下的事情,阁下愿说便说,不愿说,朱砂也强求不来。”朱砂冷冷淡淡。

  “呿,冷冰冰,不讨喜。”小白是一脸的嫌弃,却没有走开,而是将整个梨苑打量了一遍,漫不经心地问道,“朱砂姑娘将这整个梨苑的东西劈了烧了,这是不打算在这儿住了吧?打算去哪儿啊?”

  “无处可去。”朱砂实话相告。

  她是要走,却又不知自己去向何处。

  “哎哟,这实话,我爱听,说得就像是天下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一样,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小白又笑眯眯的,说着夸赞的话,听着却是满满的嘲讽。

  朱砂不介意。

  因为小白说得的确是实话,天下之大,的确没有她可去的地方。

  “你看你看,你又不遭人喜了,你这种时候应该问‘你怎么知道我要走?’这种话的,一声不吭的,哑巴一样,不讨喜不讨喜。”小白又嫌弃极了。

  “不如这样吧!”小白的脸色变化快得就像女人一样,前一瞬还是一脸的嫌弃,这一瞬便又是笑吟吟的模样,笑吟吟地看着朱砂,“本公子大发慈悲一回,朱砂姑娘跟我回那破烂相府去,去端茶送水,我分间柴房给你睡。”

  “……”朱砂面无表情地看了小白一眼,而后毫不犹豫地拒绝道,“阁下好意朱砂心领了,不必了。”

  “朱砂姑娘这意思是拒绝咯?”小白挑挑眉。

  “嗯。”朱砂并不否认。

  “活生生的白眼狼啊,我前一刻还助你杀了那些王八羔子,这一刻你居然翻脸不认账了,不行,说什么你都必须报答我给你递刀这么一个天大的恩德,这可是相当于救命之恩了,说什么你都必须跟我回相府去。”小白忽然间又变成了一副死皮赖脸样。

  “阁下恩德,朱砂日后必然偿还。”朱砂还是冷冷淡淡。

  “日后还?”小白轻笑一声,“朱砂姑娘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今夜这人杀你不成,必有后续,对方这次来的是十人,下次很可能就是二十人,下下次则可能是三十人,你以为对方会给你把伤养好后再来?”

  朱砂面色阴沉。

  “我才没有这等闲心大半夜不睡觉地跑来给你递刀,不过是我的心肝宝贝儿小阿离找娘,愣是一夜不睡,说什么等不到娘亲就不睡了,我这心疼的小心肝才放着好觉不睡跑来你这破梨苑的。”小白一脸的不耐烦加嫌弃,“我说了他睡醒就能见到娘亲了,我好歹也是一大老爷们儿,不能对一娃娃食言,你是死是活和我没干系,让我的小阿离睡一觉醒来后能见到你就行,待小阿离见了你之后你再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我才懒得管你。”

  “白日里可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说把那父子俩的恩德记在心的,别就嘴上说说,别真的当白眼狼。”小白说的话可真是一点脸面都不带给,也不管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浑身是伤的姑娘家还是没脸没皮的糙汉,“还真不知我可怜的小心肝阿离看上你哪点儿,长得难看便算了,冷冰冰的还不讨喜,对我的小阿离既不温柔也不体贴,比我们的小绯城差远了,偏偏他还就认准你来当娘亲了,这小娃娃的眼光啊,可——”

  “阁下不必说了,朱砂与阁下走一趟便是。”朱砂不待小白絮絮叨叨地把嫌弃她的话说完便打断了他。

  “哟!姑娘的良心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小白眨了眨眼,装出一脸惊诧的模样。

  朱砂面上不见嫌恶之色,亦不见厌烦之态,反是显得些微惭愧道:“朱砂欠着丞相大人的恩德,不过举手之劳,自当要做。”

  “这还差不多,不然你就真是个没良心的了。”小白说着,又变得笑眯眯的,“那便走吧,我还要赶着回去睡我的好觉,我这成日里当爹又当娘的,我容易么我。”

  “还请阁下容朱砂天明时再走。”朱砂道。

  “天明?”小白又挑挑眉,指了指那些身首异处的黑衣人,道,“在这儿等着再有人来砍你?难道你觉得他们没回去复命,他们的主子会干巴巴地等着他们回去复命?要是我啊,不管他们的任务成功与否,我都会再派第二波人来,在天明之前。”

  朱砂沉默,一瞬不瞬地定定看着眼前的火堆,少顷后才淡淡道:“那还请阁下稍待朱砂片刻。”

  “行行行,赶紧的。”小白不耐烦地摆摆手。

  只见朱砂将方才没有用完的劈砍而成木头全部抱到了火堆里,让大火烈烈燃烧。

  烈火映得仿佛整个梨苑都烧了起来。

  朱砂在这明亮如烧的火光中跃出了梨苑的高墙,离开了安北侯府,随小白走了。

  小白在离开之前,从那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个脑袋脸上取下了面具。

  梨苑的大火,一直烧到天明。

  而跟着小白离开的朱砂,将左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右肩上,右肩上的伤口淌出的血水顺着她的手臂流下,淌过她的手背掌心以及指尖,滴落在地。

  一滴又一滴。

  她面上的血色愈来愈少,脚步愈来愈晃。

  伤口很疼。

  好在的是路上并未遇到任何人,只闻更夫的梆声在某条街道深处响出而已。

  当她跟在小白身后入了丞相府后,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变为了混沌的一片。

  她再也撑持不住,朝前栽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明明这不是她心里安全的地方,可她——

  还是撑持不住了。

  小白走在前边,听到身后忽然传来砰一声重物摔倒在地的沉闷声响也不惊诧,只是停下脚步稍稍往后别身,看了栽倒在地的朱砂一眼,而后继续朝前走,边走边道:“行了别藏了,这人都倒下了,看不见你了,出来赶紧地把她拖走,躺在这儿难看。”

  小白的话音才落,便见着有一黑影从旁不远处的暗处慢慢走了出来。

  黑影的肩上有一只眼睛正在夜里泛出黄绿光的小黑猫。

  是君倾。

  他的长发上有薄薄的夜露。

  他似乎在这儿等了很久了。

  小黑猫从他肩上跳下来,走在了他前边,为他带着路,带他走到朱砂身边。

  只见他在朱砂身边慢慢蹲下身,却迟迟不见他伸出手,直到他身旁的小黑猫拿爪子挠了挠他的鞋面,才见得他将放在膝上的手缓缓朝倒在地上的朱砂伸去。

  明明朱砂就在他跟前,明明不过一个伸手的简单动作,从他的动作及速度看来,就像朱砂离他很远,且这个动作很艰难似的。

  小白不耐烦了,催他道:“我说瞎子,你这到底在做什么,要抱要扛还是要背就赶紧的,人都给你带回来了,你还这么墨迹。”

  君倾的手终是碰到了朱砂,却又在指尖碰到她的一瞬间稍稍往回收了手,随之才又继续碰向她。

  他先碰到的是朱砂的头发,再慢慢地摸索向她的肩与腿,而后动作僵硬缓慢地将她抱了起来。

  “喵——”小黑猫叫了一声,跑到了前边,转头来看君倾,等着为他带路。

  小白也站在前边等他。

  君倾的腰绷得很直,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是缓慢,即便小黑猫在前边为他带路。

  他的手碰到了朱砂肩上黏稠的血,这使得他的手颤了颤。

  “她受伤了?”君倾问小白,声音极沉。

  “你应该问我她还活着吧才对。”小白将双手背在脑袋后,懒洋洋道,“你也该庆幸我去得及时,不然她这会儿大概就已经被人捅成蜂窝,死了。”

  “不过也算你猜对了,今夜的梨苑不会平静。”小白笑眯眯的,就像在说一件好玩儿的事情一样,“一对十,我只给了她两把锈得不行的破刀,她还是能将那些个人的脑袋像切菜一样给切了下来,啧啧,这本事,可真是练得炉火纯青哪,你是没见着那血噗噗地飞溅,别说,还挺好看。”

  “是些什么人?”君倾将搂着朱砂肩膀的手紧了紧,声音沉到了极点。

  “你问我?”小白挑挑眉,将从梨苑带回来的面具在手中抛了一抛,道,“你自己心里都有答案,还用多此一举问我哪?除了赤焰,你觉得还会有什么人非要她的命不可?”

  “别忘了,她可是叛徒。”小白轻笑一声。

  君倾面无表情。

  小白笑着将手中的面具一撕,撕成了两半,扔了,摆摆手道,“行了,我去睡了,成日里就被你们父子俩折腾,我怎么就这么苦命哪。”

  “今夜麻烦你了。”君倾很客气。

  小白却是不买账,“呿,你什么时候不麻烦我了?从小到大你一直都在麻烦我好吧?哼!我睡醒之后要看到二十盒甜糕,不然——哼!”

  “可以。”

  “这还差不多。”小白走了,可他大跨了两步后又退了回来,退回到君倾身边,用手肘撞撞他,笑道,“喂,瞎子,要不要我去帮你把小绯城找来替她把把脉看看伤什么的?啧啧,多好,届时绝对有好戏看,你不用太感谢我,我现在就去找小绯城去!”

  “你若是敢去,日后不会再有甜糕吃。”君倾冷冷道。

  “我说小倾倾,我这可是好心帮你,你居然这么狼心狗肺的!”小白怒了。

  “不用你的好心,你自己留着吧。”

  “哼!那就你个瞎子自己忙活去吧!”小白瞪了君倾一眼,下一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喵?”小黑猫在前边歪着脑袋看着君倾。

  只听君倾对它沉声道:“小黑,今夜怕是要辛劳你了。”

  “喵!”

  *

  君倾没有仆人,他也不要仆人。

  他的棠园,除了随时等候他传命的君松外,只有他自己。

  除了小黑猫每日都会陪伴在他身边外,还有一些大小东西时不时地窜进他屋里来找他玩儿。

  往日里这个时辰,便是小黑都蜷在君倾的床榻边睡去了,更莫说其他大小东西了。

  而今夜,莫说小黑没有睡,便是那些已经睡去了的大小家伙们,也全都醒了过来,一齐拥到了君倾的屋子里来。

  因为今夜的君倾不仅没有睡下,且还很忙碌,忙碌得不是摔了盆便是打了罐,叮叮当当的,根本不能让那些已经睡去了的家伙们好好的睡。

  此时的他坐在床沿上,小黑也蹲在床沿上。

  他的脚边,蹲着三只小狗还有三只毛茸茸的兔子,一旁的椅子上凳子上则是蹲着一溜儿的小鸟,还有三只大狗蹲在不远处,其余猫儿则是蹲在房梁上。

  它们皆在看着君倾,以及躺在他床榻上的女人。

  一个它们在白日里已经见过了的女人。

  床头旁放着两张小几,小几上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药瓶药罐,剪子纱布,还有酒坛。

  小几的脚边有一只打碎了的酒坛,还滚落着几只小药瓶,很显然是被不小心弄掉在地上的。

  更甚者,床前还有两盆被踢翻了的水,弄得一地的湿漉漉。

  君松此时端了第三盆温水来,这一次,他将水盆放到了桌上而不是再放到君倾身边,随之恭敬退了下去,不忘替君倾将门阖上。

  君倾的手抓着朱砂的衣襟,却迟迟没有将她的衣襟别开,就这么愈抓愈紧。

  “喵?”小黑伸出爪子,轻轻挠了挠他的腿。

  君倾回过神,而后将手收了回来,拉了一旁的薄被,盖到了朱砂身上。

  “阿褐。”只听君倾轻唤一声,本是乖乖蹲坐在一旁的黄褐色的大狗连忙冲到了他跟前来,蹲在床沿上的小黑则是连忙跳到了君倾肩上,远离大狗。

  阿褐在君倾跟前使劲摇着尾巴。

  君倾将手放在它脑袋上,揉了揉,道:“替我在这儿守着她,我去去就回。”

  “汪汪!”阿褐很听话。

  君倾站起身,走了两步都对他肩上的小黑猫道:“小黑,随我去一趟风荷苑。”

  君倾离开后,除了房梁上的猫儿们仍旧不敢下来之外,其余的大小家伙全都围到了床榻边来,便是鸟儿,都飞到了床上来,或停在床沿上,或停在朱砂身上,那三只肥肥胖胖的小狗则是两腿站立起来,将前爪巴在床沿上,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床榻上的朱砂看。

  这些大小家伙们似乎都有一个疑问。

  这个姑娘,就是小阿离的娘亲?

  夜早已深,风荷苑里的灯还未熄。

  君倾在月门外顿了顿脚步,抬脚跨了进去。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又开始了啊~码字路漫漫啊~心那个沧桑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81、别忘了,她可是叛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