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一直等一直等 新春活动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才刚躺下,这会儿又猛地坐起了身!

  小阿离见着她又坐了起来,立刻紧张着急道:“娘亲娘亲,娘亲坐起来会疼疼的,娘亲要躺下,爹爹说了娘亲要躺着才不会疼,阿离不要娘亲疼……”

  朱砂这回有理会小阿离,而是径自掀了身上的薄被,同时将双腿移到了床沿上,作势就要穿鞋下床。

  而她才一转身,右肩上便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疼得她不由抬起左手捂向自己的右肩。

  可当她的左手才捂到自己的右肩,她的掌心又即刻传来如被火烧着般的疼痛,使得她紧拧了眉,才堪堪碰到鞋子的双脚顿在了那儿,暂未穿进鞋子里去。

  “娘亲!”小阿离见着朱砂这般急着下床却又忽地拧了眉,着急不已,情急之下张开双臂一把就抱住了朱砂的腿,抱得紧紧的,一边昂着头紧张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娘亲不走好不好,阿离不吵娘亲,阿离听话,阿离会听娘亲的话的!”

  朱砂腿上有伤,被小阿离这么紧紧一抱,她的眉心更拧了,不由沉声道:“小子,撒手。”

  “不要不要不要!”谁知前一瞬还说自己听话的小家伙竟是连连摇头,非但没有撒手,反是将她的腿抱得更紧了,一边更着急道,“阿离不要娘亲走!娘亲骗人,娘亲跟阿离说了会回来的,可是阿离等了娘亲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娘亲回来!只有爹爹回来了……”

  “小白,小白说,娘亲又不要阿离了,小白说娘亲是骗阿离的。”小家伙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小白还说,娘亲不会再回来了,因为娘亲不稀罕阿离,也不稀罕爹爹,所以阿离不会再等得到娘亲了。”

  “阿离要娘亲,阿离要娘亲……”小家伙那红彤彤的眼眶里有了泪,说掉就掉,像断线的珠子,却还是巴巴地看着,两眼一眨不眨,就怕自己眨了眼就再看不见他的娘亲似的,“小白心疼阿离,小白去给阿离找娘亲,阿离一直等一直等……”

  “小白说,阿离要自己把娘亲留下,不然小白就再也不帮阿离找娘亲了,阿离……阿离自己找不到娘亲……阿离身子不好,不能自己出去找娘亲……爹爹会担心的……”

  “阿离不要娘亲走,不要不要不要!”小家伙的眼泪愈流愈多,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到朱砂的腿上,晕过她腿上薄薄的里裤润到了她的皮肤,还能感觉得到他泪水的滚烫,只听小家伙说的话也愈来愈语无伦次,“小白还说,阿离这一次要是没有看住娘亲的话,阿离就再也见不到娘亲了……”

  “阿离知道娘亲不稀罕阿离,可是阿离好稀罕娘亲,阿离没有娘亲,阿离不要娘亲走,娘亲不走,阿离就看着娘亲就好了,阿离听话,阿离不用娘亲和阿离玩,不用娘亲和阿离睡,不用娘亲教阿离读书写字,也不用娘亲抱抱,阿离……阿离不吵娘亲,阿离能看着娘亲就好……”小家伙说到这儿,再也说不下去了,泪水早已流了满脸,想用手抹眼泪,又怕松了手后朱砂会走,想将小脸埋到朱砂腿上蹭蹭,又更是不敢,小小的他知道这样的话只会让本就不稀罕他的娘亲更不稀罕他,是以他只能低下头,耸起小肩膀,努力地将自己的脸往肩上蹭去。

  朱砂坐在床沿上,任小家伙可怜巴巴地抱着她,听他哭兮兮语无伦次的话,看他那双哭得眼眶红肿的眼睛,感受着他想靠近她却又怕她嫌恶他的懂事,不知怎的,朱砂觉得自己的心闷得慌,说不上的难受。

  看着小家伙就算哭得再怎么伤心难过都不敢放声大哭的乖巧模样,以及他正努力地耸起小肩膀来蹭掉脸上的鼻涕和眼泪的可怜模样,朱砂终是心生不忍,抬了缠满纱布的手,凑向小家伙满是泪痕的小脸,用拇指指腹轻揉地替他抹了他眼眶及眼角的泪,温和道:“不哭了,我不走就是。”

  小阿离本是眼泪流得像断了线的珠子般难过又伤心,而当朱砂的手轻碰上他的脸颊时,小家伙便如木头桩子般愣愣地定在了那儿,一动不动,不哭了,甚至连呼吸都忘了,只昂着头定定地看着朱砂。

  朱砂手心及指腹上都有未痊愈的伤,小家伙满脸的泪透过她手上的纱布烫到她指腹上的伤,有些灼热的疼,然她不介意,替小家伙抹了眼眶及眼角的眼泪后再用掌心替他把脸颊及下巴上的泪水也一并轻柔地擦净了。

  直至朱砂收回手,小家伙还讷讷愣愣地没回过神。

  朱砂看着小家伙一副受宠若惊到回不过神的模样,心觉着自己可是对这么一个小小的可怜孩子太过无情了,不过是他抹了抹眼泪而已,竟都能让小家伙愣成这般模样。

  而这样的小阿离,让朱砂根本不敢多瞧,瞧着,总觉她自己亏欠了小家伙似的,是以她又抬起手,在小家伙脑袋上轻轻揉了揉,温和道:“阿离,我渴了,屋里可有水?我想倒一杯来喝。”

  “娘亲渴了吗渴了吗?阿离给娘亲倒水!”小家伙感受着朱砂揉着他脑袋的轻柔动作,猛地回过神,却还是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双手也还是将她的腿抱得紧紧的。

  “不用了,我自己倒就行。”让一个丁点大的小家伙伺候她?她还做不到。

  “阿离给娘亲倒!阿离会的!”小家伙就是抱着朱砂的腿不撒手。

  “……”朱砂本还是要拒绝,可看着小家伙那双满是期待地要为她做些什么的眼睛,她就不再拒绝以免再伤了小家伙的心,“可是你不撒手,怎么给我倒水喝?”

  小家伙还是不撒手,而是看着朱砂,小小声道:“阿离……阿离要是松手了,娘亲就走了,就不要阿离了……”

  “我不走。”朱砂无奈,看来是她让小家伙失望的次数多了,小家伙不相信她了。

  不被一个小小的娃娃信任,尤其是不被这么一个听话又可怜的小娃娃信任,这是什么感觉?

  这是感觉,朱砂说不上来,有些愧疚,又有些难过。

  “真的吗?”小家伙依旧不撒手。

  “真的。”朱砂点点头。

  谁知小家伙却是将她的腿抱得更紧了,声音轻轻细细地喃喃道:“娘亲也说过不扔下阿离的……”

  “……”朱砂更无奈了,小小娃娃,记性这般好,她不过是随便说说的话竟是记得这么清。

  即便朱砂大可直截些将小家伙一脚踹开,可她发现她做不到,经过这几日的事情,她再不能像捡到他的那夜一般能无动于衷地将他推开推走,但如今这般却也是因为她自己,若非她将小家伙推开的次数多了,也不至于小家伙这会儿不相信她。

  那现下可如何让小家伙撒手才是好?

  朱砂忽然想到了什么。

  只见她向小家伙伸出了手,微微扬了扬嘴角,浅浅笑了笑,道:“那我们便打勾勾盖手印,如何?”

  小阿离眨巴眨巴眼,低头看向朱砂朝他伸来的手。

  只见朱砂那缠满了纱布的手,中间三根手指朝掌心曲起,朝小家伙竖着拇指与小手指。

  “阿离不知打勾勾是何意?”朱砂见着小家伙只是盯着她的手看,并没有反应,以为小家伙不知晓这打勾勾是何意,正要解释,忽见得小家伙抱着她的腿蹦跶了起来,再抬起头来看她时,满眼的亮晶晶。

  “阿离知道阿离知道!”只听小家伙雀跃不已道,“爹爹和阿离打过勾勾的!爹爹说打了勾勾盖了手印后就要说话算话的!赖皮的就是小狗狗!阿离知道的!”

  这回轮到朱砂微微怔了怔,小家伙那个人见人怕的爹,竟然会与小家伙玩这种娃娃才会玩的小把戏?

  不过朱砂的话奏效了,只见小家伙兴奋地说完话后连忙抽起了紧抱着朱砂大腿的手,伸出白白净净的小手,用小手指勾上了朱砂的小手指,一脸认真道:“娘亲和阿离打了勾勾,就要说话算话,不能走的,不会再丢下阿离的,不然娘亲就是小狗狗!嗯!盖手印,盖了手印后娘亲就不能反悔了!”

  小家伙说完就要将自己小小的拇指印到朱砂的拇指上,可就在他的拇指就要碰到朱砂的拇指时,他竟没有印上去,反是抬了头来看朱砂,有些小心地问道:“娘亲,盖了手印娘亲就不能反悔了的哦。”

  朱砂知道小家伙是在害怕,害怕她再把他丢下,不管如何,她也不能再伤小家伙的心。

  是以她点了点头,肯定道:“嗯,不反悔。”

  “那,那阿离盖了哦!”小家伙这会儿即刻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小小的拇指印到了朱砂朝他伸来的拇指上。

  那一刻,小家伙笑得开心极了。

  看着小阿离笑,朱砂也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得轻轻的,温柔极了。

  “阿离去给娘亲倒水喝!”和朱砂打过勾勾盖过手印的小家伙欢快地跑开去给朱砂倒水,而就在他要跑开时却被朱砂抓了手臂,对他道,“先别急。”

  “嗯?”小家伙转过身,不解地看着朱砂,“娘亲是不是也饿了呀?阿离去找小华哦,让小华给娘亲做好吃的!小华做的菜可好吃可好吃了!”

  而小家伙的话还未说完,他的鼻尖上便覆上了一块柔柔软软的手帕,更是有一只温暖的手在轻轻捏着他的鼻子,还有温柔好听的声音在对他道:“先擤了鼻涕再跑,鼻涕都要流到嘴里了。”

  因为太过震惊于朱砂这突来的温柔,小家伙非但没有听话地将鼻涕擤出来,反是往回一吸溜,将鼻涕给吸了回去。

  只见朱砂脸一沉,连声音也沉了些道:“擤出来。”

  小家伙这才用力地擤了一把鼻子,吹得垂在他下巴前的帕子边沿猛动。

  朱砂捏了捏他的鼻子,将帕子拿开前再帮他擦了擦鼻子,没有一丝的嫌恶与不耐烦。

  她好像根本丝毫不嫌弃小家伙的鼻涕脏。

  小阿离欢快地给朱砂倒水去了,谁知小家伙竟是朝屋子外边跑了去,朱砂心中想着事情,并未注意,只是在小家伙离开后即刻从床沿上站起身而已,她未走动,只是站着稍加打量自己所在的这间卧房而已。

  待她发现小家伙这一杯水倒的时间颇长了些时,才发现屋子里没有小家伙的身影。

  窗户外,晚霞正红。

  朱砂忽地想到小家伙说过他不能晒到太阳的话,即便她觉得在别人的住处不宜随意走动,此时她也顾不得了,连忙朝屋外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小家伙回来,迈着短短的腿,跨进了高高的门槛。

  而在看见小家伙的那一刻,朱砂不知自己是怎的,脚步就僵在了床边,迈不出去。

  只见小家伙手上提了一个大铜壶,铜壶大,且里边装了水,重,小家伙一只手提不了,是以他只能用两只手来提,提得歪歪斜斜的,整个身子都往铜壶的方向倾去。

  铜壶的嘴上还有白气正冒出,很显然,壶里装的是滚烫的水。

  小家伙把铜壶提到了摆放着茶壶杯盏的枣色漆圆桌边,使劲地踮起脚抬起手,似要将手中的铜壶放到桌上去,奈何他实在不够高,如何也放不了铜壶上去。

  放不上去,小家伙也不一味坚持,小家伙挺机智,铜壶放不上去,将桌上的茶壶及杯盏拿下来也一样。

  小家伙将铜壶放到了地上,而后爬上了身边的凳子,朝桌上将手伸得老长,先是抱了桌上的茶壶下来,再拿了杯盏,将茶壶和杯盏一并放到了铜壶旁边,随之蹲下了身。

  小家伙自顾自的忙,没有去注意站在床边正定定看着他的朱砂。

  小家伙先是往杯盏里倒了半杯凉水,再站起身,提了铜壶,颇为吃力地朝盛了半杯凉水的杯盏里倒进热水,最后他将茶壶重新放回到桌上后,才高兴地去捧还放在地上的杯盏,转身就要将杯盏捧去给朱砂。

  然他一转身,便发现朱砂已经站到了他身边来。

  小家伙也不觉惊诧,反是将自己手中的杯盏朝朱砂举起,乖巧道:“阿离给娘亲倒了温水,爹爹平日里不给阿离喝凉水,说凉水对阿离的身子不好,嗯……娘亲生病了,也不能喝凉水,凉水对娘亲的身子不好,所以阿离给娘亲烧了热水,阿离有给热水兑了凉水的,不会烫到娘亲的嘴的!”

  小家伙说了一大串,朱砂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接他递来的杯盏,她只是看着他而已,看着这个懂事到令人不由有些心疼的小娃娃。

  “阿离给娘亲捧到床边,娘亲要躺下来的,不能站着的,娘亲站着会疼。”小家伙说着便收回手,捧着杯子就要往床榻方向走,却被朱砂拦住。

  只听她道:“躺下了还怎么喝水?我不躺了,我不疼,坐在这桌子边喝就行。”

  让她躺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且还是丞相大人的床,可谓是如卧针毡,她既已醒来,就不会再躺下去。

  “可是——”小家伙拧巴了脸。

  “阿离不信我?”朱砂打断了他的话。

  小家伙立刻道:“阿离信娘亲的!”

  “那你听不听话?”

  “阿离听话!”小家伙猛点点头。

  “我不疼,我在这儿坐,你把杯盏给我就好。”朱砂说完,往前稍走两步,躬身将凳子往外拉了拉,随即坐下了身,朝阿离伸出手。

  小阿离果真听话,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双手捧着的杯盏给朱砂递了过来。

  可就在朱砂的手要碰到杯盏时,小家伙竟是往回收了收手。

  朱砂抬眸看他,只听小家伙关心道:“娘亲的手疼,杯子会烫到娘亲的手的,阿离喂娘亲喝水,可以吗?”

  小家伙不安又期待地看着朱砂,将杯子握得紧紧的。

  小家伙想靠近他的娘亲,却又怕他的娘亲拒绝他。

  朱砂默了默,而是微微点了点头,“好,那就先谢谢阿离了。”

  “不谢的不谢的!”小家伙立刻开心地笑了,“阿离喜欢为娘亲做事的!”

  小家伙将杯子凑到了朱砂嘴边。

  朱砂微躬下身,将小阿离亲自喂她的水,喝光了。

  屋子外,不知何时站了个人,站在门墙前边,静静地听着屋里的人说话。

  ------题外话------

  啊~我们的小阿离多听话懂事啊~哦呵呵呵~

  没娘的娃像根草哪~

  【把昨天的题外话没能张贴完新春活动张贴完,第一二三条请看上一章节题外,这里是四和五】

  4、限时赠520小说币:除夕当天至初七,每天章节更新后在留言区留言的第一人且评论的内容与文有关的正版订阅姑娘奖励520小说币555!不重复奖励同一ID。

  5、麦霸运气王:群内不定时举行抢红包运气王唱歌活动!然然大妈代表墨念管理组陪姑娘们嗨嗨皮皮的过大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83、一直等一直等 新春活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