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时日不多了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好像今天甚话也没有说

  ------题外话------

  此时此刻,相府门外,昨日来过的那辆宽大的黑篷马车又停在了门外。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还不待她伸出手,小家伙便已抬了手来握住她的手,这才满足地笑了,安慰似地对她道:“娘亲不怕不怕哦,医仙姨姨很好的,是爹爹让小白把医仙姨姨找来给娘亲看病的哦!嘻,阿离和娘亲一起回屋,一起回屋!”

  “当然。”朱砂没有拒绝。

  “那,那阿离可以握着娘亲的手一起进去吗?”小家伙一脸期待。

  虽说是日落时的光照,怕是也会对小家伙不好,否则他的爹爹就不会将自己的外袍裹到他身上来。

  “嗯。”朱砂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回屋去吧,莫在外边站太久了。”

  朱砂不愚笨,她自然知晓这是为何。

  阿离觉得很奇怪,看看苏绯城又看看朱砂,拧巴着小脸道:“娘亲,医仙姨姨平时不是这样的,医仙姨姨很好的。”

  苏绯城不等朱砂说什么,便已径自走进了小棠园。

  “我知道。”苏绯城温和地回了阿离一声,而后神色冰冷地看了朱砂一眼,便与她擦肩而过,道,“我是大夫。”

  “医仙姨姨!”阿离一见着苏绯城,先是乖巧地唤了她一声,而后一脸难过道,“医仙姨姨,娘亲生病了,娘亲身子疼,医仙姨姨可不可以帮娘亲看看?”

  朱砂才按停的颞颥又开始跳了。

  莫非丞相大人说的大夫,便是这位医仙姑娘?

  看着施施然而来的苏绯城,朱砂眸中闪过一次诧异。

  是一名身穿淡蓝色裙裳模样清雅的姑娘,这个姑娘朱砂见过,是阿离口中的医仙姨姨。

  只听一声清清冷冷的女子声音传来:“醒了?”

  而又忽然,朱砂将手倏地垂下,朝后转身。

  “……”朱砂抬手扶额,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突突直跳的颞颥。

  “娘亲放心哦,阿离不会告诉爹爹娘亲在盯着爹爹看的!”小家伙的脸色就像天上的云,说变就变,前一瞬还是一脸的委屈,这一瞬就是笑得开心,“娘亲不用担心哦!”

  “……”见着小家伙一副可怜巴巴的委屈模样,朱砂深吸一口气,然后不得不承认道,“好吧,我承认,我在看着你爹。”

  阿离委屈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朱砂,“可是,可是阿离都看见娘方才一直在看着爹爹的呀……阿离没有胡说八道……”

  只要一看着他的眼睛,她总是能失神。

  “……胡说八道。”朱砂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即便她方才……的确是在看着君倾。

  阿离眨巴眨巴眼,觉得自己没说错话啊,于是老实回道:“就在刚刚呀,娘亲一直在盯着爹爹看的呀!”

  朱砂回过神,不由瞪向阿离,没好气道:“谁说我看你爹了?”

  直至君倾走得已瞧不见背影,小阿离这才抬手扯扯朱砂的衣袖,提醒她道:“娘亲娘亲,爹爹已经走了哦,看不见了哦,娘亲不要再看了。”

  “朱砂姑娘放心,不会有人敢来相府。”这是君倾转身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

  “小棠园到了。”朱砂的话再一次被打断,就像是君倾根本不愿意听她说上一句话似的,只淡淡道,“朱砂姑娘好生静养,大夫随后便来。”

  “丞相大人,民女——”

  “不会。”君倾将手覆到了紧张不安的小家伙脑袋上,像给他定心丸吃一样,用最简洁的话说了最能让小家伙安心的话,“娘亲只是阿离的娘亲。”

  “爹爹是在和娘亲说方才小白说的事情吗?是吗是吗?”小家伙一着急,便两只手一起抓上了君倾的手,紧张道,“娘亲会去被别人当娘亲吗?是有人要和阿离抢娘亲吗?”

  不闻不问安静在此养伤?朱砂显然做不到,只是她正要问的话被小阿离着急地打断了。

  “……”朱砂眼角微跳,“丞相大人,民女——”

  在即将走到小棠园时,才听得沉默了一路的君倾道:“关于圣旨与安北侯府的事情,朱砂姑娘尽可放心,素心的事情,姑娘也无需太过挂心,然姑娘心中必然有疑,姑娘在此将身上的伤养好后,随时可来问我。”

  而这个女子,又去了何处?

  是怎样的女子走进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的心里?

  朱砂忽然想到了小家伙真的娘亲。

  可也正是这样的每一步,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对自己孩儿的信任与疼爱。

  这样每一步都走得平稳的他根本就让人看不出来是个瞎子。

  走着走着,朱砂不由得抬眸看向一直沉默着的君倾。

  而君倾跨出的每一步都没有思索与迟疑,他相信阿离给他领的路。

  小家伙专心得都忘了与朱砂说话,亦专心得没有注意到朱砂早就拂开了他的手而走到他们父子俩身后。

  他是在与他的爹爹说话,因为他在为他的爹爹带路,给他的爹爹提醒着前边的路是和模样。

  朱砂心中想着方才小白说的事情以及安北侯府里的事情,想问上一问,却不知当如何开口询问才是好,因为这由棠园到小棠园的一路,都是小阿离在说话,却又不是在与她说。

  *

  “时日不多了啊……”

  只是,永没有人瞧得见,那总是笑吟吟好似从不会悲伤难过的小白,此时走在满院的海棠树之中,他那双总是笑得迷人的桃花眼里,有着谁也没见过的沉重。

  “喵?”小黑蹲在桌子边,歪着脑袋看着不紧不慢往院外走去的小白,似乎不明白小白究竟在说什么的模样。

  “得得得,不和你玩儿了,我要去找小绯城了。”小白用脚背将小黑抛起数回后将它别到了一旁,站起身边往外走边叹气道,“谁让我是个当爹的命哟,儿子喜欢的,我当爹的就算反对也没用哪,真是伤我的心哪!”

  “喵……”

  “你也想不通?”小白挑挑眉,用脚背勾起小黑,将它抛了抛,“我都想不通的事情,你会想得通?别这么看得起自己啊。”

  “喵——”

  小白用鞋尖挠着小黑的肚腹,看着院中的海棠树,慢悠悠道:“小黑哪,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觉得他们可真是奇怪哪?父子俩都放着好好的小绯城不选,偏都选一个不讨人喜欢且还不喜欢他们父子俩,想不通,想不通哪!”

  君倾走了,那一直跟着他的小黑猫却没有随他一齐离开,而是跑到了小白脚边,用脑袋蹭着他的腿。

  朱砂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君倾一眼,竟是这般喜爱海棠花?

  棠园与小棠园,以及他衣襟上的海棠花……

  而这儿的海棠树,比小棠园里的海棠树要多得多,多得院子里只留出了一条窄窄的小道来供人行走而已。

  跟着这父子俩走到院子里的朱砂发现,这院子里,遍目可见的海棠树,青绿的果子垂在枝头下,一簇又一簇。

  “行行行,知道了。”小白又是笑着摆摆手,催他们赶紧离开,“赶紧走赶紧走,别搁这儿碍我眼,我要再加二十盒甜糕。”

  “嗯。”君倾又是淡淡应了一声,伸过另一只手将盖在阿离脑袋上的衣袍往下拉了拉后这才抬脚离开,走时不忘对小白道,“小白,替我把苏姑娘请到小棠园一趟。”

  小家伙立刻将她的手抓得紧紧的,“爹爹爹爹,娘亲也在一起了哦!”

  朱砂微微拧了拧眉,随后抬脚跨出了门槛,站在阿离身边,同时握住了他朝她身伸来的小手。

  朱砂本是想跟在君倾与阿离身后走即可,然她发现,君倾迟迟不走,阿离还在巴巴地看着她,且还朝她小心翼翼地伸着手。

  朱砂不语。

  “娘亲?”阿离不解地看着朱砂,他不明白朱砂为何要站在他身后而不是走到他身边来。

  后边这个位置,才是适合她的,她并不是阿离真正的娘亲,不宜走到他们父子俩身旁。

  朱砂无法,只能走上前,却未走到小阿离身边,而是停在了他身后。

  “朱砂姑娘在想什么呢?还不赶紧地走上去?”小白笑得懒洋洋地朝朱砂摆摆手,一副催她赶紧走别搁这儿碍眼的模样,“没瞧见我们小阿离在等着你走上去么?”

  朱砂并未即刻就迈开脚步,她觉着她此刻走上前会扰到这难得处在一起的父子俩,她不过是个外人,这时候走上去,岂非多余?

  小家伙因为能牵到君倾的手给他带路而开心,却也未忘他的娘亲,只见他边握着君倾的手边转过身来对朱砂笑道:“娘亲娘亲!爹爹送阿离和娘亲一起到小棠园去哦!娘亲快来快来!”

  不过是能握到自己爹爹的手而已,竟是能让这个小小的娃娃这般开心,可见他有多稀罕他的爹爹,也可见平日里他极少有机会能与他的爹爹这般亲近。

  小阿离看着君倾朝他伸来的手,先是怔怔,而后笑着抬起自己的手,握上了君倾那粗糙的大手,欢喜不已道:“阿离给爹爹带路!阿离给爹爹带路!”

  他只是向小家伙伸出了自己的手而已。

  君倾没有回答阿离小心翼翼的问题,他只是——

  朱砂看着站在门槛外的这父子俩,看着冷漠的君倾与眼巴巴看着他的阿离,莫名地觉得心有些堵。

  小家伙忽然撒欢似的冲到了君倾身边,明明一副十分想要牵他手的模样,却只是乖乖地站在他身边,小心地询问:“那,那阿离可以给爹爹带路吗?阿离可以给爹爹当眼睛的。”

  “嗯。”君倾的回答始终不多一个字。

  “是送阿离和娘亲一起过去小棠园吗?”小家伙又问。

  他在等待屋子里的人。

  “嗯。”君倾的脚步停在门槛外。

  君倾这话,让小阿离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惊喜般,竟是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激动紧张地问道:“爹爹是要送阿离回小棠园去吗?”

  “走吧。”君倾在这时跨出了门槛,语气还是冷淡道,“我送你们过去。”

  算是对吧,她不过一介外人,在这相府里,可不能由她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她是为了回报丞相大人一而再地帮她而到这相府里来,自然要听从主人家的话。

  朱砂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嗯。”君倾亦最简洁的方式回答了小阿离,阿离随即跑到朱砂面前,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兴奋道,“娘亲娘亲!娘亲要去阿离的小棠园吗?对吗对吗?”

  “爹爹爹爹……”阿离这时眨巴着眼看着君倾,小心翼翼地问,“娘亲是要和阿离一起回去小棠园吗?”

  君倾虽瞧不见,然他却知朱砂想说的是什么,便冷冷淡淡道:“不远,此时的阳光,无碍。”

  朱砂看向院子里的霞光。

  “民女谢过丞相大人。”朱砂没有拒绝,她总归没有去处,且身上有伤,便没有推拒,况且在小棠园面对阿离,可远比在这棠园面对这堂堂丞相好,“只是贵公子的身子……”

  就在朱砂心想着自己这会儿该往哪儿杵时,听得君倾道:“朱砂怕是在这棠园呆不习惯,到小棠园去吧,小棠园里已为姑娘收拾好了屋房。”

  小阿离抓着君倾盖到他头上来的衣裳,看看君倾又转头看看朱砂,紧张道:“爹爹,娘亲……”

  君倾说完话,站起了身。

  “嗯。”君倾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而后将从自己身上脱下的外袍盖到了阿离头上,边将衣袖在小家伙身上打个结以不让衣袍滑落边道,“那就回小棠园去吧。”

  君倾在这时将自己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待得小家伙擦完药将药瓶原位放回后他再回到了君倾面前,乖巧道:“爹爹,阿离擦好药了,瓶子也放回去了。”

  小家伙说完,连忙将小手里抓着的药瓶放到他和君倾之间的小几上,动作笨拙地给自己被烫伤的手背抹上药膏。

  小家伙即刻爬上他身旁的另一张太师椅,不待君倾再说话,小家伙便先道:“爹爹,阿离坐好了,阿离这就给手上药。”

  小家伙立刻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连忙从小白面前跳开,听话地走到了君倾面前,只听君倾又道,“坐下。”

  “阿离。”一直沉默着的君倾在这时候冷冷唤了阿离一声,“过来。”

  “……”朱砂觉得,这个男人,可真不是一般别扭。

  “这还差不多。”小白这才满意地笑了。

  “小白。”小家伙又拉了拉小白的手,夸他道,“小白最好看了!最好看最好看了!”

  “哼!”小白别开脸。

  谁知小家伙转过身来就扑到小白身上抱了抱他,笑得撒娇道:“小白小白,阿离好稀罕小白的,阿离抱抱小白哦,小白不要不理阿离哦。”

  “瞎子,你自己看看你教的好儿子!”小白瞪着小阿离,将他从自己面前推开,“小阿离跟你爹去,小白不要你了!”

  小白虽瞪着小家伙,然下手力道并不重,说是掐,不如说是轻轻捏捏小家伙的脸更为准确,因为小阿离根本就没觉到疼。

  “我说小阿离啊。”小白忽地伸出手,掐了小家伙的脸颊,也瞪他道,“你白眼狼啊,和你爹一样白眼狼啊?白把你们养大了都来嫌弃小白了啊?”

  “小白你坏!”只见小家伙忽地就撒开手,冲到了小白跟前来,一脸气恼地瞪着他,凶道,“娘亲才不难看!娘亲很好很好的!小白才难看!”

  小白被小阿离这么瞪着也不恼,反是笑道:“小阿离,你瞪着小白也没用啊,又不是小白要和你爹抢你娘亲,小白才看不上你娘亲,难看就算了,性子还不讨喜,送给小白都不要。”

  小家伙当着他爹的面说她是他爹的,这可着实让她不知把自己的脸往哪摆才合适。

  朱砂尴尬到了极点,伸手推开阿离时不忘沉声道:“阿离,别胡说!”

  君倾面上无动于衷,手指却微微颤了颤。

  “娘亲是爹爹的!”小阿离紧紧抱着朱砂的大腿,瞪着小白,着急道,“娘亲是阿离的!”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85、时日不多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