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你只是个过客,懂吗?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青烟怒火更盛,握剑的手已经抓紧得隐隐颤抖,那神色凌厉得随时都有可能抽出剑来将小白那张多话的嘴给洞穿。

  续断公子只是微微拧眉。

  小白向君倾靠得更近,明明是笑着,却用一副害怕的口吻道:“小倾倾,你看那姑娘的眼神,简直就像要杀了我一样,我真是害怕极了!”

  君松别开眼不看小白,心里一阵想呕。

  君倾只是抬起手,面无表情地将正往他愈靠愈近的小白给推开了,不给星点面子。

  小白被推开既不伤心也不恼怒,反是得意地继续吃甜糕去了。

  续断公子只当没有听到小白说的话,又问君倾道:“还请丞相大人告知。”

  “若君某说不是,公子当如何?”君倾这时候缓缓向续断公子转过身来,用那双什么也瞧不见的眸子“看”着他,语气冷冷淡淡的不起微澜,“若君某说是,公子又当如何?”

  “若不是,便当是小生随口问问。”这半句说完,续断公子的语气忽地沉了下来,“若是,那小生便要将她带走。”

  “呵呵呵呵——”君倾笑了,他极少笑,更极少笑出声,且还是在外人面前笑,他笑声很轻,却又带着浓浓的嘲讽与鄙夷,“那也要看公子有无这个本事。”

  而在君倾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两道白得刺眼的剑光同时向他的咽喉刺来!

  握剑的,是青烟与柯甲!

  他们眸中翻滚着浓浓怒火,恨不得将君倾的咽喉及心脏一剑钉穿!

  君松欲上前保护君倾,谁知却被小白拦住,眼见那两柄快如鹰隼的剑就要刺穿君倾的咽喉及胸膛——

  “主上!”君松被小白拦着,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白只是笑得慵慵懒懒地吃甜糕。

  续断公子面上已然不见了温和之色,唯余阴冷,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危险当头还淡然自若的君倾。

  明明就要见着君倾毙命在这速度快得让人逃无可逃的利剑下,可当那两柄剑刺到他身上时,刺着的却不是君倾的人,而是他坐着的椅子!

  青烟与柯甲大惊!

  这——

  而还不待青烟与柯甲由震惊中回过神,他们只闻身后忽传来一声轮椅的木轮猛地滚动的声响,他们回过头时,只见续断公子身下的轮椅砰的一声撞到了书房的门槛,震下了门框上的厚厚积灰。

  续断公子则是抬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噗”地喷出了一口腥红的血!

  “公子!”青烟惊呼一声,声音颤抖得厉害,冲到了续断公子身边,扔了手上的剑连忙从怀中掏出帕子来为他擦拭嘴边及衣裳上的血。

  柯甲挡到了续断公子面前,两眼恶狠狠地盯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君倾,然他紧握剑柄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显然,他在害怕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丞相君倾!

  他方才明明就看见他的剑只差一分就刺进他的心口,可他的剑下去之时,却只是钉到了椅背!

  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丞相,竟是能在比眨眼还要短的时间内躲过他们的剑!

  不仅躲过了,且还让他们根本察觉不到他是何时避开的,速度快得就好像他一开始就没有在那椅子上坐着似的!

  这样的人,如何能让人不觉害怕?

  只是这个让柯甲震惊到难以置信的丞相君倾,此刻他的右手掌心是一片浓浓的黑紫,不止是掌心,连手背都是。

  而这紫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他指尖及手腕的方向蔓延而去!

  “哎呀呀,我的小倾倾,你中毒了呀?”小白在这时跳到了君倾身边,看着君倾正发黑的右手,却还是说着玩笑般的话,似乎他根本不知道紧张似的。

  续断公子拂开正在为他擦拭衣裳上的血的青烟,盯着君倾,沉声道:“丞相大人藏得可真深,怕是帝君都不知晓他的君爱卿并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吧。”

  “公子的毒也是名不虚传,今日得以亲自尝试,倒是荣幸。”君倾并不在乎他右手上正在蔓延的毒,正如续断公子不在乎他心口上的伤一样,“公子今日可还想要将她带走,若是公子还想,君某不介意让公子永远也走不出相府的门。”

  “今日不必了。”续断公子竟不再坚持,反是温和地笑了,“她会去找小生的,并不急在这一日。”

  “是么,那君某与公子的事情,今日是不用谈了,君松,送客。”君倾面无表情地说完话,不再理会续断公子,先行离开了这第一进庭院。

  小白未跟着君倾离开,而是捏着下巴看着面色惨白的续断公子,慢悠悠道:“啧啧,伤得不轻,照你这软趴趴的样,没个半月一个月的,可消化不了我们小倾倾的这一掌。”

  “你说你们也真是,好好的事情,就为个女人谈崩了,真是……”小白一脸嫌弃地摆摆手,也走了,“小松松啊,记得送客,别让他们搁这儿碍到我小倾倾的眼。”

  “公子……”青烟这时已无暇去理会小白的态度,只关心着续断公子心口的伤。

  那名为柯甲的少年这时也收了剑站到了续断公子身旁,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续断公子捂着心口轻咳一声,“回吧。”

  “……是,公子。”青烟心中纵是再如何愤怒不干,此时也不便再说什么。

  这般回去,该如何与穆先生说?

  离了第一进庭院的小白追上君倾,走在君倾身旁,看看他已经被毒素侵得全黑的右手,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慢悠悠地问道:“要不要帮你去把小绯城找来啊?”

  “不必。”君倾毫不犹豫答道。

  “那要不要帮你去把你曾经的女人找来啊?”小白挑挑眉,又问。

  “不用。”君倾还是想也不想便道。

  “那你就自己这么忍着啊?”小白戏谑,“忍到死啊?”

  君倾不做声,只是慢慢朝棠园的方向走。

  “何必呢。”小白忽然轻叹一声,“你为她做的这些,她都不会知道,从前的,她忘了,如今的,她不知,以后的,也不会有了,如今的你在她眼里心里,不过是个过客。”

  “过客,你懂吗小阿倾?”小白拧眉,眸中有心疼,不仅是友人间的那种怜惜,更是长辈对小辈的怜爱,“她已经什么都忘了,忘了你忘了阿离更忘了你们曾经那段刻骨铭心的情,如今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再值得你为她付出的了,你懂吗?”

  “我懂。”君倾没有否认,他的声音很轻,轻得风吹就能散去,“可是我放不下,如何都放不下,你懂吗小白?”

  “我不懂。”小白将眉心拧得更紧,“也不想懂,你们人的事情,我通通都不想懂。”

  “自欺欺人。”君倾用左手紧捏着自己的右手手腕,以让毒素蔓延得慢一些,尽管他的脚步开始发晃,他还是在缓缓淡淡地与小白说话,“你懂,你比任何人都懂,否则你也不会一直守着君家。”

  小白的肩膀倏地一抖。

  君倾的话还在继续,“数百个春秋冬夏过去了……”

  “你闭嘴!”一直总是笑眯眯的小白忽然怒了,呵斥了君倾一声,“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君倾对小白的呵斥充耳不闻,依旧缓缓道:“她早已不在了,你还在一直守着君家。”

  “小家伙你找死!”小白似是真怒了,扬起巴掌就要往君倾背上打去,“你长大不仅翅膀硬了嘴也硬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不舍得打你!”

  君倾停下的脚步,似是很配合地停下来让小白打。

  可小白扬起的巴掌迟迟没有落到君倾背上,只是盯着君倾的背愈看愈气,气喘吁吁的,明明一副恨不得将君倾狠狠揍打一顿的模样,却又迟迟下不去这个手,他终是无奈地撒下手,从怀里摸出一把小匕首,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一把就将自己的手腕塞到君倾嘴里,一边咬牙切齿道:“你们君家人就是来克我的!阿瑶也就算了!你个小屁孩子也来克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还教你武功不说,居然还不听话!真气死我了!”

  “赶紧老老实实地给我喝!没到你死的时候不准死!自己把事情处理干净了再死,别整要我为你操心!”小白说着怒冲冲的话,眼中却始终有疼惜。

  君倾咬着小白的手腕,咽着他的血,渐渐的,只见他那已经蔓延到臂弯处的紫黑毒素慢慢往掌心倒回。

  小白就这么让君倾咬着他的手腕一直同他走到棠园,自也唠叨了一路。

  君倾默默地听着他总也说不完的话。

  回到棠园时,那本是朝君倾体内蔓延而去的毒素从新聚回到他的右手掌心,在他的掌心皮下聚了乌黑一片。

  小白这时将自己的手从君倾口中收回,嗷嗷叫了一声后伸手摊开君倾的右手,握着匕首在他掌心划下深深一道口子,随即见着浓黑的血水从那道深深的口子汩汩流出。

  小白这才丢开手上的匕首,从一旁的箱柜里胡乱地翻出一条干净的布帕来裹住自己的手腕,走到君倾面前指着他的鼻尖恼道:“一百盒甜糕,明天让人送到我房里!哎哟,我的手哪,要残废了啊。”

  “还不是都因为你这倔孩子!?”小白砰的一拳砸到桌上,瞪着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君倾,“找小绯城多好!非要我割血给你不可,我说人小绯城哪点不好,哪点配不上你这个已经成过婚还有了娃的瞎子?”

  “并非她不好,只是她不是我心中的人而已。”君倾的神情总是不会有多大的起伏变化,即便身上有伤有疼痛,他也总是一副冰冷淡然的模样,“我也不会是她真正的良人。”

  “算了,不说你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小白不耐烦地摆摆手,“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她这么忽然出现可不在你我的计划范围内,就算你想要藏着她,也不见得她会给你藏,要不是我这非凡的本事,她才不会到你这破府邸来,现下哪,她肯定在想着怎么离开这儿,离得你远远的。”

  ……

  窗外,夜幕正慢慢拢上。

  安北侯府,惜花苑。

  沈葭站在窗户边,看着渐渐被夜色拢上的侯府,将窗棂抓得紧紧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叩叩——”忽地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却是吓得沈葭一跳,吓得她面色微白,“谁……谁!?”

  “葭儿,我是哥哥,听母亲说你今儿身子又不适了,哥哥上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小嘴儿,是哥哥今日特意命丫鬟到街市上买的。”沈奕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听着温文儒雅,让莫名慌乱的沈葭稍稍安下了心。

  “哥哥……哥哥可是自己上来的么?”沈葭有些不安地问。

  “是哥哥自己,葭儿怎么了?”沈奕关心又疑惑地问。

  沈葭没有再回答什么,而是走上前去,替沈奕开了门时才道:“没什么,只是葭儿这几日形容丑陋,不想让旁人见到罢了。”

  “呵呵……”沈奕轻轻一笑,极为宠溺的模样,“葭儿何曾丑陋了?我们的葭儿可是时时都可人的,来,屋里来,让哥哥好好看看你,你回来几日了,哥哥还未曾和你好好坐下说过一回话。”

  待得进了屋坐了下来,沈奕才发现沈葭的精神及气色尤为差,不禁蹙了眉,关心道:“妹妹的气色怎的这般不好,今日可曾唤大夫来瞧过了?”

  “哥哥!”沈葭忽然抓了沈奕的手腕,抓得紧紧的,一脸紧张不安地看着他,那模样,就像是一个不会凫水的人在水里不断沉沉浮浮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沈葭面色苍白,仿佛受过了极大的惊吓般,紧抓着沈奕的手,用颤抖的声音道,“我……葭儿怕,葭儿害怕……”

  沈葭这突然的情绪变化让沈奕有些慌了,连忙轻轻拍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慰她道:“葭儿这是怎么了?可是方才在睡觉,梦靥了?不怕了不怕了,你现在醒了,哥哥在陪你,没事儿的。”

  “不不,哥哥,我不是在梦靥,不是在梦靥!”沈葭这会儿像是失控了一样,睁大了眼死死盯着沈奕,好像这样就能让她不害怕就像有人能救了她似的,“哥哥,我,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沈奕惊住,轻拍着沈葭手背的手也蓦地僵住。

  皇城。

  御书房内。

  姬灏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匍匐在他面前的崔公公,神色及语气冷得不能再冷,道:“昨日还好好的人,今日便死了?”

  “回帝君,是的。”崔公公没有抬头,依旧维持着匍匐的姿势,恭敬回话道。

  “崔易,你就没有什么要和孤说的了?”姬灏川又问。

  崔公公将身子匐得更低,“奴才说的句句属实,不敢有半点欺瞒帝君!”

  “是么?”姬灏川冷冷反问一声,随之只见他忽地躬下身,拎起了匍匐在地的崔公公,抬手掐上他的脖子,将他用力往上提,再一次问道,“孤再问一次,你还有没有别的话要对孤说的?”

  “帝……帝君……奴才……”崔公公脖子被掐得呼吸困难,根本就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姬灏川非但没有松手,反是将他的脖子捏得更紧。

  “帝君何必为难崔公公。”就在崔公公被姬灏川掐得只剩下一口气在时,一身穿深灰色长袍的中年男人跨进了御书房高高的门槛来,见着姬灏川也不下跪,只是朝他微微躬了躬身,道,“小臣言危,见过帝君,帝君圣安。”

  姬灏川在来人朝他行过礼后蓦地松开了手,得救了的崔公公来不及吸吐一口气,便先对着来人跪了下来,如面对姬灏川一般的恭敬不已道:“奴才见过帝师!”

  只见那言危帝师依旧是微弓着身一副恭谦的模样,说出的话及语气却与他的举止大相径庭。

  “安北侯府梨苑一事,是小臣的意思。”

  姬灏川拧眉冷冷盯着他。

  ------题外话------

  小阿离一家在此提前祝姑娘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利!家庭和和美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87、你只是个过客,懂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