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想和他亲近哪?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肩上的伤,足足养了七日,尽管有着苏绯城的良药,可她夜里总是睡得不安宁,这在苏绯城良药下本该七八日就该完全愈合的伤,如今才是勉强愈合。

  那夜他们在小棠园里小坐之后,朱砂没有再见过君倾。

  君倾没有再来过小棠园,便是那话多得不行的小白,也未见出现过。

  这些日子里,朱砂并未逞强要离开,反是安安静静地养伤,并非她放下了素心的事情,而是她只有一条命,她不能拿自己的命玩笑,若不先养好伤,怕只会平白地搭进自己的性命。

  而安北侯府就在那里,他们所欠下的债,始终要还的。

  朱砂白日里或是看小阿离读书习字,或是看他自己烧水洗衣,或是听他背医书,或是看他与那些小动物们玩耍,入夜了则是由他牵着她的手带她到相府的各处走玩。

  小家伙每一夜出去,都会拉着朱砂的手带他走到棠园去,却不敢进去,只站在门外呆呆地看着棠园好一会儿才离开,朱砂知道小家伙这是想他的爹爹了,问他为何不进去,小家伙竟是回答“爹爹好忙好忙的,阿离不能打扰爹爹”,而这相府的事情,朱砂不便干涉,再不多问什么。

  夜里,躺在床榻上,小家伙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待他说得倦了,才慢慢睡去。

  只不过小家伙每夜睡着之前都会说上一句同样的话——不知道爹爹明儿会不会来看阿离呀?小白会不会来?

  起初朱砂不适应这小家伙睡在她身侧,但这几日相处,倒也使得她没了初时那般嫌弃小家伙,将就将就,便也行了。

  只是这相府里的人始终无人与她提上一句给她单独收拾间屋房来住的话,好在小阿离乖巧懂事,虽然对她稀罕得不得了,却也不会总是黏着她,尤其在他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那副认真的模样,根本就不在乎旁边有谁人在了。

  小阿离告诉他,这是他爹爹给他安排的每日必做的功课,晨起后先蹲两刻钟的马步,稍作歇息后沿着小棠园跑上一刻钟,待太阳升起后先温习昨日君华交给他的诗词,然后是静坐习字,习一个时辰的字,再背一个时辰的医书,午时作一个时辰的休息,休息起来后又是到阁屋来,或习字或学画,稍微休息时会与那些跑到小棠园来的小家伙们玩耍,吃罢晚饭后才是他可以跑出屋外玩耍的时间。

  小家伙很听话,根本无需任何在旁督促,就像他不想让他的爹爹为他操心似的,他总能把君倾安排给他的功课做好,便是洗衣烧水洗身,都是小家伙自己来,根本无需谁人搭手帮忙。

  只是小家伙小,力气不够,君华会事先替他把冷水打好,但是把水倒进锅里却是由小家伙自己来,小家伙提不动沉重的木桶,便用木瓢将水一瓢瓢地舀到锅里,又因为小家伙不够高,每往放在灶台上的锅里舀水时他都要踩上小木凳,把水从锅里舀出来时亦然如此。

  朱砂看着他不是泼湿了衣裳鞋子便是烫着手,有时会忍不住想要帮他,小家伙却是不用,只道是自己可以的,小家伙洗过身后还自己搓洗自己换下的衣裳,洗好晾晒好了之后他才会到院子外玩耍,而棠园院门外,则是他每一夜都要去的地方。

  苏绯城也每日会来小棠园,来检查朱砂肩上的伤,却从不与她多说上一句话一个字,给她检查完伤口后便教小阿离一些医书上他所看不明白的内容。

  每每这个时候,朱砂看着认真教的苏绯城与认真学的小阿离,总会蓦地心生羡慕,羡慕苏绯城这般有能耐的女子,能书会画,医术不凡。

  现下,朱砂一如这几日里一般坐在一旁静看着苏绯城教小阿离医书上的内容,苏绯城教得认真,小阿离听得认真,屋外亮白的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将他们的脸映得明亮,朱砂觉着,他们像一对母子。

  朱砂觉得小阿离喜欢苏绯城,而苏绯城待他也温柔,全然没有面对他人时的那股冰冷劲儿,只是不知小阿离为何偏偏就只要她这么一个并不待见他的人当娘亲。

  不懂小家伙心思,朱砂低头接着看手上拿着一本兵器图谱,她不识字,亦不会刺绣,枯坐着太难打发时间,她便让小阿离给她找了几本图谱,供她打发时间。

  不知苏绯城与小家伙说到了什么内容,只听小家伙忽然问:“医仙姨姨,娘亲肩上的伤还没有好吗?还要好久好久才能好吗?”

  只见苏绯城冷冷看了朱砂一眼,道:“快好了。”

  “好了娘亲就不会再疼了是吗?”小家伙又问。

  “是的。”

  小家伙开心地笑了笑,拿起桌上他本正在看的医书递给苏绯城,道:“阿离看好了,医仙姨姨可以检查阿离背书了。”

  苏绯城接过阿离递来的医书,却没有看,而是转身走到了坐在窗边正翻阅着一本兵器图谱的朱砂面前,冷冰冰道:“朱砂姑娘闲来也无事,不如今次由朱砂姑娘来听阿离背医书如何?”

  苏绯城说完,将手上的医书递给了朱砂。

  朱砂看一眼苏绯城递来的医书,继而抬头看她,只见苏绯城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面上眼中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让人根本猜不到她心中想的是什么。

  今晨苏绯城还未来之前,小家伙见着朱砂这几日只是翻阅着画有插图的书册,不曾看过其余的书一眼,便小心翼翼地问了她“娘亲是不是看不懂字呀?”,朱砂颇为尴尬,却没有隐瞒小家伙,承认了,道是自己从未学过,也未有人教过,她,并不识字。

  当朱砂不知小家伙会如何看她时,却听得小家伙极为认真道“那阿离教娘亲认字好不好?”,竟全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使得朱砂一愣,笑了。

  朱砂没有拒绝小家伙,而正当小家伙要开始教朱砂写她的名字时,苏绯城过来了,他们便下作罢,小阿离拉着朱砂的衣袖高兴地说待医仙姨姨走了再写给娘亲看,朱砂点头说好。

  而现下,苏绯城居然要她听阿离背医书,她如何看得懂?

  “朱砂姑娘?”苏绯城见朱砂迟迟未接她手上的医书,便又再唤了她一声。

  朱砂神色淡淡地接过苏绯城手上的医书,小阿离在这时忽地冲过来,竟是抢了朱砂手上的医书,着急道:“医仙姨姨,阿离……阿离还要再背背!”

  苏绯城看着朱砂的眼神里忽然多了一抹鄙夷。

  朱砂没有理会苏绯城,而是低了头重新拿起她方才看的那本兵器图谱来看。

  “阿离先自己看着医书,姨姨还有事,先走了,明日再过来。”苏绯城神色冷冷地盯着朱砂看了少顷,才转头看向又重新坐回到书桌后的阿离,道。

  “阿离知道了,姨姨慢走。”小家伙乖巧应声。

  苏绯城走出两步后又停了停脚步,微微侧了头看朱砂,冷声道:“朱砂姑娘既不在意自己肩上的伤,怕是也不需要我再为姑娘看伤。”

  朱砂垂下手,站起身,对苏绯城微微垂首,客气道:“抱歉,并非朱砂不在意自己肩上的伤,只是朱砂夜里难眠,让苏姑娘费心了。”

  苏绯城却是连朱砂的话都未听完,便迈步走了。

  朱砂亦没有转头去看苏绯城的背影,而是心中轻叹一声,这相府,还是留不得,留了,便是自己给自己生事。

  这般想着,朱砂抬手轻碰了碰自己受伤的右肩,也差不多了。

  小阿离这时放下手上的医书又到了朱砂跟前来,见她低着头,以为她难过,便抬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唤她道:“娘亲?”

  朱砂抬头,看着小家伙那双与君倾极为相像的眼睛,问:“阿离还未背好书?”

  “阿离……”小家伙咬咬唇,像做错了事一般道,“阿离背好了。”

  “那方才怎的不背?”小家伙可是说过不能说假话的。

  “因为……”小家伙似乎很为难,说得支支吾吾的,“因为医仙姨姨让娘亲听阿离背书,可是娘亲不识字呀,怎么听阿离背书呢……?”

  小家伙面前,朱砂倒不觉尴尬,只是淡淡道:“我与你的医仙姨姨解释便是,何故把书抢回去说自己没背好?这般你可就是没有完成今晨的功课了。”

  “不要不要。”小家伙忽地用力摇了摇头,“医仙姨姨会笑话娘亲的,阿离不要娘亲被姨姨笑话!”

  朱砂怔住了,有些哑然,小家伙竟是为了她,撒谎了。

  一时间,朱砂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滋味,想着若是自己走了,这小家伙不知该多伤心。

  她有什么好,值得小家伙这般喜爱她。

  “谢谢阿离了。”朱砂不由抬手轻轻抚了抚小家伙光滑的脸,还是那副淡淡的口吻,“只是我不识字本就是事实,说了也没什么,不用为了我撒谎。”

  “不要不要不要!”小家伙这会儿倔上了,居然没有听话,非但没有听话,竟还腮帮子鼓鼓道,“阿离……阿离要告诉爹爹,说医仙姨姨欺负娘亲!”

  “别胡说!”小家伙这般为她抱不平的模样让朱砂连忙抬手捂了他的嘴,这话要是让人听了去,可是会生误会的。

  可偏偏就在这时,她身后的窗户外传来一声笑吟吟的声音,“小阿离,你要去和你的瞎子爹说什么呀?”

  “小白!”小家伙眨眨眼,连忙扒开朱砂捂在他嘴上的手,又惊又喜地朝她身后的窗户方向唤了一声,而后撒腿就要往屋外跑去。

  只听得小白着急道:“哎哎哎,我的小心肝小阿离哎,别跑别跑,可不能晒到太阳哟!”

  小白的话音才落,人便已从窗户外跳进了屋子里来,一把抱起了小阿离,用自己的脸使劲往小家伙脸上蹭,爱极了小家伙的模样道:“哎哟哟,我的小乖乖阿离,小白可是感觉好久没见到你了,可想死小白了!”

  朱砂只觉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蹦了起来,从椅子上站起身,站到了一旁去。

  “阿离也好想小白呀!”小家伙任小白将他搂得紧紧的,也任小白的脸使劲地蹭着他的脸,高兴道,“小白有好几天没有来看阿离了!嗯……有……有十天了!”

  “胡说,明明只是八天,小阿离,你笨了哟,不会算数。”小白笑眯眯地伸手直挠小家伙的身子,挠得小家伙咯咯咯直笑,“小白,痒痒,痒痒!”

  “阿离。”就在小家伙被小白逗得笑呵呵时,屋门的方向传来君倾冷冷的声音,“下来。”

  “瞎子,别一来就吓咱儿子。”小白白了君倾一眼,继而又对小阿离笑道,“别理你那瞎子爹,小白就爱抱我们小阿离了,别管那瞎子。”

  可小家伙这会儿不敢笑了,甚至不敢在小白怀里呆,而是使劲往从他身上往下蹭,小白见状,便一脸嫌弃地将小家伙往下一扔,哼声道:“哼,就知道听你那瞎子爹的话,小白以后可不跟你玩儿了。”

  “爹爹。”小阿离在君倾面前只敢是乖乖巧巧的模样,根本不敢像在小白怀里那般笑,他乖巧地唤了君倾一声,然后朝他走了去,大着胆子抬手拉了拉君倾的衣袖,小心道,“爹爹,阿离……有话想和爹爹说。”

  君倾不作声,只是微垂眼睑,“看”向自己身前的小阿离。

  “阿离……阿离够不着爹爹的耳朵……”小家伙说得得小心翼翼,“阿离能和爹爹到外边说吗?”

  小白在旁打趣道:“哎呀小阿离,这是要和你的瞎子爹说什么不让小白听到哪?”

  小家伙没有回答小白,只是抓着君倾的衣袖巴巴地等着他回答。

  朱砂心觉不好,想要上前拉开小阿离,却被小白抬手在她面前一挡,笑眯眯道:“朱砂姑娘干什么呀?见着那瞎子想和他亲近哪?”

  “白公子这话严重了。”朱砂冷眼看着小白,便是连声音都是冷冷的,“朱砂不过是觉朱砂该退下了而已。”

  “是么?”小白挑挑眉,“待会儿再走也不迟。”

  君倾依旧不作声,亦无动于衷于小白的话,只是转了身,走到了阁屋外的厅子,小阿离连忙跟着他出去。

  随后君倾在阿离面前蹲下了身,以让小家伙能够着他的耳朵。

  只见小家伙忙将小手拢到君倾的耳畔,再将小嘴凑过去,不知对君倾说了什么,说完后乖乖地垂了手站在一旁,君倾还是那副冷漠的神情,未有过丝毫变化,只是在小家伙说完话时微微点了点头而已。

  待小家伙将小手收回时,本是呆在阁屋的小白忽地窜了出来,伸过手将他拎了起来,佯装恼道:“小阿离学会说悄悄话了?不告诉小白?”

  “小白小白,阿离好想小白!”小家伙没回小白的话,只是笑着抱住了他的胳膊。

  “哼,说好话也没用。”小白不买账。

  “小白小白,小白最好了!小白最好看了!”小家伙抱着小白的胳膊,讨好似的晃了晃。

  小白先是绷着脸,下一瞬便又笑着将小家伙抱到了怀里来,捏着小家伙的脸玩儿,“好吧,谁叫小白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来,告诉小白,你和你瞎子爹说了什么悄悄话了?”

  还在阁屋里的朱砂则是心中念着小家伙莫将方才与她说的话真的与君倾说了就行,这番也走出了阁屋,对君倾恭敬道:“丞相大人来看小公子,民女不宜在旁打扰,先行退下。”

  君倾还未说话,便先听得小白对小阿离道:“哎呀呀小阿离,你瞎子爹可是专程过来找你那丑娘亲的,你丑娘亲却要在这会儿走,你说怎么办哪?”

  ------题外话------

  要屎了,卡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嘤嘤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92、想和他亲近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