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管是方才在院门处见着姬灏川,还是到得这厅子里来再一次站在姬灏川面前,朱砂都只是“害怕”地躲在君倾怀里,不曾看姬灏川一眼,更没有向她行礼问安,似乎在她眼里,君倾才是她的天,只要他不说话,她便能对所有人都视而不见,哪怕是帝君!

  就像是现下,姬灏川说了让她抬起头来的话后她未有反应,而在君倾唤她抬起头时,她才离开了君倾的身子,缓缓抬起头,让姬灏川以及沈天能清楚地瞧见她的脸。

  然她虽抬起了头,手却还是握着君倾的手,并且握得有些紧。

  君倾也在回握她的手,就像是在与她说“莫怕,相信我”。

  “臣妇见过——”朱砂抬起头后紧着便朝姬灏川行礼,可她这恭敬问安的话根本还未说完,便被再一次拍案而起的沈天打断,“吓”得朱砂又躲回了君倾怀里。

  “君倾你好大的胆子!”沈天先厉声指斥了君倾,随后转身朝姬灏川拱手道,“帝君,君相那所谓的妻子分明就是臣的女儿朱砂!”

  君倾轻搂着朱砂,将他们二人之间的“戏”演得可谓淋漓,此时他既不理会沈天亦不理会姬灏川,只是低下头安抚着“被吓坏”了的朱砂,“别怕,为夫在这儿呢,你是为夫的娘子,为夫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的。”

  朱砂的手环在君倾身后,听了他这话后蓦地抓了一把他的背,心中既有些恼又有些无奈,何故说这些让人觉着发颤的话,这人做戏做得还真是真。

  姬灏川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只顾着安抚自己的“夫人”而全然不将旁人放在眼里的君倾。

  姬灏川的默认在沈天眼里即是让他继续说,是以沈天转过身来时即刻喝声命令道:“来人!将这有辱家门不知羞耻的女儿给本相从君相身上扒下来!”

  “慢。”君倾在这时抬了头,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也尽是寒意,“沈侯要抢本相的夫人,也请先把话说明白了,帝君面前,别总一个人唱独角戏,说明了,也好让本相心服口服认这个欺君之罪。”

  “还有什么好说!?这已经是明明白白摆着的事实!”沈天怒指君倾及他怀里的朱砂,“你这所谓的娘子,就是本相府上的四小姐!即将进宫为良人的本相的女儿,朱砂!”

  “哦?本相只记得沈侯府上有过一个名为朱砂的婢子,正是前些日子曾救了犬子的姑娘。”君倾声音冷冷,“倒不知沈侯府上何时多了一个名为朱砂的四小姐,且还是沈侯的女儿?”

  “本侯府上的事情还轮不到君相来明白,君相只需知道,君相怀里的女子就是本侯的女儿便可!”沈天盯着君倾的眼神恨不得变成一把刀,将他剔骨,“帝君面前,君相休要一而再的信口雌黄!前几日帝君来本侯府上时便已亲眼瞧见你与小女间卿卿我我行为极为暧昧,君相自己更是亲口所说,小女与君相已有婚约在身,如今君相带着小女出现,岂非是证实自己所说过的话?”

  说到最后,沈天眸中尽是得意,“这是帝君亲眼所见亲耳听到过的事实,君相你还有话可说!?”

  “本相自是有话要说,难不成沈侯认为本相做了以下犯上的事情后还敢这么堂而皇之地带着沈侯口口声声所说的四小姐来到帝君与沈侯面前让帝君拧了本相的脑袋?”君倾还是那副冷冷的模样,不慌不乱,“本相说过,本相胆小怕死,惜命得很,莫说有胆子来做这等欺君之事,便是说此等假话,本相都没有胆子。”

  “本相的确说过与沈侯府上的朱砂姑娘有了婚约,本相翌日晨也的确派了人来下聘,可那日沈侯口口声声与本相说那于本相有恩的朱砂姑娘被前夜一场大火烧没了,沈侯还让本相亲眼见了那烧焦的尸骨,倘那朱砂姑娘真是沈侯的女儿,那朱砂姑娘此时早已入土为安了才是,又怎会变成了本相的夫人?莫不成沈侯认为本相有掘尸的癖好,还有令死者还阳的本事?”君倾说到这儿,沈天眸中的得意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涨红,却见君倾转头“看”向姬灏川,接着道,“就算下臣真有掘尸的癖好与让死者还阳的本事,那也要下臣有让一具焦尸恢复原本容貌的天大本事才是,帝君觉得下臣说得可对?”

  “下臣不过是在朱砂姑娘死后遇着了一个与其容貌极其相似的姑娘,心中甚是放不下朱砂姑娘,遂取了这位姑娘为妻而已。”君倾说到此,竟似惋惜地轻叹一声,抬手抚向了朱砂右眼角下那块指甲盖大小的疤,道,“帝君是见过朱砂姑娘的,只不知帝君是否还记得朱砂姑娘的模样,但沈侯定是知晓的,瞧,下臣为了让内子与朱砂姑娘更相似,便亲手在内子右眼角下也烙上了这样一块疤。”

  朱砂心中觉得好笑,因为君倾这一字一句说得可真是煞有介事。

  “那为何君爱卿夫人眼角下的疤并不像是才烙上去的?”姬灏川终于说了话,语气阴沉得厉害,显然是不相信君倾的话。

  “不过是为了让这疤更像朱砂姑娘的疤一些,下臣让府中人给内子将这疤给画了画,帝君若是不信下臣,可要让崔公公来看看?”

  “不必了。”姬灏川只是盯着君倾,他自然不会信他,只因他知道那就是朱砂。

  姬灏川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如今根本无甚实权的君倾竟还敢这般公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一如四年之前!

  而君倾这般做,显然就是要在他面前宣告,这是他君倾的女人,只不过,是他的女人又能如何?以为这般他就能护她周全了?

  姬灏川几不可见地笑了一笑,沈天在这时忽地又呵斥道:“满嘴胡言!你以为你这般说便能让帝君与本侯相信你吗!?”

  “那沈侯还想如何?”被沈天这般喝来骂去,君倾既不愠恼,也没有不耐烦,似乎天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能让他这冷淡的面色变上一变的事情似的,“既然沈侯口口声声说内子就是沈侯府上的四小姐,那沈侯又如何来证明内子是沈侯的女儿?”

  “滴血验亲!”怒火中烧中的沈天厉声道。

  崔公公忙看向姬灏川,却见着姬灏川只是盯着君倾与沈天看,根本就没有开口阻止沈天的意思,崔公公遂又转回头,继续恭恭敬敬地在旁站着。

  “就在帝君面前让你再无话可说!”沈天再一次怒指君倾的鼻子,继而朝姬灏川道,“帝君作证!”

  “君爱卿,你可有何话要说?”姬灏川沉声问。

  “既然沈侯口口声声咬定下臣欺君犯上,似乎也只有此法能还下臣一个清白了。”君倾神色淡淡,“下臣并无何话要说,下臣只需和内子说上几句话便好。”

  “娘子,为了为夫,还请娘子忍上些微的疼,可愿?”君倾这抬头与低头之间的态度及口吻相差大得让朱砂不得不佩服他有着一身好演技,她自然是愿意,只不过——

  “相公,真的要验吗?若我真的是沈大人的女儿,相公你该怎办?”朱砂一脸的“担心”。

  沈天一脸的成竹在胸。

  “若娘子是沈侯的女儿,那为夫就只能死了,如若不是——”君倾“看”向沈天,道,“如若不是,本相也不与沈侯过多计较,沈侯只需吃下一碗屎即可,不知沈侯敢不敢?”

  朱砂强忍住笑。

  姬灏川还是不出声。

  崔公公微微拧眉。

  “这天下间还没有本侯不敢的事情!”沈天心中自信满满,觉得君倾这回必死无疑。

  “既是如此,那就请沈侯让下人先把清水与屎一同上上来吧。”君倾很客气,然后又低下头将音量压低对朱砂道,“娘子,要笑就现下笑够了,待会可莫笑坏了事。”

  朱砂本是忍着,可现下听了君倾这语气一本正经的话,想着待会沈天绿着脸吃屎的模样,她终是忍不住,将脸窝在君倾怀里咬唇笑得厉害。

  偏偏君倾还用手轻轻拍拍她那笑得颤抖的肩,安抚道:“莫怕,莫怕,只是扎一扎手指头而已,为夫在的,莫慌。”

  “奕儿,你亲自去端盆水来。”沈天则是吩咐沈奕道。

  “小白你与沈大公子同去,若是沈大公子忘了吩咐下人到茅厕将屎舀到碗里呈过来,小白就替大公子吩咐下去。”沈天的话音才落,君倾便紧跟着道,“还有便是,沈大公子还是让府里下人多准备几个木桶来为好,以免稍后沈侯没地方可吐。”

  “是,大人。”难得小白恭恭敬敬地领命,笑吟吟地与沈奕一同离开了前厅。

  沈天重新在椅子上坐下,姬灏川捧起茶盏呷茶,君倾还是站着,轻搂着朱砂,不时低下头与她耳语几句,亲昵极了,毫不避嫌。

  “不知君爱卿是何时娶得这一房娇妻,如何都不与孤说上一声,孤也好给君爱卿送贺礼。”姬灏川将茶盏放下后,竟是温和地问君倾道。

  “就在下臣命人到沈侯府上下聘的次日。”君倾将假话编得头头是道,“下臣下了早朝回府,路上便遇着内子了,内子孤身一人,下臣问了才知内子无处可去孤苦一人,又瞧着其与朱砂姑娘极为相像,遂将其带回府,犬子见了尤为欢喜,下臣只觉择日不如撞日,当天便与内子拜了天地结为夫妻,帝君这几日颇为繁忙,下臣娶妻这等小事又岂敢扰了帝君,直至今晨下臣瞧着帝君空闲了些,遂才大胆将帝君请了出来。”

  “君爱卿既是娶了这位姑娘为妻,又为何忍心她受皮肉之痛,在她面上烙下这样一块与朱砂姑娘一样的疤?”姬灏川似是很关心君倾似的。

  “下臣本是不舍得,只是内子说,只要下臣开心,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君倾说着,还低头问朱砂道,“是这样么,娘子?”

  “……”朱砂不说话。

  “内子娇羞,不敢在帝君面前承认。”君倾替朱砂的沉默解释道。

  “孤倒是不曾想君爱卿也有这般疼爱人的一面。”姬灏川轻轻一笑,不知是夸赞还是嘲讽。

  这话在朱砂耳里,显然是嘲讽。

  君倾正要回话,小白与沈奕却在这时回来了。

  走在最前边的是一名手捧着一盆清水的婢子,小白与沈奕走在婢子身后,在他们两人身后不远处,跟着一名一脸青绿之色似在强忍着什么、手里提着一只食盒的家丁。

  朱砂在这时轻轻推开君倾,看一眼小白的方向,随后又压低音量不知与他说些什么。

  婢子捧着手中的铜盆站在厅子正中央,一动不敢动,那提着食盒的家丁则是站在厅前廊下,同样是一动不敢动。

  “帝君,父亲,清水端来了。”沈奕恭敬地道了一声,退到了沈天身侧。

  君倾随即道:“沈侯身为男人,沈侯先请吧。”

  只见沈天将手往沈奕面前一递,沈奕随即将一把小匕首放到他手里,沈天接过匕首,走到那端着铜盆的婢子面前,将匕首在中指指尖将一划,继而捏着指尖将血挤出那划口,让血滴到了铜盆中的清水里。

  沈天没有将匕首递给沈奕,而是直接将其递给君倾,沉声道:“该你了,君相。”

  君倾正要伸出手时,朱砂则是在此时离了他的身,转过身来,抬手接过了沈天递来的匕首。

  在对上沈天的视线时,她不避不躲,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

  这显然就是那个不招人喜爱的朱砂姑娘无疑!

  而在看到朱砂这双冰冷的眼睛时,沈奕心中忽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朱砂将匕首拿在手,毫不犹豫地在自己食指指尖上划开后,与沈天一般,将指尖划口里的血水挤到了铜盆的清水里。

  “嗒……”腥红的血滴入了清水盆中。

  两滴血在清水中散开,如在水里开出了两朵血色的花。

  沈天却是看也不看盆中的血水,只是盯着君倾,还是那副自认自己赢了的自信神情,道:“君相,现下你可还觉得本侯是满嘴喷粪?”

  “不,沈侯此刻不需要喷。”君倾缓缓道,“稍后沈侯有的是机会来喷。”

  “你什么意思!?”沈天已忍无可忍,操出手就要揪住君倾的衣襟。

  而就在这时,只听沈奕震惊道:“父亲,这,这——”

  “这什么这!”沈天怒吼,手已经揪住了君倾的衣襟,用力地将他向上提起。

  君倾却还是那副不慌不乱的神情与口吻道:“沈侯不急着这般拎本相,沈侯还是自己先看看盆中清水里的情况再说。”

  “父亲……”沈奕再一次唤沈天。

  沈天这才舍得垂眸看向婢子手中的铜盆。

  只一眼,他便惊得瞪大了双眼。

  只见盆中那两滴血非但没有如他笃定的那般交融在一起,反是愈散愈开,散得完全混在了清水里!

  “这,这不可能!”沈天紧揪着君倾的衣襟,呲目欲裂,“一定是你在水里做了手脚!她!分明就是本侯的女儿!”

  “要滴血验亲的是沈侯自己,去命人打水的是沈大公子,端水来的人是沈侯府上的婢子,本相做手脚?沈侯觉得本相能做什么手脚?”君倾任沈天紧揪着他的衣襟将他用力往上提,非但不急不恼,反是不紧不慢道,“帝君面前,本相敢做什么手脚?若是沈侯觉得本相能在帝君面前做手脚却不为帝君所查的话,沈侯岂非是在骂帝君愚蠢?”

  沈天立刻松了君倾的衣襟,转为对姬灏川急急表明道:“臣绝不敢蔑视帝君!”

  君倾轻轻抚了抚自己被沈天抓乱的衣襟,继而也朝姬灏川道:“帝君,方才滴血验亲,帝君也亲眼所见了,下臣有无在水里动手脚,想必帝君也是看得清楚。”

  还不待姬灏川说话,沈天便先道:“帝君!臣要亲自去打水!”

  与此同时的玉湖上,正有一只小船在划动,船上有三名家丁,一人划船,两人正用手里的长杆网兜兜起湖面上的小鱼浮尸及树枝枯叶。

  小船划着划着,忽听得其中一名家丁一声惊惶喊叫——

  “有,有,有鬼!”

  ------题外话------

  忽然发现,本文上架已有一月了,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98、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