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亲吻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觉得君倾的话道得莫名。

  她会死?

  她不是好端端地坐在这儿,又怎么会死?

  这人,莫不是糊涂了?

  “请恕民女愚钝,丞相大人的话,民女不明白。”朱砂微拧眉,恭敬道。

  没有外人在旁,朱砂对君倾的态度又变回了原本的疏离与恭敬。

  君倾却不再说话,只微微低下头,“看”着他自己的右手。

  他的右手上拿着方才朱砂塞到他手里的血玉珠,他正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那颗珠子。

  朱砂也在看君倾手里的血玉珠。

  她还在想方才在安北侯府的所见所闻。

  初时的矛头是指向她,到了玉湖时,她在沈天及帝君等人眼里就像不存在了一般,那在她与君倾身上的矛头已然转了方向。

  丞相大人说的戏,必是那死去的岑将军无疑了,而他方才又说,戏方开始,却未能看完,想来当是那岑将军的死牵扯着什么事,且还是大事,定与沈天有关。

  岑将军的死终会令沈天如何?

  岑将军右手手心的那只深青色的鸟画,是何物?为何能让沈天在见到时忽然失控得像个疯子一样?并且连那崔公公似乎也对那只深青色的鸟画恐惧不已的模样?

  青羽一族的诅咒,又是什么?

  这血玉珠,会是谁人的血玉珠?

  还有,杀害岑将军的凶手,究竟是谁?

  想着想着,朱砂的眉心渐渐拧了起来,依旧盯着君倾手上的血玉珠。

  珠子里那如血般的纹路凝成的鸟模样,可又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丞相大人为何非要将这血玉珠拿着而不是当时便交送到帝君手上,他这般做,必会让帝君对他起疑对他不满。

  今日玉湖之事之后,安北侯府不知会如何,即便君倾并未明说什么,但朱砂却可感觉得到,安北侯府,必将动荡。

  这就是他要给她看的戏,却又因为她而中途折返,未能将这场开头好戏看全。

  他说过,他会帮她,他会让她看到安北侯府的接下来的命运,看到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不知为何,她相信他,所以她愿意等,愿意与他一齐看“戏”。

  他这是在帮她,似乎还一心为她着想,怕她会死。

  这般想着,朱砂抬眸重新看向君倾,盯着他的脸,似要从他脸上盯出些情绪来似的。

  朱砂忽然又觉得自己的右手一阵发麻刺痛,她不由又看向自己的右手,然她的右手上依旧什么都没有。

  朱砂用左手捏捏自己的右手,目光有些沉,怎么回事?

  丞相府很快就到。

  因为君松用最快的速度将马车驾了回来。

  在堪堪绕过府门内的影壁时,朱砂蓦地停下脚步,同时抬起自己的右手,用左手用力捏住了自己的右手。

  左手碰到的,竟是满手灼热,灼热到近乎滚烫。

  她的右手,这忽然之间滚烫得像是被烧着了一般,烫得好似要将她整只右手焚烧起来。

  “喵喵!”丞相府里,君倾再无需朱砂带路,只消小黑猫在他身旁领着他即可,君倾走在前边,而小黑猫在朱砂停下时也停了下来,转过身歪着脑袋定定地看着她,然后朝君倾叫了两声。

  君倾也停下脚步。

  “朱砂姑娘?”君倾亦转过身面对着朱砂,朱砂这才继续往前走,一边恭敬道,“丞相大人,民女在。”

  “喵喵?”小黑猫那双青绿的眼睛看看朱砂,再看看她正用左手用力抓捏着的右手,又歪了脑袋喵了两声。

  朱砂自是听不懂小黑猫的话,她见着君倾停下来,下意识地以为君倾是在等她给他带路,不由道:“丞相大人可还需民女为大人带路?”

  君倾不语,只是朝朱砂伸出了左手。

  朱砂看着君倾的左手,将眉心拧得更紧。

  左手?

  这便证明她只能伸出右手。

  可她的右手……

  朱砂紧抓着自己的右手,恭敬道:“丞相大人,民女并不熟悉大人府上的路,怕是不能给大人带路,还是小黑猫给大人带路为妥。”

  朱砂的话说完,君倾伸出的左手并未收回。

  就像他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朱砂看了君倾一眼,面上有无奈,终是走上前去,伸出自己的右手,轻握上了君倾的左手。

  可就在她的手堪堪碰上君倾的手正要握住他的手时,只见君倾忽地将她的手握紧,继而竟是将她用力拉到了他的怀里!

  朱砂震惊,这明明已不需要做戏,这是做何!?

  朱砂第一反应就是要挣开君倾的手离开他的怀抱,一边沉声道:“丞相大人……”

  可她愈是挣,君倾就愈是将她的手抓得更紧,非但没有松开她,反是将双臂环到了她身后,竟是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

  朱砂震惊更甚,忙将双手抓上他的双臂欲将他的双臂甩开,同时还怒道:“丞相大人你——”

  朱砂这一次的话依旧被君倾打断。

  依旧是被君倾无声的举动打断。

  只是这一回,君倾既不是将她搂得更紧一分,更不是将她推开,而是——

  低头吻上了她唇!

  因为看不见,君倾这一吻下来并未直接碰到朱砂的唇,而是碰到了她的鼻尖,可又在下一瞬,他微微侧了头,准确无误地贴上了朱砂的唇!

  而在君倾的唇贴上朱砂唇瓣的那一瞬间,朱砂震愕得好似灵魂出了窍,睁大了眼,一副震愕到了极点的模样,双手还紧抓着君倾的手臂,却因震惊而一时忘了将他推开。

  朱砂睁大着眼盯着君倾,君倾未闭眼,这近得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鼻息的咫尺距离,朱砂看着君倾的眼睛,清楚地看见了她在他瞳眸中的影子,就像是在两汪深墨色寒潭面上的倒影,寒潭虽冷,却又人觉得美得迷人。

  至少这两汪寒潭,最是能迷朱砂的眼,最是能攫取她的心神。

  如此近距离地看君倾的眼睛,朱砂是第一次。

  她觉得,这般近距离地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好像更漂亮了。

  朱砂失神了,像是丢了魂一般。

  然让她丢了魂的不是君倾这突如其来的吻,而是他的眼睛。

  就在朱砂定定看着君倾的眼睛失神时,她的舌尖忽然尝到了一股腥甜味。

  是血才有的腥甜味。

  是君倾咬破自己的下唇以及舌尖,在让她尝他的血!

  血的腥甜味让朱砂猛地回过神,也让她努力别开头的同时用力想要将君倾推开。

  可她根本就不及别开头,更不及将君倾推开时,君倾那本是环在她背上的左手忽然移到了她的脑袋后,按住了她的脑袋,让她根本无法别开头,只能接受他的亲吻接受他的血!

  “唔——”朱砂在挣扎,若非身上有衣裳,怕是朱砂那抓在他手臂上的双手指甲都要嵌进了他的皮肉里。

  朱砂怒了,忽地松开了掐在君倾双臂上的手,双手五指各自并拢,以手成刀,作势就要劈向君倾的后脑!

  就当她的手刀只差一寸就要劈到君倾的后脑上时,她的动作竟猛地停了下来。

  依旧是因为君倾。

  因为君倾的唇此时不再如方才一般死死地压在她的唇上,而是——

  吻在她的眉心上。

  轻柔得好像对待自己心爱之人才有的吻,那是一种想要用尽所有的温柔来疼爱她的感觉。

  朱砂本就震惊得难以言喻,偏偏君倾还在这时候轻声道:“别动,我在救你,不然你撑不到见到阿离。”

  君倾说完,便让唇缓缓离了朱砂的眉心,微垂着头,“看”着她,也让她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

  像是知道朱砂对他的眼睛没有抵御力似的,君倾一动不动地让朱砂看。

  不过少顷,朱砂的心神便全全被君倾的眼眸攫住了。

  她喜欢他的眼睛,只要看着他的眼睛,不仅连心神都不属于她自己,似乎连怒气都在渐渐散去。

  此时的朱砂就像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君倾让她别动,她便安静了下来。

  君倾将还轻抚在朱砂后脑上还未拿开的手缓缓地朝她的唇抚摸来,继而只见他再次低下头,再一次吻上了朱砂的唇。

  朱砂只觉舌尖还未完全散去的血腥味这一瞬又变得浓烈起来。

  这一次,朱砂没有再如方才一般恼怒地只想要将君倾推开,只因她感觉到了君倾这亲吻里的温柔,没有任何*,诚如他所言,他只是在救他而已。

  他为何会对她这般温柔?又为何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救”她?

  朱砂虽没有再推开君倾,可她没有动,不仅身子没有动,便是唇都没有动。

  她未有死死闭着自己的唇,却也没有任何迎合的意思。

  君倾却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咬破自己的唇舌,血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也顺着朱砂的嘴角流下。

  君倾没有闭眼,朱砂也没有闭眼,她还是在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眸。

  忽然之间,不知为何,她的心,有些拧,有些疼。

  “张嘴,吮些我的血,这是在救你的命。”君倾感觉到朱砂的木讷,使得他只好轻声道,“莫怕,莫慌,我不会害你,相信我。”

  君倾说话时血水染红了他的唇齿,他却像没有痛感似的,只是“注视”着朱砂。

  这一刻,不止君倾的眼眸有蛊惑力,便是他这轻得近乎温柔的话也似有一股蛊惑力,蛊惑着朱砂听他的话,吮他的血。

  是以当君倾说完话再吻上她的唇时,她不仅听话地微微张了嘴,竟还轻轻吮住了他的下唇,让她的舌尖一遍又一遍地尝到血的腥甜味。

  朱砂将君倾的胳膊愈抓愈紧。

  君倾则是将左手又移到了朱砂的后脑勺上,右手依旧环在他的腰上。

  这一回,轮到君倾一动不动,任朱砂轻咬着他的唇舌,吮着他的血。

  朱砂也仅止于轻咬着他的唇舌而已。

  他们之间,没有谁深入这个似吻非吻的动作。

  亦没有谁闭上眼睛。

  因为他们都知,这不是爱恋,不是爱恋,便不是享受。

  只是因为这样,所以必须这样而已。

  可在旁人看来,尤其从他们的背影看来,他们只像是一对有情人,正交颈缠绵拥吻着。

  至少在苏绯城看来,便是如此。

  苏绯城正从府中走出来,远远的,便瞧见这一幕。

  她所在的方向看见的是君倾与朱砂半侧的背影,这个方向以及这般的距离,看不清他们的脸,却能看见他们的举动。

  是以苏绯城看到的是君倾紧拥着朱砂,朱砂则是紧依在君倾怀里,双手抓着他的手臂,他扣着她的头,她则是昂头迎上他的吻。

  垂在他们身前的青丝交缠在一起,让人觉得他们正吻得缠绵。

  苏绯城渐渐将双手紧捏成拳,眼睛亦渐渐变得腥红。

  她在死死地盯着朱砂。

  她的眸子里,明显的是怨怒与嫉妒。

  只见她将自己的下唇咬出了血来,即刻又被她自己的舔尽。

  同时,她大步朝君倾与朱砂的方向走去。

  “阿倾。”还与君倾有三丈左右的距离,苏绯城便已唤了他一声。

  朱砂蓦地睁大眼,同时用力推开了君倾!

  ------题外话------

  难得我们小倾倾亲上了媳妇儿,居然被小绯城打了岔!

  求小倾倾心里阴影面积,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03、亲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