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阿离愿意替娘亲疼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忧桑,周末时候尽量努力存存稿,求一觉醒来就要10万字存稿!

  哦呵呵~本人今天的更新很按时!都想给自己点赞,哈哈哈~

  ------题外话------

  只见君倾从怀里摸出一样物事,放到了小家伙手心里。樂文小說|

  小家伙拿开自己的左手,立刻将右手交给了君倾。

  “嗯。”君倾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对小家伙道,“右手给我。”

  “阿离上了药了,不疼了。”小家伙乖巧道。

  “可还疼?”君倾轻抚着小家伙手腕上包扎得歪扭的布条,问。

  偏偏君倾还要他自己完成这样困难的事情。

  君倾的轻握住小家伙的手后用拇指摩挲过他手腕上包扎的细布条,包得并不整齐,可以想象得出小家伙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动作有多笨拙。

  小家伙的手很小,君倾的手很大,能将小家伙的手完全裹在手心里。

  小家伙即刻走到君倾面前,听话地将自己的左手递到君倾手里。

  “来。”君倾朝阿离微微伸出手,“把左手给我。”

  “那阿离不说话哦,阿离不吵娘亲睡觉。”

  “嗯。”君倾默了默,才答应。

  “那,那阿离在这儿守着娘亲,可以吗爹爹?”小家伙怯怯地问,“阿离想和爹爹还有娘亲一块儿。”

  “不疼了,方才你已经替她疼过了。”许是不想让小家伙心慌不安,君倾便解释道,“让她睡上一觉,醒来便好了。”

  待君倾将朱砂放到床榻上,小家伙忙扯了薄衾来为她盖上时才发现她面上已然淡去很多的黑紫色,却还是着急地对君倾道:“爹爹,娘亲的脸色好难看好难看,娘亲是不是好难过好疼?”

  小家伙拉着君倾的广袖带着他走,如朱砂给他带路一样,给他清楚地指了哪儿有门槛哪儿该抬脚。

  “嗯。”

  “好呀好呀!”小家伙猛点头,随即伸出小手抓上了君倾的广袖,道,“阿离给爹爹带路!”

  “很快就好。”君倾道,“让你娘亲在你床榻上稍歇歇。”

  见着君倾,小家伙即刻道:“爹爹,阿离给手上好了药,也包扎好了,爹爹,娘亲好了吗?”

  小家伙瞧见,只有君倾的脸。

  她的双手被君倾放在她身上,小家伙亦瞧不到。

  因为太高,小家伙根本看不到朱砂的脸,便看不到她面上那还未完全褪去的黑紫色。

  阿离包扎伤口的速度不快,却也没有太慢,他所用的时间正正好,因为他重新回到阁屋书房来时,君倾正横抱着朱砂站起来。

  怪异极了的感觉。

  她明明浑身都滚烫得难受,却觉她头枕着的东西非常舒服。

  她明明她不想睡,却在不知不觉间睡去了,只觉有水状的东西流进她嘴里,她不得不往下咽而已。

  她是真的睡去了。

  朱砂依旧闭着眼。

  可在君倾将自己的血喂进她的嘴里后,她面上的黑紫之色便开始慢慢淡去。

  尤以她右手上的黑紫最为浓沉!

  不止她的脸,便是她的脖子及双手,也是这黑紫之色!

  而此时她的面色,既不是红润之色亦不是苍白之色,而是黑紫色!

  君倾的左手腕凑在朱砂嘴里,朱砂则是闭着眼,似是睡去了。

  现下,依旧如此。

  此时的君倾是跪坐在地,朱砂本是挨靠在他身上,但为让她能好好地喝下阿离的血,君倾便将她放躺到地,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腿上。

  只是,他看不见,使得他的血滴溅到了她的脸颊上。

  如方才阿离一般,他亦将自己流血的手腕凑到朱砂嘴里,让自己的血流进她嘴里,流进她的咽喉里。

  血染上那些疤痕,将其掩覆。

  此时他的左手腕上,除了此刻刚划开的血口子,还有一道痂还未脱完的疤,显然是不久前堪堪划开的。

  而他的手腕上,有着无数条色泽深浅不已的疤痕,可见是不同时候一次又一次用利刃划开过这左手手腕。

  他握上匕首手柄,先将刃身贴在自己左手手腕上,随后才将匕首微抬起,划破自己的手腕。

  他的手指先碰到锋刃,锋利的刃即刻划伤他的手指,滴出了血来。

  君倾的手朝着这匕首摸去。

  听得小家伙的脚步声跑出了书房,君倾伸出右手摸索向一旁的小几,小几上放着小家伙方才用过的匕首。

  “那,那阿离这就去包扎伤口!”小家伙说完便跑开了。

  “嗯。”

  “真的吗真的吗!?”一听到得君倾和朱砂两人一同陪自己,小家伙的眼眸里又亮起了光。

  “嗯,没事了。”君倾道,“去给伤口上药吧,爹爹与你娘亲不走,今日在这多陪你些时候。”

  血还在淌,小小的手腕上有明显的齿印,可小家伙却顾不得疼,也顾不得沉浸在被君倾夸赞的兴奋满足中,只用右手抓着自己的左手,不安地问君倾道:“爹爹,娘亲没事了吗?娘亲会好好的,不会离开阿离不会离开爹爹了吗?”

  “是,爹爹。”得了君倾的话,小家伙这才敢将手从朱砂嘴里拿开。

  君倾不承认亦不否认,只是道:“好了,可以了,娘亲没事了,可以将手拿开了,然后去找药来上,自己把伤口包好。”

  小家伙却忽然笑了,笑得兴奋又满足,兀自点头道:“嗯嗯!爹爹方才对阿离笑了!阿离看到了的!因为爹爹夸赞了阿离,所以爹爹对阿离笑了!”

  君倾不语。

  小家伙不相信自己看错了,所以赶忙道:“爹爹方才对阿离笑了哦?”

  却再看不见君倾面上有丝毫笑意。

  “爹爹,爹爹……”小家伙一瞬不瞬地盯着君倾,然后抬手用力搓了搓自己的眼睛,继续盯着君倾看。

  爹爹……对他笑了哦?

  小家伙将眼睛睁得更大了。

  他甚至,对小家伙笑了,笑得很轻,却很温柔。

  “嗯,是。”这一次,君倾没有再吝啬夸赞小阿离,他肯定地点了点头,同时再揉揉小家伙的脑袋。

  “爹爹,阿离知道什么是将军,小华告诉过阿离的,战士就是为了大家疼为了大家流血的勇敢的人!嗯……阿离现在为了娘亲疼,为了娘亲流血,所以阿离是小将军,是这样吗爹爹!”小家伙的眼睛亮晶晶的,亮得好似群星照亮的夜空,光芒点点。

  称赞他做得好,夸赞他很勇敢,勇敢得像个小将军。

  爹爹……是在称赞他哦?

  小家伙看着君倾,眨巴眨巴眼。

  小家伙觉得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爹爹从来都不会夸赞他,也不会对他笑,天知道这个丁点大的小家伙是有多想他最爱的爹爹能赞他一声好,连做梦都在想。

  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

  他平日里所有的努力,一是不想惹他的爹爹生气,一是想让他的爹爹在看到他的努力时,他能听到爹爹夸赞他一句,哪怕一个“好”字,他也觉得开心。

  他从未听到过他的爹爹夸过他一句好,赞过他一句行。

  只因,这是他的爹爹第一次夸赞他。

  小家伙听着君倾的话,像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宝贝般令他惊得睁大了眼,也惊得他忘了疼,将塞在自己嘴里咬着的右手拿了出来,愣愣地抬起头来看君倾。

  君倾一手抓着朱砂的肩,一手则是抬起朝阿离摸索去,先是碰上小家伙的脸,而后将手搭在他头顶上,轻轻揉着,沉声夸赞道:“好孩子,像个勇敢的小将军。”

  小家伙手腕上的口子划得稍微有些深,血汩汩而流,无需朱砂吮吸,那血已兀自地流进她的嘴里,滴到她的喉间,嘴被小家伙的小小手腕堵着,她不得不将流进她嘴里的血一口一口地往下咽。

  小家伙疼得将自己的右手塞到自己嘴里来咬。

  朱砂竟是听话地微微张了嘴,小家伙则是听话地挨近她,咬着下唇将自己流着血的左手手腕用力塞进了朱砂那微张的嘴里。

  “那过来,靠近一点,将你划出血的左手手腕放到你娘亲嘴里,让她能喝到你的血。”君倾没有一句安抚,面上亦不见心疼之色,便是语气都是冷硬的,没有一丝温柔,同时用右手轻轻拍拍朱砂的脸颊,道,“张嘴,阿离救你,否则你会死。”

  利刃割破皮肉的痛感让小家伙连忙咬住了自己的唇,却又很快松开,忍着痛对君倾道:“爹爹,阿离做好了。”

  “阿离记住了了。”小家伙又点点头,随后立刻将裹着短匕首的牛皮皮鞘扯出来,看到那明晃晃的匕首锋刃时,小家伙面上有明显的害怕,握着手柄的手有些颤抖,然下一瞬,他便将锋刃挨到了自己左手手腕上,双眼一眨不眨且毫不迟疑地在那小小的手腕上划开了一道口子,依着君倾的叮嘱,没有划太深,却又能划出血来。

  “好,那阿离自己来,快,否则你就再见不到你的娘亲了。”君倾不止语气低沉,便是神色都是阴沉的,他的心明明如阿离一般着急,却不会将情绪表现在面上,“切记不要划太深。”

  “阿离敢!”小家伙竟是拒绝了君倾,一脸的认真。

  “右手握好匕首,自己在自己左手腕上划下一刀,不要划太深,划出血来即可。”君倾语气极为低沉,“你若不敢,爹爹帮你。”

  小家伙想也不想便将小脑袋点得像拨浪鼓一样,“阿离愿意替娘亲疼,阿离愿意!爹爹帮帮娘亲,阿离怎么做才能替娘亲疼……”

  “不要娘亲难过不要娘亲疼,便只能阿离替娘亲疼,你可愿意?”君倾抓着朱砂的肩,抓得有些紧,“看”着阿离,问得严肃。

  “爹爹,阿离不要娘亲难过!阿离不要娘亲疼!”小家伙急得快哭了。

  “爹爹爹爹!”阿离在这时抱着一把牛皮包裹着的短匕首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跑到君倾面前,见着朱砂此刻已整个人软倒在君倾怀里,他更紧张害怕了,害怕得眼眶红红,连话都说不清了,“爹爹,娘亲她,她……”

  朱砂只觉自己头疼欲裂,不仅使不出力说不出话,便是思考,都不行了。

  若是那颗血玉珠的原因,可丞相大人也拿了那颗血玉珠,且还一直拿着,为何他此刻还安然无恙?

  莫非是那颗血玉珠的原因!?

  还有在玉湖边捡起了那颗血玉珠。

  在安北侯府里,她的右手只牵过丞相大人的手,还有……

  她的右手方才做过什么?或是拿过什么?

  右手?

  朱砂的右手突来一阵针扎般的痛麻感,从五指传来,传向掌心,再由掌心传向全身。

  可她是何时中的毒?她怎会丝毫察觉都没有。

  她是——中毒了?

  她怎会如此莫名其妙地突然死去!?

  竟是一种将死了的感觉,明明前一刻她还好端端的,怎突然间如此诡异!

  这突然之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丞相大人?”朱砂努力地抬起手,能使出的最大力气竟是只能轻轻抓上君倾的手臂,明显想问什么,却又无力得连启唇的力气都难有。

  儿子。

  是以她没有注意到,君倾说的既不是阿离,也不是孩子,而是——

  根本就不知这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此时浑身发冷颤抖视线模糊心跳突突的朱砂浑身无力得莫说挣不开君倾的轻搂,便是君倾所说的话她都听不大清,因为她的双耳在嗡嗡作响。

  “可相信我方才说的话了?”君倾伸出手,将朱砂轻揽到了怀里来,语气有些温柔有些轻,似在安抚她似的,“莫慌,儿子懂事,马上就会来。”

  君倾握着朱砂的手,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现下整个身子颤抖得厉害。

  “快。”除了要求阿离速度快,君倾此刻对小家伙再无第二个要求。

  “阿离,阿离知道了!”小家伙被吓到了,用力点了点头,而后连忙转身朝卧房跑去,“阿离这就去!”

  只听君倾语气更沉了一分,“你若不将匕首拿来,你就会再见不到你的娘亲,快去。”

  “可是爹爹,娘亲……”小家伙担心朱砂。

  小家伙唤朱砂不得应,连忙抬头看向君倾,只见君倾紧忙在朱砂身旁蹲下身,还是握着她的手未松开,同时对阿离沉声道:“阿离,去将你房里的匕首拿来,快。”

  “娘亲!”阿离见状,连忙又扑到了朱砂面前,慌张害怕道,“娘亲娘亲,娘亲怎么了?爹爹,爹爹!”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朱砂只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加速,她整个身子有如被千斤巨石压着,压得她忽然之间竟是站都站不稳而单膝跪到地上,视线有些模糊,头脑有些混沌。

  “……”原来他也没法忍受他儿子的多话,难怪小家伙见着他总是乖乖地几乎不敢多说一句话。

  小家伙即刻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立刻收回手,听话地在他们面前站好,不忘给君倾报告道:“爹爹,阿离站好了,阿离不吵,阿离不惹爹爹心烦。”

  只见君倾面无表情道:“阿离,站好。”

  这般想着,朱砂不由转头看了君倾一眼。

  朱砂听着阿离这不停嘴的话,想着方才他爹还觉得她话多觉得她吵,那他儿子这么吵,他是怎么忍的?

  “娘亲娘亲!”小家伙一见到朱砂,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也总喜欢动不动就抱着她或是挨到她身边来,生怕她忽然就会不见了似的。

  “但是阿离还没有写好,阿离写好再给娘亲哦!”

  “阿离写了好多好多娘亲的名字哦!爹爹昨天跟阿离说,要是阿离写给娘亲的话,娘亲会高兴的!”

  “娘亲娘亲!阿离稀罕娘亲!好稀罕好稀罕!”

  “娘亲稀罕爹爹,那娘亲就不会走了对不对!?”小家伙总结完,这才抱着朱砂地腿高兴地直蹦跶,“爹爹也稀罕娘亲,那爹爹就和阿离一样,不想让娘亲走的!娘亲要是走了的话,爹爹会伤心会哭的,嗯……这样的话娘亲会心疼,娘亲要是心疼的话,就不会离开爹爹了!爹爹带着阿离,那就是娘亲不会离开阿离了!”

  小家伙没有即刻就雀跃得直蹦跶,而是眨巴眨巴眼,看看朱砂又看看君倾,自己喃喃道:“娘亲不稀罕阿离,但是娘亲稀罕爹爹,爹爹也稀罕娘亲,嗯……”

  怕小家伙看得出她是在骗他,她还动作僵硬地点了点头。

  迫于无奈,朱砂只能睁着眼说瞎话道:“嗯。”

  “我……”朱砂看着阿离那双乌溜溜亮盈盈的眼眸,想着方才进小棠园之前君倾与她说过的话,不过是骗骗小娃娃而已,只要这小娃娃的爹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便行。

  朱砂即刻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君倾将她的手握得很紧,让她根本抽不开。

  “娘亲也牵着爹爹的手,那娘亲也稀罕爹爹哦!?”小阿离抱着朱砂的腿,昂着头睁着一双与君倾极为相似的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激动兴奋地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05、阿离愿意替娘亲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