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青羽一族究竟是什么人?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安北侯府。

  沈葭扶着大夫人徐娇娇正神色匆匆地朝沈天的院子走去。

  才在院子里见着沈奕,大夫人便着急地问道:“奕儿,你父亲呢?内史吴大人带了许多官兵来咱们府上,神色匆匆的,道是咱们府上出了人命案子,却不见你父亲,便过来寻,过来的路上竟看到吕太医从咱们府上离开,这究竟还出了什么事?”

  大夫人说完,还不待沈奕说话,她便兀自惊道:“可是你父亲出事了!?”

  沈奕的面色很凝重。

  他并未即刻回答大夫人的话。

  这使得大夫人更着急了,“奕儿你倒是回娘的话啊!”

  沈葭也着急了,紧着问道:“大哥,父亲可在房里?”

  “父亲在房里午歇。”沈奕语气沉沉,像是心中压着什么大事似的,“母亲和妹妹若是不放心,就进去看看父亲。”

  “可真是你父亲出了什么事!?”大夫人紧张极了,面上尽是诧异与不安,“你父亲从未有午歇的习惯,今日又怎会突然午歇起来,就算要歇,也不会在府上有事的这等时候午歇,葭儿快随我进去看看你父亲!”

  沈葭随即扶着大夫人急忙忙朝卧房方向走去。

  沈奕没有即刻同她们一道回屋,而是唤了守在院外的护卫到跟前来,沉声交代了他些什么,护卫领命退下,他才转身走去沈天的卧房。

  沈奕走进卧房时,瞧见大夫人正坐在床沿上唤沈天,他一惊,连忙上前压低音量阻止大夫人道:“母亲,先别叫父亲,让父亲好好歇歇。”

  “奕儿,咱们府上今日这般不安宁,这等时候,怎是歇睡的时候!?”大夫人紧蹙着眉,语气有些严厉,“我还当是你父亲出了什么事,竟真只是在这屋里睡觉而已,下人们不懂事,奕儿你何时也不懂事了不知叫你父亲起来?”

  大夫人说完,又要去叫沈天,却在出声前被沈奕先一步沉声急道:“太医说了父亲此时当好好睡一觉,母亲最好还是别扰父亲。”

  听沈奕提到太医,大夫人愣了愣,惊道:“吕太医是来帮你父亲看诊的!?你父亲今晨还好端端地去上早朝不是?且我看你父亲面色并无任何不妥之处,怎的突然会需到太医过来看诊!?”

  沈奕本是要说什么,在看了睡着的沈天一眼后声音低沉道:“母亲与妹妹还是与我到厅子去坐吧,莫在这儿说话扰了父亲歇息。”

  大夫人与沈葭不放心地看了沈天一眼,这才与沈奕一同往厅子去。

  然一走出卧房,大夫人便已等不及去到厅子,只见她抓住沈奕的手臂,急急问道:“奕儿你快告诉娘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父亲为何会在今日突然午歇,吕太医为你父亲诊脉后说了什么,咱们府上发生的人命案子又究竟是什么人命案子!?”

  “母亲你先别着急,待到了厅子里坐下后我再慢慢与你说。”沈奕说着,微转头扫了一眼守在屋楼前的几名护卫,自小便生在这样的高门府第里的大夫人又岂会不知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便什么都不再问。

  待进了前厅,沈奕将厅门阖上后才对大夫人与沈葭沉声道:“岑将军死了,就死在我们安北侯府里。”

  “岑将军?”大夫人蹙眉沉思,显然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这是何人。

  倒是沈葭轻声问:“哥哥说的可是二叔麾下的岑逵岑将军?”

  沈奕点点头。

  “二叔此时在北地御敌,而岑将军做为二叔下属,岑将军也当是在北地才是,又怎会在咱们沈侯府上出事?”沈葭又问。

  沈奕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厅门,这才又用压低的声音沉声道:“两日前,岑将军到了咱们府上,给父亲递了一封信函。”

  这时便是连沈葭也拧起了眉,着急问道:“可是二叔给父亲的信函?”

  沈奕沉默,神色更沉了。

  沈葭与大夫人心下震惊,她们皆是聪明人,自然猜得到这个中意味。

  身为守边将军不在北地御敌守关,反是替大将军千里迢迢回帝都来给其兄长送信函,若这岑将军是见过了帝君才来安北侯府送信函,这封信函便是一封寻常家信,而若是这岑将军送信函前后都未进宫见过帝君的话……

  “哥哥,葭儿想知,这岑将军是到帝都来面见帝君顺带替二叔给父亲捎信,还是……就只是特意到帝都来给父亲捎信而已?”沈葭问得小心。

  沈奕依旧沉默。

  沈葭与大夫人从沈奕这沉默中知晓了答案。

  只听大夫人震愕中带着隐隐颤抖道:“奕儿,你父亲……这是要做什么?”

  “罢罢罢,当务之急可不是这个,奕儿你快告诉我,为何好端端的吕太医会来给你父亲看诊!?”大夫人又抓着沈奕的手臂问,“岑将军的死和这又有何关系?”

  “岑将军的尸体是在玉湖里发现的。”沈奕的声音依旧低沉,“没有谁知道岑将军为何会死,其尸身为何会出现在咱们府上的玉湖里。”

  沈葭在听到“玉湖”二字时,面色忽地发白。

  沈奕知她心中之事,可此刻却顾不得她,只接着道:“岑将军那日给父亲送上信函后并未在府上久留,约莫一个时辰便离开了,是我亲自送的他到府门外,亲眼看着他驾马离去,可今日他却又回到了咱们府里来,且还变成了个死人!”

  沈奕愈说,神色愈沉,语气也愈沉,“这显然就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给咱们安北侯府,嫁祸给父亲!且还是在帝君面前!”

  “这可是那个君倾所为!?”大夫人急急问。

  沈奕咬牙,“现下还未知,若真是他,那四年前的他有的是将咱们安北侯府置之死地的机会,为何四年前他没有这么做,而非要等到这四年后他既无实权也无力的时候才来做这个事情?”

  “况且,他与父亲,还未到那非要将对方置之死地不可的程度,如今的他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丞相而已,若真相查了出来,帝君定不会饶恕他,他才刚回来,岂会做这样冒险的事情?”

  沈奕紧拧眉分析着,沈葭亦觉得在理,“哥哥,那这与吕太医来为父亲看诊有何关系?父亲身子一向健实,当不可能是见着岑将军的尸体而吓晕了过去才对。”

  “这自是不可能。”说到这儿,沈奕的神色变得有些奇怪,因为他想到了方才在玉湖边沈天那诡异到让人震惊的言行举止,“只是,父亲在见到岑将军的尸身一会儿后便开始胡言乱语,险些得罪帝君,帝君一怒之下便命了吕太医来为父亲诊脉,道是父亲当是病了才会这般神志不清地胡言乱语。”

  “不仅如此,帝君还下令暂封咱们侯府,道是查明真相前咱们府上的人任何人都不能踏出府门一步!”沈奕倏地将双手紧捏成拳,眸中有明显的愤怒。

  大夫人听罢,震惊得不可置信,惊道:“帝君下了这般的皇命!?将咱们侯府封府!?”

  沈奕紧蹙着眉点了点头。

  “帝君是疯了不成!?”大夫人惊得一时间没把控住自己的音量,“葭儿半月后可就要入宫封后了,帝君怎能在这等时候暂封咱们侯府!?这回让百姓怎么说咱们侯府!?怎么说咱们沈家人!?”

  “母亲你小声些!”沈葭听得大夫人这般惊得大声说话,忙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既羞涩又委屈又紧张道,“母亲这般大声,莫让外边谁人听了去届时道是咱们对帝君不敬。”

  “半月后侯爷便是国丈了,侯爷与大将军都是咱们大燕的功臣,不论如何,帝君都不当这般对咱们侯府和咱们侯爷!”大夫人虽将音量压低,语气却是更怒更不甘了,“侯爷便什么都没有与帝君说吗!?”

  “慢,奕儿,方才你说你父亲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这是怎么回事?”大夫人忽然转移了问题问道,“你父亲好端端的,又怎会胡言乱语?他又怎会睡去的?吕太医又是怎么说?”

  “奕儿也不知父亲为何会胡言乱语,本以为太医来了之后便可知晓,可……”沈奕答,“父亲并非是自己睡去的,而是我将其放晕的,若非这般,怕是父亲只会更让帝君生怒。”

  沈奕眼里有不安,“吕太医来诊脉,诊了良久,却诊不出个所以然,说不出为何父亲会忽然像失控了一般疯言疯语,只道开些安神汤来让父亲服下试试。”

  “太医诊不出来!?”大夫人震惊,同时亦如沈奕一般心生不安。

  “太医为父亲诊了脉,道是父亲脉象正常,并无任何异常之处。”正因如此,沈奕才会觉不安,脉象既然正常,父亲又为何会有那般诡异的言行?

  “哥哥说的父亲在帝君面前胡言乱语,哥哥可能告诉葭儿,父亲是说了些什么话吗?”沈葭亦是不放心地问。

  就当这是,隔壁卧房传来了一阵砰砰响声,让沈奕沈葭与大夫人同时一惊,而后先后朝隔壁卧房急急而去。

  跨进卧房门槛,只见那本是躺在床榻上的沈天此时站在床前的踏板上,而那摆放在床头旁的小几及挂衣裳用的木架子则色仰翻在地,方才那一阵砰响显然便是这两样物事翻倒在地而致。

  “侯爷!”大夫人见状,第一个跑到了沈天身边。

  沈天盯着她看。

  还不待大夫人靠近他身侧,便见他忽地抬起手——一把抓上了大夫人的脖子!

  “父亲!”

  “母亲!”

  沈奕与沈葭异口同声的同时朝沈天与大夫人冲过去。

  沈天却一把将他们用力拂开。

  在沈葭被沈天拂得猛地往后踉跄时,只听沈天用怒吼的声音对大夫人喊道:“说!你是不是青羽一族的人!?你是不是来报复来了!?”

  沈天圆睁的眼睛里满是红血丝,那怒目圆睁的模样显得异常狰狞。

  大夫人被沈天掐得面色涨红,两眼圆睁,嘴巴大张,一副快要断气了的模样,她的双手紧紧扣着沈天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掐得沈天的手都流出了血来。

  “说!”沈天抬起另一只手,一并掐上了大夫人的脖子。

  眼见大夫人就要被他掐得死去,他忽然松开手,与大夫人一齐砰地躺到地上,昏了过去。

  沈奕则是垂下并未手刀的右手。

  若非他又将沈天打晕,只怕大夫人必死无疑。

  沈奕低头看着地上又被他打昏的沈天,神色沉到了极点。

  青羽一族……究竟是什么人?父亲为何一而再地提到这个词!?

  *

  皇城。

  姬灏川坐在书案后,手里拿着一样小东西在对着日光的方向,他则是盯着手里的这个小东西瞧。

  这是一颗成人指甲盖般大小、浑身通透的血红色珠子。

  这颗珠子,显然与方才在安北侯府岑将军手心里掉出的那颗血玉珠一模一样,色泽与大小完全一样!

  可却又不一样。

  “崔易啊,方才在安北侯府的玉湖边,君爱卿那夫人可有说她捡到的那颗血玉珠里的流纹是什么图案?”姬灏川轻转着手里的血玉珠,忽然问崔公公道。

  “回帝君,奴才没注意听到。”崔公公低着头攻击答道。

  “没注意听到是吗?”姬灏川不怪罪,只是将自己手里的血玉珠朝崔公公面前递了递,道,“那你来看看孤这血玉珠里的流纹是何图案。”

  崔公公抬头看一眼那血玉珠,眸子里有明显的害怕,却又很快被他掩饰下,但他不敢抬手碰那玉珠,更别说将那玉珠拿到自己手里来细细看,只是就着姬灏川的手看而已,回道:“回帝君,这珠子里的流纹,是一只鸟。”

  “哦?是吗?”姬灏川将手收回来,重新看着自己指尖拈着的血玉珠,浅笑道,“崔易啊,你这是什么时候练就出来的眼力,这才看一眼,且还不对着光照看,竟一眼就能看出这里边的流纹像一只鸟。”

  崔公公惊骇抬头,急忙道:“帝君,奴才……”

  姬灏川却不听他说话,只慢悠悠地继续浅笑道:“哦,不,不对,你可不是说‘像’一只鸟,而是‘是’一只鸟,你这眼力怎么练的,告诉孤,让孤也练练,孤可是觉得自己的眼力越来越差了。”

  “如何啊?”姬灏川说完,这才抬眸看向崔公公,只一眼,崔公公便吓得跪倒在地,使得姬灏川颇为惊诧地问,“崔易你这无缘无故地,跪什么啊?可是你又背着孤做了什么了?”

  “回帝君!奴才不敢!”崔公公紧张道,就差没给姬灏川磕头求饶了。

  “不敢什么?”姬灏川不笑了。

  “不敢,不敢欺瞒帝君什么!”崔公公将腰身躬得低低的。

  “崔易啊……”姬灏川将手中的血玉珠放回到垫着软枕的紫檀木盒子里,继而端起放在手边的一盏茶,轻轻呷了一口后忽地将手往崔公公面前一倾,那茶盏便摔到了崔公公跟前,撞到地上,碎裂成片,吓得崔公公身子一颤。

  滚烫的茶水洒到崔公公面上手上,碎裂的瓷片划破他的手背,他却一动也不敢动。

  “你莫不成当孤是瞎子,看不到你的所有反应?”姬灏川看着崔公公手背被碎瓷片划出的血迹,声音有些冷,“平日里,可没有什么事情是能把你吓得快把魂儿都丢了的。”

  “帝君,奴才,奴才……”

  “说吧,这六颗血玉珠里,是否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姬灏川的声音更冷了一分,“再有,那青羽一族的诅咒,又是什么。”

  崔公公没有答话,只是将头磕到了地上,磕到那碎裂的茶盏碎片上!

  姬灏川不为所动,“说。”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还是在晚上12点,周末太忙,没办法,请见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07、青羽一族究竟是什么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