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会疼会伤心会哭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斜阳夕照。

  君倾还在小棠园,没有离开。

  因为他今日答应了小家伙,待入夜了再离开。

  君倾坐在小家伙的书案后,坐在小家伙平日里习字作画所坐的椅子上,翻着小家伙装订成册的习字习画本,用手抚着那虽写着字绘着画但却抚摸不到那上边字画的纸张,只见他低垂着眼睑,似在认真“看”着小家伙的功课似的。

  小鸟停在他的肩上手边手上,阿褐阿黄坐在他的腿边,却没有谁出声,只是静静地陪着他而已。

  即便看不见,君倾还是将小家伙的习字册子一页页翻过,每一页,他的手都会在纸上轻抚过一遍,好似如此就能感觉到小家伙写的功课了似的。

  末了,他将册子合上,将手伸到了阿褐的头上,轻揉着,淡淡道:“阿褐,你跟着我多久了?”

  “呜……汪!”阿褐摇摇尾巴。

  “四年了。”君倾用拇指别着阿褐的耳朵,阿褐则是一下一下甩着尾巴,圆溜溜的眼睛直盯着君倾看,认真地听着他说话,“和阿离一样年纪。”

  “汪!”

  “阿离虽比你年长两月,也听话,但从未离开过我,更不曾涉世,于人而言,他还只是个小娃娃,对人对事的理解,远不及你,待我不在了,还需你照拂他。”君倾说得平淡,听着就像是在说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

  可偏偏,不是。

  “汪呜……”阿褐闷闷地叫了一声,本是竖起的耳朵垂了下来。

  似乎,难过了。

  君倾这时又伸手揉揉阿黄的脑袋,道:“届时当也只有你们会陪着他而已,他若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需你们多担待了。”

  阿黄舔舔君倾的手,便垂下脑袋,趴在身,将头枕在他的脚背上,嘴里轻轻呜咽着声。

  阿褐则是将下巴搭到了君倾的腿上,细细地呜叫两声,昂头看着他,像是在问他什么似的。

  “小白守着君家太久太久了,是该让他走的时候了。”君倾在阿褐脑袋上轻轻拍了一拍,而后慢慢站起身,还是那副淡淡的语气道,“阿离的娘亲,终是要走的。”

  “汪汪汪!”阿褐着急地叫了几声。

  “没有必要让她非守着阿离不可,既能好好地活着,又何须让她痛苦。”君倾慢慢朝屋门方向移步,“届时我会与阿离说明白,以免他接受不了。”

  “玩儿去吧,我到后边庖厨看看。”君倾说完,扶着门框跨出了门槛。

  那些本是围在他身边的大小鸟儿随即听话地扑翅飞出了窗户外。

  阿褐和阿黄却没有离开,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后院厨房,夕阳将每样事物的影子扯得老长,有小鸟飞过水井上的辘轳,停了停,又飞走了生化危机之末日佣兵。

  小棠园本就不大,这后院更相对较小,院子里除有花草树木及水井外,还有一间小庖厨。

  小庖厨前的空地上搭着几架晾晒衣物用的竹竿架子,此时架子上正晾晒着几件衣裳,衣裳小小,显然是小家伙的衣裳。

  衣裳早已晾干,只还未收起而已。

  挨着厨房外的墙根摆放着一张竹编小台,小台上放着皂角竹刷等一类物事,墙上打着木钉,木钉上挂着两只木盆,旁还放着两只提水用的木桶,还有一张高凳。

  这张高凳与旁边这全都摆放得低低矮矮的物事看起来极为不协调,却不知这高凳是做何用处。

  庖厨顶上的烟囱正有淡淡的炊烟袅袅而出。

  君倾脚步很轻,那跟在他身后的两只大狗便也安安静静的不出声。

  庖厨的窗户与门皆打开着,君倾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了门与窗户之间的那面墙外。

  厨房里的人正忙碌,并未注意到外边有了来人。

  厨房里,尽是小家伙难掩激动兴奋的声音。

  “娘亲娘亲,娘亲要给阿离做什么吃的呀?”

  “娘亲娘亲,娘亲是要把爹爹的饭菜一起做了吗?可,可是爹爹说了让阿离做的呀,阿离没有做,爹爹会不会生阿离的气罚阿离呀?”

  “哦哦,阿离觉得爹爹这回不会生阿离的气哦,因为娘亲给爹爹烧饭,爹爹一定会很开心!爹爹开心了,就不会生阿离的气了!是不是这样呀娘亲?”

  “嗯嗯!一定是的!”

  “娘亲娘亲,阿离可以给娘亲帮忙的哦,娘亲需要阿离帮娘亲做什么呀?”

  “阿离会烧柴会淘米会洗菜会切菜还会烧菜!阿离都会的!阿离都可以帮娘亲的哦!”

  “小子闭嘴!”朱砂将米下锅后正在翻找厨房里所有的食材,被叨叨不停的小家伙吵得烦躁,使得她不由拧眉盯着小家伙看了一眼。

  小家伙立刻抬起小手捂住嘴,用力点了点头。

  朱砂这才又继续找食材。

  但她发现,这些食材,尽是瓜菜等一类素菜,竟无一样肉食,便是鸡蛋,都未见着。

  “小子。”朱砂转过身来,又看向小家伙,问,“为何都不见肉食?连个鸡蛋都没有?”

  “娘亲要吃大大花的孩子吗!?”小家伙本是用小手捂着嘴,一听得朱砂说鸡蛋,他忙拿开手,一脸的紧张着急道,“娘亲不要吃大大花的孩子,不要不要!大大花会伤心会哭的!”

  “……”朱砂头有些疼,又问,“大大花是谁?”

  “大大花是阿离还没有和爹爹到这儿的时候养的大母鸡呀!大大花下了好多好多的鸡蛋,小华说那是鸡蛋,但是爹爹说那是大大花的娃娃,娃娃没长好的时候叫鸡蛋,长好了就是毛茸茸的小鸡宝宝哦男神,滚粗!”小家伙说得很快,也很认真,最后一脸巴巴地看着朱砂,有些可怜兮兮道,“娘亲不吃大大花的娃娃,不吃小鸡宝宝好不好?”

  “……”朱砂抬手揉揉自己的颞颥,这怎么就成她要吃娃娃宝宝了?

  不过,照小家伙这般说,朱砂忽想到了住在小棠园的这几日曾见过小家伙忙活的饭菜,也全是素菜,不曾见过小家伙吃过肉菜一类荤菜,莫不成……

  “阿离,你平日里都是吃的什么菜比较多?”

  “阿离呀?”小家伙不懂朱砂为何突然这般问,自然乖巧地回了她的话,边说还边数着手指道,“阿离吃青青的菜呀,还有各种胖胖瘦瘦的瓜呀,嗯……阿离还吃莲藕,吃茄子,吃豆腐,吃山菌,还有好多好多的东西哦!阿离再想想数数哦!”

  “不数了,我知道了。”朱砂抬手打断了只要一说话便叨叨个不停的小家伙,转而问道,“不吃肉?”

  “肉?”小家伙眨巴眨巴眼,似有些不懂朱砂说的是什么,而后才一脸认真地问,“娘亲说的是像阿褐阿黄小小小嫩大家身上的那种……肉吗?”

  “……”这比法……

  朱砂不欲解释,便微微点头,道:“算是吧,主要是指猪肉。”

  朱砂的话音才落,小家伙便猛地摇头,“不要吃不要吃不要吃!”

  “爹爹说大家家里有爹爹和娘亲,还有娃娃,要是吃了大家的话,他们的家人会伤心会哭的!嗯,嗯……就算大家没有爹娘没有娃娃没有亲人,吃他们的肉的话,他们会流血会没命,也会很疼很疼的!”小家伙反应大极了,将自己的衣裳抓得紧紧的,“爹爹还说,阿离要和大家一起好好相处的!不然以后大家都不会和阿离一块儿了!”

  朱砂微微点头,心下明白了,这个小家伙,是个吃素的,那——

  他的爹爹,也是如此?

  不知为何,朱砂由小家伙想到了他的爹爹,便问道:“那阿离的爹爹也和阿离一样,都是这么吃的?”

  “嗯嗯嗯!”小家伙将小脑袋用力地点着,“爹爹和阿离说过,爹爹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吃的,因为会跑会跳的大家都有家人,都有血有肉,都会疼会哭,他们哭的时候就表示他们好伤心好伤心。”

  “爹爹没有一定要阿离和爹爹一样不吃大家,可,可是,阿离不想大家疼不想大家哭不想大家伤心,所以阿离也要和爹爹一样不吃大家!”小家伙说完,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自己给自己做肯定。

  这小家伙的爹看起来对小家伙冷冰冰的,倒不想会与小家伙这般说话,不过他既已说了那些随时都可能为人食物的鸡鸭鱼等东西会疼会哭会伤心,当是要求小家伙必与他一样才是,又为何未对小家伙做这般的要求?

  “为何阿离的爹爹没有要阿离一定和他一样不吃大家?”朱砂觉着有些好奇,遂问道。

  “因为,因为……”小家伙扁了扁嘴,一副难过的模样,“因为爹爹说阿离和爹爹小时候不一样,爹爹说阿离身体不好,要是不吃些大家的肉肉的话,阿离会长不大。”

  “小白说,因为阿离身体不好,又因为阿离不能吃太多大家的肉肉,所以阿离才矮矮的回去回不去的。”小家伙耷拉着脑袋,就像是他做错了事情一样,显得更难过了,“小白还说,阿离像个三岁的娃娃一样,可是阿离明明已经四岁四个月了!”

  “阿离都没有见过其他和阿离一样大的娃娃,阿离不知道阿离是不是真的像小白说的一样,矮矮的。”小家伙说完,轻轻抓上了朱砂的衣袖,昂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她,有些可怜兮兮地问,“娘亲,阿离好矮好矮吗?阿离真的不像四岁了吗?”

  若非知道小家伙的年龄,朱砂也以为这小家伙不过三岁多点大而已,这小家伙,的确比同年岁的小娃娃矮小了许多,只是,此时不宜说实话罢了。

  “没有。”朱砂不会哄小娃娃,本就只是“没有”这两个字而已,稍稍沉默后补充道,“小白骗你的。”

  “真的吗?”小家伙眼睛亮了起来。

  “嗯。”朱砂点点头。

  “嘻嘻!阿离就知道是小白骗阿离的!”小家伙笑了,小脸有些红红,“阿离四岁四个月了,才不是像三岁一样!爹爹说了阿离在长大的,阿离要是不长大,爹爹会难过的!”

  看着小家伙亮盈盈的眼睛,朱砂心中有些感慨,感慨小家伙的懂事,也感慨君倾对小家伙的用心。

  若不用心,小家伙不会事事都先想着他这个爹,若不用心,小家伙便不会这般乖巧懂事。

  会用心对孩子的人,会是冷血残暴的人?

  朱砂觉着自己似乎想了太多关于小家伙爹爹的事情和问题了,便不打算再问小家伙什么,而是对他轻轻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这儿不需要你帮忙,回前边屋子去背书,或是在旁边安静坐着就行。”

  “哦,阿离知道了。”小家伙有些不舍离开,但是他看得出朱砂是嫌他吵闹,支他离开,他不想让朱砂厌烦他,他便乖乖应了声,道,“那阿离看看外边太阳回家了没有哦,要是太阳回家了,阿离就收衣裳哦!要是太阳没有回家,阿离就在旁边坐着看娘亲,阿离不吵,阿离不惹娘亲心烦的!”

  小家伙说着,便哒哒哒地朝厨房门跑去了。

  朱砂没有理会他,只转了身继续选食材。

  其实,她能明白为何他们父子二人不吃肉食,能听得懂鸟兽虫鱼说话的人,就算将肉食摆到了他们面前,只怕他们也难以下咽吧。

  就像人与人,若是让她去吃一盘人肉烧成的菜,若非她是穷凶极恶到没有一丝良心的人,想来才会吃得下,并且还会觉得美味。

  想这些做什么,朱砂微微摇头,伸手拿过一根白萝卜放到了手里的铜盆大小的竹筐里。

  然她拿起的萝卜还未放到竹筐里,便听得跑到了门边的小家伙一声惊喜的叫唤,“爹爹爹爹!”

  “娘亲在给阿离还有爹爹烧饭吃哦!”朱砂还未及转头,便听到小家伙兴奋激动道。

  朱砂手里的萝卜掉到了竹筐里。

  丞相大人,何时过来的!?她方才只注意着听小家伙说话,竟未注意到有人过来。

  朱砂才转头,便见着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抓着君倾的衣袖,轻轻朝里扯着,小心又激动道:“爹爹要不要进来坐看娘亲烧饭呀?”

  “……”朱砂忙将手中的竹筐放下,大步上前就要扯开阿离让他别胡说话日暮苍山(龙门飞甲后传)。

  谁知,她才跨出两步,便听到君倾淡淡应了一声,“嗯。”

  朱砂的脚步僵住。

  小家伙则是高兴极了,继而转头兴奋地问朱砂道:“娘亲娘亲,外边太阳还没有回家,阿离还不能收衣裳,阿离和爹爹一块儿在一旁坐着看娘亲烧饭,可以吗可以吗!?”

  看着跨进门槛的君倾,朱砂颞颥眼角直跳,她能说不可以吗!?

  “这……君子远庖厨,丞相大人,这厨房狭小,且稍后油烟柴烟熏人,大人与小公子还是到前边厅子或书房坐着,稍后民女烧好饭菜后再给小公子端上。”不同于在小家伙面前,朱砂在君倾面前的态度总是恭敬认真的,因为他与小家伙不一样,小家伙可哄可骗可逗,他不行,这放眼整个燕国,怕是无一人敢逗骗这“心很残暴”的丞相大人,她不过一个小小平民,更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加之民女在府上叨扰多日,心下实为过意不去,瞧着小公子年岁过小烧饭不便,便想着给小公子烧一顿饭菜,只是丞相大人的饭菜……民女不敢越矩,不敢污大人的口。”

  这话说得,君倾还未说什么,小阿离便先急了,只听他着急道:“娘亲娘亲!娘亲不是要把爹爹的饭菜一块儿烧了的吗?刚刚娘亲已经说过了的呀!娘亲不给爹爹烧饭的话,爹爹的肚子会饿会哭的!”

  “还有还有!爹爹不吵娘亲的!阿离也不吵娘亲的!娘不要赶爹爹和阿离走好不好?”小家伙不明白,娘亲让他安静呆着,是因为娘亲嫌他吵,可是爹爹一直都很安静的呀,为什么娘亲也不给爹爹在厨房里坐着呢?为什么呀?

  小家伙这着急得抢着说的话让朱砂恨不得想捏他的嘴,她看起来有这天大的胆子敢嫌他那人见人怕的爹?

  朱砂很想捏捏自己突突直跳的颞颥,可是不行,尽管君倾看不见,但是小家伙一定会问她是不是头疼之类的一连串问题,届时更是解释不清。

  朱砂实在无法理解,这小家伙的真正娘亲该是有多唠叨,才生得出这么个多话的娃娃来,而这沉默寡言的丞相大人,又怎会娶了一个多话的女子为妻?

  “丞相大人,民女绝没有对大人不敬的意思。”小家伙的一席话让朱砂不得不连忙解释,她如今与寄人篱下相差无几,还怎敢嫌弃这于她有恩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只是民女的厨艺上不得台面,实在不敢将自己烧的饭菜端到大人面前。”

  可,朱砂这连忙解释的话堪堪说完,君倾便表了态。

  他非但没有转身退出厨房,反是朝厨房内继续迈步,神色淡漠道:“无妨。”

  “……”无妨,便是他不介意的意思?

  朱砂不止两边颞颥在跳,便是两边眼睑都在突突直跳。

  小家伙见君倾迈步,昂头小心翼翼地问:“爹爹,阿离带爹爹到桌子边坐着等娘亲哦?”

  “嗯。”君倾没有拒绝。

  朱砂很想拒绝,但是她不能,抑或说不敢。

  是以她看着小家伙轻轻地抓上了君倾拇指,将他往方桌边的长凳带,随后便见君倾将衣摆轻轻一撩,在长凳上坐下了身,面对着灶台的方向系统之后宫女配记事。

  当真是一副就坐在这儿等着她将饭菜烧好的模样。

  朱砂本还欲说什么,但在看到君倾左手腕上那包扎得歪歪扭扭的绑带时,她便只是恭敬道:“稍后油烟柴烟味熏人,还请丞相大人莫怪罪。”

  “嗯。”君倾依旧只是神色淡漠地应了一声。

  朱砂终是无奈,转身继续选食材去了。

  小阿离站在君倾身边,不敢坐,却又想坐,想与君倾一齐坐,便小小声地问道:“爹爹,阿离可以坐在爹爹身旁吗?”

  “嗯。”君倾没有拒绝。

  小家伙这才开心地爬上长凳,坐在了君倾身旁,与他坐在同一张长凳上。

  不过不敢靠得君倾太近罢了,可因为长凳太高,小家伙短短的腿完全悬空,但又怕摔下来,小家伙的小手便抓着长凳不松手。

  朱砂在拿起一把葱的时候觉着似乎有些不对,只好又转回身来,看向君倾,问道:“丞相大人可有想吃的菜?”

  “有。”君倾没有一丝委婉。

  “……”朱砂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心中有些无言,敢情她若是不问,这人也就不会说上一句话吧,就像……他左手腕上的伤一样。

  “丞相大人请说,民女若是会,便给丞相大人做。”

  “豆腐丸子,山菌汤,木耳炒藕片,油焖笋,焯豆子,红烧冬瓜,炒茄子,白糖芋头。”君倾一口气道了八样菜,末了还道,“就这些。”

  “……”就……这些?这还叫“就”?

  “丞相大人和小公子,吃得完?”朱砂十分后悔方才问了君倾话。

  “嗯。”

  “……那丞相大人要等得久些了。”

  “嗯。”

  朱砂忍着无奈与后悔,开始去拿君倾所点菜的食材。

  这些个菜……她可是一个都没有烧过,总不能和丞相大人说她一个都不会吧?

  这些都是素菜,听着简单,当不会难烧才是。

  只是,想法与行动,总是有差别的。

  这一顿饭菜,朱砂整整烧了一个半时辰,久得小阿离都靠在君倾身上睡着了。

  当这八道菜一样样端上桌……

  ------题外话------

  平静的相处章节来个一两章,不要嫌弃啊~下章又继续开始走剧情了~

  还有就是,三八节群内会有活动,要参加活动的姑娘届时记得关注群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10、会疼会伤心会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