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那个女人,绝不能留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砂子!”续断公子滚动着木轮一脸慌乱地从里屋出来,见着碎落在堂屋里的瓦片和钉在堂屋地面上的短小弩箭时他的身子猛地一颤,面上的慌乱更甚,将木轮滚动得更为急切。

  可,平日里他轻而易举便能移动的木轮,此刻竟好似不听了他使唤,就算他再如何急切再如何用力地推动身下木轮,他身下的轮椅也仅是往前移动不过半丈距离而已!

  不,并非他不够使劲,亦不是他不够着急,而是——

  他没有气力!

  只见续断公子放在木轮上的手始终无法用力握紧,更莫说能推动身下这厚重的木轮椅,此时此刻的他,浑身竟是一丝气力也无!

  他能使出的最大气力,便是从里屋出来得这不过半丈的距离,仅是这半丈的短短距离,此时竟使得他气喘吁吁。

  然他没有停,他还是尽力地要将身下轮椅往堂屋门方向推,每随着他用力一分,他的呼吸就愈急促一分,显然,他很吃力。

  可就算他再吃力,他也要“走”,因为院子里有着于他来说尤为重要的人。

  青烟就站在里屋的门边,贝齿微咬着下唇,一瞬不瞬地盯着续断公子的背影,眉心紧拧,眼眸中闪动着哀愁,扶在门框上的手将门框抓捏得极为用力。

  她那双含着哀愁的眼里此时只有续断公子一人而已,她盯着他的背影,看着他那就算再吃力也要往院子里去的背影,只见她那抓着门框的手用力得近乎要其抓断。

  若是往日,这般情况,她早已上前替续断公子推动轮椅,可现下,她没有这般做,她只是看着,只是看着而已。

  愈看,她眸中的哀愁就愈甚。

  续断公子表现得愈着急,她眸中的哀愁就愈甚。

  不过小小的堂屋,不过短短的两丈些微距离,于此时的续断公子来说,却似很长很长,长得他就算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始终到不得屋门。

  但到不得,他也要到!

  急到了极点的他,忽见他将双手从木轮上拿来,转为放在椅把上,而后用力撑起——

  他用双手用力撑着椅把,竟是……

  站了起来!

  站在里屋门边的青烟怔住,睁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震惊得一时间竟连呼吸都忘了。

  可下一瞬,便听得“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木轮滚动的声音一并响起。

  续断公子根本就还未迈出一步,他只是将双手从椅背上拿开而已,因为太过着急想要去到院子里,他整个人竟是朝前栽倒在地!

  也因着他这突然栽倒在地,撞到身后的木轮,使得那木轮往后滚动了些微。

  “公子!”青烟终是无法只在里屋门边看着续断公子,只听她惊呼一声,同时急急朝跌倒在地的续断公子冲来。

  她何曾见过他们这个温雅的公子这般狼狈过,是以她跪坐在续断公子身边时连忙伸出手扶住了他的肩,作势就要将他扶起来。

  可谁知,那狼狈跌倒在地的续断公子非但未让青烟靠近他,而是忽然一个反手,一掌用力击在了青烟的心口,竟是打得青烟往后跌趴在地。

  青烟震惊地盯着续断公子那还未收回的手掌,下一瞬,她竟是忽然抬手抓上自己的心口,“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明明浑身无几多力气,却又出得了这大力的一掌,足见他对青烟,有多恨恼。

  若非恨恼到极致,他又如何使得出这一掌打得青烟吐血。

  “公子……”青烟怔怔地看着续断公子,眸中的哀愁此时化作了浓浓的哀伤。

  续断公子未理,甚至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将双手小臂撑在地上,用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做爬在地上的姿势,他……

  竟是要朝院子里爬去!

  走不得,他就只能爬!

  “公子!”青烟见状,一时间根本就顾不得自己,更顾不得续断公子堪堪蓄足内力打伤了她,只听她又是惊呼一声,着急地又朝其靠近。

  青烟也急了,急到了极点,急到惊慌失措,她并未站起身将续断公子扶起来,而是朝他爬过来!

  只见续断公子的右手手肘已经朝前撑出,眼见他就要往前爬去——

  青烟的手还未碰到他,她惊惶急切地面色苍白,连眼眶都在颤抖。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片极重的黑影映压到续断公子的身上来,下一瞬便见续断公子被一双有力粗糙的大手抓住双臂,猛地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与此同时只听这人沉声急切道:“殿下万万使不得这般!”

  这人话音才落,只见续断公子已被他稳稳放坐回了那厚重的木轮椅上。

  这人身着一袭深灰色的棉布袍子,年纪约莫四十五左右,两鬓有些斑白,不是方才在院中那自称为穆某的中年男子还能是谁?

  只见他眉心紧拧,紧紧盯着一副狼狈模样的续断公子,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青茵也在这时进了堂屋来,见着正爬在地上满唇都沾了血水的青烟,先是一惊,随即连忙上前将青烟扶了起来,忙听得青烟恭敬地唤了那中年男子一声“穆先生”。

  续断公子神色阴沉,抑或说是阴戾更为准确,再不见丝毫平日里的温文尔雅,然他坐只是坐在轮椅上而已,既没有着急地再推着轮椅要走,亦没有拂开双手还握着他双臂的穆先生。

  不是他不想,而是此时的他没有这个气力。

  “殿下?呵呵……”续断公子坐在轮椅上,像个脱了线的偶人,便是连双手都没有气力抬起来放到椅把上,只是抬眸看着一脸着急关切却又阴沉的穆先生,冷冷笑了一声,道,“不敢当,我觉得穆先生更像主子才对。”

  续断公子这话一出,穆先生面色即刻变了变,却只是变得冷静而已,并不见惶恐之色,只是松开了续断公子的双臂,往后退了两步,恭敬道:“属下这般做,也是为殿下好。”

  续断公子似听不到穆先生的话似的,只是冷眼看着他,冷冷问道:“小砂子呢?”

  穆先生微微垂首,态度虽恭敬,却是答非所问道:“殿下莫非忘了殿下的双腿是因何变成这般模样的?”

  续断公子同样的答非所问,但他的态度及语气却是冷利的,冷得像冰,利得像刀,气息骤然间压人,又问一次道:“我再问一次,小砂子呢?”

  穆先生抬头看续断公子,看他的眼睛,青茵瞧着不对劲,忙道:“公子说的可是方才与丞相大人在一块儿的那名姑娘?若是,公子莫担心,方才来了那白公子,那名姑娘及丞相大人与那白公子一道离开了,先生让青茵亲自送的他们出门。”

  “走了?”续断公子着急问,“可有受伤?”

  “是的公子,走了。”青茵回道,“只是受了些皮肉伤,稍加休养休养便可无事。”

  青烟低着头,听到青茵这般说,忽地将下唇咬出了血来。

  续断公子眸中的惊惶着急这才开始散去。

  但他眸中的阴寒未减反增,却听得他轻轻淡淡道:“穆先生,姬某不过一介废人,当不得让穆先生跟随,穆先生还是去另寻高就为妥。”

  穆先生听得姬灏川这么一说,当下就在续断公子面前跪下身,甚至匍匐下身磕了一记响头,攻击不已道:“属下知罪,敢请殿下责罚!”

  “穆先生怎会有罪,有罪的是姬某,一介废人还想当主子对穆先生指手画脚。”续断公子轻轻一笑,面上不见愠恼之色,但说出的话却能让人不寒而栗,“穆先生觉得姬某说得可对?”

  穆先生双肩一颤,又是朝续断公子磕了一记响头,维持着匍匐在地的姿势,一时间不敢直起腰,态度恭敬谦卑道:“属下知罪!殿下要杀要剐,属下悉听尊便!”

  “穆先生,我敬你为我母亲的恩人故称你一声先生,但还请先生莫忘了,究竟谁人才是主子。”续断公子那轻轻淡淡的声音陡然变得森冷,“我如今虽形同废人,却不表示你能代我做任何事情任何决定。”

  “还请你记住,究竟是谁人身体里才淌着姬家人的血。”

  “属下,属下谨记殿下训言!”

  “幸而今日小砂子性命无恙,若再有下次,休怪姬某不念你我主仆一场情分。”续断公子的神色及语气冷到了极点,冷得令穆先生根本就不敢抬头。

  然他虽不敢抬头,却还是要道:“可是殿下,她……”

  “任何事你都可代我决定,任何人你都可以自行处置,唯独除了她。”续断公子态度坚定得由不得人说半个不字,“我说了,你若敢再伤她一分,便休怪我无情。”

  “属下明白了!”穆先生当真不敢再说一个不字。

  “小砂子性命无忧,今夜之事我便不予追究,但我身边不再用异心之人,穆先生,将你的人带走吧。”续断公子虽是坐着,但是面对跪在地上的穆先生,依旧能有主子当有的居高临下的气势。

  他指的,是青烟。

  穆先生虽想解释什么,但此时他却什么都不宜多说,只能应声道:“是,殿下。”

  青烟自然听得懂续断公子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她,方才若非是她从后偷偷朝公子出手,他便不会待到朱砂走了他才使得出力从里屋出来。

  虽是这般,可……

  她不想走,她不想离开公子!

  “公子!”青烟连忙朝续断公子跪下,慌忙道,“公子,青烟知错,求公子不要赶青烟走!”

  续断公子没有理会青烟,而是唤了一声青茵,道:“青茵,推我回屋。”

  “是,公子。”青茵先是看了青烟一眼,而后朝续断公子走了去。

  青烟怔怔地看着被青茵推着背过身去她再瞧不见了的续断公子,欲要再说什么时,只听续断公子冷冷道:“姬某不欲再看见你,不杀你,是念你伺候了姬某这么些年。”

  续断公子几乎不会称自己一声“姬某”,唯有当他怒极的时候,他才会有这般的自称,青烟伺候了他四年,今夜是她第二次听到他称自己一声姬某,可见他怒意有多甚。

  而上次听到他这么自称,也是因为那个名唤朱砂的女子。

  青烟再次怔住,直至青茵推着续断公子到了后院,她还是一副怔怔回不过神的模样。

  穆先生则是已经站起了身,冷眼看着怔怔失神的青烟,沉声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今夜本可以取了她性命,倒不想那君白竟出现了,错过了这次机会,既是如此,便只能等下次机会。”

  “可是穆先生,公子他……”青烟拧眉,眸中有哀伤也有冷沉。

  “那个女人,绝不能留。”穆先生目光狠厉,似乎根本不当续断公子方才的话听进耳里。

  青烟先是一怔,而后毫不犹豫道:“青烟谨听先生吩咐!”

  *

  缕斋小巷外。

  夜很黑,没有风灯,没有火光,亦没有月光,朱砂什么都瞧不见,便是连走在前边给君倾带路的小黑猫那双幽幽生绿光的眼睛,她都瞧不见,因为小黑猫不曾回头。

  但她却不害怕。

  因为前边的小黑猫会不时发出喵叫声。

  因为后边的小白在叨叨。

  还因为君倾的手。

  他的手,依旧在握着她的手,带着她在黑暗里走。

  而明明是一片漆黑的夜色,那唠叨的小白却如前边的小黑猫一样,似乎能在夜里视物一样,竟是哼声道:“这手握这么紧,都不嫌臊啊?”

  “……”朱砂本就觉得这般不大妥当,好在有夜色做掩,她便只是跟着君倾走,不说话,谁知小白却忽然这么一说,这如何能不让她尴尬,是以她作势就要将自己的手从君倾手里抽出来。

  谁知君倾非但没有松手,反是将手收紧,让她抽不回手。

  只听小白又道:“哼,别装了,这时候才想着把手收回去,我不说的时候你为何不收手啊?”

  “……”朱砂尴尬得面红耳赤,幸好君倾看不见,而小白走在后边,也看不见,但她依旧想要抽回手,以免连小白都误会了。

  那苏姑娘已经对她生了误会,若是再让这小白生了误会,怕她多有几张嘴,也说不清了。

  可偏偏君倾就是抓着她的手不放,她挣得愈用力,他就将她的手握得愈用力,只听他淡淡道:“不用理会他。”

  “嘿!你这没良心的小家伙!过河拆桥啊!”君倾这么一说惹怒了小白,“老子我放着好觉不睡,跑来看你是不是被人砍死了,果然见你快被人砍死了,老子救了你和这头小猪,你居然让这头小猪不理老子!?”

  “……!?”朱砂眼角直跳,什么叫……这头小猪?

  她!?

  小白恼,君倾却还是那副淡淡的口吻道:“你不来,我也死不了,别说的你这么舍己为我,当我不知你不过是想来凑热闹而已?”

  “哎哟喂我的小倾倾!”前一瞬还气鼓鼓的小白,这一瞬就变得笑眯眯的,往前一步就靠到了君倾身侧,君倾则是毫不犹豫地抬手将他推开,小白也不恼,只是嬉皮笑脸道,“最知吾心者莫过于我的小倾倾哪!不过你就这么*裸地把事实说出来,这头小猪可就不感念我的救命之恩了,你就不能过后才悄悄和我说?”

  “……”朱砂终是忍不住了,道,“白公子,莫非你口中的‘这头小猪’,是……我?”

  “你这问的不是废话么?不是你难道还是我?”看不见小白嫌弃的神情,但是朱砂能清楚地听得出小白语气里的嫌弃,嫌弃她蠢。

  “……”

  “喂,小猪,你这大半夜的把我的小倾倾拐出来做什么?拐出来给人家剁啊?”

  “……”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别叫我小猪,你才是猪,一头唠叨的猪!”小猪这个称呼实在太过难听,是以朱砂忍无可忍。

  小白怔了怔,眨了眨眼。

  就在朱砂忍无可忍地驳了小白这么一句时,她听到身边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很轻很轻,可在这样静寂的夜里,却能让人听得清楚。

  这时轮到朱砂怔了怔。

  丞相大人……在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17、那个女人,绝不能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