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阿兔,我嫁给你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阿兔,你生辰那日我给烧的饭菜吃了么?”

  “嗯。”

  “好吃么好吃么?”

  “……嗯。”

  “当真?”

  “嗯。”

  “那以后我每次过来都给你烧一份饭菜过来,怎么样?”

  “不用了。”

  “哦,也是,你家里定有下人什么的,需不着吃我烧的饭菜。”

  “不是。”

  “嗯?”

  “不用为我费太多时间,不定你我每次来这儿的时候都会碰上。”她给他做那一顿饭菜,花了整整一个白日的时辰吧。

  “……也是,不定我们每次都能碰上,也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碰不上了。”

  ……

  “喂,阿兔,和我说说你的事吧。”

  “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当真?”

  “嗯。”

  “我不信。”

  “……”

  “阿兔,你就和我说说你的事吧,好不好?”

  “你想知道?”

  “嗯!”

  “为何?”

  “为何?倒也不为何,就只是想知道而已。”

  “你可听到了前前一次你离开时我与你说过的话?”

  “嗯?什么话?我未听到你与我说了什么啊。”

  “不,你听到了。”

  “没有,我没听到,我还有事,先走了,下回见。”

  “朱砂。”他终是在她站起身欲走时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听到了我当时说的话。”

  他说,他给她一个家。

  可她只是定定看着他而已,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这一次,也一样,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便要离开,就像她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可他知道,她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

  也正因为听得清楚,所以她才急着离开。

  为何?

  “阿兔,你是好人,当有一个平和的家才是。”她没有转头,只轻轻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后将手腕从他手里抽了出来。

  她,不适合。

  他未松手,非但没有松手,反是将她的手腕抓得更紧。

  她终是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轻声道:“阿兔,我会害了你的。”

  “我不怕,便行了。”

  “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好。”

  他松了手,她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她那一跑开,他以为,她再不会出现。

  因为他等了她整整半年,不论落雨还是飘雪,不论刮风还是响雷,每一日,他都会到那个从来只有他们二人会去的小山坳,纵是年关那日,他也去了,在那儿等了她整整一日一夜。

  那一日,雪很大,风很烈,她始终没有出现,自也没有人会关心地对他说他身子薄,早些下山莫凉着了。

  深冬过,白雪化作了春日,那本是被雪白覆盖的小山坳重新被绿意染上,小鸟儿小野兔已经开始出来蹦跶,海棠树抽了新枝,发了新芽,再到开了满树粉白的花儿,绚烂了整个小山坳。

  就在整个小山坳里的海棠花开得极近烂漫时,她才踩着这一地的烂漫出现。

  她笑着走到他面前,笑着对他说:阿兔,我想好了,我嫁给你,可是我这样,你还愿不愿意娶我?

  可她却没有听到他的答案。

  因为她的这一句话,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她说完,便软倒在他面前,昏了过去。

  她双手上的长刀当啷落地。

  有血从她身上往下淌,染红了她脚下青绿的小草。

  她整个人,像是从腥风血雨里来的一般,浑身都是血。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她,她与他说过,她是杀手,可她从未让他看到她身为杀手的一面,他知道,是因为她不想让他看到。

  可这一次,她却这般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他不知她这一次是从哪儿来,是去做了什么,又为何会受这般重的伤,他只知,她强撑着这最后一丝气力到得这小山坳里,是因为他。

  只是因为他。

  这就足够了。

  那你可还想要听我的事情?

  这是她昏过去时他对她说的话,也是他掀起她头上的红盖头时问她的话。

  那时她笑着用力地点了点头,她还抬起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笑道:阿兔,你笑了。

  他那时候,笑了么?

  应是笑了的吧,因为那一日的他,与她一样,很开心。

  只,这都是曾经了。

  过去,再也回不去了。

  君倾站在院子里,抬起手折了一颗枝头上的海棠果,擦也不擦便放进了嘴里。

  果子已半红,快熟了。

  有些事情,也正在慢慢变熟。

  君倾这一次重新回到燕国帝都来,就是要这些事情在短时间内结果,成熟,然后再看着它们熟透,落到地上,慢慢腐烂,化作尘泥,消失不见。

  他不会再如四年之前那般等着它们慢慢发芽长大后他在慢慢地一点一点拔掉,看它们慢慢受着折磨在折磨中慢慢死去,因为他不再是四年之前的他,不是他没有了那时的耐心,而是……

  他没有那般多的时日了而已。

  他要在有限的时日内做完四年前只来得及撒种而未来得及做完的事情。

  沈云那儿,也当是快得到消息了吧。

  呵呵……

  *

  城西,路边的小茶棚里,议论正纷纷。

  “哎哎哎,那个啥,那个被啥天师算命为能给咱们燕国带来昌盛的啥府的大小姐过几日就要嫁给咱们帝君了吧?”有一看起来五大三粗的黝黑汉子道。

  “哎哟老二,你这啥啥啥的,能有多少人知道你这是在说的啥啊。”有身穿藏青布衣头上裹着布巾的高瘦男人笑道。

  “嘿,嘿嘿嘿,俺这不是在路上听说了,所以来问问嘛。”那被称为老二的黝黑汉子憨憨一笑,抬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随之对那高瘦男人道,“哎,薛老弟,你多识得几个字,你来给俺们说说这事呗,那张贴的皇榜,俺们这些粗人,谁个人看得懂那上面的字哩!”

  “嗨!也就和老二你说的差不多,再过个三日,咱们帝君就要迎安北侯府的大小家进宫了,说来这沈葭大小姐也是命好,二十一年前才出娘胎就被咱们宫里的相师相出了帝后之命,道是其二十一年后若是为帝后,咱们燕国就会昌盛富足,所以哪,这沈大小姐一进宫哪,就能封后啦!多好的命哪不是?”

  “哦,还有,那皇榜上写着的是三日后帝君帝后大婚,普天同庆,大赦天下,哎哎哎,你们谁个家里有谁蹲牢狱的,这可是赶上好时节咯!”

  “你家才有人蹲牢狱呢!俺们这可都是老实本分的人!”

  “就是就是!”

  “嘿!这不是开个玩笑嘛,大伙儿别当真嘛。”

  “对了对了,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啊,那安北侯府哪,最近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了哩!”

  “安北侯府的大事不就是三日后全家一块儿飞黄腾达?咱们这不就是在说着这事儿吗,还需要你来这么跟着放屁?”

  “哈哈哈,就是,廖锤子,咱们刚说的话你是没听见咋的啊?”

  “不,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个事儿,你们说的这个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说的,是另外的事儿。”

  “哦?这安北侯就要成为国丈了,他的府上,还能出什么大事儿啊?廖锤子你别兜弯子,赶紧地把你知道的都说了!”

  “快说快说!”

  “哎哎,你们别催,别催啊,我没说我不说啊!”

  “你赶紧的。”

  “大概七八天前吧,我担了柴到集市上卖,正好遇着了城东不知谁个大人家的婆子来买柴,让我把柴禾担了过去,我去了时候哪,发现有一户人家大门外守着好几个官家的人,那些官家的人手上还拿着刀!”

  “我起初不知道那就是安北侯府,是听着找我买柴禾的那婆子同与她一齐的一个姑娘嚼舌根,我才知道那是安北侯府,而且那些官家人还不是那日才开始守在那儿的,而是好几日前就开始守着了的,我今晨到城东去给那些厨子磨刀子,发现那些官家的人居然还在!这都快十天半月的事情了哪,你们说说,要不是那府上生了什么大事,用得着官家的人守那么久吗?”

  “廖锤子说得怪有道理,不过这安北侯府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啊,这沈大小姐都快要进宫为后了,居然还被官家人围着大门,这多晦气哪不是?安北侯能让内史大人这么做?”

  “这个……咱们就不知道了,城东的事情,咱们这么些个小老百姓哪里能知道哟。”

  “哎,这倒也是。”

  “你们不知道哪,我知道!”就在众人为不能听得这很是能消解困乏的趣闻而轻叹时,忽听得茶棚旁处的甜糕小摊上传来年轻男子一声颇为得意的声音,引得这小茶棚里的众人纷纷扭头朝甜糕小摊看去。

  此时将值日落时分,干了一天活儿的短工们习惯到这小茶棚里歇歇脚,喝上一大碗解渴的茶水再回家去,但这等时辰的甜糕小摊寻日里是没有客人的,这些甜糕小嘴儿一般是姑娘妇人家以及小儿才会来买吃,这等将值日落的时辰,这些人都已回了家去,是以小摊便不会有人,以往这个时辰,小摊的一对老夫妇正收拾摊子。

  现下,这对老夫妇也在收拾摊子,但摊子旁摆放的一张老旧木桌上并不是无人,而是坐着一名俊美如斯的年轻公子,着一绛紫色的绸袍,外罩一件纱衣,墨色长发斜倚肩头,一双桃花眼极为迷人眼,本是恍如画儿里一般的仙子美人,此时竟是在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甜糕,边塞还边口齿不清道:“等着,不急,等我咽下这嘴里的甜糕,就给你说说安北侯府的事儿啊。”

  “……”众人看着他还不断往嘴里塞甜糕的动作,目瞪口呆,心道是,公子,你这一直往嘴里塞甜糕,何时才能咽得下去啊?

  可就当众人这般想时,只见这人忽地就将嘴里的甜糕咽了下去,他这下咽的动作很快,快得让人看不清,若非亲眼见着他方才的确塞了满满的一嘴且他身旁干干净净,根本让人无法相信他这是吞下去了而不是吐出来。

  而能做出这样事情来的人,不是小白还能是谁?

  只见他将满嘴的甜糕咽下后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甜汤,这才转过头来朝茶棚里的众人笑了一笑,道:“好了,我不急,和你们说了我再接着吃。”

  可他这么一笑,让众人愈发的目瞪口呆,他却还是笑眯眯的,一脸大方道:“这安北侯府哪,的确是出了事儿了,都想知道是什么事吧?”

  众人不约而同点头。

  “那你们说,杀害守边将军,意图谋乱,是不是大事哪?”

  众人惊住,眼睛睁得老大,全一副被惊吓到了的模样。

  小白一副悠哉模样,丝毫不介意他这话若是被人揪着了会对他不利,还边慢悠悠地喝着甜汤边继续道:“不过是现在还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而,帝君本是给了内史大人三天的时日来查,可这都过去快半个月了,那内史还一个屁都没查出来,帝君一怒之下,将他踹下了内史之位,改由廷尉大人亲自来查这事。”

  “怎么样,诸位听得可算满意哪?”小白说完,笑意更浓了。

  却见得茶棚里的众人霍地站起身,纷纷跑出了小茶棚,跑得远远的。

  这种事情,他们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哎哎哎,我这不是遂了你们的意告诉你们事实嘛,跑什么呀!”小白看着跑开的众人,无趣地摆了摆手,转头对也被他的话吓住了的老妇人道,“阿婆,再给我来五盘甜糕。”

  甜糕摆上桌,小白正伸手拈起一个梅花模样的软糕时,忽有一把桃木剑从他身侧刺来,冲着他的脖子刺来,伴着女子颇为凌厉有气势的大喝声:“妖人!受降吧!”

  ------题外话------

  小朱砂:阿兔,我嫁给你。

  小倾倾:哎呀,好羞涩。

  小朱砂:债见。

  本人:哈哈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21、阿兔,我嫁给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