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我叫宁瑶,你呢? 新人物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突来的一声大喝,让正扶着腰堪堪转身朝小摊走去的老妇人吓了一大跳,险些摔了手里的空盘子,也吓煞了隔壁茶棚的小二哥。

  小白若无其事地坐着,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似的。

  眼见那削得歪歪扭扭的桃木剑就要刺到了他的脖子——

  就在这时,小白用那拈起软糕的手朝那桃木剑轻轻一拂,他的动作很轻,可那桃木剑却像是被一股大力屏开了似的,竟是带着那执剑之人往旁踉跄了几步,撞到了隔壁茶棚外的桌凳,砰的一声就摔倒在地。

  小白莫说转头来瞧,便是微微斜一斜眼睛,都没有。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将软糕放进了嘴里,只不过与方才塞了满嘴不同,他此时吃得很慢,像是吃饱了在慢慢品尝而已。

  然他才咬了手中的软糕一口,那柄桃木剑又从他身后刺来,他头也不回,只是将手里咬了一口的甜糕往后一弹。

  “哎哟!”只听他身后响起一声痛呼,紧着又是砰的倒地声。

  小白依旧没有回头。

  可那人竟还未放弃,第三次举剑朝小白袭来。

  小白这一回既不是轻轻一拂手,亦不是往后扔一块甜糕,而是拿起装着甜汤的陶碗,朝身后掷了出去。

  紧着又是陶碗摔落在地碎裂的声音,以及重物又一次摔倒在地砸出的砰的闷响声,依旧伴着哎哟的痛呼声。

  而这一次,却又不仅仅是哎哟的一声痛呼声而已,只听那人直咧咧道:“哎哟哟哟,我的脸,我的腰,疼死了,要断了。”

  小白觉得这人不是脑子不够便是脑子里装了屎,这等时候,若是换了别人,早已跑了,而不是像她一样,还在这儿哎哟喊疼等着他转过身来用她方才的法子将她刺穿。

  这般想着,小白便想看看这个脑子里装了屎的陌生女子究竟是何模样,以让他对这类人心中有个数,日后若是见着了,绕着走,省得晦气。

  当小白转身看到这名想要对他不利的陌生女子时,他的眼睑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

  只因他还从未……见过谁个女子是这般模样的。

  只见这女子约莫十*年纪,模样颇为清秀,可额上的头发却剪得像是狗啃一般,身穿一身破破烂烂的道袍,及腰的长发毛糙糙地打成一束,上插着一根桃木簪子,背上背着一只足有她背部大的大包袱,束得紧紧的腰带上挂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加上方才小白掷出的陶碗正正好打到她的脸上,碗里那未喝完的甜汤泼了她一脸,鼻尖更是被撞得通红,此时那甜汤还正顺着她通红的鼻尖及下巴滴下来,且她还是跌坐在地上,身旁是被她撞翻的桌凳,看起来狼狈极了,就像个乞丐。

  却又比乞丐强上那么一点,因为乞丐没有她这般干净,她身上那身不知打了多少个补丁的发白道袍虽然破烂得可以,却看得出洗得很干净,她背上的包袱也是如此。

  只不过在小白眼里,她却不如乞丐,因为至少乞丐不疯癫,而她,疯癫,脑子不够,或者是脑子装了屎。

  好,这种模样的人他记着了,以后见着了绕着走。

  “阿婆,把剩下的甜糕都给我包了,我带走。”看了身后跌坐在地的女子一眼后,小白不欲在这小摊上多坐,只飞快地往嘴里扔甜糕,边扔边对摊子的老妇人道。

  方才那老妇人一共给他上了五盘甜糕,他已经往嘴里扔了三盘,当他扔到第四盘的时候,那第五盘甜糕忽然就被人抱了去,倒不是那人的动作快得让他反应不过来,而是

  这举动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得让他没在第一时刻反应过来而已。

  待他反应过来时,也是看清这竟敢从他面前抢甜糕的人时,他愣住了。

  这抢他甜糕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偷袭他三次不得反被他打得呜哇喊叫的女子。

  只见她非但抢了他的甜糕不算,竟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一手将装着甜糕的盘子环在桌上,一手拿起一块甜糕朝他抬了抬手,对他笑道:“你请客啊,不客气不客气,多谢,多谢。”

  说完也不待小白说什么,她便径直吃了起来。

  小白一副怔愣的模样,莫说再拈起面前盘子的甜糕,便是他手里拿着的那块都忘了往嘴里放,只一瞬不瞬地盯着这非但没有跑反抢了他的甜糕在他对面坐下来的女子。

  他见过厚颜无耻的人,可还没见过这般既没脑子且还没有脸皮的人,且还是个姑娘,姑娘能生成这样,真是奇,奇了。

  小白因为怔愣而没有继续往嘴里放甜糕,可这让他错愕的姑娘却是如他方才一般在飞快地往嘴里塞甜糕,只消了一个眨眼时间,她竟是将满满一盘甜糕全都放在嘴里,又是只消了一个眨眼的时间,她竟是将满嘴的甜糕一口气咽了下去,直看得那老妇人与隔壁茶棚的小二哥目瞪口呆。

  当她将嘴里的甜糕一口气咽下后,只见她站起身,朝小白的方向伸出手,竟是将他面前的那盘甜糕移到了她自己面前来!

  不仅如此,她竟还把小白拈在手上还未放进嘴里的那块甜糕也拿了走,放到了她自己嘴里,边嚼边又对小白笑道:“你不吃啊,别浪费了,我吃就行。”

  “啪——!”手上的甜糕被抢,小白这才回过神来,一巴掌就拍到了桌上,拍得那老旧的木桌险些就散开,惊得那姑娘将盘子里的甜糕一把塞进了嘴里,而后才拿起方才放到桌上的桃木剑,迅速地往后跳开,呈防御的姿势将桃木剑横在面前,盯着小白,含着满嘴的甜糕口齿不清到极点道,“%……*&*!”

  “……”小白看着她那因塞满甜糕还来不及下咽而胀鼓鼓的腮帮子,还有她那因说话而从嘴里扑飞出来的糕点沫子,他只觉一阵恶心,亦往后退了一步,退到那小摊子前,将一小锭碎银放到摊面上,伸手抓起了那老妇人已经为他包好且系好了麻绳的甜糕,转身就走。

  他决定,不与这种傻子加疯子一般计较,不过两盘甜糕而已,他明日来吃二十盘补回来就是,现在还是立刻走比较好,以免自己给自己的眼睛找不痛快。

  “¥%&*!”那姑娘见着小白转身大步走了,她又急忙道了句什么,却因塞了满嘴的甜糕致使一个字都吐不清楚,只见她又是一口气将嘴里的甜糕往下咽,可这一回她咽得没有方才那般顺溜,因为她用了双手捂住嘴,以免会把甜糕吐出来,且还咽得一脸涨红,让人觉得她不是在咽好吃的,而是在咽一嘴的屎似的。

  “哎哎哎!你等等!”姑娘将嘴里的甜糕狠狠咽下后,拔开步子便朝小白追了去,小白见状,连忙加快速度,走得更快。

  可不管他走得多快,那姑娘似乎总能跟得上他,是以他也顾不得这是在街市之上且还是白日,轻点脚尖,跃上了旁处人家的墙头,飞檐走壁起来。

  当他的双脚再次落到地上时,他朝后看了一眼,而后得意地扬了扬嘴角,道:“想跟得上我,先回去练个百来年再说。”

  而当他的话音才落,他的身后便传来他怎么也不想听到的声音,惊得他那一瞬间竟是忘了即刻加速。

  只听那姑娘很是认真道:“喂!我还没向你道谢,多谢你方才的甜糕啊,不然我就要饿死了,虽然我还是觉得饿。”

  “……”老子管你是饿是饱,老子压根就没想请你吃甜糕好吧!

  小白欲再次加快速度,可这一次,他欲再次跃上墙头时,他只觉手上一紧,似有人拽着了他。

  却又不是拽着他,而是拽着他手里提着的甜糕!

  他本可以扔了那几包甜糕再将这姑娘甩开,奈何他不舍得这几包甜糕,便只能任这姑娘跟着他,他快,她就跟着快,他慢,她也跟着慢,就算他蹿上蹿下,她也能跟着他蹿上蹿下,一步也不慢!

  小白恼了,转过头来瞪着这姑娘,怒道:“你没事把腿练这么快干嘛啊!?你有病啊!?有病你去找大夫啊,找我干嘛啊!?”

  “不是没事练的,是特意练的,怎么样,挺厉害是吧?”对于小白的怒火,姑娘非但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些得意地笑了笑,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我没病,我就是特意找你的。”

  小白更恼,“老子可不认识你!”

  “不要紧啊,我也不认识你。”

  “那你找我干嘛!?”而且还一见到他就拿桃木剑想要戳死他,有她这么找人的!?

  “找你是要杀你。”姑娘这一句回答得极为认真,她不笑了,“要是杀不了你,收服你也可以,只要能让你不能胡乱作恶,就行。”

  “……你为何要杀我收服我?”

  “因为你是妖,以防你祸害人世,所以我要杀你,或是收服你。”小白不松开那几包糕点,这姑娘便一直抓着那几包糕点。

  “……!?”小白的眼眸里有冷厉的寒芒一闪而过,他未拿着糕点的左手忽地曲如勾爪,只要他抬手,这连他扔的一个糕点都避不开的姑娘必死无疑,可他却未急着抬手,而还是用那带着怒意的语气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妖啊!?你这人真有病啊!”

  “不是用眼睛看的,是用鼻子嗅的,怎么样,我厉害吧?”这姑娘爱笑,总是自己说着话又自己咧嘴笑笑,笑罢有继续认真道,“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妖的味道,虽然不浓重,但还是有味道,一股子淡淡的骚气。”

  “你属狗的啊?你说我是妖我就是啊?还一股淡淡的骚气,老子闻着你才是一股子浓浓的馊气臭味儿!”

  “嗯,我说是就是。”姑娘一脸认真,完全不像是玩笑的模样,说完抬起另一只胳膊凑到自己鼻子底下,嗅了嗅,然后又看向小白道,“我不馊也不臭啊,我每天都有洗澡的,虽然我穿得破烂了一点,但我还是很干净的。”

  “……”小白曲成勾爪的左手迟迟没有勾向这姑娘,却也没有舒开垂下,“既然你觉得我是妖,那你就赶紧来杀我收我啊,你这么逮着我的甜糕不放你什么意思啊?”

  “今天不杀了,明天再杀。”此时的她对小白没有丝毫的敌意,与之前连着偷袭他三次时不一样,现下她只是跟着他而已,不仅没有出手,反是有问必答道,“事不过三,一日之内若三次不得手,就没有再继续的必要,养精蓄锐,明日继续。”

  “……这是什么规矩?”这人,不是愚笨,而是蠢吧?

  “我们师门的规矩,虽然我们师门只有我和我师父两个人。”

  “……”

  “既然明日才继续动手,你现在跟着我干嘛啊?”

  “跟着你,当然是为了方便明日动手啊。”

  “……若我真是妖,以你那三脚猫身手,你以为你能收得了我?”

  “不要紧,我只需要跟好你,等我师父来收你就成。”

  “那你师父什么时候来?”

  “我师父不会来了。”

  “为何?”

  “因为他已经死了。”

  “……”这人真的不仅蠢,还有病,整个头脑都有病。

  “但是师父说过,只要我认真做一件事,就一定能做到的,所以,只要我一直跟着你,总有一天我能收服得了你的,我的腿力就是为了跟上你们这些妖才练的。”姑娘一本认真正经地说完,又笑了起来,笑得一副好似与友人说笑时的模样,“对了,我觉得我要跟着你很长一段时日的,既然要很长一段时日,不如你我先相互认识认识?也以免日后你被我收了或是杀了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呢!”

  “……”

  “我叫宁瑶,瑶池的瑶,你呢?”姑娘笑得璀璨纯净,根本就不像是来杀他,而像是来找他当友人似的

  瑶池的……瑶?

  小白怔住。

  相府已在眼前。

  小白忽地松了手上的甜糕,跃上了相府的高墙,入了里去。

  这相府,任是她腿脚再快,也入不得半分,倘她还想要命的话。

  宁瑶没有再继续跟进去,不是她的速度跟不上,而是她感觉得到这高门府邸不是她再能继续跟上去的,若是进去了,怕她就再也出不来了。

  是以她只是抓着小白松了手的甜糕站在相府大门前,昂头看着这宽大的大门,自言自语道:“原来你住这里啊,我知道了,我不进去,你总会再出来的,等你出来的时候我再收你就成。”

  说罢她将手里的甜糕纸包扬了扬,笑道:“这些甜糕都给我吃了啊?那谢谢你啊,正好我还好饿呢。”

  高高的院墙上有一只小黑猫,盯着宁瑶看了好一会儿,才跳下了高墙,朝府邸里的棠园方向慢慢跑去。

  *

  小棠园。

  朱砂与小阿离一同坐在他的长案后,与小家伙一般,手里拿着一杆笔,正微低着头紧抿嘴将自己手上的毛笔在纸上慢慢移动,那模样那神情严肃得像是在做一件什么天大的事情似的。

  她在写字,写她自己的名字。

  只见她将手里的笔杆握得紧紧的,紧得她的手都在轻轻颤抖。

  小家伙本是在安静认真地练着自己的字,时不时转过头来看朱砂,这会儿他一转过头来,忙道:“娘亲娘亲,不要把笔杆捏这么用力哦,手也不能抖哦。”

  朱砂即刻停笔,看着纸上自己那写都写不平齐的横划,连她都鄙夷她自己,谁知小家伙却宽慰她道:“娘亲不着急哦,娘亲昨日才学拿笔,娘亲已经做得很好很好啦,爹爹说过,看书习字作画不能着急,越着急越做不好的,所以呢,嗯……娘亲慢慢写就会写得好的了!”

  小家伙的懂事让朱砂有些尴尬,寻思着自己还是不写了罢,这细细的笔,拿起了竟是比拿刀习武还要难上千倍百倍,她怕是怎么习都习不会习不好了。

  朱砂欲将手中的毛笔搁到笔搁上。

  小家伙却在这时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欢喜道:“娘亲等等哦!阿离突然想到了爹爹给阿离的较阿离习字的册子,阿离给娘亲拿来!”

  小家伙跑开,很快又跑了回来,怀里还抱着两本厚厚的册子,放到了朱砂面前,并且翻开了上边一本册子的书皮,再翻过扉页,对朱砂道:“娘亲你看你看!阿离刚开始习字时就是照着这册子练的哦!”

  就当小家伙翻开书皮欲翻过扉页时,朱砂忽然抬手按住了他的手——

  ------题外话------

  哦呵呵~新人物新人物新人物!这么明显的新人物,都看得出来是谁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22、我叫宁瑶,你呢? 新人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