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看见泡澡的君倾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微垂着眼睑,心中想着事情。

  阿离说他不曾见过他的娘亲。

  阿离的话中,小白说了“她”不要他们。

  苏姑娘说过,她初次见到那父子俩时,阿离还不足两个月,丞相大人正在喂儿子喝他的血。

  这便是说,阿离方生下至多一个月,他的娘亲便离开他们父子了?

  从阿离的话中,小白是极为嘲讽丞相大人的,因为他连阿离娘亲的名姓都未称呼,而是直接道她为“那个女人”,甚或说他是不喜阿离的娘亲的,不喜得根本不愿提及。

  若非如此,他就不会在阿离问他关于娘亲的时候直接说小家伙没有娘亲,而不是说些哄骗小家伙的话。

  而丞相大人,似也不愿意提及,否则也不会从未与小家伙说过关于他娘亲的一言半语。

  阿离的娘亲……当是怎样的人?

  既能让丞相大人不愿提及,却又能一直深居在他心里,若非这般,小白又岂会嘲讽他,他又岂会将那些画册保存得那般完好?

  他那些画,是为她而画的,小家伙书房里的那两本册子,亦是为她写的。

  画册上没有字,小家伙书房里的册子上写的是如何来握笔习字,莫非……

  小家伙的娘亲和她一样,是个不识字的?

  这般想着,朱砂觉着自己这想法着实好笑。

  堂堂丞相大人的妻子,怎可能不识字?

  不过,只听闻过丞相大人有儿子,却从未听说过丞相大人的妻子的。

  世人都说孩子都是娘亲身上掉下来的肉,从来只听说过男人抛妻弃子,却还从未听说过女人抛夫弃子的,且还在是小家伙还在襁褓里时便离开了。

  这究竟是怎样狠心的女人,才下得了这样的决心,一走,就没再回来。

  朱砂心中轻叹一口气,她虽不是好人,也不是个有同情心的人,但她却不是个无心的人,坚冰尚且能捂化,水滴尚且能石穿,她就算再怎么不是好人,却也会有感念他人。

  素心待她好,她感念素心。

  阿宝待她忠,她亦感念它。

  丞相大人待她有恩,她欲回报。

  小阿离如素心一般待她好,她虽不是小家伙的亲娘,却也总该为他做些什么才是。

  小家伙说,找到了娘亲,他就也能在白日里到太阳下去玩耍。

  朱砂抬头看了一眼眼见就要沉到远方西山之下去的落日,不能触碰阳光,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可她却不是他真正的娘亲,就算她想要让他像正常的娃娃一样在阳光下奔跑,她也无能为力。

  小家伙的眼眸与他爹爹的眼睛太过相像,小家伙的眼眸太过澄澈,澄澈得令她不敢直视他那双满期期盼的乌灵大眼睛。

  她不知如何来回答小家伙关于他何时才能到阳光下和大伙儿一块儿玩耍的问题,好在的是小家伙乖巧,得不到答案也不会一个劲儿地追问。

  若是换做大半月前,她大可对小家伙一言一行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可如今却再做不到,因为小家伙太过稀罕她,也太过乖巧懂事,懂事得让与他相处了些许日子的她根本再狠不下心来将他推开。

  不仅狠不下心来将他推开,反是想要帮帮他,让他能早些到得阳光下与大伙儿一块儿玩耍。

  她要如何才能帮得到那个懂事的小家伙?

  这便是她为何要到棠园去的原因。

  可当朱砂将视线从西方落日方向收回时,她却忽然发现,她竟不知自己此时位于何处!

  朱砂定住脚,看着周身既眼熟又陌生的环境,深深拧起了眉。

  她走岔了?这是岔到哪儿去了?她明明是照着阿离带着她走过的路往棠园走的,怎会没走对?

  面前三条小岔道,她现下……该走哪一条才是对?她怎么觉得不管走哪条都不对。

  朱砂将眉心拧得更紧了。

  “汪汪!”就在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了狗叫声。

  这个叫声,朱砂很熟悉,是以她颇为惊喜地转回身,道:“阿褐!”

  只见一只黄褐色的大狗正朝她跑来。

  正是阿褐。

  阿褐跑到她身边,又汪汪叫了两声,摇了摇尾巴。

  看着阿褐,朱砂忽然想到了阿宝,不由伸出手在它脑袋上揉了揉,再挠挠它的下巴,有些无奈又好笑地问道:“可是阿离让你来跟着我的?”

  “汪呜!”阿褐将尾巴摇得有些厉害,显然是朱砂说对了。

  朱砂无奈失笑。

  这便是连小家伙都知道她在识路这个方面上有障碍,前几日她自己从小棠园走回清心苑,走了许久,非但没有走到,反是把自己绕迷糊了,若非小家伙和阿褐来寻她,她不知要过多久才回得到清心苑。

  她真是连个小娃娃都不如了。

  “我现在还不回清心苑,阿褐当是知道去棠园的路如何走的吧,替我带一带路如何?”好在是阿褐来了,不然她既到不了棠园,也回不到清心苑。

  “汪汪!”阿褐没有疑问,只是摇了摇尾巴,就朝最左边的那条已经被落叶铺满不知多久没有人清扫过的碎石小道跑去了。

  朱砂跟上。

  棠园的院门从来都是打开的,未曾掩过,因为门环已生锈积灰,显然是很久很久未曾掩阖过了。

  只是这棠园的门虽大开,却从未有人敢随意出入,便是君松君华,都不敢,反是阿褐,这才一到院门外,它便哧溜地冲进去了。

  朱砂站在院门门槛外,稍有迟疑,才跨进门槛,慢慢地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很安静,静得连自己的每一个脚步声都能听到。

  不管是白日还是黑夜,这个院子,总是这般安静,静得就好像无人居住一样。

  丞相大人不在?

  朱砂的脚步停在了屋楼前,面对着屋楼,稍稍扬了扬声音,恭敬唤道:“丞相大人。”

  无人应声。

  朱砂默了默,又唤一次道:“丞相大人?”

  依旧无人应声。

  许是还未回来罢。

  朱砂看着安静敞开的门扉及窗户,没有再唤第三次,而是转了身,欲离开。

  当她转身走了两步后,方才哧溜冲进院子里来不知跑到何处去的阿褐在这时从最左边的那间屋子里冲了出来,冲到朱砂的身边,紧着竟是朝她吠叫起来。

  “汪汪汪汪!”阿褐猛朝朱砂吠叫,还不待朱砂说上一个字,它竟张嘴咬上了她的裙角,将她往最左边那间屋子的方向拉扯,一边拉扯,嘴里还一边发出呜呜的闷叫声,一副着急的模样。

  朱砂没有在这时离开棠园,而是低头看看阿褐,再转身抬头看向屋楼方向,微微拧起了眉。

  若非生了什么事,这些通人性的家伙不会是这般模样。

  “可是生了什么事?”朱砂微拧眉,问。

  “汪!”听到朱砂说话,阿褐忙松了朱砂的裙角,先是看看她,然后就往最左边的屋子方向跑去,跑两步又停下来转头看朱砂,显然是在告诉她是哪间屋子里生了事。

  最左边的那间屋子,是君倾的卧房。

  阿褐叫得急,朱砂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直往那屋子去了。

  可当她的双脚才跨进那屋门门槛时,她又立刻将双脚收了回来,退到了门槛外!甚至转身就要走!

  这,这这这——

  可她才一退到门槛外,已经跑进屋里的阿褐在这时连忙又咬住了她的裙角,边咬边将她往屋子里扯,让她根本离开不得。

  朱砂则是忙抓着自己那被阿褐咬住的裙角,一边有些急道:“阿褐你松嘴!”

  阿褐不松,还是将她往屋子里扯。

  “赶紧的松嘴!若是让谁人见到了,岂不是让我有嘴也说不清了?”朱砂亦用力正扯自己的裙角,似非要扯得阿褐松嘴不可。

  阿褐非但还是不松,反是将她往屋里扯得更用力了。

  朱砂见说不动阿褐,竟是将裙角用力一扯,扯撕裂开,而后她大步就要离开这很可能成为是非的地方。

  可她才一转身,阿褐又扑了过来,再一次咬住了她的裙角!

  朱砂无奈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咬牙切齿,道:“我说阿褐,你家大主人可是在里边泡澡,你让我进去!?赶紧松嘴。”

  她虽然不介意自己的名声如何,却不代表她是个不要颜面的人,这屋里,丞相大人可正是在泡澡,她是不想活了才闯进去?

  幸好她方才只是瞧见了他垂散在木桶边的长发而已,否则她可就真的没有脸面了。

  说这话时,朱砂觉得自己的耳根有些发烫。

  阿褐还是没有松嘴,却没有再如方才一般用力将她往屋里拉扯,而是抬头看着她,喉咙里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好似在哭泣一样。

  朱砂眼神有些沉。

  阿褐虽不会说话,也仅是不会说话而已,它不会无缘无故就这么咬着她的裙角不放,亦不会无缘无故发出真有的呜咽声。

  “可是丞相大人有恙?”虽然不愿往这方面想,可阿褐这般着急,不得不由人这般想。

  “汪汪!”阿褐将尾巴摇得厉害。

  朱砂不仅眼神是沉到,她整张脸看起来都阴沉沉的。

  她的心正在天人交战中。

  末了她心一横,抬脚再次跨进了门槛,同时唤道:“丞相大人?”

  无人回答。

  若是有人回答的话,阿褐便不会这般紧张了。

  朱砂只觉无奈。

  从屋门这个方向,她只能瞧见君倾靠在大木桶壁上的背影,只能看见他漆黑如瀑长得能垂到地上的长发。

  可就算是如此,还是让朱砂的脚步顿了顿,后才将牙一咬,才朝他走了去。

  朱砂走得很慢,离得与君倾愈近,她的脚步就愈慢愈重,面上神色愈沉,看起来就好像去上刑场似的。

  阿褐似是看不下去了,在她身旁猛朝她叫唤,叫得朱砂瞪它道:“你再叫,当心我将你的舌头打个结!”

  阿褐立刻闭嘴。

  而阿褐叫唤得这般大声,君倾却是一丝动静都没有。

  当能看见木桶里的水面时,朱砂立刻侧过身,如螃蟹横走般横着往君倾靠近,目光则是别向屋门处,不看君倾一眼。

  待得挨近了君倾身后,只听她又唤了君倾一声,“大人?”

  君倾无反应。

  朱砂只好抬起手,轻轻碰了碰君倾的肩,“丞相大人?”

  可她不碰还好,她这轻轻一碰,竟是使得本是好好靠在桶壁上的君倾身子一个歪斜,竟是朝旁侧慢慢往水里歪倒下去!

  朱砂一直别着头看向屋门方向,自是没有看到君倾正往水里歪倒下去,直到听到重物倒在水里砸出的水花声响,她才猛地转过头来,君倾的头部已完全浸到了水里去!连带着他那坐在浴桶里能曳地的长发也浸泡到了水里大半。

  朱砂愣住了,她只是颇为目瞪口呆地盯着整个人*着完全泡在浴桶里的君倾,而不是赶紧伸手将他捞扶起来。

  “汪汪汪——!”阿褐在这时忽地吠叫。

  朱砂瞬间面红耳赤。

  这,这这这——

  ------题外话------

  哦呵呵呵~小朱砂看到了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124、看见泡澡的君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