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姑娘这是在紧张我么?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不能冷静了。

  这样的话,君倾这已是第三次说。

  第一次,那是她第二次见到他,他送她由缕斋回安北侯府的马车上,他说若是她答应嫁给他,他随时可到安北侯府下聘,她只当他是轻浮无赖之徒,当下就带素心下了马车。

  第二次,是她受了伤跟着小白到得这相府地次日夜里,在阿离小子的小棠园,他与阿离小子说,她是他的媳妇儿,她只当他是哄小家伙开心,开了个尴尬的玩笑,并未往心里去。

  这是第三次。

  她本应当像前两次那般当他的话不过是玩笑说说而已,应当冷静如常,不当多想才是,可为何,她冷静不了。

  她甚至还管不了自己的眼,竟是痴痴地看着他那双于她而言异常迷人的眼睛,面红耳赤,紧张不已,磕巴道:“丞相大人,我……民女……”

  朱砂自己没有察觉,这一次,她并未像前两次一般当即毫不犹豫地委婉拒绝了君倾,而是定定看着他的眼睛,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出声。

  “丞相大人还是莫玩笑了为好。”朱砂努力地别开了眼,不看君倾的眼睛,她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既有妻子,且还是于他而言极为重要的妻子,又何必再这般一而再地与她玩笑。

  一旦冷静下来,心上那股针扎刀刺般的锥痛感又袭上了朱砂的心。

  她忍着,不想在君倾面前表现出异样。

  “说过了三次这样的话,当不再与姑娘开这般的玩笑了。”君倾非但没有再如前两次一般还面不改色地继续往下说,反是直接地承认了他说的是玩笑话。

  可朱砂却不是即刻舒了一口气,只是又定定地看着他而已。

  “谢丞相大人。”朱砂微微垂了垂首。

  她微垂着头,正好看到方才被她掉落在地的那本绘着满满一本海棠花的册子。

  这一瞬间,她觉得她心口那针扎的痛感更强烈了,强烈得她的额上又沁出了细密的冷汗。

  可这样的痛感她不知当如何做才能消除。

  即将入秋的阳光已不再热烈,即便照到人身上,也不再如夏日一般热烫。

  君倾就在这温暖的阳光下向朱砂伸出了手,伸出了那只提着小纸包的手。

  朱砂不解。

  只听君倾淡淡道:“棠园里的海棠熟了,那些给姑娘尝尝。”

  朱砂愣了愣,有些不可相信地看着君倾提在手上的小纸包。

  他亲自拿海棠果子来给她尝?

  朱砂伸手接过,恭敬地道谢道:“多谢丞相大人。”

  君倾没有做声,也没有离开,只是转了个身,伸手摸索了身旁的廊柱,摸索到栏杆的地方,然后竟是在那栏杆上慢慢坐下了身。

  朱砂则是躬身将那被自己碰翻在地的藤椅给扶了起来,再将那绘着海棠花的册子给拾了起来,放到藤椅上,不忘将那被压折了的书皮抚平,看了看坐在栏杆上的君倾,过了少顷才慢慢走到他身边,道:“丞相大人可介意民女在大人身旁坐坐?”

  “坐吧。”

  “谢丞相大人。”

  朱砂在君倾身旁坐了下来,虽说是身旁,中间却是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朱砂坐下了,君倾只是沉默。

  朱砂也静默着。

  她没有打开手里的小纸包,只是捧在手心里而已。

  坐了好一会儿,才听得君倾语气淡漠地问道:“姑娘方才可是身子有恙?”

  “没有,民女很好,方才……”朱砂虽然仍是面红耳赤,神思却是清醒的,清醒的人自是不会再说胡话,“民女方才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她没有做梦,却像是在那个黑暗冰冷无止境的梦里,梦里,她害怕地伸出手,向人求救。

  向阿兔求救。

  然后她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睛,她以为是阿兔来了,那个名叫阿兔的人来救她了,所以她伸出了手,抚向了他的脸颊。

  可阿兔又怎会出现。

  是以她又做出了荒唐的举动来。

  想到自己方才与两日前的荒唐举动,朱砂将手里的小纸包抓得紧紧的,心想着丞相大人没有提及可真真是好,否则她该无地自容了。

  “没事便好。”君倾没有多问,亦没有提及方才及两日前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抑或说,他根本什么都不在意一样。

  而不像她,独自一人紧张尴尬。

  朱砂忽觉自己有些可笑,被她冒犯了的人都未觉得有何不妥,反是她自己总念着这个事情不放。

  “丞相大人今次过来,应当……不只是给民女拿来这小包海棠而已。”朱砂看着快要被自己抓烂了的纸包,道。

  她的语气里没有疑问,亦没有不确定,相反,她道得很肯定。

  “嗯。”君倾也回答得很肯定,“顺带给姑娘捎过来些的而已。”

  君倾的话并无丝毫的不妥当,可这话听在朱砂耳里,却是让她觉得心里有一丝不舒坦。

  “不知丞相大人特意来找民女是为何事?”朱砂语气恭敬,“若是丞相大人有事需得这民女,让下人来传民女一声即可,大人这般亲自前来,民女受不起。”

  “无妨。”君倾的语气里没有介意,“来找姑娘,是来告诉姑娘,明日封后大典后的宫宴,姑娘与我一同赶赴。”

  “……!?”朱砂转头,惊诧地看着君倾,面上的惊诧显然是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丞相大人让民女与大人一同前去……?”

  前去封后大典的宫宴?她?

  “嗯。”君倾微微点头,也转过了头来,面对着朱砂,平静地问,“朱砂姑娘可觉有何不妥之处?”

  这怎么听都是不妥的吧?

  “丞相大人,民女只是小小的一介民女,怎能与丞相大人一同前往这般重要的宫宴,民女觉得……这不妥当。”她一不是皇亲国戚,二不是高官贵人,三不是他的什么人,怎能与他一同前往这等重要的宫宴,“大人莫不是又在与民女玩笑?”

  “难道姑娘忘了姑娘如今的身份可是我的妻子我的夫人?”君倾没有多说什么,只反问了这一句。

  简单的一句话,却能让朱砂哑口无言。

  她倒的确是忘了,忘了她曾在帝君与沈天面前假扮了他的妻子。

  这……

  又要再在人前做戏一次?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

  “丞相大人,民女……”

  “明晨我让君华将衣裳首饰送过来,届时让小白送你进宫,我会在宫里等你。”君倾根本不给朱砂说上什么的机会,也没有与她说为何非要她同他一齐参赴这宫宴。

  君倾的话才说完,朱砂便愣了一愣,随即问道:“白公子不同丞相大人一齐进宫?”

  朱砂的这一问,问得有些急。

  “不同。”

  “白公子不在大人身旁,那大人的眼睛……”小白不在他身边,倘若有危险,谁人保护他?小白不在他身边,倘若被人发现他的眼睛看不见……

  “朱砂姑娘……”君倾微微朝朱砂靠近,让朱砂能闻到他身上那清淡好闻的味道,只听他声音轻轻道,“这是在紧张我么?”

  朱砂又怔住。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君倾的眼睛,朱砂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怦怦直跳,双颊赤红,耳根滚烫。

  她,她方才心里想的嘴里说的,是在紧张他!?

  因为怕小白不在他身边护着他会出事!?

  怎,怎么可能,她她她,她怎会紧张他?

  朱砂想要否认,可她张了嘴,竟不知自己当说什么才是好。

  “姑娘不说话,我便当是姑娘承认了。”君倾直回身子,不再靠近朱砂。

  “丞相大人,我,民女——”

  “好了,不说了,我都知道了。”

  “……”她还什么都没有说好么?

  “我的眼睛,当是瞒不了多久的,瞎子只是我自己,所有人都是明眼人,一个瞎子又怎能瞒得住明眼人。”君倾轻声说着,慢慢站起了身,“小白不必跟着我,宫里还没人敢明着对我出手。”

  “行了,我走了,姑娘今日好生歇着,明日才会看到更好看的戏。”君倾抬脚走离了栏杆,“上回在安北侯府开头的戏,该是时候收尾了。”

  君倾说完,不再理会朱砂,跨步走开了。

  “丞相大人!”朱砂却在这时忽地伸出手,抓上了君倾的手腕!

  这一瞬间,君倾怔住了,朱砂自己也怔住了。

  下一瞬,朱砂紧忙收回手,却只是盯着君倾的背影看,张了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

  君倾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往院门的方向走。

  他走出一小段距离后,才淡漠道:“纸包里的海棠已经洗过,可以直接吃。”

  小黑猫喵了一声,跑到他前边,给他带路。

  直到看不见君倾的背影了,朱砂才低下头,看向手里已经被她抓得破了洞的小纸包,将其慢慢打开。

  每一颗海棠果子大小都差不多大,红得可爱。

  可是经过了挑选,这些海棠果子的个头才会差不多大小?

  朱砂拈起最上边的一颗,放到了嘴里。

  甜味很少,酸味居多。

  并不好吃。

  可朱砂却是坐在这栏杆上,将这些不好吃的海棠果慢慢地吃了完。

  她的心里,有些像这些吃着这些海棠果的味道,不大是滋味。

  烦得很。

  躁得慌。

  ------题外话------

  小倾倾为何不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阿兔,下章写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02、姑娘这是在紧张我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