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众目之下的吻与轻拥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眼见宁瑶就要扑到小白身上,小白竟不是抬手将她拂开,而是受惊似的往后连退数步,让宁瑶扑了个空。

  然宁瑶扑了个空后不是发怔,反是继续又朝小白扑去!

  只见小白又是继续往旁退开,如见到了猫的老鼠,立刻就跳上了马车,同时对君方喊道:“君方!扔了她!赶紧的!”

  “是!白公子!”君方哪里敢有慢,一听到小白这么大声一喊,他即刻横到了宁瑶面前,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她的衣襟,紧着用力一甩手,按照小白说的,将她扔了,扔进了雨水里。

  宁瑶又一次狠狠跌坐在冷硬的地面上,撞疼得她呜哇喊叫。

  “小猪还不赶紧上来!?”还不待宁瑶从地上爬起来,又听得小白一声喝叫,“君方,赶紧驾车,走了!”

  朱砂看了那正呲牙咧嘴从地上爬起来的宁瑶一眼,便提了裙裳,登上了马车。

  宁瑶扶着自己的腰站起来时,君方已驾车离开了相府门前。

  “哎哟,疼死了,腰好像扭着了。”宁瑶边扶着自己的腰边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不上去追,也不抱怨气恼,只十分不解道,“我说你怕什么呀,我一不吃你二又不杀你的,躲什么呀,还叫人扔我,腰要是断了日后我可怎么走路,我不就是想跟着你去昨日那甜糕铺子蹭吃蹭喝而已,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哎哟,得,我又要掏荷包去让大夫看腰了,也不知道我这荷包里还够不够银两给我看大夫,嘶——疼死了。”宁瑶说着,拖着*的身子在相府门前的廊檐下坐了下来,坐在了冷硬的地板上,一脸的惆怅。

  朱砂轻撩起车窗帘,看着那半开的相府大门由一名黑衣人慢慢阖上,再看一眼那坐在廊檐下狼狈不堪的宁瑶,这才将车窗帘放下,看向小白,用一种带笑的口吻道:“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公子竟会怕这样一个小姑娘,当真稀奇。”

  想到小白方才一连躲开宁瑶两次的模样,活像一只被猫追着的受惊的老鼠,朱砂只觉稀奇与好笑。

  纵是他第一次时未反应过来,那第二次时他明明能将她一掌毙命或是让她再动弹不得,为何就只是躲?

  “我怕她!?”小白瞪着朱砂,“小猪你眼瞎了不成?我会怕她!?”

  “白公子既是不怕,又为何要躲?”朱砂又道了一次事实。

  “那是我——”小白怒指朱砂鼻尖,话才开了个头却收回了手,嫌弃道,“你懂个屁。”

  “白公子告诉朱砂,朱砂便懂了。”

  “想套我话?你以为我是阿离啊?想得美。”小白白了朱砂一眼,“你别吵我,我闭眼歇歇,到了再叫我。”

  小白说完便闭起眼躺了下来,不再理会朱砂。

  朱砂亦不再说话,也不再看他,只是又抬手撩开了车窗帘,看向了外边。

  秋雨断断续续地下了快一个昼夜,还未停歇,使得整个帝都都湿漉漉的。

  天色正黯沉下来,街道两侧已有人家开始掌灯。

  在这黯沉的秋雨天行封后大典,可会生出如这秋雨一般寒凉人心的事情来?

  马车在轻晃,朱砂看着雨幕,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君倾。

  不知正身处那宫墙之内的丞相大人,可还好?

  马车里的小白,正将手臂抬起,压在自己眼睛之上,整个身子随马车左右轻晃。

  ‘呜呜呜……爹爹!爹爹你在哪儿呀!呜呜……’

  ‘哎呀!好疼!谁,谁拿石子扔我!’

  ‘吵死了你,要哭到别处去哭,别在这儿吵我睡觉。’

  ‘咦?你怎么睡在树上啊?不会掉下来吗?而且我爹爹说这座山上都没有人的,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我就住这里,你哭够了就赶紧走,别搁这儿烦人。’

  ‘可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和我爹爹走散了,这里又没有鸟儿,我没法问路,我,我要回不去了,嘤嘤嘤……’

  ‘不准哭!吵死了。’

  ‘……’

  ‘这儿是我睡觉的地方,没有谁敢来这儿吵,所以也不会有鸟儿,你赶紧走,随便怎么走都行,别让我再听到你的声音就行。’

  ‘可是我不知道往哪儿走……’

  ‘烦死了你!’

  ‘哎?你会吹指哨!哎呀,有鸟儿飞来了!落在你肩上了!它听你的话!’

  ‘行了,说你家在哪儿,让他带你回去,我可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可我还不能回去,我还要先找我爹爹,爹爹找不到我会着急的,不过有这只小鸟儿就好了,它会带我找着爹爹的,鸟儿鸟儿,来来,到我这儿来。’

  ‘你是青羽族的人?’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青羽族的人?嘻,是呀,我是青羽族的人,就住在青羽山上!’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找爹爹了,谢谢你替我找来这只小鸟儿!我下回再来找你玩儿!’

  ‘啊,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叫君瑶,九天瑶池的瑶,大伙儿都叫我阿瑶,我娘是族里的巫神大人哦!’

  ‘我走了哦,下回见!’

  ‘呿,下回你就再没有这运气遇到我了。’

  阿瑶,青羽族,巫神大人……

  “白公子,白公子?”

  小白将横压在眼睛上方的手臂拿开,瞧见的是朱砂的脸,正问他道:“白公子可还好?”

  小白慢慢坐起身,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颞颥和眉心,微垂着眼睑问道:“到王城了?”

  他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想起他与阿瑶的初识了,久得他已不愿再去想起。

  而今不过是闭眼小憩,竟又梦到了。

  “嗯,到了。”朱砂微微点头。

  “到了便跟着候在外边的人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你们。”

  “瞧着白公子似有些困倦,何不让君方先送白公子回相府?”朱砂观察着小白的神色,问。

  “无需你费心,赶紧陪我的小倾倾去。”小白没好气道。

  “既是如此,那朱砂便先走了。”朱砂不再多说什么,提了裙裳,扶着车壁下了马车去。

  君方将车帘垂下,马车里只有黑暗。

  黑暗里小白将头微微往后仰,将头轻靠在了车壁上。

  都已经过去太久太久的事情了,他竟还记得。

  唉……

  待得车马场安静了下来,他才慢慢掀开了车帘,下了马车来。

  车马场上已停满了马车,可见今夜前来参加宫宴的人有几多。

  小白慢慢走在马车与马车之间的间隔中,走着走着,忽然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这车马场中。

  他的小倾倾还在这四处是危险的王城里,他怎会离开。

  *

  车马场距离摆设宫宴的东清殿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远远瞧见白日册封帝后所在的北清殿,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朱砂远望着那恍如白昼的北清殿灯火,眼神极冷。

  此时的沈葭,登上了那万千女子想要的位置,此刻当是在得意地笑吧。

  笑得深,届时哭得才够狠。

  只不知那随沈葭一同进宫来的“朱砂”,沈天是用哪个女儿来做了顶替。

  丞相大人今夜要她来赴这宫宴,是为看戏,看安北侯府最后的戏。

  罪若不赎,燕沈必亡。

  安北侯府的荣耀,怕是要止于今夜了吧。

  倒是应了这雨天。

  这一路,很长,朱砂走得警惕,因为此时的她是相府的人,是君倾的妻子,而小白说过,除了相府里的人,天下之人皆恨不得杀了丞相大人,那这王城里必处处是危险,稍不注意,怕她就成了别人的刀下亡魂。

  好在的是,这长长的一路上并未生出状况,唯有走过她身旁的人皆会回过头来瞧她,道是这样一个生面孔,会是谁人家的夫人。

  纵是有妇人欲上前与她攀谈,但瞧着她那冷冷淡淡的模样,便做了罢。

  且与那些缓步而行的妇人不同,朱砂的脚步偏快,因为她心中挂着君倾,颇为不放心他自己处在东清殿,一时倒也忘了寻日里他来上朝也是独自一人。

  还未走到东清殿,朱砂远远便瞧见了站在殿门外那抹熟悉的黑色身影,那般如夜色一般的浓黑,与那满殿的通明灯火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他站在那儿,既不进殿,也不与陆续进殿的众人客套,就只是站着而已,沉默着,目视雨帘。

  瞧见这般的君倾,朱砂心中竟忽生出一个不当有的猜想,他可是在等她?

  这样的猜想让朱砂自己惊着了自己,难免的耳根发烫,想要垂下眼睑不再看他,可才一会儿却又抬眸继续看他。

  距离尚远,她还未能瞧得见他的眼睛,可现下就算只是看见他的人,朱砂也觉得他对她有一股吸引力,吸引着她的目光,让她如何都移不开眼,就是要看着他,看到他,才觉得心里舒坦。

  待朱砂走近了东清殿,那本是站在殿前廊下一动不动的君倾忽地迈出了脚步,走下了殿前的低矮石阶,朝她走来。

  他的身边没有那只总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小黑猫,他的脚步很慢,眼见他就要走到雨幕里,朱砂忽地就从跟在她身边既为她打伞又为她领路的太监撑起的油纸伞下离开,急急朝君倾走去,在他只差两步就要走出廊檐时站到了他的面前。

  雨水没有淋到他身上,只淋在了她身上而已。

  “丞……相公。”朱砂才一张口,却又即刻改口。

  他看不见她,她就只能出声告诉他,她到了,就在他面前。

  可她又忘了,他看不见她,却又似看得见她,若非如此,他怎知她来了,又怎会朝她走来?

  朱砂这忽然朝君倾走去的举动本就让走在她身后的人惊诧,尤其是那为她撑伞的太监,当她唤出这一声“相公”时,莫说她身后的人,便是前边正抬脚跨进大殿门槛的人,也倏地回过头来,震惊不已地看向她与君倾。

  这使得朱砂异常尴尬。

  偏偏君倾还不觉得应当避嫌,反是抬起手,抚向她的脸颊,如轻抚着爱人脸庞一般轻柔地抚着,便是寻日里那淡漠的语气都变得温柔,道:“怎的来的这般晚?可是这奴才路上欺负你了?”

  朱砂被君倾这突然而来的温柔惊住了,杵在他面前,双颊蓦地绯红滚烫,一时间竟是忘了反应。

  唯见得那为朱砂领路的太监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石阶上,跪在里雨水里,将手上的风灯与油纸伞扔在一旁,一边频频朝君倾磕头一边抖着身子求饶道:“丞相大人明鉴!奴才没有欺负丞相夫人啊!就算给奴才十个胆奴才也不敢啊!”

  “是这样么?娘子?”君倾用拇指指腹轻摩挲着朱砂的脸颊,柔声问。

  那太监连忙抬起头来看朱砂。

  只听朱砂声音僵硬地答道:“嗯。”

  “那便看在本相夫人的面子与今日是帝君好日子的份上饶你一命,退下吧。”君倾声音轻轻的,不冷,却足以吓得那太监屁滚尿流,只见他飞快地磕头,又飞快地捡起他方才扔在台阶上的风灯与油纸伞,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那太监连滚带爬地跑开后,朱砂还是面红耳赤地绷着身子,怔怔地看着君倾,一副好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

  君倾的手非但未从朱砂脸颊上拿开,反是连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一齐轻贴到了朱砂的脸颊上,温柔关切地问道:“娘子何故发怔?可是为夫没到车马场去接你你在怨怪为夫?”

  “不,不是。”朱砂连忙道,眼睛瞟到周围的人都在一瞬不瞬一脸震惊地盯着她与君倾瞧,不由将身子绷得更紧了。

  朱砂异常想将君倾轻抚着她双颊的让她紧张又尴尬的双手拂开,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若是这般做了,怕是对他不好,是以她就只能忍着,忍得双颊愈来愈红,耳朵愈来愈滚烫。

  “不是就好,为夫还担心娘子这初次进宫会被谁人欺负了去,到为夫身边来了便好了。”君倾说完,也不在意周遭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看着他,竟是微捧起朱砂的脸,同时微微低下头,在朱砂额上落下极为轻柔的一吻,“稍后莫用觉得紧张不安,有为夫在。”

  这一吻,不仅让周遭乃至殿内靠近殿门附近的人目瞪口呆,也吻得朱砂呆如木鸡,如三魂七魄被人抽去了一半,讷讷地只知盯着君倾看,不仅双颊红透,她觉得她整张脸都热烫不已,连呼吸都变得灼烫不已。

  丞相大人这这这,这是——

  偏偏君倾又道:“本相夫人生性胆怯,还极易娇羞,诸位这般看着她,可是想要把本相夫人吓跑?”

  君倾说完,竟是将朱砂轻轻环到了怀里来,做保护之态,声音忽地变得阴冷。

  朱砂本就在发怔,哪里还记得推攘,便这般轻易地让君倾将她环在了怀里。

  贴着君倾的胸膛,听着他清晰的心跳声,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清淡味道,朱砂的心跳得飞快,快得好似要从身体里蹦出才甘心。

  君倾这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亲昵举动让朱砂紧张尴尬到了极点,可不知怎的,她此刻靠在她怀里,她竟是不想离开。

  不仅如此,她甚至有抬起手,也将他轻轻拥抱的冲动!

  朱砂是在自己这荒唐的想法中惊得回过神来的,她回过神来的一瞬间想着的就是要推开君倾的怀抱。

  她的手正抵到君倾胸膛上时,身后忽然传来男子一声轻轻的笑声。

  “君相可真是好兴致,在这众目睽睽的东清殿前也能与一陌生女子这般卿卿我我,不觉有失体统?”

  君倾没有即刻将朱砂松开,反是将她搂得更紧一分,同时俯下头贴近她的耳畔,低声道了一声“无事,放心”后才将她松开。

  朱砂连忙转过身。

  然当她一转身,第一眼瞧见的却不是方才说话的男子,而是——

  一双满含震惊与凌厉的眼睛。

  一双女人的眼睛。

  ------题外话------

  小朱砂:放手。

  小倾倾:不放。

  小朱砂:放手。

  小倾倾:不放不放就不放,你亲我一口我就放。

  小朱砂:滚蛋!

  小倾倾:嘤嘤嘤。

  本人:哈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11、众目之下的吻与轻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