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疯子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着那仍鲜血淋漓的男根,让人能想得到沈奕那因痛苦与绝望而扭曲的脸。

  没有什么比失去这一根本最能让男人痛苦且绝望。

  没有了这东西,既不再是真正的男人,亦不可能成为女人!

  世上再没有任何事情比这样的身体残缺让男人觉得耻辱,更何况还是堂堂安北侯府的大公子!

  这是比死还要让人绝望不看的耻辱!

  这沈天,竟是将自己唯一儿子传宗接代的命根齐根割下!这无异是断了安北侯府的后!

  沈天竟是自己断了自己的后!

  他究竟疯狂到了何种程度!?

  可他却在笑,那癫狂的笑声响在大殿里,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帝君,臣赎罪了,臣赎罪了!你看!”沈天不仅在笑,他甚至躬下身将那血淋淋的男根抓到了手里,双手捧着忽地就将其递到了姬灏川面前!

  只见那淋淋的血漏过他的指缝,滴在了姬灏川面前的桌案上,滴在了姬灏川的酒盏里!

  那本就心惊肉跳的沈葭此时看着那近在眼前的男根,看着那最是疼爱她的大哥的男根,只觉一阵血腥味扑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再也忍不住,根本还未及站起身冲到殿外,身子一侧一躬,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呕,呕——”沈葭捂着自己的肚子,呕吐不止。

  可这一刻,竟无一人上前扶住她或是为她轻轻拍拍背,便是连一句关切,此刻都无人对她说。

  因为所有人的都愣了惊了骇了,一时间根本顾不得旁人如何。

  只见姬灏川瞳孔大睁,面色渐渐变得青白,死死盯着疯了一般的沈天,听着他更为癫狂的言语。

  “臣以安北侯府的断子绝孙来赎罪了!断子绝孙,断子绝孙!哈哈,哈哈哈——”沈天大笑着,一字一句,都如一根根寒芒刺在人心,让人根本就无法相信这话会出自他的嘴里。

  没有谁人会让自己断子绝孙,没有!

  即便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也依旧让人无法相信!

  沈天见姬灏川未有理他,他便没有再盯着姬灏川,而是猛地一转身面向正躬着腰捂着肚子正在呕吐的沈葭,倏然将眼睁得更大,紧着一脚踩上姬灏川与沈葭面前的白玉石长案,伸出那沾满了血的手一把就扯住了沈葭的衣襟,竟是毫无怜惜地将她用力扯了起来,睁大那双满是红血丝的眼,死死地盯着面色青白无一丝血色惊骇不已的沈葭,而后——

  他竟是将另一只手上正抓着的血淋淋的男根塞到沈葭那因惊骇而张开的嘴里!

  死死地往里塞!

  只见沈天一边恶狠狠地将那属于沈奕的男根往沈葭嘴里塞边面目狰狞地大声道:“你不是本侯的女儿!你们是青羽族人!连本侯唯一的儿子都是青羽族人!青羽族人都当死!当死!所以你也要去死!”

  “唔——唔——!”沈葭本那血淋淋的男根堵着嘴,喊叫不出,双眼因惊骇与恶心睁大到极点,双手死死抠着沈天的手臂,生生在沈天的手臂上抠下几道深深的血印!

  可沈天就是不放手,他的面目狰狞地似乎要将这男根全全塞到沈葭嘴里才甘心!

  “沈将军!”在沈葭喊不出的呜呜声与沈天狰狞的喊叫声中,姬灏川终是回过神,大喝了站在一旁同样因惊骇而如木头桩子般定住忘了反应的沈云一声。

  然他依旧端坐在自己的坐席上,未曾挪身,更未拍案而起。

  帝君姬灏川,年纪虽轻,最已练就了绝大多数人所没有的定力。

  姬灏川这一声叱喝,这才喝得骇然的沈云猛然回过神,他根本就来不及应姬灏川一声,只听他大呼一声“大哥”,同时一个健步冲上前,擒住沈天的双手,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将他从那白玉石长案上拖了下来!

  崔公公这也才回过神,青白这一张脸朝殿外方向急急高声道:“来,来人!来人!”

  十数带刀侍卫从殿外冲进来时,只听这大殿内爆发出一声惊恐万状的尖叫声,那喊叫声中的至极惊恐让人心险些要从嗓子眼蹦出。

  “啊——!”

  是女人的尖叫声。

  是——

  沈葭的尖叫声。

  那本是雍容华贵倾国倾城的沈葭此刻发乱钗斜,面无血色,双目大睁,满口血污,狼狈至极。

  而此时此刻,她的双手上正抓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方才沈天死死往她嘴里塞的血淋淋男根!

  只见她双目大睁地看着自己手里那血淋淋丑陋的男根,而后将那男根往长案上用力一扔,再次惊叫出声:“啊啊啊啊——!”

  她边叫,边双手撑在地上,频频往后退去,那惊恐至极到两眼空洞的模样好似她方从见过了血池炼狱里的最可怕景象一般,丢了魂。

  姬灏川看也不看自己身边似乎也如沈天一般疯了的沈葭一眼,他只是看着沈天,那暴涨的怒火盘在心头,使得他将自己受伤的手紧捏得鲜血直淌。

  没有他的命令,那些冲进殿来的侍卫没有动手,只是围在沈天周围而已。

  而沈天好似未瞧见围在他身旁的一干侍卫似的,他只是盯着沈葭,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够不够美味?哈哈哈——”

  “帝君,快!快杀了那个青羽一族的妖人!绝不可让她祸害我大燕!她能杀了自己的母亲,就也能杀了帝君!这是他们青羽族的阴谋!他们想要夺了燕国的天下!绝不能让他们活着!”

  “大哥你在胡说什么!?”沈云用力擒着沈天的双手,面上的血色已消失得干干净净,“跟我走!我带你去看太医!”

  “我胡说?我胡说!?哈,哈哈——”沈天没有反抗沈云的抓擒,反是仰天大笑了一声,继而又看向沈葭,瞪大了眼对姬灏川道,“帝君你还不知道吧?她,你的帝后,昨天夜里到廷尉府的囚牢里杀了她的母亲了!她亲手杀了她的母亲!她以为她做这事没人知道,但是臣知道了!”

  惊骇一波接一波,激得今日到得这东清殿来参加宫宴的众人心狂跳得仿佛要蹦出了胸腔。

  沈天那带着笑的狰狞话语依旧在殿内回荡,“可是臣不想制止她!臣就是要她亲手杀了她的母亲!让他们青羽族的妖人自己杀死自己人!奕儿也是那青羽妖人的儿子,所以臣就带着奕儿的宝贝来给帝君!让青羽妖人再无后人!”

  “啊,还有,奕儿那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臣也杀了,就剩下坐在帝君身边的这个女人而已了!但是臣不杀她,留着让帝君自己杀,哈,哈哈——!”

  “大哥!”沈天的疯言乱语让沈云的心狂跳不已,只听他又是大喝一声,抬手就要击晕沈天,谁知沈天一个错身一个抬手,先是一掌用力打在了沈云的胸膛上,力道之狠打得同为习武之人的沈云竟是一连往后退了两步,被迫松开了沈天的手。

  就当这时,沈天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

  匕首上那锋利得亮白的光刺入人眼,令人胆战心惊。

  崔公公更是被沈天的这一举动吓得浑身一颤,只听他大叫道:“保护帝君!”

  沈天虽已远离疆场不再为将,并非因为他再无这能力,他之所以在燕京为一侯爷,不过是将这再建功立业的机会让给了他的胞弟沈云而已。

  而他的武功身手,并不在沈云之下!

  倘他要对姬灏川动手,这正处于癫狂状态的他,怕是这些侍卫与沈云加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他手中的匕首举了起来——

  苏穹好整以暇,苏绯城冷眼观之。

  君倾手中的酒壶此时已空,只倒出了半盏酒而已,这个时候,没有人记得帮他满上一壶酒,他也没有唤。

  他依旧无动于衷。

  朱砂一瞬不瞬地看着这一切,不由自主间竟是将君倾的手握紧得五指扣进了他的指缝里,竟是与他十指紧扣!

  姬灏川依旧稳坐在席,满面阴寒。

  沈云则是正要出手阻拦沈天。

  沈天握着匕首的手一瞬间落下——

  只见血珠飞溅,溅到了沈云的手上——

  沈云的手只差一分就擒住沈天的手腕。

  那十数名侍卫手中的长刀未有挥出。

  姬灏川身上没有受伤。

  那血水从何而来?

  “啊——”只听坐席中有女子的惊叫声骤然响起,带着终于忍不住的无尽惊恐,如方才沈葭的尖叫声一般响彻整个大殿。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向沈天,看向他的——胯下。

  只因那血水不是来自别处,更不是来自别人身上,而是来自他自己身上!

  来自他的胯下!

  而他的胯下,此时正插着一柄匕首!

  这把匕首不是别人的,正是他自己的!

  这把匕首就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他竟是——将匕首捅进了自己身体里作为男人最重要的地方!

  然让人觉得森寒的是,他的面上竟没有丝毫痛楚之感,好像他没有痛感一样!

  他还是在笑,且还是笑得满意!

  只见他边笑边将他手上的匕首再继续往下用力,紧着只听“啪嗒”一声。

  有东西从他身上掉落下来,砸到地上。

  是一块两个巴掌大的布,还有一个满是腥红血污的东西,带着一大汪的血水。

  “啊啊啊啊——!”方才那惊叫的女子再也无法负荷心中叠加的恐惧,惊恐地喊叫着,跑出了这回荡着她惊叫声的大殿。

  又有人开始作呕。

  沈云如看一个从未相识的人一样睁大了双眼看着沈天,看着他的胯下。

  正在往下淌血的血淋淋的胯下。

  只见他下身的素缟麻衣此时空着一个大窟窿,正正在胯前的部位,而那个大窟窿后边的位置,一片血肉模糊。

  血染红了他的素缟麻衣,也染红了他脚下所站的地方。

  他的面上依旧没有痛楚之色,他还是在笑,笑得更为癫狂。

  他站在自己的血水里,已然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疯子,可怕的疯子,再不是那个让人艳羡的安北侯。

  他笑着笑着,他的神色忽然就变得扭曲,带着他整张脸仿佛都扭曲在了一起,只见他扔了手上的匕首,用沾满了血的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同时十指用力往自己头上的皮肉里抠刮,将自己的头皮生生抠下血肉来。

  前一刻还没有痛感的他,这一刻却是在撕心裂肺地狂叫着:“我赎罪了!赎罪了!饶了我,饶了我吧!啊啊啊啊——!”

  他疯狂地叫喊着,正要往殿外方向冲去,在转身时看到了沈云,便抬起手死死地抓住沈云的肩膀,将双眼睁大得仿佛下一瞬他的眼珠都能从眼眶里蹦出来,道:“燕沈必亡,燕沈必亡!云弟你快来陪我,快来陪我!”

  沈天说完,冲出了殿外,冲进了外边忙忙雨幕里,只留下一连串的血脚印在大殿里。

  那些个侍卫这才想着要去追。

  沈云则是愣在原地,他觉得浑身发冷,觉得外边的雨好似淋在他身上一样,寒极了。

  前一瞬还吵闹不已的大殿,这一瞬静如死水。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更没有人敢离开。

  这样死水一般的死寂不知持续了多久,久到这死寂压得众人就要窒息,才见姬灏川缓缓站起身,平静道了一声:“都散了吧。”

  姬灏川跨出这东清殿门槛时,君倾酒盏里的酒正喝完。

  他这才缓缓抬眸——

  ------题外话------

  其实本人想说:本人很正常很正常正常,绝对不是变态!哈哈哈~

  沈天为何会这样,想不想知道?想不想看小朱砂和小倾倾亲亲爱爱?哦呵呵~给月票吧!

  本人想要月票啊月票~本人开始求月票了,有月票的都给本人吧~嘿嘿嘿,这么直白的求月票真的好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16、疯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