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永生永世都赎不了!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君倾缓缓抬眸,“看”向殿中地上血滩里的丑陋男根,而后将手中已经喝尽了的酒盏搁到桌案上,慢慢站起了身,对朱砂道:“娘子,回吧。”

  他的手仍与朱砂十指交扣,他站起身,朱砂便也跟着站起身。

  只见他谁人都未理会,便是那太子苏穹,他都未有装模作样地客套一句,他站起身后便径自往殿外方向走去,只当这大殿内谁人也没有一样。

  只是他不看旁人,并不表示旁人也不看他。

  苏穹正看着他与朱砂交握的手,目光阴冷,正张嘴要说什么,苏绯城在这时唤了他一声,“大哥。”

  苏穹的视线由君倾与朱砂交握的手上收回,看向苏绯城。

  可苏绯城却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

  她的眼眸里有浓浓的苦涩与哀愁,她似乎还担心苏穹会在这时候站起身来似的,还伸出手按住了他放在膝上的手,神色恳求地对他微微摇着头。

  看着苏绯城,苏穹眉心微蹙,再抬眸时,殿内殿外都已不见了君倾的身影。

  秋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些。

  夜里的秋雨,凉意更重。

  东清殿内外此时已乱成了一团,乱得既无人上来为君倾撑伞,也无人前来为他打灯。

  走在他身侧的,只有朱砂。

  然一出了东清殿,朱砂便急急松开了他的手,面红耳赤地去取宫人搁在殿外的油纸伞与风灯,懊恼着自己方才怎的不知不觉间竟与君倾十指相扣,真真是羞愧至极。

  朱砂松手,君倾也未执意要继续握着她的手,她转身去取那乱做一团的宫人搁在殿外的风灯与油纸伞时,他便站在大殿前的廊檐下等她,她拿了风灯与撑开的油纸伞走到他身边时,他这才抬脚走下殿前的石阶,走进了雨幕里。

  油纸伞只有一把,面色绯红的朱砂不敢靠得君倾太近,而她又不能不顾着君倾,是以她的身子一大半都位于油纸伞外,雨水落在她面上身上,在她的衣裙上晕开了大滴大滴的水渍。

  忽然有一只大手伸过她眼前,握上了她手上油纸伞的伞柄。

  因为看不见,他的手碰到了朱砂的手。

  一向很是冷静的朱砂此时却像是被惊到了一样,连忙收回了手,君倾便将油纸伞握到了自己手里。

  朱砂猛地收回手后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丞相大人,还是民女来为丞相大人打伞为妥。”

  君倾没有要将油纸伞交回她手里的意思,只淡漠道:“不必了。”

  “……是,丞相大人。”朱砂没有再执意,她四下看了看后轻声着问,“大人,您的小黑猫呢?”

  “这王城里的路,我都识得,无需小黑带路。”君倾听出了朱砂的言下之意,便直接回了她。

  他总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朱砂忽然想到了他方才在东清殿里说过的话,此时不由又看向他撑伞的手,看着他那满是伤痕的手背,只觉心口又袭上了针扎般的刺痛之感。

  他练过,他不知受了多少苦,才使得他行走在这王城里每一步都径直平稳,没有犹豫,才使得他看起来仍像是个明眼人一般。

  这其中苦楚,除了他自己,怕是时间再无人知晓,更无人能体会。

  朱砂在看君倾的手,他却是“看”着眼前雨幕,问道:“今夜的戏,可还合朱砂姑娘的意?”

  他的语气很轻很淡,就好像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寻常小事似的。

  朱砂自然是满意,并且极为满意,因为这样的结果对安北侯府的人而言,是最当有的下场,生不堪,死不能,远比直接死去更能让她觉得痛快。

  他们并不值得任何人的怜悯,因为这是他们的报应!

  因为他们有罪,在她眼里是不可饶恕的罪,根本就不可能赎得了。

  赎不了,那就要将他们推入最惨烈的地狱,生不如死。

  虽不是由她亲手来为素心与阿宝报这个仇,然安北侯府如今的这个下场远比她亲手报复要让她痛快得多。

  她从不是个好人,更不是个有同情心的人,方才所见,她只觉心中畅快,并未觉得他们值得她一丝一毫的怜悯。

  “大人之恩,朱砂谨记在心,他日必当还恩!”一想到方才沈葭那副惊骇万状与沈天那癫狂至极的模样,朱砂便激动得连声音都带着隐隐轻颤。

  素心的仇得报了,终是得报了!

  只是素心泉下若有知,当是会怪她吧,怪她连沈葭的命也一并夺了。

  经由沈天方才那一闹,帝君当不会再留着她。

  素心可会伤心欲绝?

  “丞相大人,沈大小姐她……”沈葭的最终下场会如何,她想提前知道,以让她能提前告知九泉下的素心,以免她们母女在九泉下再相见时她会接受不了。

  “你若不想让她死,那便可留着她的命。”君倾似乎总能猜得准朱砂的心思。

  “多谢丞相大人!”朱砂此时竟有种认识君倾真真是好的感觉,想到沈葭不会及早地下去见着素心而令素心伤心,她便激动得有些欢愉,欢愉得语气里竟带了没有掩藏的喜悦,“沈葭不死,素心便不会太伤心了。”

  君倾虽看不见,但他听得见,他听得清楚朱砂话里愉悦的感激,使得他蓦地顿下了脚步。

  从找到她开始,他从未见她这般愉悦过,那个素心,想是待她如掌心珍宝,否则她也不为了素心而愿意留在相府,更不会为了已经死了的一个人泉下是否伤心而这般激动。

  如此想来,他这件事,算是决定得对了。

  他代她为素心报了仇,也当是他感谢素心这四年给她的疼爱与照顾。

  朱砂自是不知君倾心中在做何想法,她只以为君倾停下是他怎了,便有些紧张地唤他道:“丞相大人?”

  “嗯。”君倾轻轻应了一声,这才抬起脚继续往前走。

  朱砂依旧未敢与他走得太近,寒凉的秋雨本当如方才一般滴落在她的身上,可现下,除了她的裙摆溅着些雨水外,她的身上并未被丝毫的雨水洒到。

  只是她心下在想着事情,并未察觉到。

  并未察觉到君倾手中撑着的油纸伞几乎都挡在她的头顶上。

  秋雨淋到的,是君倾的身子。

  朱砂心下想的是沈天的癫狂,自掘坟墓的癫狂。

  还有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说沈葭不是他的女儿,又说徐娇娇是沈葭的生身母亲,他既知晓沈葭不是他那个有着帝后之命的女儿,又怎会不知她其实也是他的亲生骨肉是素心的真正女儿?

  她对沈天虽不了解,但他绝不是个受了些微的刺激便会受不住的人,更不会因是个因些微事变就会变得癫狂的人,可他如今竟会癫狂到自残的地步,这究竟——

  “丞相大人,今夜之事——”朱砂知晓这事她不当问,可她却还是要问,她不是想要知道沈天会如何,她只想知道这事与君倾有着怎样的关系,可会……牵连他什么?

  她知此事定与君倾有关,若是无关,他又怎会请她来看戏,他既请她来看戏,便证明他知晓今夜会发生什么,只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不知会是如何。

  朱砂的话,欲言又止。

  君倾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只是沉默着,往前走。

  雨水嗒嗒嗒地打在伞面上,这雨打伞面的声音此时显得清晰异常。

  朱砂定定看着君倾。

  过了片刻,当朱砂以为君倾不会理会她时,才听得他语气冷淡道:“是我。”

  朱砂将手中的风灯灯杆抓得有些紧,稍稍屏着气息,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君倾,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她有种君倾还会往下说的感觉。

  “我说过,我活着,只是为了报仇。”君倾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如寒霜,仿佛他的人随时都可能化成一柄利刃,斩削他所痛恨的一切。

  这一瞬,朱砂觉得自己能清楚地感觉得到君倾的仇恨,感觉得到这仇恨早已扎根在他的心底,随他生,伴他死,拔不掉,除不了。

  “所以,你不必谢我。”君倾的语气冷得朱砂竟觉背上起了一层薄薄的寒意,“我对付沈天,只是为了我自己。”

  “罪若不赎,燕沈必亡。”君倾道出这八个字时,他握着伞柄的手正愈收愈紧,“沈家所犯下的罪,永生永世都赎不了!”

  这一瞬间,看着君倾的眼睛,朱砂的心竟生出惊悸来。

  纵是方才在东清殿内见到沈天那癫狂至极的举动,朱砂都仅是觉得震惊而已,并未觉到骇然,可这一刻,仅是看着君倾的眼睑而已,她竟觉惊悸。

  因为她在君倾那双总是平静淡漠的墨黑瞳眸里看到了浓烈的仇恨。

  他从不在任何人前面前表露他的情绪,可这一瞬,他似乎根本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眸中的仇恨,仿佛一场猛烈的狂风骤雨,猛烈得能将他吞噬。

  猛烈得好似将朱砂也吞噬其中。

  朱砂只觉浑身一寒,这般从未见过的君倾令她忽地抬起手,用力握上了他撑伞的手。

  “咔——”这一刹那,只听一声硬木断裂的声音响起。

  那被君倾握在手里的油纸伞一个倾斜,伞竟是砸到了雨水里。

  他的手里,却还握着一小截伞柄。

  他竟是将手中的油纸伞柄生生捏断!

  “丞相大人!”

  ------题外话------

  今夜情绪不稳,心情烦躁。

  四月活动会在明天贴在群里和留言区,姑娘们可关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17、永生永世都赎不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