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她要找的是阿兔,不是我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清心苑外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袭绯紫色衣袍的小白,只见他将油纸伞柄靠在肩上,打着风灯的左手正伸着食指绕着伞柄尾端坠挂着地藏青色流苏玩儿,见着君倾走过来,神色懒懒地看他一眼,有些嫌弃道:“明明就是你娶过门的媳妇儿了,想认就只管认便是,现下这想认又不敢认的,像什么话。”

  “你便当我是个懦夫就行。”君倾面无表情从小白面前走过,语气冷淡。

  “呿。”小白白了君倾一眼,从树下离开,走到了君倾身侧,与他并肩而行,“那你可知她想要找你?”

  君倾不语。

  “你只是你,你不敢认她,又怎知她不想认你?”小白用食指将伞柄尾端坠挂着的流苏绕转得飞快,“她想要找一个名叫阿兔的人,她想要找你,我不信你不知道。”

  秋雨沙沙响。

  君倾沉默少顷后沉声道:“她要找的是阿兔,不是我。”

  “阿兔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我,只是君倾。”君倾语气冷冷,“她只记得阿兔,并不记得君倾。”

  “呵!”君倾的话音才落,便听到小白冷笑一声,嘲讽道,“你要不是阿兔,你如今这般帮着她护着她又是为了什么?你要只是君倾,你当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才是,还会像现下这般对她?呿,自欺欺人。”

  “随你怎么说。”君倾无动于衷。

  “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既不想认她,又为何要把她拉下来淌你的这一趟浑水,你的周围可处处都是明刀暗枪,你这般让她以你妻子的身份出现到众人面前,无异让所有危险的矛头都一齐指向她,莫非你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她?借别人的手来杀了她以报你这些年心里的仇怨?”小白挑眉说着。

  “不是!”君倾忽然拧起了眉心,语气里是他极少有的激动。

  他怎会害她,他怎会害她!?他只是,只是……

  “呿,还说自己不是阿兔?”小白嗤笑一声,“你要不是她的阿兔,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君倾又是沉默,既不承认,却也不反驳。

  “怎么?不说话了?我说对了?”小白语气里的嗤笑嘲讽更甚,“你不就是如何也舍不下她而已,想告诉她一切又怕她接受不了,接受不了把最重要的你与儿子忘了的事实,还怕她接受不了你命不久矣的事实,更怕她会为了你而去为你的仇恨拼命的事实。”

  “如何?我说的对是不对?”

  君倾还是沉默,双手却已紧紧捏握起。

  过了良久,才听得君倾声音黯哑道:“不要告诉她。”

  “她都已经完完全全地把你和儿子给忘了,你还这么护着她,你值得吗?”小白盯着君倾。

  “忘了与我有关的一切,于她而言,是最好的。”忘了他,便会忘了她所经历过的苦痛,没有苦痛,便能好好地活下去。

  “你不是她,又怎知忘了关于你的一切于她而言是最好的?”小白冷声反问,“你不是她,又怎知她想忘了关于你的一切?”

  “你可有想过她为何会忘了过往的一切?便是你这个能让她背叛主子的最重要的人也忘了?”

  君倾蓦地停下了脚步,小白依旧往前走,头也未回,话却未断,“身为杀手,主子便是天,就算自己身首异处也不能让天塌了,若是出现了能让一个杀手背叛主子的人或事,只能证明这件事这个人不仅比自己的命重要,甚至比自己的天还重要,怕是用这整个天下来比作这个人都不及这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所以,你是她的命,又重比她的命,你是她的整个天下,远重于这真正的天下。”小白将枕在右肩上的伞柄移到了左肩上,语气沉沉,“试问会有谁想要扔了自己的命扔了自己的整个天下的?”

  小白在这时也停下了脚步,侧转过身来,看向驻足在后边未走上前来的君倾,语气认真地问道:“小阿倾,你会么?”

  “我……”君倾张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

  “你从小到大一直都很聪慧,你不会想不到,只是你没有去想而已,不过都随你吧,反正你早就不喜欢听我的话了。”说到这儿,小白语气一转,又一副嫌弃又催促的口吻道,“走吧走吧,赶紧的,快去快回,省得又出什么岔子,找了这么样一个女人当媳妇儿可真真是麻烦。”

  小白说完,扭回身又转着伞柄下的流苏继续往前走。

  与君倾一道走出了府门,走向城西方向。

  小白始终未与君倾提及朱砂右耳背上的刻字一事。

  *

  皇城。

  姬灏川一怒之下将书案上的纸墨笔砚尽数扫到了地上,浓黑的墨汁溅洒了一地,崔公公惊骇地站在一旁,根本不敢上前劝说什么。

  如此盛怒的姬灏川,除了在他年幼时崔公公见过一次后便再未见过,时隔十几年再见到,崔公公可谓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当如何办才是好。

  就在崔公公焦急不已时,殿外传来一声恭敬低沉的声音:“下臣言危,前来叩见帝君。”

  崔公公听到言危帝师的声音,好似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急急往殿外碎步跑了去,紧闭的殿门打开再掩上后,进到殿内来的仅有言危帝师而已,崔公公并未跟进来。

  言危帝师看了一眼地上的狼藉,不惊不诧,只是站在殿中对着负手而立在桌案边的姬灏川垂首攻击道:“下臣言危,见过帝君,帝君万福。”

  姬灏川未做声,言危帝师则是在请安后便径自抬起了头来,看向盛怒的姬灏川,沉声道:“帝君,您失控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只会让有心之人钻孔而入。”

  只见姬灏川双手微微一颤,而后抬起手用力捏住自己突突直跳的颞颥,紧紧闭起了眼,过了良久才将手拿开,睁开眼看向站在殿中一动不动的言危帝师,这才稍稍调整好暴乱的情绪,对着言危帝师做了一个往暖阁请的动作,浅笑着道:“是帝师过来了,暖阁里坐。”

  “谢帝君。”言危帝师又是朝姬灏川微微躬身垂首,而后跟在他身后一齐往暖阁走去。

  入了暖阁,姬灏川亲自为言危帝师斟上茶水,这才在他对面的蒲团上跪坐下身。

  他们这般隔着小几面对而坐,不像君臣,反像是友人,再看姬灏川为帝师斟茶,更像师徒。

  待姬灏川坐下后,只听言危帝师平静道:“今夜东清殿一事,下臣已耳闻,故来看看帝君。”

  “让帝师失望了。”姬灏川竟是惭愧道,像是认错一般。

  “帝君并无错,无需自责。”面对帝君,言危帝师并不像臣,反像一个长辈,神色宽和,“帝君已然做得很好。”

  “做得好?”姬灏川却是轻轻一笑,无奈到了极点,“今夜发生之事,孤丝毫都预想不到,且还是在卞国太子面前,真真是丢尽了我大燕的颜面。”

  “未来不可预,人心不可测,帝君想不到,也是正常,若事事都在帝君掌控之中,怕帝君就不是常人了。”

  “帝君今夜虽失了颜面,但得远过失,帝君当是喜多于怒才是。”

  “帝师说得有理。”姬灏川又是一笑,面上不再见一丝一毫的怒气,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孤还正愁沈家这将顶天的权利如何削减,今夜这一事,未尝不是解了孤心中这一大困扰。”

  “沈家虽为我大燕功臣,但其既已生了不当有的心思,帝君就不得不有所对策,沈天今番的下场也不值得人惋惜,今沈天已自毁,独留一个沈云,其手上的兵权与北疆的势力虽尚在,但没了沈天,沈云当不必惧,相反,要尽其用,保我北疆,是以帝君接下来在处理沈天一事上要慎重,万不能让沈云觉出您本已有剥他沈家权利的心思。”言危帝师语气温和,却语重心长。

  “孤当谨记帝师之言。”姬灏川微微颔首。

  “沈天这一事需妥当处理,但帝君也莫忘了盯紧君相,其人诡谲,最是令人不可捉摸猜测。”说到君倾,言危帝师的神情不由变得异常严肃,连声音都变得低沉,“关于沈天这忽然癫狂自毁一事,帝君可有何线索与头绪?太医如何说?”

  “太医诊出的脉象仍与常人无异,却偏偏沈侯又癫狂得令人发指,这正是孤百思不得其解之处。”姬灏川拧起了眉,面色沉重,“帝师认为此事可与君相有关?”

  “不好说,毕竟这些日子并未见过他有过什么特别的举动。”言危帝师神色凝重,“只是他回来已三个多月,却什么都未做,着实让人摸不透此人心中想法。”

  “不,他并非什么都未做。”姬灏川声音倏冷,捏紧了手中的茶盏,“他找到了她。”

  “帝君心有怒意,可还在怨怪下臣当年擅做主张。”言危帝师道。

  姬灏川不语,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言危帝师而已。

  言危帝师并未直视姬灏川的眼睛,而是微微低下了头,道:“下臣当年那般做,也仅是为了帝君而已,帝君对自己的手下生了不当有的心,那她就万万留不得了。”

  姬灏川还是不语。

  言危帝师又道:“下臣今夜过来,是有一件东西让帝君看。”

  “何物?”

  只见言危帝师从怀中取出来一物,双手递上给姬灏川。

  那是一支拇指大小三寸左右长短的小竹筒,筒口的塞子上缠绕着一根红线。

  姬灏川将这小竹筒拿到了手里。

  竹筒入手,他发现竹筒里正有什么东西在来回滚动。

  只见他死死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竹筒,手欲收欲紧,声音冷冷道:“情蛊?”

  “正是。”言危帝师依旧垂着眼睑,不看姬灏川,亦不看他手里抓着的竹筒,只是恭敬道,“这竹筒里装着的是何人的情蛊,帝君当是知道的。”

  “帝君可觉惊诧?”言危帝师问着姬灏川,可却又不待姬灏川的答案,他又自己接着道,“下臣亦觉得很是惊诧,这情蛊本在四年前已死,而今却又活了过来,且动得频繁。”

  “死了,又活了?”姬灏川问。

  “是,帝君。”

  “这便是说,她又动情了?”姬灏川盯着自己手里的竹筒,微微眯起了眼,手上用力得近乎要将这竹筒中捏断,“还是对他?”

  “下臣并未亲眼见到,不知事实如何,但这情蛊死而复生,并且这几日动得频繁,加上她如今又是居于相府,怕是正如帝君所言。”

  “时隔四年,与这蛊虫一般死而复生,明明忘了所有,却还是一如当初,对他动了情?”姬灏川的语气冷到了极点,“看来是孤当初下的手不够重。”

  “还请帝君稳住情绪。”察觉到姬灏川情绪的波动,言危帝师恭敬地提醒道。

  姬灏川沉默,过了片刻,他才抬起眼睑,看向坐在他对面的言危帝师,冷声问道:“不知帝师将这竹筒拿来给孤看,是为何意?”

  “一如从前的办法。”

  “借她的手,杀了他。”

  *

  城西,缕斋。

  续断公子坐在窗户后边,看着被屋内的火光微微映亮的窗外雨幕,青茵站在他身后,他坐多久,她便站多久,直到屋里的烛火快燃尽了,她才恭敬地对一直沉默不语的续断公子道:“公子,夜已深了,公子可是要歇息了?”

  “你若是累了,便先去歇着吧。”续断公子温和道。

  青茵未走,也未像青烟一般劝续断公子去歇下,而是道:“那青茵便在这儿陪着公子,夜凉,青茵去为公子拿来一件衣裳披上。”

  青茵去了后院又出来时,手上拿着一件微厚的外袍,走到了续断公子身后,抖开,披到了他的背上。

  待她替续断公子将衣裳披上后,只听续断公子问她道:“青茵,这几年在穆先生身边过得可还好?”

  “回公子,青茵过得很好。”

  续断公子默了默,又问道:“那你可还记得你是我的人,还是穆先生的人?”

  青茵不慌不乱,甚至不为续断公子这一问话而惊诧,反是笑得娇俏道:“青茵自然记得青茵是公子的人,若无公子,早就没有青茵了。”

  “若照你这般说,那青烟也是我的人。”续断公子温和的声音里带了些微的寒意。

  “青茵与青烟一样,却又与青烟不一样。”青茵站在续断公子身后,并未看他,而是与他一样看向窗外的雨幕,面色在忽然间变得极为认真,恭敬异常道,“青茵很是清楚青茵的命是谁人给的,青茵更是分得清楚谁才是青茵真正的主子,青烟心生了永不当有的想法,本不当留,是公子宽厚,饶过了她。”

  “你倒是比青烟看得清楚。”续断公子轻轻一笑,似有叹息道,“只不知我饶了她,她能否拔了心中那不当有的想法。”

  “怕是不能。”青茵也不怕续断公子怪罪,竟是直言道,“怕是青烟对公子已是情根深种了,否则她也不会将穆先生当成了主子。”

  “青茵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直言不讳。”续断公子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青茵也笑了,“也只有在公子面前敢这般而已。”

  “那我当初将你交到穆先生手下倒是给错了?”续断公子笑问。

  “没有错。”青茵又是笑得娇俏,“青茵成长了,日后能更好地侍奉公子。”

  续断公子笑着摇了摇头,“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公子说的是,青茵这话可是只对公子一人才会说而已,除了公子,青茵可是谁也不愿意伺候。”青茵笑着说完,走到了续断公子面前,将手伸出窗外,扶上了窗扇,一边道,“起风了,带了雨水进来,还是关上窗户为好,以免凉着公子。”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

  “铛,铛铛——”是门环敲在门扇上的声音。

  只见续断公子看向院门方向,温和的声音忽然就沉了下来,“客人来了。”

  ------题外话------

  早上更新的感觉可真是好啊~感觉了却了一天的心头大事一样。

  这种章节不好码,本人:这种人怎么能这么烦!说话都不能好好说!非要拐弯抹角的!

  嘤嘤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21、她要找的是阿兔,不是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