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好,我信你了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小白小白!”小阿离听到小白的声音,作势就要往屋外跑去,可他才跨出一步才发现自己现下不能走开,想帮朱砂梳头,又想跑到屋外去等小白,一时间有些焦急,小脸便有些拧巴。

  朱砂见着这般,便将小家伙轻轻推了推,道:“去吧,先去看看你的小白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过来。”

  “那,那阿离一会儿再来帮娘亲梳头哦!娘亲要等阿离哦!”小家伙立刻喜笑颜开,本是要跑,却在跑开之前伸手来抓朱砂的手,开心道,“娘亲和阿离一块儿去!”

  朱砂正要拒绝,只听得小白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外廊下,一副伤心的口吻道:“我的小阿离,你这是不是有了娘亲就忘了小白了呀?小白好伤心哪!”

  朱砂立刻将小家伙再推了一推,小家伙一时间顾不得朱砂,连忙朝屋外跑去,一边跑一边着急道:“小白小白!小白不伤心不伤心哦,阿离过来了哦!”

  朱砂即刻将自己的头发梳理整齐,扭了个简单的发辫,拍拍衣裳上的褶皱,再就着昨夜盛在床尾处铜盆里的水洗了脸,用茶盏里的凉水漱了口,这才走出屋去。

  她要是不快些,还不知那嘴巴厉害的小白会说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话来。

  朱砂才出屋,瞧见的便是小白单膝蹲在地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一边用脸蹭着小家伙的脸边欢喜却又抱怨道:“我的小乖乖哎,小白怎么觉着好久不见你了呢,赶紧地让小白好好抱抱。”

  “小白小白!”对于小白这使劲往自己脸上蹭的劲儿,小阿离非但不恼不推开他,反是任由他蹭,还很是高兴地笑道,“阿离也觉得小白好久好久都不和阿离玩儿了!阿离好想小白的!”

  “是么?小阿离你当真想小白?”小白将脸从小家伙脸颊上挪开,立时改了面上神色,一脸不相信地挑眉看着小家伙,哼声道,“小骗子,别以为小白不知道你是骗小白的呢,你有了娘亲可就把小白给忘了,根本就不稀罕小白跟你玩儿了,也不稀罕小白陪你睡了,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小家伙见着小白沉了一脸,只当他生气了,着急不已地解释道,“阿离真的好想好想小白的!阿离也好想和小白一块儿玩的!可是,可是小华说小白和爹爹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还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阿离要听话,阿离不能给小白还有爹爹添麻烦,不然,不然小白就不稀罕阿离了。”

  “阿离不是有了娘亲就把小白给忘了的,不是的不是的!”小家伙说完,连忙伸手去抱小白的脖子,依旧着急道,“小白不要生阿离的气好不好?阿离不是小骗子的,不是的不是的,阿离抱抱小白,小白不要不理阿离好不好?”

  “哼,没诚意。”小白将脸撇了撇,这会儿的他哪里像个身手不凡的高人,简直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而且还是在与一个孩子无理取闹。

  “那,那阿离亲小白一个哦!阿离亲小白一个小白就不生气了哦!”小家伙说着,立刻就朝小白的左脸颊上用力吧唧一口,而后才一脸紧张又期待一瞬不瞬地盯着小白看。

  只见小白这才又转过脸来,看向小家伙,恢复了他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满意地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比你那瞎子爹乖多了,我的小宝儿这么乖,小白还怎么忍心生气呢?”

  “小白最好了小白最好了!”小家伙高兴得直抱着小白的脖子不撒手。

  也只有在小白面前,这个乖巧的小家伙才像个真正的小娃娃。

  这是他在君倾面前永远不敢有的亲近与举动。

  即便他想,很想。

  朱砂觉得,这小白虽总是在这小家伙面前说些胡乱的话,可却也因着有他在,这招惹人疼的可怜小家伙才会有这个年纪的娃娃该有的性子与欢脱。

  因为除了小白,小家伙身边的人,当不会有谁人来这般逗他及陪他玩耍。

  谁知小白却在这时将小家伙的小脸从自己脸颊边推开,嫌弃道:“小阿离,你是不是起床了还没洗脸漱口?看你这小嘴臭的,想要熏死小白?”

  “阿离忘记了!”小白这么一说,小家伙立刻从小白怀里跳开,转身就往卧房跑去,一边道,“阿离这就去洗脸漱口哦!小白等着阿离哦!”

  小家伙只顾着跑,跑到卧房门前时就撞到了已经站在屋外的朱砂身上,他抬头看看朱砂,见着她已经将长发梳理好,有些失落,道:“娘亲没有等阿离,是不是阿离的动作好慢好慢?”

  “不是,我只是随意将头发绾起而已,你要是还想帮我梳,待会儿吃罢早饭再帮我梳如何?”朱砂有些不忍让小家伙失望。

  果然,小家伙的乌黑大眼睛里又满是亮晶晶的,边跑进屋里边道:“那阿离先洗脸漱口哦!”

  朱砂作势也要转身回屋,却听小白一副懒洋洋的口吻道:“小猪你还转身回屋干甚?怕和我独处我会吃了你?还是想回屋给阿离帮忙?”

  “要是前者,你大可放心,我对你啊,没兴趣,要是后者,你也别去自作多情了,小阿离的那瞎子爹啊,可不喜欢阿离在做事情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帮他。”

  “……”

  小家伙在这时捧了只装着水的铜盆小心翼翼地出来,正是方才朱砂用的那只,朱砂欲伸手去帮他,但想着小白的话与这些日子她的所见,终是没有收回手,只听着小家伙乖巧道:“小白小白,今天的天灰灰的,没有太阳哦,阿离可以自己去打水洗脸的哦?”

  “真乖,去吧。”小白笑眯眯的,“让小黄他们和你一块儿去,不洗干净回来小白可不给你看好东西。”

  “那阿离去打水,小白在这儿不可以欺负娘亲的哦。”小家伙站在朱砂面前,一脸认真地看着小白,一副“小白要是欺负娘亲,阿离就在这儿守着娘亲”的模样。

  “呿,只有你才把你的娘亲当宝贝了,小白才不稀罕欺负她。”小白嫌弃极了。

  “那小白说话要算话的哦!”

  “那小白可有骗过你?”

  小家伙想了想,然后才放心地离开了。

  小白则是捏着下巴将朱砂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蹙着眉极为不理解道:“想不通,想不通。”

  “不知白公子想不通什么?”朱砂被小白的眼神盯得别扭。

  “想不通你究竟有何迷人的,竟然迷得我的小阿离对你这么痴迷。”小白一副嫉妒的口吻。

  “……”

  “虽然你要什么没什么的,不过呢,我的小宝贝儿稀罕,我也就忍忍,勉强接受你了。”

  “……”要不要说得她和他之间好像有什么关系一样?

  小白不在意朱砂心里有多无言,说着竟对她勾勾手指头,笑眯眯道:“来来来,小猪你过来,我有些要紧的话要和你说说。”

  “……”小白的神色让朱砂很是不能相信他会有什么要紧的话,但她从不是胆小之人,不过是走上前几步而已,未尝不可。

  朱砂走到了小白面前,垂首恭敬道:“白公子请说。”

  “小猪啊……”小白浅笑着朝朱砂的耳畔微微凑近,“听说昨夜你和我们小倾倾独自偷偷地去玩耍儿了?”

  “……!?”朱砂立刻抬头看向小白。

  谁知小白却是在这时候转身走进堂屋,还是那副笑眯眯的口吻道:“在这屋外站着做什么,进屋坐着多好。

  进了堂屋,小白将手上提着的大食盒往桌上一搁,而后在桌边坐下了身,抬眸看朱砂,改了话题道:“坐了,坐下了跟我说说昨夜在东清殿里发生的事。”

  朱砂没有坐,她稍有迟疑,才道:“昨夜白公子虽不在当场,但东清殿里发生的事情,白公子当都了如指掌才是。”

  “哦?是么?”小白笑得有些开心,“这么看得起我?当我能知尽天下事?”

  “天下事朱砂不敢妄言,但但凡与丞相大人相关的事情,即便没有任何人与白公子说,白公子定也知晓得一清二楚,白公子根本无需问朱砂。”

  “啧啧,没看出来你个小猪心思倒是挺剔透。”小白不吝夸赞道,“不过也无任何人与你说,你又怎知我会知道我本不当知道的事情?”

  “直觉。”朱砂直言,“仅是直觉而已。”

  她总有感觉,就算小白不在丞相大人的身侧,但他知晓的事情,远比在丞相大人身边所见到的要多得多。

  “这直觉不错。”小白颇为赞赏地点点头,又道,“我说你站着做什么,我一不是什么真正的公子,二不是什么大人,在我面前,没什么好讲究的,坐吧。”

  “那朱砂便坐下了。”朱砂这才坐下。

  小白将手肘抵在桌沿上,盯着朱砂看,如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慢悠悠道:“昨夜,小倾倾眼睛看不见的事情,瞒不住了吧?”

  “是。”一说到这个事,朱砂的眼神便有些沉,“卞国太子提起的。”

  “果然。”小白另一只手五指一下又一下地轮流敲着桌面,“果然人都是白眼狼的多,我都说信不得,偏得小倾倾还不听我的话,说什么自己有分寸,真的是长大了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还不如一直像我的小阿离这么大小,乖乖巧巧的多好,都不用我来操心。”

  “哎呀,这一不当心就将心里给说出来了。”小白说着不当心的话,面上却是在笑,笑看着朱砂,“小猪你不会将我这话告诉给谁人听吧?”

  “白公子放心,朱砂不会。”朱砂答得认真。

  “你嘴上说着不会,我又怎知你心里会不会?”小白笑意有些浓,“人哪,总是口是心非两面三刀,小猪你说是不是?”

  “白公子说的极对,人心总是难测的。”朱砂非但没有否认,反是坦率承认,“别人心朱砂不知,但是朱砂的心,朱砂很清楚,朱砂说了不会便是不会,白公子若是不信朱砂,朱砂也不会为自己解释辩白什么。”

  “哦?为何不解释?”小白挑挑眉。

  “因为白公子若不信朱砂,就算朱砂说得再多,也不会取得白公子的信任,而若白公子信朱砂,就算朱砂什么都不说,白公子也会相信朱砂。”朱砂直视着小白的眼睛,不闪不避,“人心便是如此,白公子觉得呢?”

  “啧啧啧,小猪啊,我突然发现你这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小白笑得满意,“好,我信你了。”

  这下倒是朱砂颇为诧异。

  “那好,现下你来告诉我,你觉得帝君的心思,是怎样的。”

  ------题外话------

  我更我更我更新更新更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29、好,我信你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