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可介意让我看一看朱砂姑娘?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绯城才张嘴,便听得小白笑眯眯地将她打断道:“小绯城说得可是小猪?小绯城想问的是小猪是何人,和小倾倾是何关系,和小倾倾的妻子是何关系,为何她会叫小倾倾为相公而小倾倾也由着她这么叫不生气?要是换做别的女人或是换了小绯城你这么叫的话,大概早就被小倾倾给打死了对不对?”

  小白一口气反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根本就不给苏绯城说话的机会便又兀自接着道:“哎呀呀,那小绯城你可就问错人了,关于那小猪呢,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呀,只知道她是我的小宝贝儿小乖乖阿离找到的娘亲,而且还对这个娘亲稀罕得很,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咯。”

  苏绯城不语,只是定定盯着小白看,眼神有些冷,还有完全的不相信。

  “小绯城这看我的眼神好像很不对哪。”小白还是笑,“怎么瞧着小绯城一脸不相信我说的模样啊?”

  “你觉得你自己说的话可信?”苏绯城冷声道。

  “当说的我都说咯,信不信就在小绯城你自己咯。”小白笑得很是无所谓。

  苏绯城默了默,而后还是冷声道:“一百盒我亲手做的甜糕,如何?”

  只见小白眼里有光闪过,即刻转过头来盯着苏绯城,已然一副迫不及待的口吻问道:“当真?”

  “自然是真。”苏绯城不仅声音冰冷,便是语气都阴阴沉沉的,似乎很不喜小白的模样。

  也的确,她一直不喜小白,不喜他的多话,更不喜他那张不管何时都笑眯眯的脸,尽管他是君倾最亲近的人,她还是不喜他,不喜到若非必要,她从不会与他多说一句话。

  不过小白与她不一样,对于苏绯城,小白就像没有感觉她的不喜乃至厌恶似的,每次见她还是该说的说该笑的笑,熟络得就好像关系很是要好的有人一样。

  是以极为爱吃甜糕尤其爱吃苏绯城做的甜糕的小白,这会儿听到苏绯城以一百盒甜糕来听他说的实话,他自是再高兴不过,高兴得笑得那双桃花眼眯得都快成了两条缝儿,道:“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可就当苏绯城以为她能听到她想要知道的答案时,只听小白话锋一转,道:“不过啊,我不吃。”

  苏绯城怔住,倏地停下脚步,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白。

  既是因为他的语气,更是因为他的话。

  苏绯城停下,小白便也停下,却是在朝前多走了两步后才停下,背对着她笑吟吟道:“我这个人呢,虽然爱吃甜糕,但也不是时时刻刻爱吃甜糕,而且还要看是谁做的甜糕。”

  “原来呢,我是很喜欢吃小绯城做的甜糕的,虽然说小绯城你这人吧,总是看我不上眼,可我觉着小绯城你还是挺招人喜欢的,不像那头小猪一样,同样也是冷冰冰的一个人,但就怎么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和小绯城你简直就是没法儿比,不过——”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发现那小猪也不是完全不招惹人喜欢,尤其是在昨夜皇宴之后。”小白在这时缓缓转过身来,边转边道,“我本以为令兄是不会知晓小倾倾眼睛看不见的,嗯……至少不是在这时候知道。”

  小白说到这儿,苏绯城的面色在这刹那间变得青白,张张嘴,却欲言又止,“我……”

  “不过令兄不仅知道了,而且还欲将这个事广而告之,哎,小绯城你说这是为何呢?”小白说到这儿,已然面对着苏绯城,面上还是挂着寻日里那慵慵懒懒的笑意,道,“果然哪,人心都是不可信的,也不能信。”

  “不,这好像不对,我说的好像有些不对。”小白自说自话,说完又将自己说的话给推翻,抬起了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拧起眉,一副正在细思的模样,随即又道,“好像还有那么几个人是可信的,我们小倾倾小松松小华华还有小阿离还是可信的,哦,还有,那头小猪也是可信的。”

  说到朱砂,小白这才抬眸看向苏绯城。

  而苏绯城在听到小白这最后提及的朱砂时,她不由自主地将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

  “那小猪虽然很是一无是处还极不讨人喜欢,但有一件事,她会用她的命做。”

  小白顿了顿,见着苏绯城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他才接着道:“她会用她的命来保护小倾倾。”

  只见苏绯城的面色更白了一分。

  “小绯城呀,原本我是挺稀罕你这个小姑娘的,和我们小倾倾站一块儿啊,我看着就满意,般配极了。”小白先是笑,而后拧眉,接着竟是叹气道,“可事实证明,我也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哎……”

  “我不会害阿倾!”苏绯城终是忍不住只是一味地听小白说,“我怎会害阿倾……我只是,我只是……”

  “你不过只是还没有将小倾倾放在你心中的第一位或者唯一的一位而已。”小白浅笑着,语气明明是柔和的,却是让苏绯城的面色一白再白,“可那小猪就不一样了。”

  “虽然我不知她心中想的究竟是什么,但我能肯定的是,小倾倾在她心里,必是第一位。”

  “小绯城你可别问我为何这么肯定,我这人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确的,我的直觉还从未出过错哟,怎么样,厉害吧?”

  小白笑眯眯的,苏绯城则是将双拳愈拢愈紧。

  “所以呢,小绯城你想知道的事情,你相信我前边说的也好,不相信也罢,反正我呀,都无可奉告。”小白说完,随即转回身,边朝府门的方向走便朝苏绯城摆摆手,懒洋洋道,“好了,我还要到城西的小摊子去吃甜糕,就不跟小绯城你慢悠悠地走了,反正这相府的路呢,你都认识,你就当我方才说送送你和你大哥的话是玩笑话得了啊,喏,你大哥就在前边,我先走咯。”

  “小绯城下次过来别忘了带甜糕啊——”

  小白说出这最后一句话时,人已不在苏绯城眼前,亦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唯余他这拉得老长的尾音在庭院里回荡。

  还有定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苏绯城。

  直到苏穹久等不见她而转身回来找她。

  果然自作多情的只是她一人么……

  *

  当小白的手扶上相府大门门背后的门闩时,他迟疑了一会儿,而后还是将门闩打开了。

  昨夜回来时并未在府门外看到那个脑子不大对的小道姑,肯定是有了自知之明,夹尾巴走了。

  这般想着,且还想着城西的甜糕,小白的心情很是大好,将紧闭的厚重府门打开后便微昂着下巴笑眯眯地跨出了门槛。

  可就在他的一只脚堪堪跨出门槛还未及落地时,便听得女子脆生生地叱声道:“嘿!妖人纳命来!”

  小白立刻抬手扶额,一边避开宁瑶的攻击,避开了宁瑶的三次攻击后,小白已然身处于府门外的石阶下,面色不善地盯着手中握着桃木剑,还是身穿那一身破烂却洗得干净道袍的宁瑶,看她一副又没能在三次出手内把他收了而失落的模样,小白不耐烦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当然在这儿啦,谁让你家在这儿呢,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我要在这儿守到能收了你为止吗?你忘啦?”宁瑶将手中的桃木剑插会背上的牛皮剑鞘里,有些不可思议

  地看着小白,随即竟是用一种很是可惜的口吻道,“你这妖人长得这么漂亮的,真是可惜了,记性这么不好。”

  “……”小白真不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这小道姑,脑子可真不是寻常的有问题,正常人听了他的话都不会觉得他记性不好好吧!

  更何况他君白是什么人,这些人的记性怎可能和他相比。

  “你昨夜不是已经走了吗?”这才是重点。

  昨夜她要是在这儿,他回来时后又与小倾倾往返一趟怎会没发现她,难不成这小道姑夜里是去寻客栈睡了然后白日再到这儿来守着?

  真不正常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昨夜我没走啊,我只是去找澡堂子想个澡而已,我跟你说啊,我都三天没洗澡了,感觉浑身都在发酸!”宁瑶说着,一脸的拧巴还有心疼的表情,“可那澡堂子的老板居然要收我十个铜板!洗个澡居然要我十个铜板,我都能买二十个馒头了!哼,我才不洗!”

  宁瑶说完,小白的眉心也拧了起来,同时往后退开两步,一脸嫌弃鄙夷的模样,转身就走。

  他根本就没想理她,管她洗还是不洗,只要别靠近他就行。

  宁瑶立刻道:“喂!你别走啊!你是不是嫌我没洗澡啊?我洗了的啊,我只不过是没到澡堂子里洗而已,我到河边洗的,大下雨天的,可冻死我了。”

  “哎,哎!喂!你别走啊喂!”宁瑶跑到方才小白站过的地方,可眼前哪里还有小白的身影。

  小白早就离她远远的了。

  “啊嘁——!”宁瑶在这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而后抬手抱着自己的双臂,上下搓动着,边搓边道,“怎么感觉这么冷呀,明明都不下雨了呀。”

  与此同时她还打了个哆嗦,然后才转身走回相府门边。

  只见方才那被小白打开的府门此时已经掩上了,不知何时掩上的,更不知是何人掩上的,无声无息的。

  宁瑶看那又已经紧闭的大门一眼,而后走到旁边,走到她放在地上的包袱旁边,将那包袱拎起背到了背上,离开了相府门前。

  只听她边走边自言自语道:“没有铜板了,去码头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干的,干了活买两个包子吃,或者买个烙饼子吃?”

  “啊……好饿啊,好想吃肥得流油的肉,大块大块的,再来点酒就更好了,嘿嘿嘿。”宁瑶边想边流哈喇子。

  “还有那天和妖人一块儿吃的甜糕,真想再吃一次。”

  “不不不,不能再想了,越想越饿,还是快点找着活干,有包子吃就算不错了。”

  宁瑶走出老远,又转头看一眼屋檐极深的丞相府,将背上的包袱颠了颠,兀自笑道:“好在还有这地方可以睡,虽然不能挡风,但好赖能遮雨,最主要还挺干净,走走走,去找活干,赚了铜板买包子吃,吃饱了才有力气捉拿妖人。”

  “嘶……真的感觉好冷,这才刚入秋呢,居然这么冷了?”

  宁瑶一路自言自语个不停。

  她看不到她的双颊此时有些绯红,她也没有感觉她的额头有些发烫。

  她身上的衣裳,还有些湿润。

  外边那间破破烂烂的外袍已给秋风吹干,里边的衣裳还是湿湿润润的,因为昨夜被雨水淋了的缘故。

  不过是她不在意罢了。

  *

  棠园里,朱砂摘了满手的绯红海棠果子正不知往哪儿放时,大狗阿褐正从院门外跑了进来,先是跑到静坐在堂屋廊下横栏上的君倾身旁,蹲在他身旁摇了摇尾巴叫了几声,待君倾伸出手在它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之后,它便从他身边跑开,跑到朱砂身旁,围着她打转,然后站起身来伸出爪子要刨她手上的海棠果子。

  朱砂立刻将双手举高,谁知阿褐竟将两只前爪扒到了她的身上,继续朝她举高的海棠果子伸去,一边还冲她哈着舌头。

  阿褐这亲昵又顽皮的动作让朱砂既无奈又好笑,是以她盯着阿褐,用一种严肃的口吻道:“阿褐别动,这是要给丞相大人的。”

  “汪呜?”阿褐歪歪脑袋,两眼滴溜溜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从她身上下来,然后又朝君倾跑去,跑到他面前后又是汪汪叫,不知在与君倾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朱砂发现君倾听了阿褐的叫喊后正抬了眼来“看”她,紧接着便见他从廊下横栏上站起身,慢慢朝她走来。

  朱砂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左右,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看一眼她身前衣裳上两个明显的狗爪子印,一边想着她没做了什么吧,没做错什么吧,丞相大人这……不是朝她走来吧?

  朱砂看罢自己衣裳上的两个爪子印后抬起头来看君倾,发现君倾的确是朝她走来,并且此刻只差三步就走到了她的跟前。

  丞相大人这是……作甚?

  可是想吃海棠果子了?

  这般想着,朱砂忙将手里摘了满手的海棠果子朝君倾面前一递,急忙道:“丞相大人可是来拿这些果子?民女正要给大人呈上的,只是这……民女抓在手里的,丞相大人屋里可有碗或者碟子,民女将这些果子盛在碗里洗净再给大人呈上,大人觉得如何?”

  君倾不说话,只是在朱砂面前半步距离站定而已。

  这使得朱砂不由紧张,又唤他道:“丞相大人?”

  君倾未应,只是张口便道:“听阿褐说,朱砂姑娘今日的穿着打扮与寻日里不一样,像位公子,很是英气。”

  “……!?”朱砂眼睑跳了跳,转眼便看向那蹲在君倾身旁正朝她摇尾巴的阿褐,心里一阵无言。

  这阿褐,怎的感觉和小白一样,见着什么都要说上一遭。

  “民女现下身上穿的衣裳是白公子今晨带到清心苑给民女的。”朱砂实话道,以免君倾以为她这么一身装扮是要干什么去。

  “朱砂姑娘可介意让我看一看?”君倾淡漠着问。

  朱砂盯着君倾的眼睛,这……如何看?

  只听君倾又问一遍道:“姑娘可介意?”

  他看不见,他要看她,朱砂自然知道他是如何“看”。

  他的“看”,只能是触碰她来感受。

  这……

  朱砂看一眼君倾那满是细小伤痕的手,微微点头,“民女……不介意。”

  ------题外话------

  小倾倾要摸摸小朱砂了!不是在小朱砂睡着的时候!哦呵呵~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4、可介意让我看一看朱砂姑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