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爹爹稀罕小兔子!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娘亲娘亲!阿离——”

  “嘘,小声些。”

  “哦!阿离听话,阿离小小声地说哦。”

  “嗯。”

  “娘亲呀,娘亲和阿离现在是偷偷出去的哦?”

  “嗯。”

  “那偷偷出去爹爹会不会生气呀?”

  “你不说我不说,你爹爹怎么会知道?”

  “那爹爹要是知道了呢?”

  “……那就知道了再说。”

  “哦,阿离知道了,那……娘亲娘亲,娘亲和阿离出去了,娘亲会找得到路带阿离回来吗?”

  “……”

  “嗯……娘亲笨笨,娘亲都不认路的,娘亲都还不知道这里的路,那外边好大好大,娘亲一定不认路,阿离也不认得外边的路,那,那娘亲和阿离玩够了要怎么回来呀?”

  “……”

  “娘亲娘亲——”

  “你闭嘴。”

  “哦!”小家伙立刻捂住嘴。

  “让阿褐与你我一道出去,届时让它带你我回来。”

  “好呀好呀!阿褐一定认识路的!娘亲好聪明好聪明!”

  “……”

  “小小黄小小黄,你帮阿离去叫阿褐来好不好好不好?告诉阿褐说阿离和娘亲在这儿等着阿褐哦!”

  “啾啾——”本是一直飞在小家伙身后的一只嫩黄色小鸟儿冲小家伙叫了两声,飞开了。

  待得朱砂与小家伙离开小棠园好一会儿后,小棠园那本只坐着小白一人的屋顶上此时多了一人。

  是君华。

  君华站在小白身旁,看着一片漆黑的相府,面上满是担忧,道:“白公子,真的便这么让小公子和朱砂姑娘出府去了?”

  “这可难得那头小猪带我的小阿离出去玩儿,还不让去?”小白捻起一块甜糕,扔进了嘴里。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

  “得了得了小华华,我还能不知道你的意思?”小白摆摆手,嘴里因嚼着甜糕而有些口齿不清道,“你不就是不放心小阿离,怕他遇到什么危险嘛。”

  “并非属下想往这不好的方面想,只是……”

  “只是小倾倾仇家那么多,这小阿离一出去啊,无疑是往危险里跳,是吧?”小白还未将嘴里的甜糕咽下,手上却已又拈起了一块甜糕,“这些日子小倾倾不在府上,那些个刀刀剑剑的锋芒早就跟小倾倾身旁去了,我没跟在小倾倾身边,这可是个取小倾倾的命的绝佳机会,谁还会巴巴地只守在这相府外?至于没动作的那些个呢,也是没胆的了,连去追小倾倾的胆儿都没有了,还会有胆来相府闹?我君白可是在这相府里呢,嫌命太长的就只管来咯。”

  “再说了,不还有那小猪跟着我们小阿离么?那小猪的身手啊,小华华你和小松松二人加起来都还远不是她的对手,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咯?”小白说话间,将这第二块甜糕也扔进了嘴里,笑眯眯道,“放心吧啊,那小猪还是心疼我们小阿离的,又怎舍让小阿离出事。”

  “话是这般说无错,可是——”君华还是不放心,“属下还是跟着去为好。”

  君华说完,转身便要跃下屋顶,却在这时被小白唤道:“回来回来回来。”

  君华顿住脚。

  小白将嘴里的甜糕往下咽,险些呛住,嫌弃道:“已小华华的身手,还未走近就会被那小猪发现了,届时小阿离玩得不开心了,你负责啊?这可是我的小宝贝儿从娘胎出来到现在第一次到街市上去玩儿,要是被小华华给搅黄了,小华华你说该怎么办?”

  “这……”

  “行了行了行了,你就老老实实在府上待着等小倾倾回来就行,小倾倾说什么也会在今夜赶回来看看儿子的,我就勉为其难替你跑着一趟去盯着小阿离和小猪吧。”小白将身旁食盒里的最后一块甜糕扔进了嘴里,拍拍手,站起了身。

  “……白公子是想自己出去玩儿才对吧。”

  “小华华啊,有时候啊,实话还是放在心里比较好。”小白走到君华身侧,拍拍他的肩,“好了,我走了,好好搁府上待着啊。”

  小白的话音落下之时,君华直觉面前一阵风拂过,再抬眼,视线里已没有了小白的身影。

  君华无奈地轻叹一口气,拿了屋顶上那只被小白吃空了的大食盒,这才从屋顶上跃了下去。

  *

  朱砂不认路,小阿离更不认路,出了偏门后,还是靠着阿褐,他们才到得熙熙攘攘的街市。

  朱砂发现,除了丞相府,这偌大的帝都,家家户户都燃灯,竹条扎做的灯笼,各式各样,或鸟兽或鱼虫,上糊色纸绘各种颜色,灯内燃烛用绳系于竹竿上,高竖于瓦檐或露台上,或用小灯砌成字形或种种形状,挂于家屋高处,富贵之家所悬之灯,高可数丈,平常百姓则竖一旗杆,灯笼两个,也自取其乐,尤其是到了夜市上,满街满目都是样式繁多且明亮的花灯,如此便也罢,墨黑的苍穹上还正升起盏盏天灯,似星火流萤,满城灯火不啻于琉璃世界。

  朱砂看得怔住了,小家伙也怔住。

  小家伙站在她身侧,握着她的手,与她一齐站在街尾处,怔怔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琉璃世界。

  因为小家伙不曾见过,朱砂也不曾见过。

  这对杵着一动不动的母子,眸子里满是灯火流光,直到阿褐看着他们怔愣许久不动而冲他们叫了两声,朱砂才率先回过神来,然后将小家伙的手稍稍握紧,转头浅笑着问还没有回过神的小家伙道:“阿离,走不走?”

  只见小家伙朝朱砂靠了过来,将她的手握得紧紧的,昂起小脸看她,很是紧张的看着她,不安道:“娘亲,阿离……阿离有些害怕……阿离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这里好多好多人,都是阿离不认识的人,可是阿离又觉得这里好漂亮好漂亮,阿离喜欢那些亮亮的花灯,阿离也喜欢天上飞着的那些亮亮的火,那些是什么呀娘亲?”

  小家伙的话让朱砂的心蓦地变得柔软,她在小家伙身边蹲下身,摸摸小家伙的脑袋,温柔道:“不怕啊,娘亲在这儿和阿离一块儿,娘亲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娘亲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灯,娘亲抱阿离走到灯火里边去如何?”

  “不要不要!”小家伙连忙摇了摇头,此时他面上的紧张与不安变成了一脸的小坚强,可人得紧,只听他很是认真道,“阿离不要娘亲抱,阿离要自己走,阿离是男子汉,阿离还要保护娘亲的!”

  朱砂不由笑了,道:“那好,还是娘亲牵着阿离的手一块儿走如何?”

  “嗯嗯嗯!阿离要牵着娘亲的手!娘亲的手暖暖的!”小家伙笑着用力点头。

  朱砂站起身,重新牵上小家伙的手,与他一齐慢慢往人群里走去。

  小家伙将她的手抓得紧紧的,也挨得她紧紧的,生怕自己会被人流给从朱砂身边挤开了去。

  小家伙边走边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路旁摆卖的花灯及各种小玩意儿,花灯各式各样,或动物或花儿或瓜果,有模样各样的面具,有糖人糖饼,有小泥人,还有各种小吃嘴,甜糕果饼糖葫芦,直让小家伙看得应接不暇,好奇得连问都忘了问朱砂这都是些什么。

  小家伙在一个摆卖糖葫芦的中年男人面前停下了脚步,拉着朱砂的手好奇地问她道:“娘亲娘亲,这是什么呀,看着红红甜甜的,是不是很好吃?”

  还不待朱砂答话,那卖糖葫芦的中年男人便笑着回答小家伙的话道:“这个是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可好吃了,小公子要不要吃一串啊?”

  “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小家伙歪歪脑袋,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看着那糖葫芦,一副既好奇又垂涎欲滴的模样。

  “大哥给来一串吧。”朱砂看一眼小家伙,对中年男人道。

  “好嘞!”中年男人立刻笑呵呵地取下一串糖葫芦,递给小家伙,“给小公子拿一串最大的,来,小公子拿好了!”

  小家伙不敢接,而是抬头看朱砂,不安地问:“娘亲,阿离可以吃吗?”

  “当然。”朱砂点点头。

  “真的吗真的吗!?”

  “嗯。”

  “娘亲真好娘亲真好!”小家伙这才笑得开心地身手去接过那一串糖葫芦,一脸的满足。

  阿褐在旁也盯着小家伙手里的糖葫芦,直摇尾巴,一脸想吃的模样,小家伙身手摸摸阿褐的脑袋,高兴道:“阿褐不急不急哦,阿离分给阿褐吃一颗哦!”

  “汪汪!”阿褐将尾巴摇得更厉害了。

  那中年男人看着在一旁蹲下身的小家伙,对朱砂笑道:“这位娘子,你家这小公子可真是惹人疼。”

  朱砂没就中年男人的话说什么只是从腰带里取出一样什么物事,递给对方,有些惭愧道:“身上没有银两铜板,可否用这件物事相抵?”

  中年男人看一眼朱砂手上的东西,惊住了,连忙道:“这这这,这位娘子,你这东西都能买我不止上百串糖葫芦了,我,我没法儿找零给你啊。”

  朱砂手上拿着,是一粒珍珠。

  她从小棠园出来之前从君倾赏给她的首饰上取下来的。

  她没有银两,小家伙也更没有银两,可她不可能身无分文地出来,这般只会让小家伙失望,她本打算出来之后找家当铺当些碎银用用,可她还未寻见当铺,小家伙便先瞧上了糖葫芦。

  她总不能让这个从未见过糖葫芦的小娃娃失望不是?

  “那就不用找了。”朱砂看一眼正努力地将最上边的那颗糖葫芦取下来给阿褐的小家伙,沉声道。

  “那可不行那可不行,不如这样吧,前边不远就有一家当铺,这位娘子先去当铺当了这珍珠,再将铜子拿来给我,如何啊?”

  “这位大哥信得过我?”

  “呵呵,这倒没什么信不信。”那中年男人笑了一笑,憨实道,“不就是一串糖葫芦,就当做我送给这小娃娃吃了也成的。”

  “那我就先谢过大哥,我这就到前边当铺去,稍后再将铜子给大哥拿过来。”朱砂很是客气。

  “哎哎,没事儿没事儿,去吧。”

  小家伙已喂了一颗糖葫芦给阿褐,这时他正站起身来昂着小脸笑着对朱砂道:“娘亲娘亲,阿褐说这个糖葫芦好好吃,阿离也觉得好好吃!娘亲也尝一个!”

  只见小家伙高举起的糖葫芦串儿上已少了最上边的两颗糖葫芦。

  朱砂默了默,而后微倾下身,将第三颗糖葫芦咬到了嘴里。

  小家伙笑得更开心了,立刻又牵住了朱砂的手,这才对那卖糖葫芦的中年男人道:“大伯伯,这个糖葫芦好好吃!谢谢大伯伯给阿离吃糖葫芦!”

  “哎哎,真乖,小公子喜欢吃就好啊。”男人看着小家伙就觉欢喜。

  “来,阿离先跟娘亲到前边一个地方,然后娘亲再继续带阿离玩儿。”

  “嗯嗯!”

  朱砂当了些碎银和铜板,转回来给那中年男子铜子后,小家伙又杵在一个摆卖花灯的摊子前不动了,只见他伸出手指着竹架子上一只灯笼,兴奋地对朱砂道:“娘亲娘亲!阿离稀罕这个灯灯!阿离可以要吗?可以吗可以吗?”

  朱砂顺着小家伙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小家伙正指着的是一盏糊成兔子模样的灯笼,灯笼不大,但做得小巧精致,旁边还挂着一张红色的纸条儿,纸条儿上边写着两行字。

  朱砂看不懂字,但是她知道那纸条儿是做什么用。

  是猜灯谜用的。

  猜中了灯谜,才能得到那一盏花灯。

  而这样用做猜谜的花灯,向来是不售卖的。

  她是肯定猜不出了,小家伙……

  朱砂看一眼眼里满是期待的小家伙,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柔声道:“阿离,我们再往后看看,后边可能会有更好看的,要是没有,娘亲再和你回来拿这只兔子灯笼如何?还是换一只灯笼,不要小兔子的如何?”

  这只兔子做得这般精致,灯谜必定不好猜,小家伙只是识得字而已,猜谜定是还不会,这小家伙第一次出来街市上玩,还是不要扫他的兴为好。

  小家伙自不会多想什么,更何况还是朱砂说得的话,是以他忙点点头,道:“嗯嗯!阿离听娘亲的!阿离不换阿离不换,阿离稀罕小兔子的!”

  朱砂在与小家伙离开这花灯摊子时又再看了那满架子的花灯一眼,只见那架子上的花灯盏盏都漂亮精致,为何小家伙放着其他的灯笼不选偏偏就只选小兔子的?

  兔子兔子……

  “阿离。”

  “娘亲唤阿离呀?”小家伙立刻又昂头来看朱砂,“娘亲唤阿离做什么呀?”

  “这儿这么多样式的花灯,阿离为何就只选小兔子花灯?”朱砂问。

  “因为爹爹给阿离送过小兔子!小兔子枕头!就是阿离枕的枕头哦!里边有小兔子哦!”小家伙高兴道,“从阿离好小好小的时候,小兔子枕头就一直和阿离在一块儿了的哦!”

  “兔子枕头?”还是小家伙现在睡的这只枕头?

  朱砂不解,她这些日子都和小家伙一齐睡,怎的就没发现他那只枕头是兔子枕头,难不成还内有乾坤了?

  “嗯嗯!是兔子枕头!小兔子在枕头里面的!阿离不舍得把小兔子弄脏脏,小华华就给阿离在外边套了一层套子,娘亲还没有见过阿离的小兔子,回去了阿离拿出来给娘亲看哦!”

  “好。”朱砂默了默,又问,“你爹爹他……为何会给你小兔子枕头?而不是小狗小猫枕头?”

  对于兔子,朱砂总觉自己想知道得多些,再多些。

  她想到了阿兔。

  “因为爹爹稀罕小兔子呀!”小阿离想也不想就道,“阿离还没有和爹爹住到小棠园和棠园的时候,爹爹都有养小兔子的哦!而且还是灰灰毛兔子!”

  兔子……灰毛兔子……?

  朱砂似在努力地想起什么,小家伙却在这时晃晃她的手,很是兴奋地问她道:“娘亲娘亲!那是什么呀!?”

  朱砂抬眸望去——

  与此同时,那辆由正北方向驶进帝都北门来的乌篷马车,在丞相府门前停了下来。

  ------题外话------

  哦呵呵~我们的小朱砂和小阿离相处得更不够好~

  小倾倾下章出现哟呵呵~

  另有通知:五月活动明天会在留言区贴出,群里也会贴出!

  还有,近期会有福利了哟呵呵~对福利有兴趣的姑娘可以进群了!可以选择在明天看了活动内容之后再进群,进群有奖~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7、爹爹稀罕小兔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