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许愿 五月活动已出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娘亲娘亲!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呀!?”阿离小家伙晃着朱砂的手,很是兴奋地问她道。

  朱砂抬眸循着小家伙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燕京城内的曲河,曲河边上寻日里都是些小姐姑娘喜好游玩的地方,曲河河面颇宽,河面上有弯弯曲桥,此时曲河河面上有花儿,浮在河面上,好似一朵朵开在夜里的睡莲,可这种时节又怎会有睡莲,睡莲又怎会发出光亮。

  那是一盏盏花灯。

  明亮的花灯。

  从河岸边上放花灯的人们手中离开,浮在河面上,随风轻移,明火映着河面,河灯一盏接一盏,在漆黑的河面上映出粼粼的光,河灯顺着风游移到曲河远处,与墨空上的一盏盏天灯交相辉映着,好似星辰闪耀,漂亮极了。

  小家伙所指是曲河上的一盏盏河灯。

  “娘亲娘亲,那些也是花灯吗?花灯还可以在水面上亮起来的吗?”小家伙惊讶极了,也好奇极了。

  “嗯,那些也是花灯。”朱砂点点头,“阿离想不想过去看看?”

  “阿离想去阿离想去!”小家伙高兴得直蹦跶。

  “那娘亲和阿离过去看看,看完之后娘亲带阿离去吃些阿离想吃的东西,如何?”

  “嗯嗯嗯嗯!娘亲最好了娘亲最好了!”

  朱砂将蹦跶得离自己拉开了好几步距离的小家伙拉回到自己身边,让他挨靠在自己身边走,只有这样,她才能更好地保护小家伙。

  她不知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是否藏着危险,人潮拥挤,声音太过吵杂,她觉察不了太多的东西,那她便只能紧紧地护好阿离,以免意外生出。

  小家伙自是不会知道朱砂心里时刻都警惕着,他只当朱砂与他一般的开心,是以这会儿是他拉着朱砂的手,走在她前边,将她往曲河边上带。

  曲河边上的人相较于街道上的人来说要少去许多,因为今夜会到这曲河边上放花灯的多是两情相悦之人,或是三五姑娘家,还有的便是带着小儿来寻个热闹的妇人家,再有的就是一些在旁卖河灯和一些姑娘小儿喜爱的玩意儿的小摊子,人自然是比街道上的少了不少。

  是以一走到这河边上,小家伙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迈得老宽,若非朱砂拉着他的手的话,怕他都要跑开了去。

  然朱砂终还是放开了他的手,浅笑着对他道:“阿离先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河灯。”

  “好呀好呀!”小家伙的心早就飞到了那些河灯上,朱砂这一松手,他便高兴地迈着小短腿往河边上跑去。

  阿褐汪汪叫了两声,也冲到了小家伙身旁,和小家伙一齐跑。

  朱砂看他跑得着急,不由道:“慢着些,莫摔了。”

  “娘亲放心放心哦!阿离不会摔的哦!”小家伙边跑边扬声笑道。

  朱砂看着小家伙那蹦蹦哒哒的小身影,不由又笑了笑。

  让小家伙尽兴吧,她能保护好他的。

  这里人少了不少,她可以感觉得到周遭有无危险。

  就算有危险,她也不会让小家伙有事。

  小家伙冲到了河边上,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在距曲河半丈以上的地方停住脚,踮起脚尖看那河面上的盏盏河灯,而后转过身来,跑到边上的摆卖花灯的小摊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两眼亮盈盈的,一副好像全都很是喜爱的模样。

  小家伙最后在一个老汉的河灯摊子前停了下来,昂着小脸眨巴眨巴眼看着挂在最高处的那一排河灯,那卖河灯的老汉看着小家伙独自一人,不由笑呵呵地问他道:“小家伙是不是想要河灯啊?你的家人呢?没有你一块儿吗?”

  “阿离和娘亲一块儿来的!”小家伙见老汉笑得慈爱,他便也对老汉笑得甜甜的,边说边还转头看向正朝他走来的朱砂,开心道,“阿离不是自己出来的哦!阿离是和娘亲一块儿来的哦!还有阿褐!”

  朱砂这时走到了小家伙身旁,问他道:“阿离可是有想要的河灯了?”

  “嗯嗯嗯!”小家伙用力点点头,然后抬起手指了最上一排的四盏河灯,欢欣道,“阿离稀罕这四个!”

  “四个?”小朱砂看了一眼那些模样都差不了多少的河灯,有些诧异。

  河灯向来以莲花样式居多,少有其他模样,这些河灯的差异只在于大小与灯罩所用的料子颜色而已,小家伙看中的这四只河灯,除了大小与颜色不一样之外,在朱砂眼里可没什么不一样。

  “嗯嗯!四个哦!”小家伙丝毫不觉有哪里不对,只见他将手伸得更高,同时踮起脚尖,将手指向那最高一排的河灯,挨个道,“这个是爹爹!这个是娘亲,这个是阿离,还有这个是小白!”

  朱砂看着小家伙挨个指着的河灯。

  小家伙是从左边开始数起的。

  只见左起为首的那盏河灯灯罩偏朱砂色,这是“爹爹”。

  紧挨着“爹爹”的是一盏颜色偏青绿的河灯,这盏河灯和左起为首的那盏河灯相较,大小小了约莫三分之一,这是“娘亲”。

  “娘亲”左边是“爹爹”,右边则是一只颜色偏蓝紫的河灯,这盏河灯的个头要比“娘亲”要小去不少,瞧着小去将近一半,这是“阿离”。

  还剩下右起为首的一盏,这盏河灯大小同“爹爹”那一盏一般,颜色偏紫红,在“阿离”的旁边,这是“小白”。

  朱砂本就因着小家伙说要四盏河灯而觉诧异,现下再看着这四盏河灯,只觉更诧异。

  只是诧异之余又觉得有些好笑。

  怕是只有小娃娃才会有这样的联想了,这四盏河灯经小家伙这么说,确实还挺像他们的。

  小家伙见朱砂不说话,不由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道:“娘亲,阿离不可以要吗?那,那阿离不要了……”

  就在这时,朱砂将手轻轻放到了小家伙的小脑袋上,同时对那卖河灯的老汉道:“大爷,可给我拿这四盏河灯?”

  小家伙那紧张小心的大眼睛里瞬间又亮了起来。

  “好嘞好嘞!”好汉笑得好客极了,将上排的四盏河灯都取了下来,将较小的两盏递给小家伙,将较大的两盏递给朱砂,末了还给朱砂一只火折子,道,“来,小姑娘,火折子给你啊,和娃娃放河灯去吧啊,看这娃娃高兴的,是第一次出来放河灯吧?”

  “嗯。”朱砂微微点头,问了价钱将铜板叔给老汉后,默了默又问道,“大爷,这放河灯……可有什么讲究?”

  河灯,她和小阿离一样,不曾见过,不过她比小家伙强一点,她听说过,也仅此而已,不曾点燃过,更不知这放河灯可有什么讲究。

  老汉有些诧异,却没有问什么,而是笑呵呵道:“倒也没什么特别的讲究,就是一盏河灯许一个愿而已,这灯里的蜡烛点起来后就可以许愿啦,许过愿之后将河灯放进河里就可以了。”

  “嗯,我知道了,多谢大爷。”

  “呵呵,小姑娘快带小娃娃去吧,小娃娃都要等不及了。”

  小家伙确实是等不及了,一直在旁巴巴地等着朱砂,待朱砂与老汉的话一说完,小家伙便连忙道:“娘亲娘亲,阿离要放河灯要放河灯!”

  “好,娘亲这就和阿离去放河灯。”

  朱砂寻了个人比较少的地方,与小家伙一齐蹲在了河边上,不忘叮嘱道:“当心些,莫栽到河里去了。”

  “嗯嗯!阿离知道的!”小家伙点点头。

  小家伙蹲下身后只见他将中等大小的那盏河灯递给朱砂,笑道:“这个是娘亲的,给娘亲哦!”

  “好。”朱砂将手里拿着的两盏河灯放到了小家伙身旁,柔笑着接过小家伙递过来给她的河灯,“要不要娘亲帮阿离点上阿离的灯?”

  “要呀要呀!”小家伙笑得更开心了,却是没有拿起他的那一盏河灯,而是拿起了偏朱砂色的那一盏,笑着对朱砂道,“可是阿离要先点爹爹的这一盏!爹爹没有阿离一起来放河灯,但是阿离想和爹爹一块儿,阿离要先点爹爹的,然后再点阿离的,嗯……阿离还要帮爹爹许愿!”

  朱砂看着小家伙那双和君倾很是相似的盈盈亮的大眼睛,愈发觉得这个小家伙可怜得尤是惹人疼,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定是很想很想和他的爹爹一齐来游夜市放河灯的吧。

  “娘亲帮爹爹点,然后阿离来帮爹爹许愿哦!”小家伙捧着河灯,朝朱砂面前一递。

  朱砂吹燃火折子,将这盏河灯里的蜡烛点亮。

  火光瞬间映亮了小家伙那张兴奋的笑脸,而后只见他微微闭起了眼睛,一脸认真道:“爹爹的愿望,爹爹的愿望是……是要一直和娘亲在一块儿!嗯嗯!一定是这样!爹爹和娘亲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小家伙说完,立刻睁开眼,笑得眼睛更亮了。

  “……”朱砂只觉尴尬,只道,“来,娘亲和你一起把河灯放出去,你自己怕是放不了。”

  “嗯嗯!”

  河灯放到了河面上,朱砂拉着小家伙的手拨了拨水,推动河灯往河面中央漂移。

  朱砂看着那盏偏朱砂色的河灯,竟心生出一声轻叹,叹是若是丞相大人也在此,该多好。

  然这想法让她蓦地红了脸。

  好在是夜里,小家伙并瞧不见,否则又该有一连串的问题问她了。

  小家伙拿起的第二盏灯是“小白”的那一盏,同样是朱砂帮他将蜡烛点燃,再听着他替小白许愿。

  “小白的愿望是一直要和爹爹还有阿离一块儿玩!”

  “……”这是小家伙自己的愿望才对吧。

  最后了,小家伙才拿起自己的那盏小河灯,看着那微微晃动的烛火,小家伙再次闭起了眼,很是真诚道:“阿离想让爹爹的眼睛看得见,看得见阿离,也看得见娘亲,看得见大家!”

  朱砂心有震惊。

  她未曾想到小家伙为自己许的愿竟是如此,她以为小家伙的愿望会是一直一直和爹爹在一块儿。

  朱砂握住小家伙的手,与他一齐将这一盏小河灯放进了河水里,拨动河水,让这盏小河灯朝那盏“爹爹”河灯漂移去。

  “到娘亲了哦!到娘亲放娘亲的河灯了哦!”小家伙期待地看着朱砂。

  朱砂拿起小家伙为她选的那一盏河灯,点燃,并不像小家伙一般将心中想的都说出来,只是沉默着,而后才将河灯放到河里。

  “娘亲许愿了吗?”小家伙没听到朱砂许愿,不由问道。

  “嗯。”朱砂点点头。

  “娘亲许了什么愿呀?阿离可以知道吗?”

  “娘亲希望阿离一直好好的。”朱砂看一眼自己的那盏河灯,随之才转过头来看小家伙,温柔地笑了一笑。

  她不信这些,只是小家伙让她许,她便许了。

  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真是要许,她便是愿小家伙的顽疾能治得好。

  而若小家伙的顽疾能治得好,那便是他真正的娘亲回来了。

  想到小家伙真正的娘亲,想到君倾的妻子,朱砂竟觉隐隐落寞。

  她觉得如今的她变得很是奇怪,想得多,矛盾不已。

  她终究只是个外人而已。

  “走吧,娘亲与你去吃你喜爱吃的东西去。”朱砂与小家伙在河边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站起身。

  小家伙立刻伸出手去牵她的手。

  就在这时,朱砂只听身旁有一笑眯眯的声音传来,“喂喂小猪,也请我吃好吃的呗?”

  ------题外话------

  本人宣布:小倾倾……此章节出场失败!下章节一定会成功出场的!先让小白助攻一下,哈哈哈~!

  通知:五月活动详情已经张贴在留言区置顶!五月活动详情已经张贴在留言区置顶!五月活动详情已经张贴在留言区置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五月的是大活动啊大活动~欢迎姑娘们参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8、许愿 五月活动已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