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可怕的朱砂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再没有什么武器比双刀更适合朱砂的双手,刀虽然只有单刃,但它的冷硬是软剑永没有的,这样的冷硬,不仅能划破人的皮肉刺穿人的心房,更能削斩人的骨头!

  所以朱砂在看到那朝小家伙所在方向急掠而来的如鹰般的黑影掷给她的东西时,她那森寒的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白芒,却不见震惊,只有冷静。

  来人速度虽然很快,然朱砂却将来人瞧得清楚,亦将这正朝她飞来的东西瞧得清楚,正因如此,是以她眼底没有慌乱,也是以她没有阻拦来人朝小家伙靠近。

  来人是君华,而他朝她掷来的东西——

  几乎就是在君华的声音响起的这一瞬间,朱砂扔了手中夺来的软剑,同时抬起双手——

  她要接住君华掷来给她东西!

  因为君华掷来给她的不是其他,而是刀,两把刀!

  两把单是瞧着那刀锋上闪过的白芒便可知其锋利程度的锋刀!

  从一个半月前朱砂穿过小白特意为她带到清心苑去让她换上的黑色短褐那日夜,她的身侧便多了两把刀。

  精铁铸成,刀刃锋利。

  那夜是君华带着这两把刀到得她所住的清心苑,双手呈上给她的,道是白公子特意为她准备的。

  朱砂没有推荐,因为她需要,只要她活在这世上一日,她就会需要两把这样的刀,她搬到小棠园和小家伙一同住之时也将这两把刀带到了棠园,因为在这小棠园里,她更需要这两把刀。

  她可以什么都不带,但是这两把刀,不可没有。

  尽管自她入这相府后从未见这相府里生过危险,她自也不想有用着这双刀的时候,只是,不得不防,毕竟想取君倾性命的人太多太多,若是能擒住阿离小家伙——

  朱砂唯没有想到的是,危险竟会在这堪堪入夜的时候生出,而非疯长在浓沉的暗夜里。

  然,只要手中有刀,她便能保小家伙安全无虞!

  可就在朱砂的双手就要握住那在夜色中飞划而来的双刀刀柄的那一刹那,小院的上空忽有一阵暴雨急厉而下!

  朝朱砂而下!

  这阵暴雨,似只为她一人而下!

  不,这不是雨,而是——

  是一枚枚铁蒺藜!数百枚的铁蒺藜!密密麻麻地从小院上方朝朱砂急扫而来,如暴雨急下一般!

  可暴雨打到人身上至多只是疼而已,疼过便过了,而若是被这些铁蒺藜打到——

  不止君华,便是那十一名黑衣人面上都露出了惊骇之色,显然他们根本不知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他们此时此刻当做的,不是继续夺小家伙及朱砂的性命,而是先保住自己不被这些如骤雨般的铁蒺藜打到!

  君华此时已掠到了小家伙面前,见着这一幕,他惊骇得想要出声提醒朱砂一声,可他已到嘴边的话终是生生咽了回去。

  他不能提醒朱砂,因为小家伙会听到。

  听到了,小家伙便会惊惶。

  他此刻能做的当做的,便是护住他的小主子!

  君华抱住小家伙的瞬间,那从小院上方如骤雨般急厉而下的铁蒺藜哗哗哗地钉到地上,打过院中老树及海棠树的枝桠而钉到地上,伴着这铁蒺藜钉入地面而发出的闷沉声音一并响起的,还有一阵又一阵叮叮叮的尖锐声响。

  是铁蒺藜碰撞到刀剑冷铁而发出的声音。

  君华抱着小家伙冲进厨房里的速度已足够快,可还是慢了这铁蒺藜雨狂下的刹那,使得一枚铁蒺藜钉入了他的左肩内!

  而方才小家伙所坐的门槛及门槛前的那巴掌大的地方,此时竟钉着七枚铁蒺藜!

  只见那铁蒺藜钉入门槛将近半寸深,那钉在君华左肩内的铁蒺藜亦是入骨半寸!

  可想而知,若君华没有出现,若方才他没有抱着小家伙朝这厨房里躲,怕是小家伙小小的身子已钉满了铁蒺藜!

  而他以最快的速度抱着小家伙躲进厨房已避开那些铁蒺藜尚且伤了肩,那在院子里无遮无挡甚至双手未稳握住双刀的朱砂——

  君华松开小家伙的瞬间,随即往后转身,看向小院里——

  厨房屋檐下挂着的风灯灯罩已被铁蒺藜划破,没有了灯罩的遮挡,火光将黑漆漆的小院照得更亮了些,可火光也随着夜风摇晃得更为厉害,将院子里的夜色摇得好似也在一晃又一晃。

  只见方才还是光整的地面此时密密麻麻地钉满了比夜色还要沉黑的铁蒺藜,虽然沉黑,可在摇晃的火光下却又像泛着一层幽光,只是看着,便已足够令人心生寒颤。

  这些入地皆半寸的铁蒺藜好像一朵朵开在暗夜里的小花,需要饮血,才会绽放成花。

  那十一名黑衣人,倒下四人,四人将手中长剑拄在地上已撑持身子,三人站于那落了半数叶子的老树下。

  而不管是倒下的以剑拄地的还是那躲在老树下的黑衣人,他们身上都是血,铁蒺藜打出的血,脸上肩上身上手上,因为没有人能在没有任何遮挡躲避的情况下仅以手中的一柄剑就能完全避开这数百乃至上千枚铁蒺藜!

  纵是速度快比鹰隼疾风的朱砂,也不能。

  纵是她手上的是双刀而不是一柄剑,也还是不能。

  更何况,她的双手还没有完全握住君华掷给她的双刀。

  她只来得及握住一把。

  她还是在铁蒺藜急下时她所在的那个地方,没有移动,更没有躲避。

  但她既没有倒下也没有躬下身以手中的刀顶着地撑着身,她依旧站着,站得笔直,好像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依旧冷静得如她手上没有温度的锋刀。

  可她面前倒下的黑衣人还有她身边地上的铁蒺藜以及那破损的风灯灯罩,无一不在显示出方才这小院里出了事,能取人性命的大事。

  她身上的血,亦在说明此事。

  只见她的左额上有血淌下,淌过她的眉眼,淌过她的左脸颊,污了她的左脸。

  她的肩上手臂上身上,血污片片,血污之中,精铁融成的铁蒺藜仍钉在她的皮肉里,她的拿着长刀的右手手背,更是血污满手,还有血正从她的手臂上蜿蜒而下,好似她的右手刚浸过血水才从血水来拿出来一般,她的整个人,亦好似方从腥风血雨来走出来一样。

  那急厉而下的铁蒺藜,似乎不是要取她的性命,而是——

  取她的手。

  可见这撒雨之人很清楚朱砂最可怕之处。

  朱砂满是血的右手在轻轻颤抖,有血顺着刀刃慢慢流下,滴到地面,渗入地下。

  她自己的血。

  在君华及那还未倒下的七名黑衣人震惊到双目圆睁的目光中,只见朱砂面无表情地抬起左手,慢慢地将钉在她身上的铁蒺藜一一取下,她好似没有痛感一般,竟连睫毛都没有抖上一抖。

  可这铁蒺藜入骨究竟有多疼,单是想,就足以令人颤抖,她又怎会不疼?

  却正因如此,此时此刻的朱砂才会令人惊骇,让人觉得……可怕。

  经过残酷训练的男杀手尚且无法忍受这如雨一般打到自己身上来的铁蒺藜所带来的疼痛,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一个看起来娇小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女人。

  朱砂将自己身上的铁蒺藜取下的动作很慢,慢得所有人都以为她仅剩下这最后的取身上铁蒺藜的力气,但此时已尽是惊骇的所有人没有注意,她的右手满是血污,但她的左手手心,依旧干净。

  当她取下自己身上的第三枚铁蒺藜时,她忽然抬起这看起来力气已然殆尽的左手,将这三枚铁蒺藜扫向那站在老树下的三名黑衣人。

  有谁能想得到这看起来只剩最后一丝丝气力在的女人竟还有如此迅捷的身手,飞快速度。

  抑或是说,处在院子里的这些黑衣人根本就不知他们面对的是何人。

  是以当从朱砂手中飞出的这三枚蓄满了杀意劲气的铁蒺藜朝这三名黑衣人飞来时,本就处在惊骇中的他们根本就无法回过神来,他们只来得及瞧见这三枚铁蒺藜飞向他们,飞向他们的咽喉,然后——

  钉入他们的咽喉!

  准确无误!

  也在这三枚铁蒺藜钉入三名黑衣人咽喉的一瞬之间,朱砂的左手握上了她方才还未及握上的躺在她脚边的另一把双刀刀柄!

  下一瞬,只见小院里血色成片!

  有四颗脑袋咕噜噜滚落在地,滚在一地的血水里。

  是那以剑拄地的四名黑衣人的脑袋!

  他们的身子还维持着以剑拄地半跪在地的姿势,可他们的肩上已没有了头颅!便是连脖子都没有!

  他们的脖子,连在脑袋上,和脑袋一齐滚在血水里。

  他们的血,从他们双肩中间那个血窟窿里涌出的血水。

  他们没有人叫上一声,因为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叫。

  君华的手已抬起捏住了钉在他肩上的那枚铁蒺藜,此时却惊骇得忘了将其取下,就这么睁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小院里的朱砂。

  他惊骇,不止是因为朱砂那冷如冰霜好似没有痛感的模样,更是因为她的身手速度,还有,她出手的极致狠烈。

  君华的身手可谓中上乘,否则君倾也不会让他做阿离的随侍,可方才,他根本就看不清朱砂是如何握起另一把长刀,更看不清她是如何将那四名黑衣人的脑袋削斩下的!

  她的速度快得让他根本什么都瞧不清!他只瞧见她身影一动,待他再次瞧见她停在院中不动时,他见着的只是没有了头颅的四具尸体以及一地的血水!

  这速度,究竟快到了怎样的一种程度!?

  且她本就已满身是伤!

  然朱砂这再次停在院中不动时,却不是站在院子里,更不是站在她方才站过的地方,而是站在院中老树最高的一根树杈上。

  那看着随时都会断掉的细细树杈,此时朱砂站在上边,竟是弯也不弯,就像它根本就没有在承受任何重量一样!

  可明明,朱砂就站在上边!

  而她究竟是怎样上去的,没人知道。

  因为没人瞧得见。

  她右手上的长刀刀刃上还在往下滴着血,滴着她自己的血,可她左手上的长刀却是一滴血水也无,却明明方才它才削下两颗脑袋!

  没有血,只能证明这刀速之快,快到根本就没有让血染到刀身上的机会。

  君华看着站在老树顶上的朱砂,只觉自己的心跳先是停了,而后突突直跳。

  “小华……”阿离小家伙眼前还蒙着朱砂的束发带,使得他摸索着抓上了正睁大了眼死死盯着朱砂看的君华的衣袖,无力地扯了扯,连声音都是无力的。

  尽管小家伙的力气与声音都是无力,却还是让惊骇中的君华猛地回过了神,他这才猛地转身来看向小家伙。

  只见天青色的束发带上,小家伙的眉心揪得紧紧的,小脸青白,小手紧紧抓着君华的衣袖不放,看着小家伙这可怜得让人心疼的模样,君华如何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冰冷但却愈来愈疼爱小家伙的朱砂姑娘竟会有如此厉害的身手,厉害到可怕。

  君华以为,朱砂的身手至多与他不相上下而已,谁知——

  就在君华转过身来看着小家伙时,他那被铁蒺藜打到的肩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使得他这才想起他的肩上还钉着一枚铁蒺藜,即刻抬手取下。

  而当君华将这铁蒺藜取下时,他清楚地感觉到箭簇入到皮肉里而被取出时勾扯到皮肉的那种疼痛感,只因这铁蒺藜还不同于寻常的铁蒺藜,这铁蒺藜上的刺不仅尖利,竟还如箭簇那般带着勾,使得就算将其从皮肉里里取出时也会将人折磨不已。

  君华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铁蒺藜,看着上边尖刺勾出的自己的血肉,看着那顺着自己的手指流向自己掌心的血水,忽然之间眉心紧拧,随即又转头看向站在老树顶上的朱砂。

  却见得老树顶上空有夜色,哪里有人影。

  院子里,也没有。

  不见人,但依旧能感觉到凛冽的杀气。

  君华再次看向自己手上因取下肩上的铁蒺藜而沾上的血水,目光沉沉。

  只见那本当是腥红色的血水,此时竟是黑紫色的。

  铁蒺藜上有毒!

  而朱砂身上不仅被铁蒺藜划伤,身上更还是钉着尚未取出的铁蒺藜!

  “小华……”小家伙在这时又轻轻扯了扯君华的衣袖,将君华的神思再次扯了回来,虚弱道,“小华你在吗?”

  “小公子,属下在。”君华看着小家伙,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与寻常无异,以免小家伙听出异样来。

  “小华,娘亲呢……?”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娘亲说,说好快就来抱阿离的……娘亲呢?”

  “回小公子,朱砂姑娘她……”君华顿了顿,温和道,“朱砂姑娘她很快就过来了,小公子再等一等就好,还是属下先带小公子回屋?”

  “不要不要……”小家伙立刻摇头,“阿离,阿离要等娘亲……!”

  “可是——”君华看着小家伙小脸青白得可以,这才小家伙不对劲,连忙伸手去碰碰他的额头,随即不安道,“小公子可是觉得身子热烫得紧!?”

  “小华,阿离难受……阿离想要娘亲……”

  君华正要安抚小家伙,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厨房门外灯火猛地一晃,在这猛地摇晃的火光之下,厨房门外忽然出现一人,黑衣蒙面,如鬼魅一般忽然出现!

  君华目光一凛,正转身欲出手,然他的手根本还未来得及抬起,便见门外那人的眉心及额头正中忽然生出一把刀来!

  这把长刀,从此人头顶劈下,劈开其头骨,竟是要将生生将其的头颅劈开成两半!

  可这长刀却又停在了其鼻骨处,不再往下,只见血水从那劈开的口子里喷涌而出,带着白黏的浆液一道流出。

  看着那睁大得近乎暴突的对方的双眼,君华胃里一阵作呕,险些吐了出来。

  “娘亲……?”小家伙此时又出了声,只见那嵌在门外那人头颅正中的长刀明显颤了一颤。

  此时此刻,相府外,一道纤瘦的女子身影正急于离开相府。

  只见她的右手死死按着自己左肩,却见那左肩之下空空如也,竟是——

  没有左臂!

  没有左臂,却有血水从她那死死按着左肩的右手指缝里狂涌而出!

  ------题外话------

  突然觉得本人又血腥了,哦呵呵呵~

  白天工作太忙,晚上又睡得不好,实在是身心疲惫。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50、可怕的朱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