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她只是要活着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娘亲……?”小家伙抓着君华的衣袖,声音细细地唤了朱砂一声,语气里却又是不确定,因为此时的他看不见,看不见院子里的一地血污,看不见厨房门外那被长刀劈开头骨而显得整张脸可怖到扭曲的黑衣人,也不看见这黑衣人身后身上满是斑斑血污的朱砂。

  小家伙只是感觉到他的娘亲回到了他身边而已。

  也就在小家伙轻轻唤一声朱砂时,那嵌在门外黑衣人头颅正中的长刀明显颤了一颤。

  君华瞧得出,黑衣人鼻梁上嵌着的那柄长刀本是要将其头颅从顶上直劈到脖颈,可却停在了鼻梁处,如在其鼻梁上生出一把刀来一般,只因那握刀之人手上再无如此力劲。

  也因着如此,是以此时那长刀从这黑衣人头颅上取出的动作再没有方才刀过人脖颈而滴血不沾的速度。

  可尽管如此,朱砂将长刀从那欲对阿离小家伙不利的黑衣人头颅里取出后,她还伸手捏住其脖子将其扔到了一旁,以免小家伙离开这厨房时碰到。

  就在这时,小家伙又唤了她一声:“娘亲。”

  这一次,小家伙的语气里不再是疑惑,而是肯定。

  尽管朱砂并未出声,也尽管她将那黑衣人的尸身扔得毫无声息,可小家伙就像知道她就在他面前一样。

  小家伙说着话的同时,抬起小手抓向绑在他头上挡住他眼睛的天青色束发带,想要将其拿下以看到朱砂。

  朱砂本不打算此刻出声,可当小家伙的小手抬起要抓下那束发带时,她忽然道:“阿离别扯!”

  这四个字,朱砂道得急急,那急切的语气来带着明显的慌乱。

  她是真的怕小家伙此时将她挡在他眼睛上的束发带扯下,她怕他看到这满院的血腥,然她最怕的,是小家伙看到此时的她。

  小家伙若是看到这满院的血腥,怕是要梦靥。

  小家伙若是看到此时的她,怕是再不会把她当娘亲了。

  此时的她,定是可怖得骇人。

  这是朱砂在君华眼里所看到的。

  她在君华眼里看到了惊骇,她甚至在他眼里看到了对她的防备之意。

  因为怕如此可怕的她会伤害到阿离小家伙,所以在这顷刻之间对她心生防备,不过是还未表现在举动之上而已。

  抑或说还未敢表现在举动之上而已。

  也是,像她这样手握沾满血的双刀的人,看起来随时都会取人性命的人,又有谁人不会害怕?

  可她不想阿离小家伙惧怕她。

  所以她才会在小家伙想要扯下那挡住他眼睛束发带时出声制止他。

  仅是四个字,竟是让朱砂的唇舌满是腥红。

  因为张嘴,使得她喉间的一口血直往上涌,让她尝到了满嘴的血腥。

  这本当是忍不住要喷出口的腥血,却被朱砂用手背死死按住,按住自己的嘴,咽回自己的声音。

  她不能让小家伙察觉到她的异样。

  只是,朱砂虽堵住了自己的声音,却堵不住满嘴的血,只能任腥甜的血溢出唇角,淌过她的手背,与她手背上紫黑色的血水模糊在了一起。

  小家伙的手定在眼前,然后听话地将手放下,抓上了自己的衣袖,眉心依旧拧得紧紧的,不安道:“娘亲……阿离闻到了腥腥的味道,阿离,阿离想牵娘亲的手……”

  朱砂垂眸看着自己满是血污的双手,心很沉,正要拒绝小家伙,只听小家伙又道:“阿离想要娘亲抱抱……娘亲刚刚说了要抱抱阿离的……”

  只见朱砂用手背将自己的嘴按得更用力,虽是如此,可那从她嘴角流出的血却较方才更甚。

  朱砂没有出声,只是抬眸看向君华。

  下一刻,只听君华温柔地对小家伙道:“小公子,朱砂姑娘此时有些不便,属下代朱砂姑娘抱着小公子如何?”

  “不要不要不要……”谁知小家伙竟摇摇小脑袋,一副哭兮兮的语气道,“阿离不要小华抱,阿离要娘亲抱,娘亲说了要抱阿离的……”

  “嘤嘤嘤……阿离要娘亲,阿离要娘亲……”

  朱砂依旧未出声,她依旧看着君华,只是眼神一沉再沉,沉到凝重。

  她不说话,但君华知道她想说什么。

  是以君华此时根本就顾不得小家伙是否心中难过又是否愿意,只见他伸出手,一把将小家伙抱到了怀里来,朱砂在这时将身子往旁侧开,君华即刻抱着小家伙离开了厨房,离开了这后院,根本就不容小家伙再说一句话。

  君华知道此时此刻当怎么做,他比朱砂更知道此时应该怎样才能让小家伙的小身子不难受,所以朱砂让他带走阿离。

  也因为方才站在这厨房门前的黑衣人是最后一丝危险,没有危险,且暂时不会再有危险生,可万一之事没人知晓,所以必须趁此空挡将阿离带离这儿。

  只是,将小家伙带走的人,不是朱砂而已。

  只因此时的她,不能带走他。

  此时的她,不管双手还是身上,都尽是脏污的血,这样的她,还如何抱得起小家伙?

  纵是能,她也不可以,她怎能让这些脏污的血沾到小家伙身上。

  满身血污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只有她自己像是从地狱的最底层爬出来的一样,不仅脏污,还可怖骇人。

  小家伙被君华带离开了,在离开之时,小家伙将小小的手伸出了出来,瞧着并不知那只小小的手伸向的是何处。

  亦是在这一瞬间,朱砂转身去看还蒙着眼的小家伙,看着他从君华怀里伸出的小手。

  那只小小的手让朱砂终是忍不住喉间的那一口血,拿开手,让其吐了出来。

  她觉得疼。

  不只是身上的伤口疼,心亦在疼。

  她知道小家伙的手为何而伸,又是伸向何处。

  小家伙的手是伸向她的,他想要她抱抱,因为她答应过他的。

  只不过,她食言了,又对小家伙食言了。

  她也想抱抱那个满心都想着待她好让她开心的可怜小家伙,只是——

  朱砂再次抬起手,习惯性地用手背抹向自己的嘴,欲将沾了满唇满下巴的血水抹去,可她忘了,她的手背不仅被那浸了毒的铁蒺藜打得血肉模糊,便是连流出的血都是黑紫色,非但抹不净她的嘴,反是将她的嘴抹得愈加脏污。

  那从她左额上流下的血也变成了黑紫色,黏在她的睫毛上,让她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身体不仅火烧火燎般疼,还带着僵麻,令她仍握着刀的双手渐渐变得僵硬。

  屋檐下的风灯还在散着昏黄的光,风却止了,当死的人死了,当离开的人离开了,便是这些日子来一直伴在小家伙左右的阿褐也在小家伙被君华抱走后追着他离开了,小小的院子,死一般静寂。

  只有尸体,头颅,血水,还有,朱砂。

  朱砂看一眼院中的尸体血污,吐掉嘴里的血,目光阴沉,然后踩过满地的血污,朝前院方向走去。

  她的脚步没有虚浮,亦没有摇晃,她的每一步都走得沉稳,却是走得很慢。

  她真真就像是没有痛感一般,明明早就超出了寻常人能承受的疼痛程度,但她却还没有倒下。

  好似她有绝不可以倒下的理由一样。

  她有什么非站着不可的理由?

  她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不管何时,她都必须站着,她都不可倒下,她还有非要去做不可的事情,她还有非要去不可的地方。

  可这非要去做的事情是什么,她不知。

  这非去不可的地方又在何处,她不懂。

  她只是要活着,活着。

  此时的她,要活着,就要去看大夫。

  对,她要出这相府,她要去看大夫。

  就当朱砂跨过所有的尸体血水时,她发现她的跟前忽然多出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灰色的毛茸茸的东西。

  有着长长的耳朵和短短好似线团一般的尾巴。

  是一只灰毛兔子。

  是方才在小家伙的小书房里那只蹦到过她脚边被她拎起来过的灰毛兔子,只不过此时的这只灰毛兔子前爪及嘴里没有青草而已。

  它停在朱砂跟前,抬头看着她,三瓣的嘴一直在嚼动,好像是饿了却又找不着东西吃一般。

  朱砂因着这只灰毛兔子停下了脚步。

  它在看她。

  她也在低头看它。

  而后只见朱砂将右手里的长刀塞到左手手心里,以左手握住两把长刀,同时躬下腰,抓住了那灰毛兔子的耳朵,又一次将它拎了起来。

  灰毛兔子没有动,竟是乖乖任她拎。

  只听朱砂沉声道:“这里没有吃的,我也没有东西给你吃,到前边去,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本不当将本就在急剧消耗的气力用来与一只兔子说话,可在看到这只灰毛兔子时,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躬下身抓住它的耳朵,想着将它带离这满是血污的后院。

  她本就不是个好人,更不是个有同情心的人,此时却关心一只兔子。

  真是奇怪呵……

  可是因为它有着与阿兔名字相同的一个兔字?

  朱砂拎着那只灰毛兔子到了前院才将它放了下来,可它却没有立刻蹦跶开,而就是定定窝在她的脚边,好像要黏着她似的。

  “我除了这一身脏了的血,没有什么可给你吃的。”朱砂轻轻一笑,话里带着自嘲,而后再不看那只灰毛兔子,将左手里拿着的长刀重新塞回右手里,咬着牙,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小棠园,跃出了相府的高墙。

  她不知如何从小棠园走到相府大门,若要以最快的速度出府,就只能跃出相府高高的外墙。

  君华公子此时应该已经到了棠园了,当已是将阿离交到了丞相大人手上了吧。

  这是朱砂在跃出相府外墙时心中所想。

  可她并不知,君倾并不在相府内,更不在棠园内。

  而她,只想着阿离尽快见到君倾,却没有想着此时的她最当去找的,也当是君倾。

  因为她不想让君倾看到这般模样的她。

  可她怕是忘了,依她自己去找大夫,不知何时才找得到。

  *

  明明是十六,可今夜的夜色却很是暗沉,非但不见满月,苍穹中反是浓云密布。

  一辆乌篷马车正从城西的方向朝相府所在的燕京城东南方向驶去,马车行驶得平稳,使得车篷边沿上缀着的流苏只是在微微摇晃而已。

  驾车的人是君松,马车里坐着的,便自是他的主子君倾,以及小白。

  小白此时正抬手撩开车帘与君松说话,道:“小松松哪,难道你没发现今儿这夜色不对劲儿?”

  “白公子觉得不对劲,那就是不对劲。”君松目视前方,专心驾车,同时又恭敬地回着小白的话。

  小白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小松松你这是明摆着敷衍我,当心我不和你玩儿了。”

  “……”君松心里一百个无辜,“白公子,君松说的都是实话啊。”

  “那你说今儿这夜色不对劲在哪儿?”小白不依不饶。

  “……”君松无奈地看一眼天色,然后认真道,“回白公子,今夜是十六,天上却没有月亮。”

  “这还差不多。”小白这才笑着点点头,满意道,“继续赶车吧啊。”

  “……是,白公子。”

  “喂喂,小倾倾,你听到小松松说什么没有?”小白说完,放下了车帘,而后蹭坐到君倾身侧,挑眉道,“今儿十六,天上却没有月亮,很反常哟。”

  君倾不语。

  小白又道:“就像今儿的缕斋一样,安安静静的,不仅让我俩好好进去,还让我俩好好出来,你不觉得和这夜色一样不对劲儿?”

  “我觉出了。”君倾淡漠道,“怕是你我这回去的路上就不会如去时一般安安然然的了。”

  “不完全见得。”小白捏着自己的下巴,不笑了。

  片刻的相对沉默后,君倾忽然对君松道:“君松,速速回府!”

  君倾的这一声令下,语气里是明显的急切。

  “嗯?”小白挑眉看他,“想到了什么?”

  “相府影卫重重的假象怕是被识破了,就像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瞎子的事实一样。”君倾语气极沉,“若我是他们,绝不会错过你我还有君松三人同时不在府上的绝好机会。”

  “既是如此,你为何现在才想到?”小白没有急切,反是平静反问。

  君倾将从缕斋离开时便一直拿在手里的檀木盒子捏得极为用力。

  只听小白慢悠悠道:“因为你的心乱了。”

  君倾又是不语。

  小白淡淡道:“不说话就是默认咯。”

  君倾将手中的檀木盒子捏用力得好似要将那盒子捏碎了似的。

  就在这时,小白那含笑的声音变得颇为正经道:“啧,还真的是应了你自己的话,出事了。”

  小白的话音才落,便听得马车外传来一声尚未靠近的急切的声音,“大人!”

  君松随即勒马。

  君倾的面色沉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听着君松惊诧的声音:“君华!?”

  那急切的声音,正是来自君华。

  而当君松那惊诧的声音才落,又是他自己紧接着惊诧道:“小公子!?君华你怎把小公子带出来了!?”

  “我的小阿离在哪儿呀?”小白即刻掀开了车帘。

  君倾握着檀木盒子的手猛地一颤。

  小白却是在这时跳下了马车。

  隔着车帘,还未听得急急而来的君华出声,便听得小白又道:“哎呀,不好了啊小倾倾,咱儿子犯病了,正可怜得紧哪!”

  君华正要说话,只见君倾正撩开车帘要走下马车来,使得他立刻单膝跪地,深低下头,急急道:“属下君华见过大人!”

  “我说小华华,现在可不是你该跪的时候,你可要先告诉我和小倾倾将我的小阿离抱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小白的语气并不重,可却压得君华根本连头都不敢抬,可小白说罢君华却未再理会他,而是低头看向从君华怀里抱过来的小家伙,轻声唤他道,“小阿离,可睡着了呀?”

  “娘亲……”小家伙没有睁眼,只是轻轻喃声道。

  只听小白即刻又问道:“小华华,那头小猪哪?不是在过来的路上岔了路走丢了吧?”

  小白的这个问题,让君华的肩猛地一抖,搭在膝上的手蓦地抓紧自己的膝盖,“回白公子,朱砂姑娘她——”

  ------题外话------

  这段时间太忙了,忙得太累,累得都没有心思来写题外话和姑娘们玩耍,等忙过这段时间,本人再找回抽风属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51、她只是要活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