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她留给他的阿离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狐狸从后边将两只前爪搭在君倾头顶上,君倾未将它抱到自己身前来,而是抬起手,就着这样的姿势将小狐狸咬在嘴里的棉帕拿到手里来,小狐狸用后爪从床尾处划了一只半个巴掌大的小陶瓶过来,将小陶瓶用爪子扫到地上,而后用爪子轻轻拍拍君倾的头顶,君倾便又伸出手,往地上摸索着,捡起了小狐狸扫到地上的那只小陶瓶。

  小狐狸重新在君倾身后蹲坐好,又将两只前爪搭到了他的头顶上。

  只见君倾将那只小陶瓶上边的瓶塞扯开,用食指抠了些许里边的药泥,小狐狸即刻将右前爪朝前一伸,君倾抬起手,摸索着找到小狐狸前腿受伤的地方,将手中的药泥抹了上去,小东西即刻收回右前爪,伸出左前爪。

  君倾给小狐狸左前爪上的伤口也抹上药泥后,便拿了方才从它嘴里拿下的棉帕给它包扎,动作轻柔认真。

  直至伤口包扎好之前,小狐狸都一直蹲在君倾身后,将前爪搭在他头顶上,就让他抬着手为它包扎,喉间一直呜咽有声,好像在抱怨什么似的。

  君倾只是细心地给小狐狸包扎伤口,不言一语,直到替小狐狸将双腿上的伤口都包扎好,他才放下双手,重新抱起躺在他怀里的小家伙,用掌心轻轻摩挲着小家伙细嫩的脸颊,全然忘了他方才与小狐狸说过的话,忘了他自己手腕上的血口。

  小狐狸从床榻上跳了下来,跳到君倾身上,气恼似的在他腿上胡乱蹦跶了一番后停到了他身子左侧,用后腿勾过方才君倾用过却忘了塞回瓶塞的小套瓶,先抬起自己的前爪来看了一眼,盯着那尖利的爪子和毛茸茸的爪趾极为认真地瞅了一瞅,而后将那尖利的爪子努力往回收,接着将那毛茸茸白净净的小爪子塞到了那阔口小套瓶里,再将爪子拿出来时,它那毛茸茸的小爪子上全沾满了药泥。

  小狐狸满脸嫌弃,可此刻又不是嫌弃机会,只见它又立起身,用另一只没有抠到药泥的爪子将君倾环在阿离背上的左手给扳了下来,然后迅速地咬下他那胡乱包在手腕上的帕子,接着将那沾满药泥的小爪子朝他手腕上的血口子搓过去。

  却又好像不解气似的,小狐狸将药泥搓到君倾的血口子上后非但没有收回爪子,反是将爪子在那血口子上来回搓,一个来回不算,还搓了两个来回,三个来回……

  当君倾以为它还要搓上第四个来回时,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本是泄愤似的在他手腕上来回搓的毛茸茸小爪子忽地变成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正用力捏着君倾的手腕,同时有恼怒不已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你个不听话的小家伙,就仗着我被迫变回原形了不听我的话是吧?就仗着我不舍得打你是吧!?老子今天不打你怕是不行了,你这翅膀硬到天上去了!”浑身*的小白此时正坐在君倾身旁,一手紧紧捏着他的左手手腕,一手并成巴掌扬了起来,随即迅速挥下——

  君倾一言不发,亦不躲不闪。

  而就当小白一脸怒容地将巴掌就要扇到君倾脸上时,他那绷得笔直的巴掌及五指突然曲了下来,竟是掐上了君倾的脸颊,同时用力往外扯,一边扯一边愤愤道:“我让你不听话,我是不舍得打你,但是我舍得扯你,小家伙,真是越来越不让我省心,小命都快没几天活头了,还这么折腾,真是气煞我也!”

  君倾自是没料到小白会这般来扯他的脸,正抬手要拂开小白的手时,谁知小白突然换了手,用那沾满了药泥的手捏上他的另一边脸颊,依旧用力往外扯,却一改怒容,扬起了嘴角,笑道:“啧啧,小倾倾,你的速度还想拂开我的手?忘了你的武功是谁教的了?就老老实实让我扯咯,谁让你不听话来着,哼!”

  “……”

  “算了,饶了你了。”还不待君倾出声说什么,小白便收回了手,而后重新抓上君倾的左手手腕,用帕子将那已经上了药泥的血口子给包了起来,一边道,“虽然是没多少日子的活头了,但能活几日就算几日,何必这么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让你儿子知道,可有得伤心的。”

  “他不会知道。”君倾老老实实任小白帮他包好左手腕上的伤口。

  “是么?”小白轻笑一声,“你以为他小就什么都不知道?我记得你像咱儿子这年纪的时候可都什么都知道了。”

  君倾垂眸不语。

  小白将帕子在君倾手腕上打了一个死结,末了还在他的伤口上用力扇了一巴掌,而后站起身,一边看着自己手上黏着的药泥一边嫌弃道:“在这到处都是人的地方还是人的模样方便,看我这黏里满手的药泥。”

  小白说着,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而后笑着将自己黏了药泥的手朝君倾身上抹去,道:“抹你身上,哼!”

  “行了,你就老老实实搁这屋里陪着咱儿子和那全身是伤的小猪吧,小棠园里的事,我就大发慈悲帮你了解清楚,然后你再想着怎么给咱儿子和小猪报这个仇。”小白说着,将垂在脸颊边的长发往后一撩,抬脚就往屋门方向走去,“你就呆这儿哪也不许去,老实点,不然下回我可就不帮你了,知道没有?”

  小白这后半句话的口吻,就好像在对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说的一般。

  也的确,君倾在他眼里,仍是个孩子,即便他已娶妻生子。

  “行了,我走了。”即便君倾看不见,可小白还是习惯性地朝他摆摆手,一如从前一般。

  然就在这时,君倾突然唤住他,“小白。”

  “干嘛呀小倾倾,是不是不舍得我走哪?”小白即刻回头,笑吟吟地看着君倾,“那就来抱抱我,让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

  君倾面无表情,淡淡道:“要出去也先穿上衣裳再出去。”

  小白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一眼,一丝不挂,*裸的。

  “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差点就这个模样出去吓傻小松松和小华华。”小白边说边走回君倾身旁来,从他身旁地上捡起自己的衣裳,穿好,在离开前伸手摸了一把小家伙的额,正经道,“好在昨日阳光不烈,天黑之前当是能醒过来,至于小猪,若天黑之前还未能醒来的话,还是请大夫来瞧瞧吧。”

  “嗯。”

  “要是你没有惹咱们小绯城伤心就好咯,这样的话就不用你自己整得这么狼狈了,我说的对不对哪小倾倾?”

  君倾不语。

  “不过好像也不对,若换了我是小绯城,我才不会想救这小猪,救活了还和自己抢男人,是这样的吧,小倾倾?”

  君倾依旧不语,无动于衷。

  “行了,我真走了。”小白将腰带系好,末了竟是抬手将君倾的脑袋朝下轻轻按了按,轻叹一口气道,“我让小松松和小华华过会儿进来收拾,你能站起来的时候,若是倦了就闭会眼吧,我在这府里,还没有谁不想要命了冲进来。”

  小白收回手,离开了,不忘将屋门阖上。

  君倾还听到他在外边与君松还有君华说话,叮嘱他们一个时辰后进来收整屋子。

  君倾将头慢慢往后仰,将头枕在床沿上,缓缓闭起了眼,怀里依旧抱着阿离小家伙不舍松手。

  阿离……

  她在他生命里消失不见,却给他留下一个小生命。

  她离开了他,只给他留下阿离。

  他甚至不知……

  不知她何时怀了身子,不知她何时生产,不知她是如何将阿离留在那株海棠树下给他……

  他只是在那处小山坳的海棠树下发现了这个小小的生命而已。

  那又是一个海棠花盛开的时节,海棠花开了满树,随风轻轻落下,掉落在树根旁,掉落在树下摆放着的一只竹篮子里。

  然后他在那只竹篮子里瞧见了这个小小的生命。

  小家伙还一副皱巴巴的模样,小脸呈暗红色,难看极了,一看便知那是刚出生未有几日的娃娃,但只一眼,他便知,这是他的孩子,是他与他的小兔子的孩子。

  并非他瞧得出小家伙模样生得像他或是像她,而是……

  小家伙身上裹着的襁褓。

  一方浅灰色的襁褓,上边绣着针脚并不平整的小兔子。

  一只,两只,三只。

  一共三只。

  一只大一些,用黑色线绣的。

  一只稍小一些,用天青色的线绣的。

  一只只有最大那只的一半大,用浅蓝色的线绣的。

  他知道,一只是他,一只是她,一只是他们的孩子。

  浅灰色的布,便是她初见他那日,那只在海棠树下和她一样受伤了的灰毛兔子。

  她后来把它叫做小灰。

  所以,他一眼便知这襁褓里的小家伙是他的,是她留在这儿给他的。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家伙,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也是唯一一次。

  在那之后,他的眼睛,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再看不见满树的海棠花。

  看不见春花冬雪。

  便是连小家伙的模样,他都再看不见。

  再后来——

  心中有伤悲,君倾不由将怀里的小家伙搂得更紧,感受小家伙身上渐渐趋于正常的体温,痛苦地紧闭着眼。

  他若不在了,阿离定会哭,定会想着要找他,他要如何做,才能让阿离远离伤悲,好好地活下去。

  *

  小白手里撑着油纸伞,站在小棠园的小后院,看着横陈一地的尸体与钉了满地的铁蒺藜,看着那因着雨水而在慢慢淌开的本已凝结的血水,面色阴沉。

  这些铁蒺藜,怕是有数百上千枚吧,这后院空敞,树叶凋落,若想要避开这些铁蒺藜,就只能躲进厨房里,而若躲进厨房里的话,怕是厨房里的人也会跟着受攻击。

  因为小阿离在厨房里,所以那小猪就必须在这院子里,独自承受着这些如暴雨骤下一般的且还浸过毒的铁蒺藜。

  在这铁蒺藜雨过后不仅仍站着,更还能快准狠地将这院中的全部黑衣人的脑袋拿下,倒真真如小华华所说,这个女人,是可怕的。

  小白慢慢走过那些尸体身旁,看着那些掉落在地的头颅,看那切口平整的脖子根,他抬脚踢开了挡在他跟前的头颅,走到了厨房前,抬头看一眼那被铁蒺藜打去了半边灯罩的风灯,才低下头来看墙根处的尸体。

  一具头颅被长刀沿着鼻梁从中劈开的男尸,双眼仍呈暴突状,因着尸体的僵硬而显得他的神情扭曲得可怕。

  小白在这尸体旁蹲下身,一脸嫌弃地伸出手,将还遮在男尸面上的黑色面巾给扯了下来,露出他的容貌来。

  只听小白更为嫌弃地道一声“丑死了”,他便站起了身,捏着自己的下巴盯着男尸脑袋正中央开裂到鼻梁处的口子,似在思忖着什么。

  这一刀,显然劈得着急,显然是那小猪情急之下突然转变攻击对象朝其劈刀而来的,不过也看得出这一击,那小猪气力不足了,否则以她的身手速度,莫说只将这脑袋劈开一半,纵是将这人从头到脚生生劈成两半都不在话下。

  这人当是想要袭击小阿离,所以那小猪情急之下才会顺着手劈开他的头颅,而不是来得及将他的脑袋削斩下。

  既是如此,那个小猪转手之前想要攻击的对象是谁?

  小白抬眸,将这小院四周在细细瞧过一番。

  发现那株老树树杈上还卡着两具尸体,同这厨房外墙根下的男尸一般,蒙着面,这些蒙面之人,显然与院中那十二个未蒙面的黑衣人并非一伙人。

  啧啧,竟是有两伙人想要取小阿离和那小猪性命。

  又或是将他们带走以做对付小倾倾用。

  看那未有蒙面的十二名黑衣人面上神情及他们没有蒙面的模样,显然是手握胜算,明显并不知那小猪并非寻常女子,是以他们死时连震惊与哀嚎都还来不及有,就这么没了性命。

  但看这些蒙面之人,再看他们身上并无如那些并未蒙面的黑衣人身上皆有的铁蒺藜打出的伤,单这两点,便可知昨夜来人,有两伙。

  且明显,这伙蒙面之人,知道小猪的身手。

  抑或是说,知道小猪就是那绝顶杀手——诛杀。

  否则也不会用到以浸毒铁蒺藜这般的暗器来偷袭小猪。

  杀手诛杀的可怕不仅在于她快准狠的身手,更在于她坚韧得可怕的忍耐力。

  一人的速度就算再快,也终会有慢下来的时候,一对一的话,天下间怕是没有几人会是她的对手,可若是以一对二十数十,即便她能赢,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她也是人,是人就一定会受伤,就算是受重伤也不足为奇,只是,她绝不会在对手倒下前倒下,她也绝不会在危险解除前倒下。

  只要对手不倒,她就会一直站着。

  只要对手不死,她就一定会有最后一口气。

  就算她浑身是伤满身是血,她至始至终都是一把锋利的长刀,冰冷锋利得像没有情感更没有痛感一般。

  明明是人,却不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这才是杀手诛杀最可怕的地方。

  这也才是君华会害怕她的原因。

  若这些人是真的知道小猪的便是杀手诛杀的话,这世上可没多少人知晓这个事实的。

  小白站在老树下,将视线从挂在树上的尸体上收回时,发现有树上最凸出之处的一处树梢上勾着一小块布。

  一块绣着暗绯色暗花的黑布。

  小白站在那树梢,手中拿着这块黑布。

  这块布明显与其他黑衣人身上的衣布不一样。

  可这布为何会挂在这树梢?

  小白顺着树梢延伸处的方向看去,发现在高高的院墙上有血迹。

  只见他脚尖一点,便从这树梢到了那沾了血迹的院墙顶上。

  当他跃到这院墙顶上时,他眨了一眨眼,兀自笑道:“哟,瞧我发现了什么。”

  那院墙顶上,有血,还有——

  一只完整左臂!

  女人的左臂!

  ------题外话------

  二更!二更!这是二更!对!姑娘们没有看错!这就是二更!真真切切的二更!

  哈哈哈~是不是很怀念本人的二更啊!是不是要表扬本人的勤奋励志啊!哈哈哈~

  今天的两章合起来没有一万字也有9000多字了!嘤嘤嘤,唯一的一天休息时间,就又这么过去了

  姑娘们要不要表扬本人!表扬的话就给本人月票吧!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明天还是晚上更新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54、她留给他的阿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