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丞相大人可是亲我了?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是朱砂第一次没有在君倾“不知情”的情况下亲吻他,她紧张,亦觉得羞,却又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地想要再尝一尝也喜欢她的丞相大人的味道。

  可会还是甜味?

  又或者会更甜一些?

  这般想着,朱砂双颊更红更热烫,那本是按在君倾双手手背上的手慢慢收紧,将君倾的手握得紧紧的,生怕他会愠恼地拂开她似的,她的手上满是伤,本当疼极,可此时此刻,她却丝毫感觉都无,只想着不能让他离开而已。

  此时的朱砂,不仅不觉手上的伤疼,便是身上的伤她都觉得疼,唯一让她觉得疼的,只有她的心。

  她愈紧张,心跳得愈快,那在她心上仿佛针扎刀锥般的痛感就愈强烈,强烈得令她双手都在隐隐发颤。

  这样的痛感,似总伴随着她对丞相大人的想与念而生,关于丞相大人,她想得愈多,思得愈烈,心中这针扎刀锥般的痛感就愈强烈,就好像……不许她想丞相大人以及他的事分毫一般。

  丞相大人……

  朱砂将君倾的手抓得紧紧的,心跳快到极致,心也疼到极致,可她是欢喜的,即便心再如何疼痛,她也是欢喜的,所以她不愿也不舍松开君倾的手,更不愿从他身边退开。

  她喜欢他,疼又何妨。

  朱砂腰杆绷得笔直,朝前微倾,将自己的唇又贴上了君倾的唇,就这般贴着君倾的唇一动不动少顷,才紧张小心地伸出舌尖,在君倾凉薄的唇上轻轻舔了一舔。

  甜的,很甜。

  尝到了君倾的味道后的朱砂先是怔怔,而后抿抿嘴,紧张地抬眸看一眼君倾,见君倾静默着没有反应,她便又大着胆将自己的唇再一次印上君倾的唇,再一次对着他的唇舔了一舔。

  朱砂忍不住内心的欢喜,不由扬起了嘴角,无声地偷偷笑了起来。

  丞相大人的味道,真的很甜。

  不过,君倾的未加反应让朱砂不满足于只是舔舔他的唇,使得她啃上了君倾唇,又啃又吮,好似如此能尝到更多他的味道一样。

  不止君倾的眼眸对朱砂有着总让她情不自禁的诱惑力,他凉凉薄薄的唇,亦如此,她只要一碰上,就像是吃到了糖葫芦,不仅要尝到外边那成糖衣的甜味,还要尝到里边山楂果子的酸味,尝足那酸酸甜甜的味道,才觉满足。

  朱砂对君倾的唇吃上了瘾,使得她整个人几乎都挨到了君倾身上去,情不自禁得难以自控,好像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没有这般让她能将他的味道尝个满足的机会了一样。

  朱砂愈压愈上去,压得君倾就快要往后仰躺下,且她这般像挠人小猫般的吮啃让君倾很是无奈,无法,他终不是静默着任她主动,而是将头朝旁稍稍侧下,在朱砂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回应了她。

  谁知朱砂那抓着君倾的双手压在他膝上以撑着她愈来愈朝前倾的身子的双手猛地一颤,一个没撑持稳,整个人便突然跌压在君倾身上,压得君倾毫无预料,使得他已然往后退仰到极致的身子再稳持不住,终是突然仰躺在地上,撞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因着君倾的突然往后仰躺,还轻咬着他的下唇的朱砂自跟着他一起跌下,重重地压在他身上,自也使得她的唇重重地压在君倾的唇瓣上,鼻尖碰着鼻尖,撞得她的鼻尖有些微的疼。

  可朱砂这般将君倾压在身下后并未即刻坐起身,而是微睁大着眼定定看着眉心轻蹙的君倾,定定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才以手撑地已让压在君倾身上的身子撑起来些,好让她能张嘴说话,却听得她愣愣道:“丞相大人方才……可是亲我了?”

  “……”君倾本是无奈着沉默着,可听着朱砂那讷讷愣愣得好似一只傻兔子般的语气,还是微微点了一点头,“嗯。”

  “真的?”谁知朱砂又问一次道。

  “……嗯。”

  “真的真的?”

  “……嗯!”

  “丞相大人亲我,证明丞相大人喜欢我,那,那丞相大人可否……可否再亲我一次?”朱砂将君倾压在身下,她满面红霞,从她脖子两侧滑到身前的长发垂在君倾颈窝里,两颊两侧,君倾那方才一直被她啃咬的薄唇现下显得有些厚,此情此景,暧昧至极。

  朱砂说出的话更是能令人面红耳赤,尤为她自己。

  这一句话,是朱砂心中所想,却不料竟脱口而出。

  说出来后率先惊到的人亦是她自己。

  只听她连忙改口道:“丞相大人,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丞相大人别,别当真!”

  朱砂说完就着急地要从君倾身上爬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少言的君倾不疾不徐道:“可我当真了,这可如何办?”

  朱砂怔住,身子才撑起,便怔怔地一动不动,惊诧地看着君倾。

  君倾则是抬起手,摸索着抚向朱砂绯红热烫的脸颊,五指抚过她的耳畔时将手移向了她的后脑,他微抬起头的同时将轻抚到朱砂后脑的手稍稍朝下压,压着朱砂的头朝他倾下,而后微微闭起眼,吻上了她的唇瓣。

  他看不见,但这个吻,却没有丝毫偏移。

  他正正吻在了朱砂唇瓣上。

  此时此刻,朱砂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响,震愕不已地看着与自己只有许寸距离的君倾,震愕得一时间竟忘了呼吸。

  君倾的这个吻很浅,却不短,他没有与朱砂唇齿相依,只是将唇轻覆在朱砂的唇上而已,仅是这般,他仍不想离开。

  “爹爹在亲亲娘亲,是不是爹爹好稀罕好稀罕娘亲,所以爹爹在亲亲娘亲呀?”就当朱砂被君倾这个主动的浅吻吻得怔愣失神忘了呼吸时,忽听得身旁的床榻上传来阿离小家伙软软糯糯的好奇声。

  小家伙这忽然而出的声音让震愕中的朱砂双目一睁,连忙往后退,却发现自己还压在君倾身上,连忙慌乱着急地从他身上跳起来,谁知她的双腿却在这时一阵发麻,让她非但站不起身,反又压回到君倾身上,重重地扑在他身上。

  还好巧不巧的,她的牙正正好磕在前夜被她咬过的君倾的脸颊,磕在那个她留下的牙印上,顿时使得那本就还没散去的牙印颜色瞬间又深了几分。

  朱砂尴尬到了极点。

  偏偏小家伙还以为她是故意这般的,竟是欢喜道:“阿离刚刚看到娘亲亲爹爹了,亲了好久好久,好像把爹爹的嘴当做甜甜的糖葫芦一样又啃又咬的哦,娘亲现在又亲亲爹爹,嗯……娘亲也一定一定很稀罕爹爹的!是不是呀娘亲?”

  朱砂觉得她喉间若是有血的话,此刻她肯定一口血喷了出来。

  可惜,她喉间没含着血。

  这孩子,就不能不在她已经尴尬到了极点的时候说这般的话!?

  朱砂心中再一次感慨,为何少言寡语的丞相大人会有这般多话的儿子。

  然小家伙趴在床榻上定定盯着朱砂与君倾来问还不算,他竟还从床榻上跑了下来,赤着小脚蹲在他们身侧,眨巴着乌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娘亲不说话,娘亲脸红红,嗯,一定是阿离说对了!所以娘亲脸红红,嗯……小白说,脸红红不一定是身子不舒服,还会是羞羞脸哦,嘻嘻,那娘亲现在是不是在羞羞脸呀?”

  “娘亲为什么要压在爹爹身上呀?地上好凉好凉,爹爹会生病的,娘亲不要一直压着爹爹好不好?”

  “……”朱砂正撑起身,听着小家伙这天真的话,险些又砸回到君倾身上。

  根本就不待朱砂说话,只听小家伙又出了声,却不再是前一瞬的好奇与欢喜,而是紧张着急道:“娘亲的手上包了好多布,娘亲的手是不是受伤了?娘亲是不是好疼好疼?”

  “爹爹爹爹,娘亲的手受伤了,娘亲好疼好疼,爹爹帮娘亲上药药!”小家伙着急时候说出来的话总带着一些哭腔,着着急急的,“不对不对,爹爹看不见,阿离可以帮娘亲上药药的!爹爹爹爹,阿离是不是要自己去拿药药?”

  小家伙这才着急的问完话,还是不待君倾与朱砂说上一句话,便又听得他更着急道:“爹爹的脸色青青白白的,爹爹是不是也像娘亲一样受伤了好疼好难过?阿离,阿离要怎么办……?阿离,阿离去找小白!小白一定会有办法的!”

  小家伙自顾自地着着急急说完话就要往屋子外跑,记得连外裳忘了穿,鞋子也忘了穿。

  谁知他才要转身,正坐起身的君倾便将伸出的手轻轻搭在了他的头顶上,令他倏地就定在了原地,紧张地看着君倾。

  “到床榻上躺着。”这是君倾对小家伙说的话。

  声音沉沉,没有丝毫温柔,好似命令一般。

  小家伙小身子一抖,本是要张嘴说什么,可是看着君倾那双淡漠的眼睛,小家伙终是什么都没敢再说,而是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衣裳,难过地低下头,乖巧应声道:“是,爹爹,阿离知道了,阿离这就到床榻上躺着。”

  小家伙说完,没有立刻从君倾手下走开,而是抬起双手,摸向自己的头顶,碰到君倾那还轻搭在他头顶上的大手后飞快地摸了摸,这才乖乖地走回床榻边,爬上床榻,躺下后不忘拉上衾被将自己小小的身子盖好,才敢又对君倾道:“爹爹,阿离躺下了,阿离也盖好衾被了。”

  “嗯。”君倾这时已站起了身,走回床榻边,面对着躺在床榻上正眼巴巴看着他的小家伙,淡淡道,“再躺一会儿,我让君华将晚膳送过来,小棠园不必再去,从今日开始,你住在棠园。”

  “阿离不能回去小棠园了吗?”小家伙抓着衾被,不解地问。

  “嗯。”

  “为什么呀?”小家伙又问,君倾不语,小家伙即刻又道,“阿离不问那么多,爹爹会不高兴,那,那阿离只想问一个问题,爹爹,可不可以?”

  “问吧。”

  “阿离住在爹爹的棠园,那,那爹爹住在哪儿?”小家伙问得小小声。

  “我依旧住在棠园。”君倾对小家伙的态度虽然总是淡漠的,可对于小家伙的问题,他却从未有过不耐烦,相反,他会不厌其烦地回答小家伙总是没完没了的问题,不过是小家伙只瞧得见他面上的冷淡,却还感觉不到他温柔的耐心。

  小家伙本满是失落与难过的大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那,那就是阿离以后是和爹爹一块儿住在棠园哦?”

  “嗯。”

  “真的吗爹爹!?”

  “嗯。”

  “那,那娘亲呢?娘亲也还是和阿离一块儿睡吗?娘亲也和阿离还有爹爹一块儿住在棠园吗?是吗是吗?”小家伙愈问眼睛就愈亮,愈问也就愈急切。

  “嗯。”君倾微微点头。

  “真的吗真的吗爹爹!?”看着君倾点头,小家伙就差没高兴地坐起身来。

  “嗯。”君倾再次微微点了点头。

  小家伙这会儿再没忍住心中激动,即刻从衾被后跳了起来,张开短短的双臂一把就抱住站在床榻边的君倾,兴奋道:“爹爹真好爹爹真好!阿离稀罕和爹爹一块儿住!阿离还可以和娘亲一块儿住!阿离好开心好开心!”

  朱砂站在一旁,看着开心得像只小鸟儿一般的小家伙,竟也觉得有些高兴,不由又看向站在床榻前静默着任小家伙抱着蹦跶的君倾,只觉这个画面在她眼里,美好得不得了。

  她喜欢见到他们父子俩相处的画面,看着他们父子相处,让她觉得心是柔软的,岁月是静好的,温暖极了。

  她喜欢看小家伙开心的模样,丞相大人在小家伙面前虽总是冷静淡漠得不像个父亲,但却能从他待小家伙的每一句话及每一个举动中看得出一个父亲教养孩子才有的用心与慈蔼,不过小家伙尚年幼,还感觉不到罢了。

  丞相大人对阿离的疼爱,是深沉的。

  她知道丞相大人不让阿离去找小白,是因为在乎小家伙的身子状况。

  她知道他不让阿离再到小棠园去,是因为那里已经不再干净。

  她亦知道,他对小家伙严苛,只是因为,他在乎极了这个儿子。

  丞相大人,是一个好父亲。

  小家伙抱着君倾开心地蹦跶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赶忙松了手,立刻又躺回到床榻上去,边拉上衾被边急急道:“阿离又躺下了,爹爹不要生阿离的气,阿离有乖乖的!”

  “嗯。”君倾面上仍是那淡漠的神色,全然没有要责怪小家伙的意思,而后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朱砂,道,“朱砂姑娘身上的伤需要静养,还是躺下为妥,我知你还有话想说,待我再回到棠园来时再说,我现下还有非做不可的事要去做,若非要找我不可,阿离知道如何找到我。”

  “躺下等君华将晚饭送过来。”君倾说完,转身便离开,却又在才跨出脚时对小家伙道,“阿离,代我看着你娘亲,她若不听话而胡乱跑动,你告诉我。”

  “……”朱砂眼角直跳。

  小家伙却应得飞快又大声:“是!爹爹!阿离会看好娘亲的!不让娘亲乱跑乱动!”

  君倾不再说什么,离开了。

  君倾才一离开屋子,小家伙立刻又跳了起来,站在床榻上伸手去拉拉朱砂衣袖,一副小大人的口吻道:“娘亲快点躺下哦,娘亲要听爹爹的话,不然爹爹会生气不理娘亲的哦!”

  “……”

  “嗯嗯,阿离会替爹爹好好看着娘亲的!所以娘亲快躺下哦!”

  “……”

  “娘亲娘亲……”

  “成成成,我躺下,我躺下还不成么?”朱砂无奈极了,她早已不是个孩子,如今却要一个孩子来看着她,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为了不让这唠叨的小家伙担心,还是顺了他的意吧。

  而就在朱砂躺下时,她忽然想到一个事情,遂问小家伙道:“阿离,你不是说过要给我看看你爹爹给你的小兔子?”

  小白此时正斜靠在棠园的院门门框上,双手环在胸前,歪头看着正从院子里走过来的君倾,挑眉问道:“看你一脸阴沉沉的样,莫不是打算立刻就做点什么?”

  ------题外话------

  昨晚没有更新,实在是因为力不从心,也因为有事,抱歉。

  甜章写了好几章了,下章开始要接着走剧情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58、丞相大人可是亲我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