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小白狐狸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白转回身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宁瑶看,不言一语,那样似笑非笑的眼神盯得宁瑶只觉背脊有些寒意,只见她轻轻咽了一口唾沫,竟是有些磕巴道:“妖人,你你你,你干嘛这样盯着我看,难不成我脸上……有屎?还是……你想杀我!?”

  宁瑶本是随口一说,然这话一说出来,她就自己把自己吓到了,害怕地往后退开两步,紧张道:“你不是突然出尔反尔不给我吃饱了反倒要杀我?那我不吃了总行吧?你你,别动手啊!”

  这妖人要是想杀她的话,就是有十个她加在一起都不够他捏,不不不,不对,是五十个她加在一起都不够!这妖人的身手,高得很哪!

  “瞎嚷嚷什么?你这条破小命,你以为我会有兴趣?”小白眼角跳了跳,一脸嫌弃。

  宁瑶立刻拍拍自己的心口,大呼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杀我呢,幸好幸好。”

  “哟?现在才知道我不好惹,才知道怕啦?”小白挑眉看着直拍心口的宁瑶,“你之前成日的对我喊打喊收的,怎不见你怕啊?”

  “之前我也怕啊!”宁瑶似乎不会撒谎,有话似总会实说,就算面对的是陌生人甚至是一个让她觉着有危险的人,只听她将实话将倒豆子一般全都倒了出来,“你这妖人身手高得很,我可怕一个不当心就被你给拍死了,不过师父一直教诲我,怕也要上,不可畏敌,畏敌的话就输了,当然了,除掉妖人,是我们师门的职责所在。”

  “嗯?然后?”

  “然后就是我闻着你这妖人不是个坏人,不会为祸世间,我呢,就可以慢慢收。”说到这儿,宁瑶竟嘿嘿笑了笑,“当然了,你这妖人身上没有要杀我的危险气息,所以我就敢对你喊打喊收的了,嘿嘿,嘿嘿嘿……”

  小白抬手捏捏下巴,哟,这小道姑感觉还挺准?不过——

  “我是没想过要杀你,不过你如何感觉到的?”小白说着,扔出了自己手上的最后一枚小石子,正正好砸在宁瑶的鼻尖上,挑眉问道,“嗯?”

  宁瑶的鼻尖被小白手上的石子扔得既惊又疼,使得她来忙抬手来捂自己的鼻尖,边揉边道:“当然是闻到的了!就像……就像我闻得出你不是人一样!”

  “我这么好端端的一个人站在这儿,你还是一口咬定我不是人?”小白将眉挑得更高了些。

  “你当然不是人,就算是,也是妖人!”宁瑶一脸肯定,“我不会闻错的!”

  “张口闭口都是闻闻闻,你属狗的?”小白嗤笑,“还特意告诉我你闻得出我没有危险就像闻得出我不是人一样,怎么,习惯解释?是不是曾经遇到过什么让你习惯非解释不可的事情,嗯?”

  小白的话让宁瑶的面色倏地变得青白,眼眸大睁,像是想到了什么让她不安的事情似的,下一瞬在看到小白那满脸的嗤笑时,她才赶忙道:“才,才不是!”

  “啧啧,看你这模样,着急地像被踩着了尾巴一样。”小白嗤笑更甚,却不再将这话继续,而是改口道,“你方才问我这儿是否是有人养蛊虫,难不成又是你那狗鼻子闻出来的?”

  “当然不是了!”宁瑶立刻道,“我闻不出蛊虫的。”

  “那你为何要问这儿是否有人养蛊虫。”小白有些不耐烦了。

  “你看!”只见宁瑶哒哒哒地跑到小白跟前,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抬至小白眼前,没了方才的着急,此时她的面上只有笑意,开心的笑意。

  小白心中对着近到自己跟前来的宁瑶有着阴影,总觉得她会扑到他身上来,是以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一步,同时嫌弃地看着宁瑶抬到自己眼前来的手一脸嫌弃道:“看什么?看你这只全是鼻血的狗爪子?”

  “哎,妖人,你今天眼睛是不是不大好,我这是手,不是狗爪子,你要不要让大夫来看看?”宁瑶一脸的认真,面上非但没有玩笑之意,反是颇为关心,让小白无力扶额。

  这小道姑,到底有没有脑子,究竟听不听得明白别人在说什么?她这样的人能活到今日还真不知是世间为难了她还是她为难了这世间。

  “哎哎,妖人,你做什么扶着自己的额头?你是不是嫌我的手可脏?我也嫌我的手好脏,但是你别看我的手啊,我不是让你看我的手的,是让你看我手腕上的东西的!”宁瑶见小白将手扶额挡住双眼,不由伸出食指在他手背上戳了戳,“妖人?”

  小白很是无力地将手放下,只见宁瑶将那抬至他眼前的手轻握成拳,同时轻轻动着自己的手腕,见着小白这会儿终于看向了她的手腕,不由又笑了,“喏,妖人你看,就是这个。”

  小白这才发现宁瑶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个与她的着装打扮完全不相符的银镯子,银镯子下方坠着一个半寸多点大小的银铃铛,这银镯子与银铃铛均打制得极为精细,纵是在夜色下,也还能瞧得清楚上边的雕花,还有……蛇蝎。

  只是,这银铃铛,并不会响,并无清脆的铃音。

  只见宁瑶用左手轻轻捏住了那只银铃铛,又道:“不是我鼻子闻到的蛊虫,是这只小银铃告诉我的,告诉我这里有蛊虫。”

  小白只挑眉不说话,一副“你当我是傻子?”的模样。

  宁瑶有些尴尬,立刻又道:“不不不,不是这只小银铃铛会说话,是这只小银铃铛里住着我的蛊虫,它告诉我的,它动得很厉害,就表示这附近有蛊虫,而且还是力量比较强大的蛊虫。”

  小白还是只挑眉不说话,显然不相信宁瑶所说的。

  就这全身上下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个小脏玩意儿的小道姑,会养蛊!?

  “真的!我没骗你,你看你都救了我嘛,我骗你干嘛?”宁瑶急了。

  不被人信任,她总是会如此,如此着急。

  “不信……不信你摸摸!它真的在动!”宁瑶一着急就将手朝小白凑得更近,甚至还想伸手去拉小白的手,惹得小白先伸出手,用食指指甲抵在了她脑门上,不过轻轻一抵,却让宁瑶觉得有一股大力在阻挡着她,让她根本再往前不得。

  这妖人,果然还厉害啊。

  只听小白用警告的口吻道:“老老实实的,别拿你的脏手碰到我啊,把你的右手凑过来,把你的左手老实放下。”

  宁瑶立刻照做,却发现小白的食指还在抵着她的额头,她不由道:“妖人,你指甲可长,钉得我脑门可疼,能不能……将你的手收回去?我保证不靠近你,不碰到你,我发誓!”

  宁瑶说完,还用左手做了个起誓的动作。

  小白一脸嫌弃的收回手,而后垂眸盯着宁瑶银镯子上的那只小银铃铛看,看着看着,只见他抬起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小银铃,感受那银铃铛是否如宁瑶所言,里边有东西在动。

  小白在盯着宁瑶手上的小银铃看,宁瑶则是在盯着小白的手看,看他白净修长的五指,看那虽然有些长但修剪得很平整的指甲,再抬眸悄悄看一眼正微拧着眉神情严肃的小白。

  突然之间,宁瑶心中升起一个念头,一个让她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的念头。

  小白还在用手指感受那银铃铛里蛊虫的动静,动静很小,小得甚至感受不到,并不像宁瑶所言的动得厉害。

  行吧,就当他蠢了一回竟然相信这么一个不正常的小道姑的话。

  不过,也必须让她长长点记性才行。

  这般想着,小白用虎口捏住了宁瑶手上那只打制得颇宽的银镯子,以不让自己碰到她的手腕也能将她的手腕捏断。

  然就在这时,那本是老老实实站在他面前的宁瑶竟突然扑到他身上来,甚至还张开双臂抱住他!

  事出太突然,又因为宁瑶此时与小白实在是离得太近,是以如前夜那般,在小白根本就还不及避开身前,宁瑶就已碰到了他怀里来!

  紧着只听“砰——”的一声闷响!

  小白身上的衣裳掉落在地,他的人却是不见了!

  小白的人不见了,但宁瑶还在,她不仅在,她的怀里……

  还抱着一只小狐狸!

  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狐狸!

  小白狐狸一脸的愣愣,任宁瑶紧抱着一动不动,宁瑶也一动不动,睁大了眼愣愣地盯着自己紧搂在怀里的小白狐狸看。

  下一瞬,只听宁瑶高兴地笑道:“我果然没有闻错!你果然是妖!我前夜也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只小白狐狸!哎呀,毛茸茸的好可爱!”

  宁瑶边说边将手臂收紧,将怀里的小白狐狸搂得更紧,同时竟还一脸欢喜地将她那张沾满了她自己鼻血的脸朝小白狐狸脸上蹭。

  就在这时,小白狐狸扬起爪子在她脸上用力挠过,瞬间挠出了三道爪印!

  宁瑶吃痛僵住。

  小白狐狸趁此机会对宁瑶张牙舞爪,同时在她怀里拱身子,借以挣开她的钳制。

  可宁瑶就是不松手,就算她的脸和脖子乃至手臂被小白狐狸抓伤和咬伤,她依旧不松手。

  非但不松手,反是将小白狐狸搂得愈来愈紧,一边很是着急道:“哎,妖人,不不,小狐狸,你别慌别动成不成,我不会趁此机会害你的!我就是想看看我前天夜里看到是不是真的,仅此而已!”

  “真的,你相信我,我不会在这时候害你或是收你的,我说过的,你对我有恩,一个月内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哎哎哎,疼疼疼,妖人你别再挠了成不成?可疼啊。”

  “我真的不会害你的,我,我这就把你放下来,我发誓,我绝不会将我今夜所见告诉任何人的!”宁瑶说完,随即将小白狐狸放到地上,紧着抬起右手做出一个起誓的动作。

  宁瑶以为小白狐狸会立刻跑开,谁知它却是蹲坐在她面前,昂头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气煞煞地盯着她,同时抬起右前爪愤怒地指着她抬起来起誓用的右手。

  宁瑶愣了一愣,看看一脸愤怒的小白狐狸,再转头看看自己的右手,认真地想了想后试探性地问道:“你是在说我骗人?”

  小白狐狸愤愤收回爪子,却还是一脸高傲地昂着头,但也显然表示宁瑶问对了。

  宁瑶立刻摆摆手,又是着急地解释道:“不不不,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不是骗你!你看,我用右手起誓的,我要是骗你的话天打雷劈!至于刚才……刚才用左手起誓的不算,那,那是为了想看看你的真身嘛,上回我记得是我抱到了你你就变回小狐狸了,我就,我就想着试一试,没想到真是我想的这样,嘿,嘿嘿嘿,我也挺聪明是不是?”

  “你生气也是肯定的,要换做是我,我也肯定气死了,不过我说的是真的,我不会将你的秘密告诉任何人的!我不会让别人有机会害你的!”宁瑶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我以我生生世世的轮回起誓,我绝会不将你的秘密说出去。”

  小白还是昂头看着宁瑶,看着昏黄的火光碎在她的眉睫上瞳眸里,一瞬之间,他恍惚觉得他看到了曾经的一个人。

  那个人,也与他说过相似的话。

  只是……

  就在小白有些怔怔失神时,宁瑶突然在他面前蹲下,紧着将握成拳的右手朝他伸出来。

  小白眨一眨琥珀色的眼睛,嫌弃地看着宁瑶的拳头,显然不知她这是何意。

  宁瑶没有收回手,反是笑得开心道:“哎,妖人,你我做一个月的朋友呗怎么样?一个月后我才继续收你,不过你的秘密我不会说的,你放心!你要是同意呢,就和我碰碰拳头,怎么样?”

  小白不动。

  宁瑶在等。

  可她等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等到她抬起的手臂酸到就要支持不住,小白还是不动,却也没有离开。

  宁瑶终是失望地垂下了拳头,也耷拉下来脑袋。

  果然,她还是不被人所相信的。

  而就在这时,宁瑶觉得自己的拳头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轻轻碰了一碰。

  她惊喜地抬头。

  发现小白狐狸正一脸嫌弃地将自己的右前爪使劲地朝自己肚腹上的毛皮搓动。

  这是他方才和宁瑶的拳头轻轻一碰的爪子,他嫌弃极了。

  宁瑶却是高兴极了,高兴激动地竟又朝小白扑去。

  小白这回可警惕着,一见着宁瑶身子朝前稍稍一倾,他就立刻亮出自己尖利的爪子,宁瑶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坐正,呵呵笑道:“一时有些激动,嘿,嘿嘿。”

  小白狐狸喉中哼声,别开高昂着的脑袋。

  宁瑶还是高兴不过,也不在乎小白是否理会她,只又道:“哎,妖人,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养有蛊虫,真的就在这小银铃里,是不是你感觉不到?”

  宁瑶说着,又将自己的右手往小白眼前凑,拧起了眉,“你这儿是有蛊虫的吧,不然你也不会反问我,你感觉不到我这小银铃里的蛊虫许也正常,你们鲜少接触到蛊虫,所以你觉得我在骗你。”

  小白狐狸高冷地睨了宁瑶一眼,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只见宁瑶用左手食指轻拨着那坠在右腕银镯下方的小银铃铛,神色有些黯然,道:“我爹是燕国人,我娘是苗人,我生在苗疆长在苗疆,从小就养蛊,后来才遇见我师父,跟着他离开了苗疆。”

  “这银铃铛里是我的蛊虫,叫灵蛊,只要附近有蛊虫,它都可以感觉得到,力量稍弱的蛊虫,它还可以驾驭它们,力量强大的,便不行了。”

  “在你这儿感觉到的蛊虫……”宁瑶面上满是认真,看着小白,极为诚挚道,“能否让我见见那养蛊之人,或是……中蛊之人?”

  ------题外话------

  一不小心又变回了晚上更新,嘤嘤嘤,心好累。

  又被小白和小宁瑶霸屏了,不能保证每个读者都喜欢配角的故事,但是一篇文也不可能通篇都只写主角的故事,有主角有配角,故事才会饱满~

  关于更新时间,本人觉得很有必要再说一次:不是早上8点,就是晚上11点后12点前,姑娘们早上不见更新的时候那就晚上12点前来一定有更新,若晚上12点前还无更新,就请看留言区,留言区会有说明。

  姑娘们看文请顺便看题外话啊啊啊啊啊啊!通知一般都在题外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65、小白狐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